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唐砖 唐砖txt下载 加入书签

唐砖无弹窗 正文 终章 ——琥珀

    飞云暗度, 山雨欲来,长安城笼罩在黑云之下,此时刚刚过午,但是天色却昏暗的如同黄昏,眼看一场大雨就要来临。

    一个娇小的女人身子戴着黑色的兜帽从玉山皇宫里匆匆的溜了出来,走到外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

    那个戴着兜帽的女子一惊,三步并作两步的就要出宫,门口的侍卫想要阻拦,却见那个女子掀开兜帽,露出一张倾城绝世的面庞,想要阻拦的侍卫顿时停下了脚步,却听后面有人高声喊道:“皇太后有令,倾城公主不得出宫!”

    侍卫慌忙再次上前阻拦,那个女子从腰间抽出一把光华灿烂的短剑,横在脖子上说道:“你们若敢阻拦,我立刻就死在这里!”

    侍卫立刻扔下兵刃退后,倾城公主乃是先帝最宠爱的公主,更是大唐的掌上明珠,以至于先帝不以封地为公主名号,开天辟地的启用了倾城二字为李媛的名号,足见她在先帝心中的地位。

    倾城刚刚走出皇宫,一群宦官就匆匆的赶了过来,为首的一个面容阴鸷的宦官高声叫到:“倾城公主听旨,太后不允许公主踏出皇宫一步。”

    倾城显得更加的慌乱,急躁的四处张望,就在此时,一匹白色的骏马昂首嘶鸣着从玄武门外的便道上窜了出来,到了倾城身边人立而起,两只蹄子虚空踢踏两下顿时就停了下来,一看就是一匹神骏无比的宝马,倾城大喜,丝毫不顾及身后的叫喊声扳鞍上马,不用扬鞭,那匹马就沿着便道向朱雀门奔驰而去。

    面目阴鸷的宦官冷哼一声,后面的宦官就从隔壁的御马监牵出十余匹御马。飞身跃上马背就沿着倾城公主飞奔的方向追了下去。

    蹄声如雷,大街上的行人慌忙躲避,谁都没想到在长安城会出这样的一档子事情。街边摆的水果摊子,瓷器摊子。小吃摊子,扇子摊子……各种摊子顿时就倒了霉,白色的骏马在长街上横冲直撞,倾城坐在马上不断地喊叫着让他们避开,眼看着各种小摊子被掀翻了无数,倾城只好从袖笼里掏出一把金瓜子随手洒了出去,就当是赔偿了。

    她在乎人命。身后的那些宦官却丝毫不顾及那些抢着捡拾金瓜子的百姓,蛮横的从中间穿过去,十几个人顿时被战马撞得骨断筋折,哀嚎不已。巡街的武侯顿时吹响了竹哨,无数的武侯纷纷的向朱雀大街涌了过来,迅速的形成一道人墙,并且拦好了铁丝网,准备先把这些胆大包天胆敢在长安城纵马狂奔的人抓住再说。

    倾城的白马转瞬及至。面对倾城的喊叫那些武侯面色阴冷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大唐律规定,不论何人,在长安城纵马狂奔者鞭三十,流放五百里。没听说这道禁令对什么人有例外。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情还是十年前。淮安王醉酒纵马被狄阁捉住,在大庭广众之下生生的抽了三十鞭子,而后戴枷流放陇右三年之后,就没人敢这么做,想不到今天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白色骏马神骏之极,居然左绕右绕的躲开武侯们扔出来挂网,嘶鸣一声腾空而起跃过那些站立的武侯,继续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大街狂奔。

    不等脸色煞白的武侯们反应过来,十余匹快马就已经旋风般的冲了过来,看架势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武侯的队长急忙让自己的部属散开免得被战马撞伤。

    十余匹战马上的骑士居然个个骑术不凡,控着缰绳调整好马步,轻易地从铁丝网上飞越了过去,整个过程流畅异常不见丝毫的生涩。

    倾城百忙中回头看看身后的追兵,不由得更加着急,不断地抚摸着白马的脖子希望它能跑的快一点,白马似乎知道倾城非常的焦急,趁着大街上人少再一次增速,倾城只觉狂风扑面而来,耳朵边上全是呼呼的风声。

    眼看城门就要关闭,白马从中间的缝隙里钻了出去,疯狂的向玉山方向狂奔。

    后面的骑士远远地就把一面金牌拿在手上,城门官吃了一惊,慌忙命人将城门再次打开,这样的金牌太少见了,阻碍不得。

    面目阴鸷的宦官见倾城正在往玉山跑,不由得大急,开声吼道:“绝不能让公主进入竹林!”不待话音停止,一柄银刀已经狠狠地刺在战马的屁股上,战马吃痛,狂嘶一声,亡命的开始增速,不多时就已经追到倾城的身后。

    阴郁的天空终于在一声炸雷响过之后开始变成大雨的世界,宦官在大雨中嘶吼着对倾城公主说:“公主停下,皇太后命你回宫!”

    “我不回去,死都不回去,要嫁人,她自己去嫁,我是大唐的公主,岂能嫁给胡人!”

    “这是皇太后的命令,不尊者斩!”

    倾城顾不上雨点打在脸上生疼,咬着牙拼命地催动胯下的战马,眼看着竹林在望,只要自己进了竹林,自然有人替自己做主。

    白马的尾巴都已经高高的扬起,这已经是它最快的速度了。

    眼看着倾城公主就要进入竹林,面色阴鸷的宦官一咬牙,掌心再次出现一柄小弯刀挥手就将那把刀子扔了出去,不求伤害倾城公主只求将那匹白马杀死,他有把握在倾城公主摔到地上之前将她捞起来。

    刀子刚刚飞了出去,却听得砰的一声响, 那柄刀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击打的横飞了出去,斜眼一看,发现自己的战马已经闯入竹林,不由得亡魂大冒,高举着金牌大声的嘶吼:“奴婢是奉了皇太后之命请倾城公主回宫的,无意冒犯老祖宗威严。”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响声过后,这个宦官的眉心就出现了一个血洞,整个头盖骨都被掀开了,别的宦官早就停了下来,想要拨转马头,却已经太晚了。几乎是同一时间,砰砰声响个不停,十三个骑士全部从战马上掉了下来。翻滚几下之后就寂然不动了。

    一个年纪非常老的老头子拄着拐杖从竹林后面缓缓地走出来。边走边咳嗽,似乎再咳嗽一声就会死去。偏偏脚步还非常的稳健,旁边还有一个帮着他打伞的青衣童子。

    老头子张着没牙的嘴瞅着一地的尸体说:“早就说过,竹林不许外人进来,老祖宗也说过他不想听见马蹄子的声音,自从小旺财也死了,老祖宗就见不得马,你们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

    青衣童子从地上捡起那面金牌。拿给老头看,笑着说:“宝祖宗,这是一个金牌,上面雕着一只凤凰。”

    老头子宠溺的拍拍童子的后脑勺说:“既然是金子的那就收好了。莫要被别人骗走,去长安市上可以换好多的糖果。呵呵。”

    就在一老一少说话的功夫,竹林里钻出来一群人,迅速的将尸体和战马拖走了,还趁着瓢泼大雨的机会将石板上的血迹和脑浆子一一的清理干净。随着老头子和童子慢慢的走了回去,竹林的入口处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倾城骑着马在竹林里熟练地穿行,到了一块大石头跟前就从白马上跳下来,一路大哭着就冲进了前面的茅舍。

    “老祖宗。您救救倾城,救救倾城……”

    云烨放下手里那本字很大的书本,摸着倾城埋在自己膝盖上湿漉漉的小脑袋柔声说:“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老祖宗,老祖宗去打折他的腿!”

    “是母后,她要倾城嫁人,老祖宗,倾城不嫁,愿意一辈子守着老祖宗……”

    云烨取过手帕帮着倾城擦拭脸上的水渍,却越擦越多,笑着拍拍倾城的脸蛋说:“倾城都已经是大姑娘了,大姑娘自然是要嫁人的,就算是这个人倾城不喜欢,我们就另外找一个合适的人嫁了,这是人伦,不嫁人可不成。”

    倾城哭的更加的大声,语不成声的申诉道:“如果是好的,倾城自然不会拒绝,可是母后非要倾城嫁给大胡子大食王子,他们是野蛮人,倾城不愿意嫁给大食人,倾城不愿意,母后就把倾城锁在玉楼,要不是弟弟帮我,倾城就要和大食王子成亲了。”

    云烨愣了一下,自己很久很久没有从竹林里出去过,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回事,不由得把脑袋转向一个上了年纪的仆役。

    那个仆役躬身道:“老祖宗不知,大食王子塔希尔乃是哈里发帝国阿巴斯王的底九个儿子,听说从小就有宿慧,出生的时候,有巨星白日显现,被誉为王的继承者。

    此人确实不凡,据传闻来看,此人能说十一种语言,其中就有我大唐的语言,三年前,来到大唐游学,打算进入玉山书院进学,被武媚院长拒绝,于是他转而进入弘文馆学习汉家典籍,在去年的大考中名列前茅!

    帝国现在对火油的需求量非常大,但是最大的火油供应国就在大食,那里的沙漠里遍布油泉,帝国云麾将军,礼部尚书王方翼七年前率兵从吐火罗借道远征大食,一路破关落锁所向无敌,却被一场黑风暴弄得伤亡惨重,不得不班师回京,顺手灭掉吐火罗,这是我大唐自从郭孝恪全军覆没之后最大的战损,所以朝堂上的诸位元戎认为不宜劳师远征。”

    听完仆役的话,云烨搬起倾城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笑着说:“看样子那个小子还真是一代人杰啊,你就不动心?”

    倾城倔强的摇头道:“倾城身上不但流淌着太宗的血脉,也流淌着老祖宗的血脉,岂能因为一点火油就下嫁蕃邦!”

    云烨笑着说:“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大唐帝国拿东西拿习惯了,现在居然要付出代价,老夫还真是有点不习惯,铁甲舰就横行在红海上,他们有什么理由不给我们火油?

    云三,去告诉皇太后,这件亲事从此休要再提,拿闺女去换火油,亏她想的出来,再去问问岭南舰队的程树,他还能不能打仗了?

    老夫喜欢默罕默德的《古兰经》,他就给我找来了四本,要知道他们总共抄了七部,一部保存在麦地那。其余的分寄麦加、大马士革、也门、贝海赖尼、库法、百索拉等地。奥斯曼下令把其它的抄本一概焚毁,这七本书就是定本,地方都告诉他们了。才找来四本,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有什么用?”

    倾城听到自己不用嫁给那个浑身散着怪味道的塔希尔,不由得大喜,见老祖宗在谈论正经事情,就站起来,给老祖宗的茶壶里添满热水,这才去后院找小苗祖宗去换干爽的衣服。

    此时,就在大唐的两仪殿中。塔希尔习惯性的盘着腿坐在皇太后专门为他准备的地毯上,笑吟吟的和皇太后说着大食的风土人情,尤其是他们的先知默罕默德。

    “最早的时候,人的凶残几近失去常性。与禽兽无异。在那日子里,人兽难以区分,人只是野兽的化身。穆罕默德的到来,使他们从卑贱野蛮之境跃升为———真正的人。

    他的伟大思想与他的简朴生活形成鲜明对照﹐他处理公务平易近人﹐没有任何华丽词语的装饰。当他身处国家最高权利的位置上﹐还是他自己动手修补皮靴和粗毛外套﹐自己动手挤羊奶﹐打扫房间和生火做饭。他的餐桌上最常见的食物是蜜枣和清水﹐乳制品和蜂蜜是他的奢侈品。在长途跋涉的旅途中﹐他同下属们分 享干粮。他劝导人们要仁慈﹐在他逝世时留下毫无分文的钱袋﹐就是他真心实意的最好证据。

    他也是一位哲学家、雄辩家、立法家、军事家和思想的解放者,他曾在地上创建了伟大的王朝。在天上开辟了精神的寄托所,具备这些优点的这位先知,若把他放在人类的天平上,谁比他更伟大呢?除了这位完人外,谁能达到这样超绝的境地呢?”

    皇太后长孙氏笑着说:“这样的人物确实值得敬佩。不过在我们大唐,这样的人物也有,而且还是两位,大唐之所以有现在这样的兴盛平安,就要得益于两位老祖宗,一位是我大唐的魏王,还有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楚国公。

    你们的圣人已经去世了,可是我们的圣人依旧活着,还是两位!

    就在俩人说话的功夫,一个老宫女走到皇太后的身边轻轻地耳语了几句,皇太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对塔希尔说:“王子殿下,恐怕我不能答应您的求婚请求了。”

    “这是为何?难道是我的血统不够高贵?还是我的学识不够丰富?亦或是我的武功不能完全保护倾城公主的安全?”

    皇太后笑着摇头道:“都不是,因为这个帝国的老祖宗发话了,不许大唐的公主嫁给异族人,这是铁律, 所以,塔希提王子你还是快些回到你的家乡准备战斗吧,老祖宗不允许我们用联姻的方式获得火油,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了,那就是战争!”

    塔希提猛地站起来看着皇太后说道:“任何非正义的战争必将是站在真理一方的获胜,七年前的那场黑风暴既然能让贵国损兵折将,到了今天它依然能够让贵国付出惨重的代价。”

    皇太后并不气恼笑着说:“我国的那些将军可不这么看!”

    塔希提强忍着愤怒,依旧非常有礼貌的向皇太后施礼,而后匆匆的离去。

    塔希提刚走,皇太后就皱着眉头说:“老祖宗快三十年没有干涉过朝政了,今天怎么会突然发难?”

    那个老宫女低声说:“如今的皇后总是在三家人里面挑选,上一位皇后出自云家,倾城就是先皇后的女儿,您这样做很明显的引起了老人家的不满,不过看样子并不严重,老人家只是心疼倾城而已。”

    皇太后这才放下心来,派自己的皇帝儿子去竹林探望一下老祖宗,顺便再把倾城接回来。

    十三岁的皇帝到竹林的时候,正好看见两位老祖宗正围着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转圈子,嘴里说的话非常的下流刺耳,为了不污染自己的耳朵,他果断地去后面寻找自己的姐姐倾城,顺便把自己的宝马要回来,好东西一旦到了姐姐手里,好多时候就不见了。

    李泰艰难的把自己肥硕的身子放到藤椅里喘着粗气说:“你胆子不小啊,如果不是因为老夫年纪大了,早就把你剥光之后游街了。”

    老妪嘿嘿笑道:“魏王爷多年未见,您的口味还是这样的独特,老身当年倒是有心服侍您这位少年俊才,年轻时候的羊子可也是难得的美人啊,可是您当年见到羊子就落荒而逃,让羊子伤心了许久。”

    李泰说流氓话根本就不是高山羊子的对手,只好闭上嘴巴不吭声。

    云烨看着天边的彩虹问高山羊子:“几十年的恩怨了,现在说起来其实很无趣,不过你不好好的在北海当海盗,跑回大唐做什么?”

    高山羊子瘦小的不成样子了,缩在锦袍里像一个孩子,幽幽的叹口气道:“您总是在抢劫老身,从东海开始抢劫老身的金子,到后来夺走老身丈夫的尊严,再到后来抢劫我在南海的果实,一直到你抢劫我的红海,我的运河……

    高山羊子这一生堪称被您抢劫的一生,您当年为何不将羊子的清白身子也抢走,让我被虬髯客无休止的凌虐……”

    云烨一脸的尴尬,李泰的八卦之心大起,特意戴上自己的眼镜,笑眯眯的瞅着云烨说:“其实现在也不晚!”

    高山羊子叹息了一声说:“我行将就木,这次来大唐就是想跟两位讨个人情,北海上的舰队我已经彻底的不去管了,能不能逃脱大唐舰队的攻伐,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我已经活的够久了,已经超出了大唐律法管辖的范畴,如今就想在本州岛上找一片埋骨的地方,我生于斯,长于斯,就想回到那里,希望两位能允许一个孤老婆子最后的请求。”

    听了高山羊子的恳求,云烨和李泰都不愿意做声,夕阳暖暖的照在三个老人的身上,雨后的竹林显得更加的清幽,三个人不约而同的伸展了身子,慵懒的躺在椅子上,享受这难得的静谧。

    东瀛州现在是帝国流放犯人的场所,为了中书为了节省开支,将国内最穷凶极恶的罪犯全部用船装上扔到东瀛,只给最基础的生活资料,这样的事情,已经进行了二十年,国内现在又把把那个地方称之为恶魔岛,因为岛上的人,都是人群中最凶恶的恶魔。

    云烨请高山羊子喝了一杯茶,吃了一碗面条就派管家将她送了出去。她既然要去瀛洲,那就去吧,只是云烨给帝国东海水师给了一道命令,那座岛只许进不许出……

    李泰笑着对云烨说:“明知道那个鬼女人不怀好意,你怎么还是让她如愿啊?”

    云烨想了一下说:“我很佩服一个人到了这个时候依旧奋斗不休,瀛洲岛上都是最凶恶的罪犯,不知道这个最大的海盗头子现在还能不能重振当年的威风……”

    一个疯狂的老婆子而已,一个可怜的老婆子而已,不值得多费精神。

    李泰得意的对云烨说:“我已经有三天没有尿床了,多亏了你送来的那两个巨大的琥珀,果然能够让人凝神静气。

    只是琥珀里面为什么会有两个怪模怪样的胡人?你我都知道想要形成琥珀,需要好多好多年,按照你的理论琥珀和书院里的龙骨头应该是一个年代的东西,那个时代有人?”

    云烨伤感的瞅着远山,一言不发,有些话到死都不能说,有些话只适合带进坟墓里,有些事只能给别人留下雪泥鸿爪一样的线索,说出来,就变得非常无趣,证据其实无关紧要,最美的其实就是猜想,只有瑰丽多姿的猜想,才能造就一个全新的世界,云烨不打算给李泰说自己当年就是因为这两个混蛋才一头扎进了大唐……

    《全书终》

    ps:

    写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唐砖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