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明末边军一小兵txt下载 加入书签

明末边军一小兵无弹窗 第一卷 烽火台小兵 第二十七-二十八章 匠头李茂森

    第二十七-二十八章 匠头李茂森

    王斗取了长枪与三眼铳从董家庄回来,他己经决定自己打造一批兵器,接下来是兵器种类的选择问题,无论是从实战还是从自己的财务情况出发,他都必须先理清这个思路。

    戚爷爷曾言过斧、钺、锤、戈、戟、钩镰等胆大艺精者可用,用于独马冲杀敌阵,却不可教队兵,不可堂堂当大敌。至于镋钯、大棒与线枪几样多用于马上,所以这些王斗暂时都不考虑。

    最后王斗选定的是腰刀,长枪,盾牌,火铳几种兵器,这样经济实惠,而且长短并用,防守兼备,当可出入作战。

    远程兵器王斗抛弃了弓箭,改而选用火铳,不是因为弓箭不犀利,而是制造购买成本太过高昂,而且合格的弓箭手也太难练,没有几年时间很难见到成效,王斗没有这样的时间。

    火铳手的训练简单,一把火铳也相对便宜,使用火器也是未来历史的潮流,王斗没理由不选用火铳。

    王斗现在手上有十一把三眼铳,不过他内心渴望的是拥有鸟铳,三眼铳有效杀伤力也就在二十余步,而鸟铳则远得多,一把精良的鸟铳有效杀伤力可在八十步。

    戚爷爷曾赞鸟铳为临阵第一利器,利能洞甲,射能命中,弓矢弗及。历史上戚家军训练鸟铳手,向在八十步立五尺高木牌一块,鸟铳手三发一中,十发七中方为艺精。

    不过鸟铳制造的工艺复杂,对制铳工匠的手艺要求颇高,因此要找一些好的工匠来。如果堡内有制造鸟铳的工匠,以后三眼铳王斗将慢慢不再使用。

    王斗目前有缴获自后金军的大刀长枪一批,还有从董家庄买来的长枪,二者以后都要打造,只是困于财力,只得慢慢再说了。

    舜乡堡内有一批匠户,世代都是打制兵器,想必内中有人会制造鸟铳,王斗派韩朝与齐天良前往,希望能通过舜乡堡的百户杜恭搞几个工匠过来。王斗知道杜恭性情贪婪好货,临行时给了韩朝一些银子,让他到舜乡堡后备下一份厚礼。

    王斗准备兵器训练军卒,韩仲几人当然双手赞同,只有韩朝对王斗准备打制鸟铳有些疑惑,不过他没说什么,领了王斗的任务后就随齐天良到舜乡堡而去。

    ……

    几天后韩朝二人回来,带回了六、七个工匠,其中一个还是匠头,听他言自己精通鸟铳的打制。

    此时这几个人站在王斗的面前,无不是粗手粗脚,满面风霜,身上的棉袄破破烂烂,只是不时跺脚哈着白气,这天气实在太冷了。王斗看他们脸都冻得青紫,便让他们先下去饮用热水。

    等他们缓过气来后,王斗才招他们过来说话。

    那匠头叫李茂森,年在四十五、六,身材甚是粗壮,不过脸上却是神情精明,王斗问他可是会打制鸟铳。

    李茂森道:“回大人,不是小的夸口,当年小的在卫城军器局中,论起打制兵器火铳,那也是数一数二,就算到了千户所后,这手上的技艺也没有落下。”

    王斗看他脸上似在回忆,神情又是骄傲又是痛恨,他原来是在保安卫城,最后怎么会跑到这舜乡堡来?想必这其中有一个复杂的故事。不过这不是王斗关心的,他顺口问了他些制造鸟铳的知识。

    李茂森一一答了,他道:“大人,造鸟铳,以六斤为妙,只是耗铁甚多,四十斤毛铁,最后只炼到七、八斤精铁,所费不小。”

    依他估算,加上铁价,炭价,工匠的工钱食粮,还有其它的耗费等,一根鸟铳的成本在三到五两,所需不是一笔小数目。

    王斗点了点头,他看过历史上相关记载,这李茂森的估算跟他差不多,这倒是个实诚的人。不过王斗只关心鸟铳的质量,历史上很多明军使用鸟铳炸膛,造成军士对使用鸟铳有一种畏惧,王斗不能拿自己部下的生命去开玩笑。

    对王斗的忧虑,李茂森道:“大人,鸟铳之所以炸损,一是材料不足,或是工匠们在制造时取巧,粗细薄厚不均,特别是在铳管的焊接上,许多工匠技艺不足,造成鸟铳炸镗。不过小的自然不存在这些问题,只要大人材料充足,小的便可以为大人造出精良的火铳来。”

    王斗点了点头,他当然不可能凭李茂森一面之词便放心于他,历史上大明对鸟铳的质量要求其实很严格,不论工部还是各地卫所,他们造出军器都要注明某部、某卫、某所、某年、某季成造字样,事后还需造册,以便随时查考。不过就算这么多规定,大明军器的质量却是有目共睹。

    当然,大明军器质量之所以低下,也跟官场的**与糟糕的匠户制度有关,这事王斗当然没有必要提。

    他道:“李匠头你这样说是最好不过,不过我们还须立下典章,今后你们便留在堡内,每月食粮工钱不会少于你,今后你们每造出一只合格鸟铳,我都会给你们奖励,如有不合格,便要扣去你们相应月粮以充材料耗损,如有造成军士损伤,还要加以处罚。”

    李茂森一咬牙道:“好,就依大人这么说。”

    李茂森来靖边堡之前,己听齐天良吹得天花乱坠,说只要到了靖边堡,肯定会每日衣食充足,天天吃饱,眼下他们这些工匠在舜乡堡每日饥寒交迫,这年景能找个吃饱饭的地方不易,李茂森相信自己的技艺会让王斗信服。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以后李茂森几人就留在靖边堡内了,王斗忽然想起一事,他道:“对了,李匠头,除了火绳引燃的鸟铳外,你们可会制造那种转轮火铳或是击发火铳?”

    王斗将自己说的那两种火铳大致描绘了一番,他说的便是历史上的转轮式燧发枪与击发式燧发枪。

    那转轮燧发枪约出现在十六世纪中后期,是用齿轮发条摩擦燧石生火而点燃火药。那击发式燧发枪则是出现在十七世纪初中期,由击锤撞击燧石起火,在今后的几百年中非常流行。王斗自然也想拥有这样的利器。

    李茂森想了半天,他虽然奇怪王斗怎么会想到这样的鸟铳,不过他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惭愧,大人所说火器,小的实在不知,还要仔细思量才是。”

    王斗点了点头,舜乡堡毕竟是个小地方,也不可能出现多么高深的火器人才,是自己心急了。

    随后李茂森几人被安排下去,王斗给他们每人一间居房,还为他们专门选定了一个场所作为兵器作坊。

    李茂森几人欢喜地去了,一路上还好奇地打量这处新建屯堡。

    崇祯七年的十一月初八日。

    冬至己是过了几日,北风更为凛冽,而从这一天起,王斗也开始挑选一些青壮出去训练。

    在大明,屯堡兵一般是不用出外作战的,所以难得见到屯兵训练,不过王斗岂能因此罢休?随着时日的一天天过去,王斗心中的危机感也越来越紧迫,多一分武力,将来就多了一分保护自己及家人的希望。

    王斗决定开始练兵,他现在所凭借的,就是这身子的一身技艺,还有后世丰富的知识。不过对于训练军士,王斗决定还是严格按照戚爷爷的《纪效新书》与《练兵实纪》两本兵书进行训练,实用的就是最好的,王斗认为目前这是最适合自己军队的训练手册了。

    眼下堡中成年男丁有七十五口,不过除去其中的老弱,最后只有三十四口是适合训练的青壮。而这三十四人,自加入靖边堡军户来,每天都是吃得饱饱的,又经过这些时间的建堡开荒锻炼,他们的身子条件,己经完全适合接下来的军事训练。

    今日王斗便将他们带到堡外,趁着现在农闲,正好进行一些军事训练,不然等到明年开春农忙时,他们又要干活了。王斗现在身家还不足,还养不起脱产的军人。至于余者的老弱与妇人,则是继续在堡内外干活,修堡建房等,不过看着王斗等人在外面的样子,他们还是不时好奇看来。

    三十几个年青人聚在一起,人人都是兴奋好奇,虽然寒风凛冽,天气严寒,不过他们还是笑哈哈的议论个不停。这些人有一些原来是军户子弟,有一些原来是流民,当然他们现在都是靖边堡的军户。他们当然没有王斗那种危机感,不过他们是王斗的部下,王斗吩咐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王斗一一看去,这些年青人个个是站得歪歪扭扭,东倒西歪的,就连原来那些军户子弟也是一样。

    王斗心下感慨,没有严格训练过的军士就是乌合之众,看来对他们还是要从最基本的队列先训练起。况且这古时作战,严整的队列和严格的纪律向来非常重要,能保持严整战阵的就是虎狼,没有队列,就是乌合之众。

    戚爷爷也曾言过:“开大阵,对大敌。堂堂之阵千百人列队而前,勇者不得先,怯者不得后。丛枪戳来,丛枪戳去,万军之中只如一人,如此可天下无敌。”就是强调队列与纪律的重要性。

    当下王斗开始,把这三十四人先分成了四队,每队几人,由韩朝,韩仲,齐天良,杨通四人各领一队,这让四人非常高兴,齐天良与杨通裂开嘴直笑,没想到自己也带兵了。只有韩朝很感慨的样子,似乎是想起什么往事。

    等各人分队站好,韩朝四人也是左右站在王斗身旁。

    王斗大声道:“今日把你们招来,就是训练你们战阵技艺,眼下兵荒马乱,天下还不太平,前几月鞑子寇边,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们这里虽是屯堡,但也一样要操持技艺,如此将来你们才可以保护你的妻小家人。”

    王斗神情严肃,下面各人都是下意识地站得直些。韩朝几人也是同样严肃。

    训完话后,王斗先让他们学习站队列队,左转右转,齐步行进跑步等,众人先是新奇,后来便是乱成一团。

    那队列可说是惨不忍睹,队伍歪歪扭扭不说,各人连左右都分不清楚,这情况不说下面的青壮军户,连两个队长齐天良与杨通同样如此。一天下来,各人比干了一天的活还累。只有韩朝兄弟游刃有余,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还一直呼喝自己队中青壮站直站好,这让王斗心下更好奇这两兄弟的来历。

    接连几天,各人还是左右不分,连王斗大声喝叱也没用。还是韩朝想出办法,让各个青壮军户的右手臂上都绑根绳子,标明左右,这样情况才慢慢好转。

    王斗也看出韩朝兄弟的练兵能力,从这天起,王斗就吩咐韩朝兄弟和自己一起参与训练列队,二人当仁不让。

    从训练中也可以看出二人风格,韩朝性子会好些,总会耐心指正那些军户的队列错误,不过韩仲脾气风爆,换他训练众人时,如有人站队不对,他不由分说提根棍子就是上前一顿好打。

    说也奇怪,他这法子更好用,被打过的人下次站队更稳。对自己被打,那些青壮军户似乎都是见怪不怪,都是习以为常,连旁边看热闹的一些军户与妇女们都是哈哈大笑,被打的则是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头。

    一般没事时靖边堡军户与妇女们都会来堡外观看各人训练,各人一边看一边指点,议论各家孩子怎么样,谁站得更好等等。而有旁人的围观下,青壮军户们的精神也是更足,个个努力的,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得更直。

    这样在十天后,各人站队终于有些样子,在韩朝敲起步鼓让他们小跑时,各人己有些整齐的模样。

    训练的间隙,王斗去看了一下李茂森他们打制鸟铳的情况。

    来到作坊,这里热火朝天,外面的冰寒似乎完全不见,一股股热气直冒出来。

    李茂森几人正努力打造着一些鸟铳,看样子离完成都很遥远,王斗随便一看,便发现这鸟铳的打制真的很复杂。依李茂森的介绍,这鸟铳制作,首先是铳管,将做铳管的熟铁烧红后,敲击在一根钢芯上,这样卷成铁管,冷却后再裹数层,敲击细密,达到一定厚度后,抽出钢芯,一段铳管才完成。

    连做几段铳管后,就将它们一节节焊合起来,这里是关键,焊接不好便容易炸镗。初步的铳管做好后,便要用钢锥钻出铳镗,挫出准心,这里时间最久,有时可长达一个月。

    之后是用钢条将镗内刮光刮净,然后是各样的装配。王斗想不到一根鸟铳这么多学问,这么的复杂,看来做根鸟铳没有一个月做不好,自己还是过段时间来看吧。

    ……

    在四队军户列队训练十五天后,王斗让他们上午接着训练队列,下午开始补充一些东西。

    比如说让众人列队长跑,以各人一口气跑一里,不气喘,队列不严重分散为合格。此后又让各人负重奔跑,重量慢慢往上加,这都是戚爷爷《练兵实纪》中最基础的练手力、练足力、练身力等要求。

    又五天后,王斗在下午开始为各人添加兵器的练习。

    四队人中,王斗暂时只让他们训练长枪与腰刀。每队九人中,先分出两个胆勇便捷之人使刀,余者各人使枪。这使刀的人,将来或是藤牌手,或是鸟铳手,这两个兵种同样需要练刀。

    众人手上一一分到兵器,人人都是兴高采烈。

    王斗先教众人枪术,他大声道:“你们都看好了。”

    他摆了个侧身起手的姿势,猛然一声大喝:“杀!”

    飞冲上前,擎枪瞬间刺中了前方二十步一个人形木把的目、喉、心、腰、足五处,所有的动作似乎都在一眨眼间完成。

    众人一片叫好,以韩仲的叫声最为响亮,韩朝也是由衷地赞了声:“真是好枪法!”

    众军户纷纷问道,要如何才能做到象王斗这样。

    王斗道:“无他,熟练尔,你们如我这样刺个一万次,十万次,便能和我一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明末边军一小兵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