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重生小地主 重生小地主txt下载 加入书签

重生小地主无弹窗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四郎告密

    <center><span style="font-size:15pt"><b>高速文字首发,本站域名<font style="color:#FF0000">.</font>(网)</b></font></span></center>重生地主67_第六十七章 四郎告密来自网(.)二更,求粉红。<b></b>

    ************……………………*************

    “什么?”连枝儿、五郎和七都变了脸色,“四郎,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四郎就有些得意。

    连蔓儿心中也很震动,但是表面上却半点不露出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引诱四郎多说话。

    “四郎,这件事可不是事,不是能够随便乱编的。你知道吗?”连蔓儿正色对四郎道。

    “我可不是编的。”四郎马上道,也许是知道给不给他鸡腿,关键在连蔓儿身上,所以四郎对连蔓儿的话很是重视。

    “这也是你偷听到的?”连蔓儿问。

    “当然是了。”四郎马上答道,然后又看了看连蔓儿,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他知道连蔓儿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就说了实话,“这个不是我听见的,是芽儿听见的。”

    “那你把芽儿叫过来,我要当面问问她。”连蔓儿道。

    四郎就有些不愿意,他心里想的是如果芽儿来了,那就多一个人和他分鸡腿了。

    连蔓儿看出了四郎的想法。

    “你把芽儿找来,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你那份肯定少不了你的。”连蔓儿就道。

    “那行,蔓儿你可得说话算话。”四郎道。

    连蔓儿点头。

    “六,你把芽儿叫过来。”四郎就支使了六郎去找连芽儿,他笑嘻嘻地蹲在地上,和连蔓儿套近乎。“蔓儿,你做的饭菜咋那么好吃那,我爹和娘都夸你。”

    连蔓儿没搭理她。只是给连枝儿、五郎和七使眼色,让他们稍安勿躁。

    一会功夫,六郎领着连芽儿从外面走了进来。连芽儿已经裹了三次脚。最近才不哭天喊地了,但是走路都是慢吞吞的。六郎嫌她走的慢,一路拉了她过来。

    连蔓儿看了看连芽儿的脚。连芽儿的脚脚背弓起,看着大只有原来的一半。站在那里都站不稳的样子,连蔓儿就从旁边拿了个板凳给她。

    “芽儿,你坐下说话。”连蔓儿对连芽儿道。

    “她站着就行。”四郎却抢过板凳塞到自己屁股底下,“我娘说,她得多站站,多走走路,脚才能好的快。有了脚。她享福的日子在后头那。”

    这个四郎,对自己的亲妹妹竟然这样。如果说是孩子不懂事,可是五郎还比四郎,平时和连蔓儿在一起,就很照顾连蔓儿。

    “芽儿,你把你跟我说的话,给你蔓儿姐再说一遍。”四郎就对连芽儿道。

    “俺说的啥话呀?”连芽儿不解。

    “就是你听见的,花儿姐去县城前,跟老姑说的那些话。”四郎提醒道。

    “这话,能说?”连芽儿看了看连蔓儿几个。

    “没事。你说吧。”四郎把手挥了一挥。<b></b>

    “花儿姐说……四婶不把奶放在眼里,心里只有枝儿姐和蔓儿姐。说四婶带着蔓儿姐到镇上,下馆子,买了好多东西。把应该给老姑买的东西的钱。都花了给枝儿姐和蔓儿姐买了东西。老姑一开始不相信,花儿姐就说,蔓儿姐总顶撞奶,蔓儿姐才十岁,自己咋会说那些话那,都是四婶教的。说四婶表面上装好人,背地里使坏那……”

    连芽儿就一五一十地将听到的莲花儿和连秀儿说的话,都学说给连蔓儿听。

    连蔓儿皱了皱眉。这似乎不是空穴来风,那天她们在镇上吃包子、买布料的时候,当时她看了,周围似乎并没有三十里营子的人。何况,就是被人知道了又怎样。大房在镇上吃香的喝辣的这么些年,也过来了,二房的连守义跟着大房吃喝,这些难道能瞒的了人?他们用的是公中的钱,她拿的可是她们几个孩子用劳动换来的钱。这种事,放到哪里说,她也不怕。

    是了,那天连花儿她们正从县里回来,正好路过看见了?

    不对,不可能。如果真是那样,连花儿就不会忍了那些日子才说,而且必定会把事情发生在哪天、她们都买了什么,都说给连秀儿听。可连芽儿偷听到的,连花儿只是泛泛地说,并没有特指。这就说明,连花儿根本就不知道那天的事情,那些话,都是连花儿自己编排的,为的就是挑拨连秀儿和她们的关系。

    想想连秀儿的脾气,那么的时候,就霸道的不让连枝儿吃奶。后来,连秀儿疏远了张氏,但是张氏却将连秀儿放在头一个,连秀儿对此也习惯了,恐怕心里一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连花儿说的那些话,正是最可以激怒连秀儿的话。

    是了,一定是这样,连蔓儿咬着牙想道,因为她的事,连守仁和古氏都挨了打,连花儿记恨在心上,就用借刀杀人,借连秀儿这把快刀来报复。

    “芽儿,你说的这些都是实话?”连蔓儿问。

    “俺听见好几次。”连芽儿点了点头,“有一次,花儿姐发现俺听见了,不让俺跟人说,她说,要是俺跟人说了,她就不让俺嫁有钱人家。”

    “哥让你说的,没事。你嫁谁不嫁谁,哥说了算,关她连花儿啥事。”四郎就道。

    “我找连花儿去。”五郎腾地站起身。即便这些天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但是不论是当面,还是背地里,四房的孩子们对连花儿,对大房每个人,对连秀儿的称呼都没有改变,可是现在,五郎气的不管连花儿叫姐了。

    “先把我的鸡腿给我呀。”四郎连忙道,伸手拦住门口,一定要连蔓儿把鸡腿给他。

    “哥,先别急。”连蔓儿拉住五郎,又对四郎道,“给你鸡腿可以,咱去找爷和奶,你们把这话跟爷和奶再说一遍。”

    “说好的。我把话告诉你,你就给我鸡腿。”四郎道,看了看连蔓儿。又改口道,“你先把鸡腿给我,我就跟你去说。”

    连蔓儿看了眼四郎。意识到四郎只是想要鸡腿,要他去连老爷子跟前作证。并不可靠。就算他去了,到时候随时能够反口。如果连老爷子知道四郎向她要鸡腿吃,那么对四郎的话更可能怀疑。

    而且,就算一切顺利,连花儿也可以说,她只是不忿,说了些张氏的坏话。连秀儿推张氏。和她没有关系。

    张氏产背后竟然有这样的内幕,这件事,一定要钉死,不能让连花儿有逃脱的机会。不管怎样,都要去试一试。

    “行,我给你鸡腿,你们都跟我去上房,把话跟爷和奶说。”连蔓儿说着话,真的从锅里捞出几块鸡肉来,将最大的一块给了四郎。的给了六郎和连芽儿。

    四郎也不怕烫,抓了鸡肉塞进嘴里,嚼巴嚼巴就咽了下去。连芽儿毕竟是女孩子,她嫌鸡肉烫。就放在嘴边吹,没有立刻吃下去。四郎吃了自己那块,就一把将连芽儿那块抢过来,也塞进自己嘴里吃了。

    “芽儿,你别吃这个,你吃这个,脚该大了。”

    连芽儿咧了咧嘴,看看四郎,没敢吭声。

    四郎吃完了鸡肉,眼睛就盯着大锅。连蔓儿盖锅盖的动作慢了些,四郎能够看见锅里面炖的十分诱人的鸡肉和豆角,还有上面铺的一层已经熟了的胡饼。

    “这样,你跟我去,把方才的话都说一遍,让爷和奶相信,我再给你一块胡饼。”连蔓儿就是要四郎这样,因此和四郎商量道。

    “行,”四郎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接着又竖起手指,“还得再加上一块,不、两块鸡肉。”

    “行,只要你说的话,能让爷和奶相信。”

    “蔓儿?”张氏在屋里,将他们在外屋说的话,听了个七七八八,现在听见连蔓儿要去上房找连老爷子,急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娘,你咋下炕了,还没到一个月那。”连蔓儿连忙把张氏推回屋里,让她在炕上坐了。

    “是花儿在你老姑跟前说了咱的坏话,你老姑才那么恨我的?”张氏喃喃道,“怪不得那几天,你老姑看我跟看仇人似的。”

    “是连花儿使坏,可老姑的心也够狠。”连蔓儿道。

    连花儿使坏在先,可是连秀儿若是心肠好,记得张氏对她的好,大不了发发牢骚,哪里会对怀孕的嫂子动手,更不会在动手之后,看着张氏躺在那不管。

    “娘,你不用操心这事。我去找爷和奶说清楚。”连蔓儿道。

    留下七陪着张氏,连蔓儿带着几个孩子就往上房来。还没进屋,四郎听见里面传来连守义和何氏的说话声,就拉了六郎转身跑了,只剩下连芽儿站在那不知所措。

    连蔓儿抚额,四郎果然是不可靠的。

    “蔓儿,咋办?”连枝儿问连蔓儿。

    四郎跑了,连芽儿肯定啥也不敢说。光凭她们几个说话,连老爷子能相信吗?

    “咱们先进去。”连蔓儿就和连枝儿、五郎一起走进东屋。

    东屋炕上,坐着一个穿着十分鲜亮的婆子,正是镇上有名的王媒婆。连老爷子、周氏、何氏、连守义也都在。

    “……叫秀娥,今年十七岁,长的跟画上的嫦娥赛的,人家家里开着镇上最大的杂货铺。人家早就预备好了嫁妆,样样都是齐备的,不算衣裳头面,光是那些炕上炕下的家具摆设,少说也值一二百银子。……这样的人家,这样的姑娘,这样的嫁妆,男方家里的聘礼,总也要相当。……人家可不是卖闺女,就是为了面上好看,等闺女过了门,都拿回来做压箱底的银子那……”王媒婆指手画脚,说的唾沫横飞。

    原来王媒婆是来给二郎连继宗说亲的,说的是镇上富达杂货铺的闺女,名字叫做赵秀娥的。连蔓儿知道,现在说连花儿的事,很可能搅了二郎的婚事,因此就没有开口。

    王媒婆说完了,连老爷子只说要一家人核计核计,就让何氏送了王媒婆出去。

    “……杂货铺每天也有一二两银子的买卖,她家里的一个大院子,她娘俺来看见过,脸白白的,她那闺女差也差不到哪去吧。”何氏送了王媒婆回来,就坐到周氏身边。看那满脸的笑容,心里对这门亲事是十分愿意的了。

    “就是聘礼上要求的有点高,我听说了,这丫头上半年给刘家庄的一户人家说过,啥啥都好,就是要了八十两的聘礼,那家出不起,亲事就黄了。”连守义道。

    “聘礼要的多,人家陪嫁也多,不是说了,那聘礼到时候都带回来吗?”何氏道。

    两个人说话,都瞧着炕上坐的连老爷子和周氏。

    连老爷子抽着旱烟,一直没说话,周氏也不吭声。

    “爹、娘,俺看这门亲做得。二郎年岁也到了。”何氏道。

    “先打听打听她人品咋样。”周氏道。

    “没听说有啥不好,那就是好呗。”何氏道。

    连老爷子和周氏对视了一眼,没有立刻答应,也没说不行,只是说再想想。

    何氏和连守义就从东屋走了出去。

    “蔓儿,你们几个过来有事?”连老爷子就问连蔓儿。

    “啊,没事,我就来告诉爷一声,我们打胡饼了,一会熟了,就给爷送过来。爷你先别吃饭。”连蔓儿就道。

    “好,好。”连老爷子就笑着连连点头。

    连蔓儿就拉着连枝儿和五郎从上房里出来。

    “蔓儿,爷问你有啥事,你咋不说那,咱不找连花儿算账了?”连枝儿就声问连蔓儿。

    五郎也不解地看着连蔓儿。

    “哥,姐,你们说,这个人家这么好,二伯和二伯娘也愿意了,为啥咱爷和奶没立刻就答应那?”连蔓儿问连枝儿和五郎。

    “她家要的聘礼多,爷和奶现在哪里有那么多钱啊。”五郎道。

    连蔓儿点了点头,别说八十两银子,就是一半,四十两银子,连家现在也拿不出来,所以连老爷子和周氏才没有立刻答应这门婚事。可是二郎今年已经十七岁,婚事不能再耽搁了。

    “这事,和咱们要说的事有啥关系?”连枝儿问。

    “二伯和二伯娘要定这门亲,爷和奶没钱,可是大伯那有。”连蔓儿低声笑着道,“我有更好的法子,这次绝饶不了连花儿。”

    **********

    二更,打滚求粉红ing。

    弱颜是个大胖纸,冒着三十几度的高温码字,挥汗如雨哦。苗条的MM们,是不会了解胖纸过夏天的痛苦的。

    各种各样求粉红的,据说打滚求最有用,弱颜从没打过滚,今天试一下,那个,大家一定要支持哦。(未完待续)

    重生地主67_第六十七章 四郎告密更新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重生小地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