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世界 修真世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修真世界无弹窗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节 天生吾战

    一位修者刚刚尝试用飞剑去攻击天空高挂的那轮弯月。

    没想到,这个举止似乎惹怒了那些看似温和无害的光环!先是一枚光环倏地笼罩在他身上,光环一落在他身上,便猛然收紧。谁也没想到这些看似一刺便破的光环,此时竟然蕴含如此惊人的力量!

    一勒之下,这位剑修顿时一声惨叫,两眼一翻,直挺挺昏迷过去。

    就在众人皆是凛然之际,突然天空中落下一条乌金绳索一卷,准确缠中这位昏迷过去的修者。

    “昏迷,判定失败,退出比试。”

    一个漠然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旋即寂然无声。

    大家都知道这是躲在暗处的评师出手,救下这位修者。这最后一轮试不会的评师清一色全都是金丹期修者,一出手立显不凡,众人还摸不着头脑的符阵他们竟然如入无人之境,来去自如。

    众人骇然之余,不禁心生向往。在境界上,金丹期和凝脉期修者虽然只差一级,但两者的实力威力相差不知多少万里!

    对这些凝脉期修者来说,成就金丹是他们的梦想,但这一关的艰难,但他们亦深知。凝脉期在天月界算得上中坚,而只有成就金丹,才能算得高手。每年,有无数人在这一关上折戟而回,可没有人会退缩。若是能过这一关,那可就鱼跃龙门,天高任翱翔。除此之后,还有延长的无寿,谁都想活得久些。

    可他们现在也只能眼红一下,他们毕竟年轻,哪怕天赋卓越,修为也尚浅。这一百名修者之中,进入凝脉中期者,也只不过那么几位而已。而且修为的增加越到后面越是艰难,五十岁之前,能够成就金丹,就是极其不易的事。

    左莫也听到评师说的话,不过他此时可没有半点羡慕之类的想法,他差一点破口大骂!刚才评师声音冷不丁冒出来,吓得他差点手一颤,险些坏了正在布的子阵。

    好在他强运灵力,才勉强稳住。

    符阵的一切都在他神识的笼罩之下,那位修者受到攻击,他自然清楚。

    嘿嘿,这才刚开始!

    不过他没有抬头,他无法分心。

    还有六个子阵,他便能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

    一旦他完成七十二子阵,大阵威力倍增不说,还多了一项令他极其感兴趣的功能,那就是操控。操控符阵他不是没干过,但那只是一些简单的符阵,如此复杂庞大的符阵,他还从未操控过。有人控制的符阵,和无人控制的符阵,威力天差地别。

    关键是,如果能操控这么一个大阵,该有多过瘾啊!

    符阵内,各大高手也不傻,都有自己的算盘。

    素鼓动灵力,磁力在她周围形成一个极的磁力罩,把自己保护起来。罗离继续他的守株待兔,虽然他的无空之境在大阵中被压缩成很的范围,但是他依然一动不动。而且他脑子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在符阵之中,扩大自己的无空之境。

    这两人打的防守反击的主意,只是一动一静。

    素焦急无比地符阵穿梭,那个该死的家伙到底藏在哪?

    而常横呢,悠哉好奇地在符阵里逛来逛去,和他一样的还有黄脸汉子。

    鬼风踪迹诡秘,忽隐忽现。

    只有南门阳怒吼着,大剑一剑快似一剑,狠狠地斩向那些光环。他周围没人靠近,乖乖,看南门阳威猛无俦的模样,还有狂热到疯的神情,任何人靠近估计都被会他一剑劈了。

    而俞白有如一阵风,脸色铁青地在符阵内四处寻找南门阳的踪影。

    说起来也奇怪,这大阵也不过方圆十多亩,然而在阵中的众人却仿若身处广袤荒野,有时能相遇,但更多的是撞不到。

    不过相较于这几名修者的轻松,符阵内其他修者之间的厮杀,却是惨烈得多。

    大阵的上方天空,两名评师轻松谈笑着,只是偶尔瞥一眼符阵。两名评师,一人身着青色道袍,头系方巾,名号为五陵散人。另一人身着灵甲,威风凛凛,他名为魏飞,是天月界成名已久的高手。

    “还别说,这左莫倒是对我胃口。他打的是七十二子阵的主意,唔,算得上决断。”五陵散人笑道:“这符阵布设虽然还很粗糙,但对他筑基期来说,能坚持布设下来,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哈哈!”魏飞闻言打趣道:“可惜裴元然他们是不会把这个徒弟送给你。是有点可惜,若他能跟你学几年,符阵之学,只怕年轻辈无人能出其右。”

    五陵散人是剑修中十分少见擅长符阵者,魏飞才有此一说。

    五陵散人摇头:“如此天赋的弟子,哪个门派会不视若珍宝?”言语间,神色颇为落寞。他早就想找个称心如意的弟子,却一直未果。他现在的弟子,学剑倒是刻苦,但是对符阵却无半点兴趣。符阵之学一向是五陵散人得意绝技,现在居然无人可传,如何让他不烦恼?

    若是无空剑门允许左莫拜在他门下,花费再多他也愿意。但他知道这事没半点不可能,便是普通门派,也绝不会同意,更何况还是立志恢复门派声威的无空剑门?

    冰螭剑的威名在天月界普通修者耳中并不响亮,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金丹期修者来说,谁也不陌生。

    “哈哈!散人也毋需烦恼!这左莫固然不会另投他派,但无空剑门上下只怕也头痛万分!”魏飞话里充满了幸灾乐祸。

    魏飞的话真没说错!

    裴元然现在也感觉万分头痛,搞成这般局面,他已经不去想胜负了。在他看来,胜负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左莫这子,该怎么调教呢?

    毫无疑问,经此一役,左莫在符阵方面的声名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在他们眼中,左莫本来就是问题少年,棘手无比。

    现在这位问题少年还将变得很出名,非常出名!一想到门中有一个名气极大、身家极丰厚、天赋极高的问题少年,裴元然便觉得自己像老鼠拖乌龟,无处下手!

    他还不知道左莫已经穷得叮铛响。左莫上次赢的晶石实在是笔太巨大的财富,连裴元然这样的一派掌门也万万想不到,左莫会疯了一般把它们挥霍一空!

    左莫心惊肉跳,符阵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怎么也没想到,南门阳竟然状若疯癫,一剑接一剑,一剑猛过一剑!

    哥跟你有仇么?

    左莫已经出离于愤怒,若是再这样下,过不了多久,这天环月鸣阵估计真的被这野人用蛮力给破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像刚才那样埋头布阵了,若是现在阵破了,那他布阵也没有任何意义。

    天环月鸣阵内,南门阳已经打出真火!他一连七八剑下去,愣是消弥于无形之中,看上去没有对符阵有任何影响。

    他的想法很简单,没能打碎这破玩意,那就是用的力气不够。

    南门阳彻底暴走!

    他全身金光暴涨,笼罩在厚实的金光之中,连那把大剑,都被恍若实质的浓郁金光包裹着,头根根直立,看上去,就像一头愤怒的黄金狮子。

    他的眼睛化作湛湛金色,盯着头顶天空那些光环。

    似乎感受到南门阳的威胁,原本自在游动的光环朝南门阳的位置聚集过来。

    南门阳所释放的威势实在太强烈,就像黑夜中的太阳。

    俞白铁青色的脸更加铁青,那双眸子闪烁着令人心颤的寒光,他毫不犹豫一扭身便朝南门阳的方向飞去!

    感受到南门阳惊人的战意和强大的气势,谁都明白,他接下来一击,必然石破天惊!

    “哦,要破阵了么?”宗铭雁有些无趣地想,晃了晃手中的梅枝,或许自己该去找个对手。

    找谁呢?那常横看上去挺强的……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宗铭雁一个人,南门阳的气势实在太惊人,便连常横这样漫不经心的家伙,都不由为之动容。

    而素更是脸色大变!

    完了!

    南门阳接下来的一剑,便是她,也绝不敢硬撄其锋!

    便是符阵内任何一位修者,都不敢硬接南门阳这一剑!

    可若是左莫输了,自己的飞剑……

    阵要破了……

    她心中充满绝望!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吼!

    一声同样威猛不逊色的怒吼在符阵内响起,一个面容模糊的金甲巨人从天而降,重重落在南门阳面前。

    符兵!

    南门阳抬起金黄色的瞳仁,咧嘴一笑,说不出的狰狞!他此时完全陷入狂热疯癫之中,任何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他撕得粉碎!

    “去死!”

    声如狮吼,南门阳怒目圆睁,浑身金光陡然更盛,双手握紧巨剑,朝符兵狠狠斩去。

    符兵感受到南门阳的战意和威胁,模糊不清的面容,露出一双眼睛。

    漠然、充满压迫感的眼睛!

    符兵浑身甲胄无数如同蚯蚓般的符文倏地亮起,粗壮左腿重重一跺,地面颤动,右腿无声后撤,右拳不知何时,到了胸侧。下身弓步成形,蓄势待的右拳如同射出的弓箭,迎着金黄色的剑芒,重重轰去!

    “天生吾战!”

    威严低沉的声音,如同闷雷在低低的云层滚滚而过。

    一团凝实的金色光拳脱手而出,恍若重锤,势若奔雷!

    金色剑芒金色光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修真世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