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 美女赢家txt下载 加入书签

美女赢家无弹窗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被动

    还在点菜的时候,齐清诺给杨景行打来电话,但是和甘凯呈的通话时间更长一些。

    甘凯呈更多角度地了解了三零六在台湾的情况,然后也旁观者清地让齐清诺知道了男朋友在宏星的处境,当然是比杨景行自己说的要好得多。

    吃饭的时候,甘凯呈以十来年的制作人经验,正经地给了杨景行几个方面的提醒和建议。

    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学会妥协,歌手的唱功、乐手的水准,制作的费用,都需要制作人去妥协,虽然张彦豪和童伊纯都大放厥词,但是杨景行肯定还是要妥协。

    至于沟通和妥协的技巧,甘凯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相信杨景行会很快上手。

    杨景行认真听着,但也会提醒甘凯呈:“我还好,你是大头。”

    甘凯呈笑:“我无所谓了,金牌制作人的帽子一天两天摘不掉。”

    兰静月威胁杨景行:“你就不一样。”

    杨景行又跟甘凯呈商量想用一首chūn虫的词,毕竟有了詹华雨的授意,立意就当是对上个世纪黄金年代的回味怀恋。

    甘凯呈觉得童伊纯应该会有兴趣,而且做得好的话,会把那些诗词的艺术价值放大很多,不至于拍马屁太明显,所以必须得杨景行自己谱曲。

    杨景行觉得谱曲的任务应该交给甘凯呈,甘凯呈觉得杨景行是嫌弃他老,吵了一架,兰静月很维护老板,庞惜就当旁观者。

    下午两点,李鑫准时到四零二工作室来,不过多带了一个吴苑,什么客套地开始搞艺术。

    李鑫仔细研究了童伊纯自己的那几首歌,结论是歌词有一定风格但是没什么中心思想的,所以李鑫就挑出来了许多看起来比较jīng致经典的句子,比如我唱的是什么你听的是什么,然后牵强地把这些句子组成一个互相应答的关系。

    李鑫初步构想上午已经简单所了,就是自己再写一首歌词,用类似的应答或者转折关系,并且在句式和词汇上做下一些功夫,形成一个辉映……虽然这对绝大部分歌迷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杨景行先问吴苑的意见,然后就跟风地说自己也认为很不错。而且童伊纯向来是不讲究什么押韵的,这就能简单一些,而且更艺术化,不用为了押韵不择手段。

    应该是一首什么样的歌呢?李鑫身为作词,对旋律也是有理解的,吴苑也是愿意出谋划策的。

    杨景行看起来不想先下结论,而是跟李鑫商量:“有个想法还没跟童伊纯提过,先问问你的意见。chūn虫,你见过的,这次准备再用一首,多方面的吩咐。”

    李鑫恍然明白:“那肯定的,一定要用,机会难得啊,呵呵……”

    吴苑对李鑫点头笑:“想起来了,chūn虫,《心情的承诺》!”

    杨景行去办公桌下拿出chūn虫那本印刷jīng美但是分量不足的诗集,递给李鑫了歉意:“我是真的不行,只能要你帮忙了。”

    吴苑先接过了诗集,翻开了看。

    杨景行就给李鑫说一下自己的想法,李鑫很支持怀旧的创意,但是也觉得颇有难度。

    吴苑看了几篇诗后说:“还不错,能选出一些……”

    杨景行说:“关键问题是怎么选,句子不能改,要尊重它本来的艺术氛围。”

    李鑫接过了诗集点头:“那是百分百的,其实你想一想,那时候也有好多歌词没现在的jīng致,可以说是假大空,在没有心的沙漠,没有爱的荒原……呵呵。”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暂定首选方法是把那些jīng致短小的诗抽出几首比较有氛围的组合一下,这样应该不至于得罪原作者。

    吴苑有好想法:“接不起来就加评语,拍马屁,一举两得,哈哈哈……”

    杨景行笑:“对我来说是难度太大了,只能拜托专业的。”

    李鑫说:“这个我再好好看看,尽快给你答复。”

    接着,吴苑也想再和杨景行沟通一下。杨景行却说他不敢发表意见,虽然才入行,但也明白创作最容不得别人指手画脚,会事倍功半。

    吴苑明确说:“我以前是和甘经理商量的,他叫我来找你,你不用客气。”

    杨景行就打肿脸充胖子,被吴苑问起旋律好或者歌词的细节了,他就但求无过地说一些废话。

    吴苑很快看出来了,有些责怪:“鑫给我说你不会这么保守啊。”

    杨景行说:“我说实话,吴苑姐的歌我都认真听过,个人觉得有点两级分化,像《悲伤的幸福》、《深宅大院》、《小溪》这些都太优秀了,而且风格多变……”

    吴苑呵呵笑:“深宅大院你也听?”

    杨景行说:“我当时听了就觉得作曲一定是个男人,太大气了,现在郑重道歉。”

    吴苑哈哈:“没关系,我喜欢……然后呢?”

    杨景行说:“还有一些歌我个人感觉就是为了交稿,就没有了那种惊艳的感觉。这是我的个人想法,可以当我放屁。”

    吴苑和李鑫都笑,吴苑说:“没什么,催得急了,我也混呗抄呗。所以你是担心我这次也不够惊艳?”

    杨景行说:“不是,因为我没有了解,把握不到风格,所以不敢信口瞎说。”

    李鑫明白了:“所以他也不敢给你画框框。”

    杨景行继续对吴苑说:“而且上午透漏出来的构思已经很好了,我觉得我能做的就是编曲上下功夫,到时候再仔细斟酌。”

    李鑫提醒杨景行:“编曲她也懂的。”

    杨景行点头:“我知道,不过我估计能插上话。”

    吴苑哈哈笑:“了不起我插话,你们学校毕业的我知道,很专业……”

    李鑫又提醒吴苑:“他还没毕业,大二还没开始吧?”

    ……

    三个人聊了有一阵,后面又闲扯开,两位才女都有很多有趣的从业故事可以分享一下。而且看得出李鑫和吴苑挺亲密,快四点的时候离开工作室是手牵手的。

    杨景行今天没有加班,下午和晚上都在家和齐清诺打电话。台中的观众依然热情,虽然三零六今天演奏的《云开雾散》,但是包括几首独奏在内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肯定。而且几天下来,三零六和主团也算熟悉了,大家表现得都很得体,除了个别人对齐团长的突出尊重让人怀疑。

    接下来几天,杨景行都是按时上下班甚至加班,工作也基本全是围绕着童伊纯的新专辑。

    星期二,杨景行和沈奕博聊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才把人送走,紧接着又要应付突然有了新灵感的童伊纯。

    不过晚上传来喜讯,《就是我们》在台中获得了爆棚的反应。发达的欣喜社会,据说当晚都有不少人是冲着三零六去看音乐会了,而且上座率也越来越高。

    除了当地电视台的零星新闻,小巨人甚至想安排三零六上一个节目做做专访。虽然齐清诺是事后才了解到那时一个不谈收视率的以中来年观众为目标的冷门节目,但是她当时就拒绝了。杨景行很支持。

    星期三,杨景行上午看了郝胜峰在原来的基础上修改的一首编曲,稍微提了一点意见,当时就修改了,然后一起去给甘凯呈过目。

    下午,熟读chūn虫诗集的李鑫又到工作室,把jīng心筛选的几首短诗和一些句子都列了出来,并且有几个模式的拼凑方法可以让杨景行选择,杨景行对还说得过去的jīng选创作意图佩服之极,当即决定就那么干,也不请示谁了。

    三零六那边出了点小状况,难得的一天休息,郭菱几人出去逛小吃,吃得闹肚子了。台湾方面相当重视,知道了马上拉人去医院小题大做好一阵。王蕊非常气愤,根本没必要的事,还弄得怪叔叔打电话去慰问了。

    星期四上午,吴苑把自己已具雏形的歌曲拿来给杨景行看。杨景行这次就大胆了一点,边在键盘上演奏轻重缓急高低边和吴苑一起感受,当然,他只提模糊的建议,最终决定还是吴苑来做。吴苑的理解想象能力很强,很愿意听取意见。

    用了两个小时时间,两人都信心满满这会是一首非常优秀的歌曲,再jīng雕细琢一番,就可以拿给甘凯呈和童伊纯看了。

    三零六是下午才到高雄,马上投入准备,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艰苦作风,因为台北音乐厅的小厅演出已经敲定,就是这周六晚上。

    可是女生们要求升得飞快,王蕊现在觉得只有那种山呼海啸的夹道欢迎才算是真红。可三零六现在上街根本没人认得出来,就连台中的第二晚她们去夜市,也没撞上一点运气。

    不过整个古今流韵音乐会都是成功的,浦海电视台已经做跟踪采访报道了,而且准备多给三零六一点时间。可是齐清诺没个人露面,而是威逼刘思蔓以独奏代表的身份说了两句,并且让摄像机拍了一会三零六排练的镜头。

    民族乐团看样子是真的给了三零六足够的自主权,大部分事情基本上都是让齐清诺决定,行政和陆白永全撒手不管,吴秋林也只当后勤。

    星期五上午再和李鑫见面后,杨景行下午就约见了童伊纯,提起用chūn虫的诗词做一首歌这件事。

    童伊纯有些不太相信:“你确定是汇拘芬?我伯伯,我爸爸的哥哥认识孟建柱,而且比较熟!我公婆应该也知道!”

    杨景行说:“我见过面,李鑫也见过,就是因为上一首歌。”

    童伊纯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老板没跟我提过?”

    杨景行说:“我先问你的意见,你同意了,我们再去告诉老板,他之前就跟我提过,但是因为没把握得到允许,我就一直拖着。”

    童伊纯点头,看杨景行的眼神突然变得jǐng惕:“你怎么认识汇拘芬的?”

    杨景行苦笑:“因为我女朋友的妈妈认识汇拘芬。这本诗集出得很低调,我想本意是不想太多人知道,但是能唱出来,她本人应该不会太太反感,《心情的承诺》就是这样。”

    童伊纯沉吟了一下,认真对杨景行说:“这个我再考虑一下,尽快答复你,好吧?”

    杨景行当然不敢说不好。

    童伊纯马上就离开了,大约半小时后又回来了,又满面chūn风起来:“问了一下,家里人……不反对。”

    杨景行高兴:“那就好。你自己呢?”

    童伊纯点头:“我觉得没问题。”

    杨景行点头:“那好……不过是我谱曲,我们先试试。”

    童伊纯笑笑:“肯定没问题。有点唐突……你女朋友家里是干什么的?”

    杨景行说:“她爸爸是齐达维,我们的前辈。”

    童伊纯点头:“这个我知道,她妈妈呢?”

    杨景行说:“在群闻出版社上班,听说和汇拘芬很早以前就认识。具体情况我也不敢问,比较怕她妈。”

    童伊纯呵呵笑:“是啊……没人跟我说过。群闻是出版集团啊,她母亲叫什么?”

    杨景行说:“姓詹,叫詹华雨,笔名简雨。”

    童伊纯点点头:“有机会一定要拜读一下作品。”

    杨景行笑:“好像没什么作品,做行政的。”

    童伊纯又问:“女朋友呢?也还在读书吧?”

    杨景行点头:“和我一个学校,一个专业。”

    童伊纯惊喜:“大学恋情……”

    两人聊了没几句,童伊纯接了个电话后就急着离开了,说忙完了再和杨景行详谈。

    杨景行很麻烦,跟着就打电话跟詹华雨汇报。

    詹华雨接电话就挺开心的语气,也没责怪杨景行大嘴巴,感觉笑呵呵的:“她还问什么了?”

    杨景行愧疚:“我把您的名字和单位告诉她了,还说您很早以前就认识汇拘芬。”

    詹华雨理解地说:“不是一个系统,她家里应该不认识我,不过问问就知道了。没关系,问什么你就说什么,语言上注意一些就行了。”

    杨景行说:“嗯,我注意着呢。”

    詹华雨呵呵:“星期天有时间过来吧?”

    杨景行图表现:“我准备去接诺诺,送她回去。”

    挂了詹华雨的电话,杨景行又给不在公司的张彦豪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张彦豪很高兴:“这件事做得不错,越来越上道了……怎么不早告诉我?”

    杨景行说:“没做好不敢告诉您,怕减影响分。”

    张彦豪哈哈:“很好,很好!你跟伊纯怎么说的?”

    杨景行说:“我说您叮嘱过我,但是因为我怕那边不喜欢,就拖着了。”

    张彦豪笑:“我就给你那么一说,这么久了你还真上心,没看错你。哎呀,这专辑不多卖点,以后怎么好意思算分红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美女赢家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