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 美女赢家txt下载 加入书签

美女赢家无弹窗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效果

    其他人都比较淡然,没对齐清诺的奖状表现出什么兴趣,就许学思恭喜了一下。齐清诺自己更无所谓,坐下后跟没事一样,继续看着台上的热闹。

    杨景行可怜巴巴的望着齐清诺:“你要安慰我。”

    齐清诺把视线转向杨景行:“怎么安慰?”

    杨景行说:“当然是要最有效果的。”

    齐清诺很不好意思:“这里人多,等会。”

    齐清诺的同学耳朵灵:“我们呢?”

    齐清诺说:“你们早释然了,不需要。”

    过了一会,杨景行接到贺宏垂的电话,叫他等会先别走,他有话要说。于是等比赛圆满落幕后,其他人都走了,就杨景行这个失意者留下。齐清诺本来是陪着的,但是等了好久也没等到贺宏垂,一起吃晚饭也没指望了,只好先走了。

    杨景行抽空给一直等着好消息的陶萌打电话,送去让人沮丧的结果。

    陶萌有点不信:“你骗我的吧?”

    杨景行说:“我要是想要你安慰,找什么理由都可以吧。”

    陶萌沉默了一会,问:“那你们谁得奖了?”

    杨景行说:“齐清诺得了三等奖。”

    陶萌说:“她都没歌发表!”

    杨景行说:“那不一样。”

    陶萌说:“我要听她得奖的作品……谁当的评委啊?”她好像是自己没得奖一样,拿这个问题纠缠了半天,还安慰杨景行:“那些人根本不懂,早和时代脱节了,根本没资格当评委!”

    杨景行鼓励:“对,骂死他们!加油!”

    陶萌叫嚷:“你气死我了!你怎么一点自尊都没有。”

    杨景行:“你说过好听啊,全世界不喜欢我的自尊也不会掉。”

    陶萌顿了好一会才:“哼……如果是我,我一定要去问清楚,我的作品到底什么地方不如别人,要给我理由!”

    杨景行说:“我有那功夫还不如听你哼哼。”

    陶萌气愤:“哼,你昨天都没给我打电话……你现在在哪?”

    杨景行就说清楚自己在等老师,而且是一个人等。陶萌问:“齐清诺得奖了高不高兴?”

    杨景行说:“当然高兴了。”

    陶萌又问:“那她们要不要庆祝?”

    杨景行就说齐清诺准备和朋友们在平安夜晚上聚会。

    陶萌问:“你去吗?”

    杨景行说:“还没邀请我呢?”

    陶萌说:“肯定是觉得你一定会去,平安夜我不回家。我要玩!”

    杨景行明白了:“那我就去不了。”

    两人约好,明天早上还是杨景行去接陶萌,还是杨景行安排活动。

    七点过贺宏垂才出来,问杨景行开车没,然后就关怀:“我送你。”

    上车后,贺宏垂先重复了一下丁桑鹏对杨景行的表扬,并鼓励杨景行把《雨中骄阳》的管弦乐团版写出来,这些都算是个安慰吧,本来就是他逼杨景行来参赛。

    废话一通后,贺宏垂说重点:“知道自己为什么没得奖吗?”

    杨景行说:“水平不够。”

    贺宏垂看杨景行一眼,说:“作品取向是一个方面……张家霍是评委主席,他个人不太欣赏你,其实另外有几个评委对你评价不低。”

    杨景行笑:“肯定主席是正确的。”

    贺宏垂再看杨景行一眼,明白点:“好像是说你……不太会做人。”

    杨景行悔过:“我以后注意。”

    贺宏垂有点气愤的不同意:“没什么要注意的,你做人没问题!”

    杨景行高兴:“我听您的。”

    贺宏垂笑笑:“总之不要有什么心理包袱,自己明白就行。”

    接下来,贺宏垂就问了一下杨景行最近的学习心得,两人主要探讨了对赋格和复调的理解认识。贺宏垂学富五车,但是他说什么杨景行也都能接上。完了也说一点生活方面的,贺宏垂听辅导员说杨景行似乎不太合群,感觉有点持才傲物。不过贺宏垂说音乐学院本来就没什么强烈的集体概念,无所谓。

    贺宏垂一直把杨景行送回学校,都快八点了。杨景行吃了一碗面条后回四零二,发现喻昕婷和安馨在。

    杨景行看着黑板上好大的一个圣诞快乐,问:“谁画的?”

    喻昕婷说:“我们一起,你吃饭了吗?”

    杨景行吃苹果。安馨问:“比赛怎么样?”

    杨景行说:“齐清诺得了三等奖,八千块,你们要她请客。”

    喻昕婷满怀希望:“你呢?”

    杨景行高兴:“这次我请不成了。”

    喻昕婷不信:“不会的,肯定有。”

    杨景行说:“真没有,齐清诺没给你说吗?”

    喻昕婷摇摇头:“没看到……一共就三个奖啊?”

    杨景行说:“连优秀奖都没混到。”

    喻昕婷看看安馨,再看着杨景行,又看看黑板。

    安馨说:“那也真够惨的,我们少吃一顿。”

    杨景行笑:“这就是最大的损失了。”

    喻昕婷说:“不是损失,你又不需要奖来证明自己,你早就证明自己了!”

    杨景行说:“哪有那么快,除非你们都说喜欢。”

    喻昕婷义正言辞:“我们当然喜欢……我觉得你应该得第二或者第一!”

    杨景行笑:“那就行了。你们冷不冷?天气预报说要下雪。”

    安馨就说安华冬天有暖气,现在她在室内确实有点适应,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但是室外比安华好得多。

    喻昕婷觉得还好,忆苦思甜:“考试的时候我们住的地方才是冷,我用两个热水袋,半夜还要换一次。”

    安馨说喻昕婷在寝室盖两床被子,堆得老高的,早上起床不爬上去看都不知道她还在不在被窝里。

    杨景行又想起:“你们应该给齐清诺打电话恭喜一下。”

    喻昕婷看看安馨,说:“她又没给我说。”

    安馨说:“你还是知道了。”

    喻昕婷说:“那你打。”

    安馨不肯:“你们关系好些。”

    喻昕婷拿出手机,又问杨景行:“我怎么说?”

    杨景行说:“当然是直奔主题,要请客!”

    于是喻昕婷给齐清诺打电话:“喂……你要请客……呵呵……他刚回来一会……哦,没关系……好呀……”看杨景行问:“你后天有空吗?”

    杨景行摇头:“估计没有。”

    喻昕婷复述一遍,然后就好呀好呀哦的挂了电话。

    杨景行建议:“来,我们合奏一个圣诞快乐。”

    喻昕婷来了兴趣:“什么圣诞快乐?那首?”

    ……

    晚上十点的时候,喻昕婷和安馨回寝室了。十点半,杨景行接到齐清诺的电话:“还在发奋呢?”

    杨景行说:“嗯,眼红。”

    齐清诺呵呵一下:“刚刚和付飞蓉来了一遍,可惜不在,效果奇好。”

    杨景行问:“她能唱吗?”

    齐清诺说:“冉姐教了,我又教了,还有什么问题!”

    杨景行说:“那肯定好上加好。”

    齐清诺呵呵呵,突然中止,问:“你今天没情绪吧?”

    杨景行吃惊:“我隐藏得这么深你都看出来了?”

    齐清诺问:“你看出我的了吗?”

    杨景行说:“我光想着防守去了。”

    齐清诺又哈哈两声,说:“要不要我和付飞蓉再来一遍,你在电话里听一下。”

    杨景行说:“不是刚来过么?”

    齐清诺说:“顾客就是上帝,他们要。”

    杨景行说:“好吧。”

    齐清诺又说:“你不如过来,我想喝点酒。”

    杨景行同意:“那更好,等我。”

    杨景行到辉煌的时候都十一点了,齐清诺还吃惊:“这么快,这么想我?”

    杨景行问:“你已经喝过了?醉了。”

    齐清诺笑:“不多,两杯。”呼吸中是有酒精味道,还不是啤酒。

    酒吧人还比较多,而且年轻人占优势,付飞蓉正在唱一首刚刚流行起来不久的新歌,冉姐的搭档在给她钢琴伴奏。

    付飞蓉可能不知道杨景行会突然袭击,看见他的时候声音突然拐了一下,但马上又稳定了。

    齐清诺陪着杨景行在吧台边坐下,就这空着的。齐清诺还对齐达维叫:“两杯司令。”

    齐达维问杨景行:“啤酒?”

    齐清诺敲吧台:“司令,司令!”

    杨景行说:“给我来一杯吧。”

    齐达维问:“开车了吗?”

    杨景行说:“一杯不要紧。”

    齐达维重复:“就一杯!”他亲自调,一杯几乎变半杯了。

    “来,干了!”齐清诺推着杯子和杨景行碰一下,然后拿起来,一下喝了三分之一。

    杨景行也喝了一口,说味道不错。

    齐清诺提醒:“你还没恭喜我。”

    杨景行小气:“你还没安慰我。”

    齐清诺辩论:“有那么多人安慰你,没人恭喜我。”

    杨景行说:“别装醉。”

    齐清诺提醒:“别老看你的歌手行不行,无视我的姿色……我教了她一个小时,够不够朋友?”

    杨景行说:“谢谢。”

    齐清诺不满:“谢谢?就是不够朋友。”

    杨景行说:“再去教一遍。”

    齐达维笑说:“歌写得不错,才几天,半根台柱子了。”

    齐清诺一点也不尊重父亲:“我们说话……换地方!”

    换的地方就是吧台左边连接墙壁的角落里,也方便杨景行看付飞蓉的表现了。杨景行说:“感情还是有点生硬。”

    齐清诺教训:“你别转移注意力!”

    杨景行看齐清诺,问:“年晴她们呢?”

    齐清诺说:“今天这个奖,我拿得很不爽!”她微微皱眉,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杨景行。

    杨景行问:“低了?”

    齐清诺说:“我情愿没有!”

    杨景行问:“讲义气啊?”

    齐清诺摇头:“是没人跟我讲义气!有人为我高兴吗?”

    杨景行说:“你父母,三零六,喻昕婷,我啊……”

    齐清诺不屑:“你的高兴值钱吗?”

    杨景行厚脸皮:“好歹算一份。”

    齐清诺仰头把半杯鸡尾酒灌了,大步走过去接下刚刚唱完一首的付飞蓉的话筒,大声说:“谢谢大家……刚刚,我们酒吧十分荣幸的请到了之前付飞蓉唱的那首《少女》的作曲者,现在就由他伴奏,请付飞蓉再唱一遍,原音再现,掌声欢迎。”

    杨景行把杯子放在了吧台上,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走过去坐在了钢琴前。付飞蓉连忙喝了口水后就位,从齐清诺手中接过麦,理了理衣裙。齐清诺站在了杨景行旁边,摆个很休闲的姿势靠着钢琴边缘。

    这么简单的钢琴伴奏,杨景行弹得未必能比齐清诺好多少。齐清诺当初也是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作曲系的,那钢琴水平也没得说。但是对付飞蓉来说就不一样了,何况杨景行还问她准备好没。

    等付飞蓉点头后,杨景行就开始了。钢琴前奏就让酒吧里闹哄哄的声音小了一半,看来之前齐清诺和付飞蓉合作的余威仍在。

    付飞蓉开唱,杨景行扭头看一眼,明显是鼓励。看来冉姐和齐清诺是用心教了的,付飞蓉也是苦心钻研了的。吟唱中最重要的起伏婉转,付飞蓉已经掌握了。杨景行本来还想让付飞蓉先摸索一段时间后再自己上场教的,现在看来不用了,不少细节付飞蓉都注意到了。

    酒吧的设备很好,付飞蓉的声音很好,曲子的旋律很好,听众配合得较好,出来的效果就非常好!

    现在这个时候的浦海,像辉煌这么热闹又如此安静的酒吧估计绝无仅有。就听见一个稍显稚嫩的特别女声,在用一段美丽动听的旋律轻柔而不失活力的吟唱着什么。吟唱的内容,听者各有各的感觉,但是他们都看着付飞蓉或者杨景行。

    付飞蓉的呼吸很舒畅,看来这两天是苦练了的。她的声音和这段旋律真是十分般配,让人听了心灵立刻安静,但是又没充满忧伤或者感动……你爱想什么想什么去,但是多半是什么也没想。冉姐坐在旁边的,她身为一个歌手好像都听投入了。付飞蓉也算她半个徒弟吧。

    在付飞蓉越来越低的吟唱中一曲收尾,观众给了热烈的掌声,但是没人叫好,付飞蓉看着杨景行的方向说谢谢大家。

    齐清诺说:“先前那次比现在轰动,你问付飞蓉。”

    付飞蓉很为难的样子:“那时候好像人多一点。”

    齐清诺说:“不是人多,那么多人叫,要再来一次。”

    杨景行气愤:“你就是说我不行?”对付飞蓉说:“唱得不错,真的。”

    付飞蓉笑了。女孩,笑起来都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美女赢家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