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明末边军一小兵txt下载 加入书签

明末边军一小兵无弹窗 第一卷 烽火台小兵 第六十四章 狠辣

    第六十四章 狠辣

    “嗖嗖!”声响,劲箭不断飞来,惨叫声接连响起,又有几个家丁被射落马下。

    杜恭惊天动地的叫了一声:“有贼啊!”

    众人一片慌乱,一片声的叫道:“匪贼,是匪贼……”

    杜真大喝一声:“防备!”

    挥刀格开几只向他射来的利箭,敏捷地从战马上跳了下来,他身前身后的家丁们也是回过神来,纷纷下马,聚到他身旁来。他们这些人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家丁,纷纷奔来聚成一团,几个家丁还举起盾牌,挡住山上射来的利箭。

    一片的喊声,从山下看去,官道上人叫马嘶,各人只是呼嚎戒备。

    丘陵上,韩朝正指挥着几个夜不收向山下射箭,可以看到官道上各人惊慌恐惧的神情。刚才韩朝那一箭将吴善射落马下,可惜以他的角度,只能射中吴善,否则刚才那一箭,便可要了杜真的老命。

    还有那肖大新也似乎被自己射中,不过又似乎是随势滚落马下,借马匹掩藏自己的身形。

    叫声不断,王斗回过头来,眼前钟调阳,韩仲,高史银三人正肃然待命。

    王斗沉声道:“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三人一齐抱拳,一身的甲叶铮然作响:“末将领命!”

    ……

    “杀杜贼啊!”

    韩仲策马从山坡上冲下来,一手控缰,一手平端着他的枪棍,只是直直地指着前方。

    他马术精湛,只是领头冲在最前。

    烟尘滚滚,在他的左右两侧,钟调阳与高史银也是一同控马从山上冲下来,高史银拿着钗钯,钟调阳则是拿着一根长枪。

    在三人身后,那三队靖边堡战兵,刀盾兵与长枪兵也是一齐冲下山来,各人大声呐喊着,个个脸上涨得通红,眼中满是仇恨。杜真老贼想谋夺靖边堡的产业,让大伙又回到往日饥寒交迫的苦日子去,王斗大人说得对,谁敢让自己不能过好日子,就杀了他。

    见靖边堡各人声嘶力竭叫着冲下山来,官道上一片惊叫:“是靖边堡的军户……王斗反了,王斗反了……”

    杜真全身一震,一下子变得全身冰冷,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发生了。先前他还奇怪哪来的匪贼如此犀利,原来是靖边堡的王斗等人。一时间,他心下后悔异常,同时熊熊的怒火也是燃烧起来,这王斗好大的胆子,竟敢杀官造反?

    部下一片的惊呼:“大人,怎么办?”

    杜真见左侧有一小片空地,猛地喝道:“退到那边去,结阵防御!”

    他们十几人聚成一团,快速后退,肖大新从马后闪出,抢到了杜真的身旁,至于杜恭与谢赐诰,已是吓得全身酸软,全然没有了移动的能力,二人只是各缩在一匹马下,脸如死灰,全身不断地哆嗦着。

    没等杜真等人结成阵形,韩仲、钟调阳、高史银三人已是一阵风地从各人身旁掠过,三人马匹急冲而过,手上的武器都是刺入了一个杜真家丁的胸膛,在他们的惨叫声中,将他们远远带飞出去,倒在地上已是气绝身亡。

    三人马匹才过,那三队披甲的靖边堡战兵已是冲了上来。

    “呼呼!”几声响,领头三队的刀盾兵已是投出了几根厚重的标枪。

    杜真等人聚成一团,六根标枪而来,就算他们都有披甲,立时便有数人惨叫着被钉死在地。

    投出标枪后,几个刀盾兵立时取过以腕抵在盾牌内的腰刀,取腰刀砍杀上来。同时的,刀盾兵身后的长枪手也是喊叫着冲杀上来。

    双方冲撞在一起,都是搏命撕杀起来。

    ……

    惨叫声不断响起,撕杀非常的残酷,杜真等人知道靖边堡众人敢胆前来,肯定是抱着斩尽杀绝的念头,各人知道无法幸免,都是抱着死战的念头。

    只是杜真这些家丁虽然平日技艺出众,论单个出来,他们人人都是强于靖边堡的军士,只是他们平日哪训练过什么战阵队列?个个只是凭借一股悍勇血气在搏斗。

    靖边堡的军士虽然个个技艺都是普通,而且每人平日只练一招,不过他们人人都是精于配合技击之术,那种默契,在靖边堡残酷的训练下,可说是深入到骨髓里去。而且他们虽然平日只练一招,不过这招却是战场撕杀最精华部分,最简单,也最有效。

    他们群刀劈来,群枪刺去,一往无前,漠视自己的生死,那些几乎都在作单打独斗的杜真家丁们,个个只是惨死在他们的刀枪下。而靖边堡军士们配合默契,各人又有厚实铁甲护身,残酷的撕杀下来,一连杀死对方多人,已方只有几人受伤。

    这种残酷的交换比让杜真等人心寒,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多年的家丁,竟然不是这些粗粗训练后靖边堡军士的对手。为什么会这样?

    又是一个惊天的惨叫声传来,却是肖大新被几根长枪刺入,他手上的长刀劈在一个靖边堡枪兵的肩膀上,长刀劈开他的盔甲,深深地进入他的肉内,那长枪兵本来可以躲避,不过却是不闻不问,他闷哼一声,任由肖大新长刀劈下,同时他手上的长枪也是深深地刺入肖大新的体内。

    与他同时刺入的,还有三个靖边堡长枪兵,他们手上锐利的枪头破开肖大新身上的铁甲,深深地捅入他的身子。

    肖大新阴沉的脸第一次有了变化,他惊讶的,以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身上的几个枪杆,又看看坡上的王斗,心内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慢慢地跪倒下来,全身抽搐地死去,鲜血不断从他身上流了出来。

    ……

    眨眼间,杜真十余个家丁只剩下数个,而且个个身上带伤。

    王斗站在坡上,平静地看着官道下那残酷而血腥的战局,韩朝也是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在各人身边,那队夜不收仍是牵马肃立,等待上官下一步的命令。

    看山下局面已定,现在韩仲、钟调阳、高史银三人只是策马立在外围,指挥手下的军士们围攻余下的杜真等人。

    现在杜真身边只余四个家丁,都是他身旁最悍勇的军士,平日与杜家关系也最紧密,他们死命护着杜真想冲出去,一面的大呼搏战。

    忽然两个家丁破阵而出,他们抢上马,就是拼命逃命而去。

    王斗平静地说了一声:“韩兄弟!”

    韩朝抱拳道:“小的明白!”

    他喝了几声,立时五、六个夜不收出来,随他上马追击而去。

    又两声惨叫传来,杜真身旁最后两个家丁已被杀死,最后余下圈中的杜真一人。

    此时的杜真披头散发,形如厉鬼,他身被数创,全身鲜血淋漓。他一边怒吼,一边舞刀拼命撕杀,他心下愤恨之极:“王斗小儿,如果自己能侥幸逃得生天,一定不会放过他,定要将他全家老小斩尽杀绝,让他尝尽天下酷刑而死!”

    他冲山上嘶声大叫:“王斗,王斗,我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又有三个刀盾兵当头整齐地劈来,杜真虽平日身为舜乡堡屯田官,然他为大明世袭军官,也多习技艺,他一声吼叫,拼命格开这几个刀盾兵的刀势。

    不料旁边又有三个刀盾兵整齐地抬刀。

    “杀!”

    三刀一齐劈在他的肩上身上,长刀深深地劈进他的身子。

    杜真大声惨叫着,刀势一压,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他使尽全身力气,挣扎站起身来,刚一转身,又听到一片整齐的大叫:“杀!”

    “噗哧,噗哧,噗哧!”

    长枪入肉的声音令人心寒,多达六根的长枪破开他的铁甲,深深刺入他的体内。

    杜真口中的血块大口大口涌出,他强撑着身子不摔落,定定地看了身上半响后,猛然他哈哈地大声惨笑起来。他的笑声凄厉非常,半途忽然断绝,接着轰的一声,杜真的尸身摔落在地,已是气绝。只是双目圆睁,似乎是死不瞑目。

    ……

    王斗来到官道下,这些惊心动魄的场面他一直在旁静静看着,神情不变。

    只有那些参战的靖边堡军士事后才知道后怕,官道上尸首满地,鲜血到处,这种残酷的场面,加上杀官的心理压力非同小可,很多人都是脸色发白,甚至还有人大声呕吐。钟调阳的脸色也不好看,只有韩仲与高史银若无其事的样子。

    蹄声响起,却是韩朝领人回来,他牵着两匹马,又抛下两个人头,却是那逃离两个家丁的。

    韩朝下马抱拳道:“大人,逃跑的两个杜贼家丁已是斩杀,四野安静,无人知晓!”

    王斗道:“所有的人都解决了吗?”

    高史银笑道:“怕还有两个呢!”

    他过去一匹马下扯出两个人,却是杜恭与谢赐诰,这二人都是全身发抖,只是连声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高史银看向王斗,王斗微一点头,刀光闪过,血雨飞扬,惨叫声嘎然而止,谢赐诰的头颅己是飞了出去。

    高史银又将滴血的长刀转向杜恭,杜恭全身剧烈地颤抖着,他猛然扑倒在地,膝行而进,他满脸满眼的眼泪鼻涕,对王斗哀求道:“王兄弟啊,哥哥知道错了,求你饶我一命吧!”

    高史银狞笑着过去提起他的身子,又是一刀捅入他的心口,长刀一转,杜恭全身不断地抽搐着,他口中呵呵有声,双目睁得大大的,眼角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高史银将杜恭的尸身象破麻袋一样扔在地上,笑道:“这下子终于全部干净了!”

    他冷笑道:“我还认为杜真小儿敢打我们靖边堡的主意,有什么出众的能耐呢,原来就是这么几下!”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

    王斗道:“打扫一下战场,场地收拾干净些!”

    韩朝等人道:“放心吧大人,我们定会做得一丝不漏的!”

    众人打扫场地,收拢战马,解下杜真等众的兵器盔甲,他们口袋中的银两物品也不放过。

    此时一个靖边堡长枪兵正在搜查地上一具尸体的盔甲物品,忽然那尸体一下子眨开眼睛,他猛地翻身而起,一拳将那军士打翻在地,他翻身上了旁边的马匹,大喝一声,就是急急策马而去。

    这人竟是最早被韩朝射中的吴善,他胸口中箭后,便一直滚落马下静卧不语,此时趁众人松懈,他便抢马而去。竟是一下子在各人眼皮底下得手。

    事发突然,众人都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还存有活口,韩朝正要上马去追,忽听“咻!”的一声响,一根劲箭追上吴善,箭头从他咽喉处透出,吴善一下子摔落下马,一动不动。

    钟调阳平静地放下弓箭,刚才却是他射出一箭。钟正显一直说自己儿子是蔚州当地远近闻名的好猎手,这是王斗第一次看到钟调阳射箭,果然箭术出众。

    众人急忙来到吴善的身旁,这下他真的死了。看着他的尸身,韩仲骂道:“这厮也太狡猾了吧,装死能装这么久?”

    韩朝等人有些不安,向王斗请罪,王斗淡淡道:“此事非同小可,下次须谨慎!”

    当下各人又仔细打扫战场,每个死去杜真那边的人都是重新补上刀枪。

    最后反复检查,战场清理干净后,王斗等人悄无声息地离去。

    四周寂寥无人,只余下地上杜真及家丁们的尸体,还有一群乌鸦在上空盘旋。

    ……

    崇祯八年八月二十七日,舜乡堡暂代防守官杜真路遇匪贼,杜真死难,亲随家丁无一幸免!

    消息传出,舜乡堡上下皆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明末边军一小兵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