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无限武侠梦 无限武侠梦txt下载 加入书签

无限武侠梦无弹窗 第七卷 甘十九妹 第五百九十章 斩杀

    这里本来是酒席,厅中烧着火炭,热意浓浓,但此时满地尸首,如同鬼蜮,更有一股森寒之意,从这两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这种气息所有人都不陌生,那是杀气,是一击必杀的杀意,在这一刻几乎凝结成了实物一般。

    这黑衣人自然是梦渊,而他此时手中的长刀,刀身明如秋水,色泽淡青,其上有丝丝寒气,不断逸散出来,那刀锋部位,更是有一道若是白色的雪亮,那是真气凝集到极致的表现。

    落到旁人眼中便可知道,这是一口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而持刀人的一身所学,也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叶关的眼角不断地抽搐着,或许别人不明白,但是他却知道,对方这个人的可怕,在面对着这个人时,他竟然有一种不敢出手的畏惧,只因为一旦手中飞刀射出,便是自己弊命之时。

    但是这时候一声尖叫打破了这份沉寂。

    “那是我的刀,怎么到了你的手里?”

    刀光乍起,如新月寒星,只是一闪,但是这两道闪光,却是那么地惊心动魄,以至于让人不敢直视,就像是穿透人灵魂的利剑,在那一刻映入了所有在场者的心间。

    然后,梦渊动了,他方才明亮如星的目光黯淡了下去,他默默地收刀,回鞘,走到一旁,坐在了一张太师椅上,闭上了眼睛。做这几个动作的时候,那种疲惫感,就像是浑身的精气神,都随着刚才的那一刀挥了出去一样。

    叶关却没有动,在众人惊恐的目光注视下,他的头发下、额角正中,忽然出现了一点鲜红的血珠。

    血珠刚沁出,忽然又变成了一条线---鲜红的血线,从他的额角、眉心、鼻梁、人中、嘴唇、下巴,一路往下,没入衣服。

    本来很细的一条线,忽然变粗,越来越粗,越来越粗

    接着,他的头颅忽然从刚才那一点血珠出现的地方裂开了。他的身子也在慢慢地从中间分裂,左边一半往左边倒,右边一半往右边倒,鲜血忽然从中间飞溅而出。

    刚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忽然间就已活生生裂成了两半!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呆了,在下一瞬间,不知不觉的,冷汗就已湿透衣服。

    “不,这怎么可能,你居然杀了他,你居然能杀了他!”

    小公子的声音再次西斯底里地响了起来,叶关的血,溅了她一身,让此刻的她,看上去说不出地凄厉狰狞。

    而在她的身旁,那个佩着一柄黑蛇一般利剑的黑衣人一语不发,转头就走。

    “红兄,你。。。。。。”在宋强的身旁,一个妖冶的女子伸出手,如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地试图拉住他道。

    “刚才的那一刀,我再练十年也接不下来,我还留着干嘛?”黑衣人丢下一句冰冷而让人绝望的话,径直走了,没有人去阻拦他。直到他走了后,冷秋魂等人才反应了过来。

    “宋强,你的靠山已经倒了,该是算算我们的帐了。”冷秋魂上前一步道。

    “呃,我不是宋强。”

    “宋强”望着逼近的冷秋魂,忽然抬起手,摸了摸鼻子道。

    “香帅?”

    冷秋魂惊道。

    “是我。”

    “宋强”从脸上摘下来一张面具,露出了楚留香的脸道。

    “那宋强呢?”

    “被人救走了。”楚留香道。

    “居然有人能从你手中救人?”

    楚留香糗大地摸着鼻子道:“救走宋强的人武功不在我之下,而且他们不止一个。”

    说着,他转向梦渊道:“玄鹤兄,这里的事,到此为止,好么?”

    梦渊颇有玩味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小公子道:“楚兄不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么?”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死的人已经太多了,而且,我既然拿了她的刀,再杀人的话,有些说不过去,她终究只是个女孩子而已。”

    梦渊深深地吸了口气道:“罢了,你既然已经有了主意,那么就这样吧。”

    “老弟,可要为兄出手?”走出天星帮的驻地,白起低声问道。

    “有时候,杀比不杀好,而有时候,不杀又比杀好。”梦渊低声道。

    “老弟又卖关子了。”白起道。

    “那小公子性子凉薄,又歹毒狠辣。按照我往日的行事,是非杀不可的。”梦渊道:“不过,这次我和香帅夜探天星帮的驻地,却发现了些别的事,让我的心中,有了不少猜测。所以既然楚香帅开了口,我也就顺水推舟了。”

    “但是,那小公子恐怕是将我们恨到了骨头里吧。”

    “我从来不低估仇恨的力量,仇恨能赋予人动力,却也能让人盲目。”梦渊道:“这潭子水比想象的还要深,而小公子很可能会是投入这潭深水的鱼饵,我很期待看到,她能够将这潭水搅合到什么程度。”

    “你是说,这次的事,那个死在你刀下的叶小子还有这小丫头不是背后的主使?”白起惊道。

    “当然不是。”梦渊笑了,“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越来越有兴趣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不不不,你说错了,不是我打算怎么做,而是‘他们’打算怎么做。”梦渊道。

    “我们这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在天星帮的后院,陆小凤端着一杯美酒,笑呵呵地道。

    “那个家伙好讨厌啊,真想一拳头打在他的鼻子上,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阿紫不满地道。

    “哦,香帅不是很讨女孩子喜欢么,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讨厌的了?”陆小凤道。

    “嘿嘿,你说呢,陆小鸡。”

    “说起楚留香,倒是那个什么玄鹤更让我在意。”王怜花道。

    “让你在意。”

    “不错,你不觉得他和我很像么?”王怜花一脸沉思的表情道。

    “哪里像了?”阿紫问道。

    “当然,他没我长得帅。”王怜花道。

    “噗”无忌一口水喷了出来。

    “老孙,那一刀你看明白了没有?”卓东来道。

    “呃,五十两银子。”在一旁瞌睡的孙老爷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道。

    “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胡子了。”阿紫伸手就要去拉他的胡子。

    “别吵了,说正事。”一身白衣的西门吹雪道。

    “那一刀,你接不接得住?”他转向陆小凤道。

    回答是几秒钟的沉默,然后陆小凤有些尴尬地道:

    “如果你问的是那个死了的叶关的飞刀,我想如果我有准备的话,有六七成把握。如果你问的是杀了他的那一刀。。。。。。”他顿了顿,忽然感觉有些口干,把酒杯凑到唇边,一口气喝干,然后摇了摇头。

    “一成把握都没有?”西门吹雪皱了皱眉头道。

    “一成都没有。”

    陆小凤瞪了他一眼道:“你一定要问得这么彻底么,给我留点面子不行?”

    他打了个酒嗝道:“怎么,你想去找他?”

    西门吹雪低着头道:“如果他用的是剑,我已经去找他了。”

    “那个人的一刀,让我想起了几个人。”孙老爷子道。

    “谁?”

    “在武林的传说中,天下最强的刀客,也就是那几个人。”孙老爷子悠悠然地道。

    “圆月弯刀的主人--------魔刀丁鹏,白小楼的后人-----神刀无敌白天羽,以及他这一脉的传人傅红雪。不过那个人的出手,却让我想起来百多年前的一个传说。”孙老爷子道。

    “什么?”

    “相传还是在秦未统一天下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奇人,他用的是一对奇特的武器,其名为刀。”孙老爷子看了一眼无忌道。

    “后来,始皇派遣术士徐福出海,到扶桑寻找不死药,这徐福却假公济私,一去不回,到扶桑岛上定居了,他的后人与当地的土人杂交,逐渐兴旺,成了现世的倭国,这刀法也就成了倭国的国学。在百多年前,有一名倭国的刀客西渡到大明,向天下武者挑战,刀下少有一合之敌。这是当时武林的一大劫难,因此人好穿白衣,其名又古怪,于是就被称为东海白衣人。”

    “所以那个人的刀法,和东海白衣人有关?”卓东来问道。

    “有些像。”孙老爷子道:“但是我也未能亲眼见到昔日东海白衣人的那一刀,所以只是猜测而已。。。。。。”

    “要不要?”西门吹雪握住了剑柄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无忌道。

    “嗯,现在还不是时候。”卓东来道:“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还是看看的好。总之,这次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是的,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该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无忌点头道。

    “那么那个小丫头怎么办?”阿紫问道。

    “你自己也是个小丫头。”陆小凤道。

    “哼”阿紫翻了个白眼。

    “不去管她,随她去折腾好了。”卓东来摆了摆手道。

    “我们的下个目标是?”陆小凤问道。

    “这个么,需要你和王怜花出马了,我们给你作后援。”卓东来笑道。

    “他们两个不但是酒鬼,还是色鬼,能做什么事?”阿紫道。

    “说得不错,但是即使是你也难以否认,很少有小姑娘能够抗拒得了他们两个。”卓东来道。

    “难道要我们用美男计?”陆小凤摸了摸胡子道:“也是,在我们几个中,就属我长得最帅了。”

    阿紫翻了翻白眼道:“我只想对你说一个字?”

    “哪个字?”

    “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无限武侠梦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