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 美女赢家txt下载 加入书签

美女赢家无弹窗 正文 正文 第一二七七章 踌躇满志

    就如乐弦由衷佩服的那样,年近花甲的耶罗米尔依然对艺术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和进取心,这或许就是这位指挥能拿到业界最高年薪的最重要原因,所以有些人常说态度往往比能力更重要。顶点更新最快这刚一碰面,耶罗米尔就开始时而慷慨激昂倾诉时而谨言慎行论证他从《杨景行第二交响曲》中汲取的丰富营养以及由此展开的思考和学习,一白对三黄也滔滔不绝丝毫不落下风。

    世界知名指挥对音乐艺术的了解当然不会局限于演出需要,耶罗米尔早在杨二诞生之前肯定就对狭义或者广义上的中国民族音乐有涉猎,只不过这种涉猎更多是出于艺术好奇或者职业自觉,多半没怎么考虑实用性和回报率,但是今天,耶罗米尔以前积累的或者最近突击的对中国民乐的“系统性了解”可真是派上用场了,他还没用多长时间去表现就获得了唐青的明显尊重,乐弦也是比以前更敬重的样子。

    那些二胡琵琶的古典名曲,耶罗米尔都如数家珍了,好些曲子连英文译名都还不统一,又是mn的,差点让唐青跟不上思路了。

    耶罗米尔对乐评人的感情也是复杂的,但是今天他似乎又难以把控自己,兴奋之下不知不觉又说上了。音乐是最特殊的语言,而杨景行无疑是最精通这门语言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耶罗米尔深感通过对《杨景行第二交响曲》的精读让他能举一反三开始深入欣赏钻研他以前只能流于皮毛的中国传统音乐了,当然只有绝顶大师才能让人通过一件作品就能听懂读懂另外一种语言,更别说让一个老人为自己几十年的职业生涯再增添一笔由衷的惊喜和更多可能,简直是个奇迹。

    不过以耶罗米尔对音乐的狂热钟爱,他这职业生涯中实在充满了各种惊喜,相比之下他现在更期待更看重的是更多更广的可能性。西乐框架下的《杨一》固然显得非同凡响才华横溢令人赞叹不已,但是《杨二》展现出来的却是全新的景象和空间。《杨一》是一件杰出的作品,《杨二》则很有可能是一个新起点,像是《日出印象》那样,成为那么多杰出和伟大的开篇。

    杨景行听说过莫奈的,他还知道塞尚呢,甚至能装出更欣赏塞尚德加的样子并说出些道道来。

    可是另三位音乐家这会可没兴趣跟杨景行聊美术,唐青和乐弦都对耶罗米尔提出来的“世界艺术音乐”概念很有兴趣。耶罗米尔也显得不是一个空想家,伴随着概念产生的还有实干构想,简要阐述应该怎么样为这个星球上的音乐艺术带来巨大进步。不得不说站在行业之巅的人还真敢想敢说,耶罗米尔那意思分明就是要再来一次文艺复兴或者工业革命,以他这么多年积累出的影响力结合上杨景行很快就要建立起来的新标准,听起来好像还真有点可行性。

    杨景行仔细听了耶罗米尔的系统性构想,也跟乐弦一起盛赞指挥家了不起的艺术境界,但是在艺术的自然发展和人力建设方面,杨景行半玩笑半认真地跟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耶罗米尔产生分歧了,他向指挥家说明了“欧美文化中心主义”的意思,虽然耶罗米尔很委屈地表示自己根本没那一层意思。

    乐弦在东西方的观念冲突上保持了中立,唐青就明显偏向杨景行这边,这台湾老头见多识广又能引经据典战斗力还真猛。杨文盲自己能聊的就只有音乐方面,他大言不惭自己是用专业知识判定未来更多的音乐成就将孕育在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这并非出于狭隘的爱国主义或者民族思想。

    说起专业,耶罗米尔好像也不敢质疑杨景行,不过他还是坚持以为西方世界具有更好的艺术基础和生长土壤。

    杨景行大力肯定西方的经济基础和良好的艺术环境,然后哭穷在中国到他父亲这一辈才算是都吃饱饭了……既然几百年的贫瘠甚至恶劣都没让中国人的艺术生命力枯萎过,那么等那片土地迎来阳光充足风调雨顺的一天,将会是怎么样的绽放和收获。

    耶罗米尔不否认现今世界政治经济文化重心都稍有一点东移的趋势,但影响决策的大部分因素还是在西方,杨景行则认为把握好未来趋势才能取得先机并创造更丰硕的成果,俩人把意见交换得挺君子绅士但也都说服不了对方,指挥家甚至好心又严肃地提醒作曲家不要把过剩的音乐天赋转化成自负了。

    唐青又当拉着乐弦当起和事佬,说明著名指挥家和青年作曲家的目的其实一样只是切入点不同,就目前来看杨景行已经为西乐贡献了不少才华,耶罗米尔也为中国民乐发展出了力,彼此何必还拘泥于小节呢?

    指挥家和作曲家当然都不是不讲道理的小心眼,他们只是想更多地听一听对方的想法,耶罗米尔都知道三人行必有我师。

    下午茶的时间不宽裕,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简单把严肃音乐的未来方向给决定了,讨论争辩之后还得早点告辞晚上见。耶罗米尔是大度的,很肯定地告诉作曲家:“这个夜晚属于你。”

    杨大作曲家现而今的境界,简直是发自内心无比真诚地认为乐手、听众甚至后台人员都属于音乐的有机组成部分。

    可能是帝国资本主义更热爱夜生活,所以五点不到就天黑了,杨景行回到房间后又能观看夜景,还用手机拍照。不过这会浦海的姑娘肯定还在睡梦中,杨景行也就没发送彩信出去。他这一下午也没收到多少短信或者电话,时差关系,也因为该说的人早就把该讲的话都讲到了。

    杨景行休息了一小会后就给文付江打电话,这是何沛媛的提醒,人家文团长毕竟是纽约之行的最高领导,既然他那么给顾问面子,杨景行多少也该回敬一些。听杨顾问说要找自己汇报工作,文付江意外得都不知道怎么客气是好了,不过随后还是平易近人地表示有必要“碰头把情况汇总一下”。

    杨顾问是不是也被潜移默化了,所谓的汇报工作其实都是在拍领导马屁,他还挺有技巧地从能力人品人缘眼光各方面去肯定团长,拍得文付江笑眯眯到志得意满信心十足,都情不自禁涌出了也要为民乐发展献身的使命感。

    不知道是杨景行装得好还是文付江城府不够深,或者是文付江也开始思乡惆怅了,聊着聊着文团长就开始谈心,他站在五十二岁当口回顾自己的一生,中肯地自我评价年轻时也是具有一定才干更是富有理想斗志的,然而种种原因导致人慢慢就被社会打磨得失去棱角也放逐了梦想。而如今能重新找回要成就一番事业的激情和喜悦,文付江表示要衷心感谢杨顾问和三零六……

    杨景行都尴尬了,开始打听民族乐团接下去有些什么具体计划和方针,自己也好尽量配合。

    文付江对目前的国际国内形式和艺术环境都掌握分析得挺到位,结合具体情况明确了自己该在哪些方面多做工作以配合齐团长和三零六的艺术奋斗,很有条理甚至不乏说服力。不过嘴上虽然说未来是年轻人的,文付江依然时不时看表,生怕耽误了六点就亲自送老一辈演奏家去艺术中心的精确计划。

    六点还差一刻,杨景行的手机先响起来,他就放弃了跟团长一起去送前辈们出发的想法,告辞之后给尽快女朋友回电话。

    电话一接通杨景行就先澄清:“刚在文这边,还好我聪明伶俐没让他看出来。”

    何沛媛轻嘻一声,用明显没睡醒的小声音抱怨:“不知道怎么醒了……你骗我没!?”

    杨景行很在意自己的清白:“那我回去让他作个证?”

    “不要!”何沛媛似乎清醒许多:“干嘛?他又找你说什么?”

    杨景行汇报:“我和乐弦去那边见面回来得早,早点跟他说一声免得他一直惦记。”

    何沛媛还是问:“说什么?”

    杨景行就一五一十讲起来,但是跟耶罗米尔聊的那些也没什么新鲜乐趣内容,就尽快把话题转到“文化联谊会”上。一听到所谓音乐家的八卦,才睡了四个小时的何沛媛顿时在天还没亮的冬夜里精神起来了。杨景行也捡着好玩的说,但还是引起女朋友的不满,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去凑热闹呀?太不讲究了吧。

    听杨景行抱怨一点根都没留住的所谓中餐后,何沛媛想起来了:“你吃东西没?”

    杨景行不着急,才六点,继续跟女朋友扯,连文付江这几天跟浦海电视台的驻纽约记者打下了深厚友情这事都说了,这个记者虽然没央视记者那么能干,但是人家父亲是副台长。

    何沛媛又想起来:“我妈晚上还说要你注意,不知道有些人是什么背景最好都客气点……你又不求他们,客气个大头鬼!你胡子刮没?再去刮一下。”

    杨景行才不着急呢,刚六点过一刻,他依然握有女朋友会感兴趣的内容,比如主团有人似乎对作曲家住的房间高了一个还是两个档次有看法……

    不管如何努力,杨景行也没能撑到六点半。何沛媛下死命令了,杨景行必须马上去吃饭了尽快准备好出发去艺术中心,姑娘自己要睡个懒觉,冬天睡懒觉最舒服了,被窝里里就是天堂呀。

    这会真可以确定音乐结束之前不会再通话了,何沛媛用准备睡觉的语气再次表示:“祝老公实至名归。”

    杨景行有信心:“好好睡,等我消息。”

    何沛媛似乎又沉吟了:“我觉得有点点不对。”

    杨景行立刻重视起来:“怎么了?”

    听起来何沛媛并非怀疑什么,而是嘲笑的语气:“你估计跟我撒娇!想证明你是一个人!此地无银三百两?”

    杨景行坚决否认:“你少血口喷人,我绝对没有,我杨大作曲家会跟女朋友撒娇吗……”

    何沛媛也先不追究了,还是民族音乐事业为重。

    事实上杨大作曲家现在是有了一点讲究了,还换上了黑色西服,白天穿的交给酒店洗,明早八点要。不知道是对纽约没什么留恋还是对音乐会没信心,一起吃点东西垫吧垫吧的时候,杨主任就跟尤老师说起明天到柯蒂斯的细节了。

    音乐会八点开始,杨景行七点半过一点就到艺术中心了。林肯艺术中心今天有好几场演出,除了音乐厅的新作音乐会还有隔壁的舞剧和音乐剧,所以小广场人不少挺热闹。让尤老师笑得开心的是看到了一群华人面孔团结地以音乐厅为浦海民族乐团制作的海报为背景合影,都是亲人的支持呀,所以挥手打招呼,虽然听到的是英语夹杂闽南语。

    作曲家当然不会在外面虚荣停留,杨景行带着尤老师进了音乐厅,他还记得怎么转去贵宾休息区,难得的是门卫也还认识杨先生,但还是得看票。

    纽爱还算懂事,合同里虽然没写但是也把民族乐团的几位首席邀请到了贵宾休息室搞社交,不过看样子这几位对社交并没兴趣,坐在一起休养生息。乐弦今天在观众席有座位的,盛装出席,化妆打扮风格已经有点西化了。

    杨景行还没来得及跟自家人说上几句,维诺妮卡就有失礼貌地来问作曲家有没有时间那边请,什么什么夫人。杨景行还记得,第一交响曲的时候也算了他一点面子的州参议员夫妻。今天参议员没来,但是参议员夫人带着检察长夫人来的,还有子女。

    可能全世界都一样吧,耶罗米尔面对政客老婆时的嘴脸也挺没艺术家气节的。杨景行这会反而好得多了,他算见过些当官的,州议员也算不得什么,何况还是太太子女。不过听意思议员太太不是以官员夫人身份来的,而是她个人在家族的艺术基金中担任了什么职位,这个有着八十年历史的基金扶持了世界各地很多杰出的艺术家,尤其是作曲家演奏家,让他们能在美国更好地追求艺术并成功获取名利……

    杨景行没丢人,他根本不差钱!

    把官员太太一送走,耶罗米尔也现原形,跟杨景行说他也可讨厌这些想从艺术家身上挖掘政治利用价值的人,相比之下艺术界的那点迂腐功利简直显得纯洁可爱。

    今晚也再没啥大人物了,开场前的十来分钟时间里,所谓的贵宾休息区成了作曲家见面会,见面对象是纽爱的演奏家们。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了,除了首席们还涌来一大片。也是文化差异吧,其实大多数人跟杨景行也没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还都做出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大多数演奏家都惊叹于新作的绝妙,而女亚历山大则跟作曲家说起她一个月之前刚邀请钢琴演奏家喻昕婷和她的好朋友孔晨荷去家里吃晚饭,发生好多有趣的谈话也听了好多趣事,弄得亚历山大都想去中国旅行了。

    杨景行跟今晚的另外两位作曲家也认识了一下,一个四十几岁一个六十来岁,前辈和老前辈了,但是这个社会是现实的,那两位虽然也算成名已久,但是生平好像都没有作品能达到《杨一》的演出热度,因为那两位年轻时可比杨景行先锋多了,比如这位中年作曲家是搞微分音乐的,庸俗大众当然难以有足够的审美去接纳他的才华。

    短暂的热闹后进入各就各位的倒计时了,毕竟也还不是庆祝的时候,就互相预祝成功吧。杨景行手机是早就静音了的,但还是再确认一遍,顺便看了下曹绫蓝几分钟前发来的短信:我们到了,进场了。

    杨景行回复:我马上。

    也是文化差异吧,纽爱在座位的安排上好像没花什么心思,不光没把同行安排在一起在什么居中靠前的好位置,连杨景行和尤老师跟文付江几人的座位都差老远。不过尤老师还是又开心了,中国人就是不一样,杨景行刚一露面,观众席上成小堆分部的华人简直是骚动起来,几乎就要鼓掌起哄了。

    杨景行也挺讲情面的,站立了一下,看向观众席中很隆重的一群年轻华人。杨主任笑得挺灿烂,还挥手了一下。那边的年轻人们也热烈回应挥舞节目单,甚至还有人掩护加躲藏地用手机拍照。

    尤老师看出来了:“杨主任认识的?”

    杨景行点点头,没说什么。尤老师也没白活三十几岁,领导不愿意说的他就不多问了。同样是领导,都没去贵宾休息室的文付江这会好像还在搞组织工作,组织的都是一批能为民乐发展出力的人。

    杨景行直接去自己的座位坐下了,然后还被旁边的人搭讪了。应该是东西各半的混血的老头字和有着大部分东亚洲血统的老婆婆看着节目单挺小心地问他是不是杨景行,得到杨景行的肯定后,老婆婆就能说普通话了,还挺流畅地表示自己的爷爷是京剧演员。

    尤老师又惊喜地跟老人家就聊上了,不过没能说上两句音乐会就要开始了。音乐厅里八成多点的上座率吧,还挺不错的,对于今晚的三位作曲家而言真是可喜可贺了。纽爱这一次跟浦海民族乐团的合作也算押对了,今晚观众席上的亚洲面孔明显占据了百分之十几二十,而且那种七八十美元的偏贵座位不在少数。

    尤老师做出踌躇满志得偿所愿的样子:“终于等到今天。”

    杨主任经历得多了,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美女赢家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