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 美女赢家txt下载 加入书签

美女赢家无弹窗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状态

    李迎珍的习惯,每次和学生吃饭,等大家都差不多后,她就开始语重心长的传道授业,那怕经常是老生常谈。

    李迎珍教了一辈子钢琴,虽然没见着什么大器晚成的钢琴家,但还是很反感甚至痛恨那种什么十几岁前没开过演奏会就别妄想成名成家的论调。

    李赫特虽然不具有什么代表性,但是也充分说明了不懈的刻苦练习才是一个钢琴演奏者的希望。

    李迎珍表扬了安馨:“……是零五年上半年,自己找到我,我一听,觉得基础不是很好,就简单说了几点,当时弹的什么?”

    安馨记得:“c大调流浪者幻想曲。”

    李迎珍点头:“对,听了几段,觉得很一般,也没留心,谁知道过了一个星期再来,就把我说的都吸收消化了……”

    安馨小心纠正:“只过了三天。”

    李迎珍不在意这些细节:“我当时就留心了,给她的时间也多了,到现在,她也没让我失望。练琴是苦,可是吃那么多苦,目标不该仅仅停留在考上吧……杨景行,现在也多些心思对安馨了,这是她自己争取到的,你怎么样,其实周围人都看在眼里的,她现在就比大部分同级学生起点都高了!”

    师父也能附和:“多付出就多收获,一点一点积累,一次两次看不出来,时间长了就越来越明显。”

    杨景行很高姿态:“两个学生都没让我失望,都很努力,都有进步。”

    齐清诺笑,李迎珍却认真:“其他教授的学生都来问我,李教授,杨景行怎么不在学上课了,怎么没听见他练琴——他们都想听,想学!你们是手把手教,这个分量不用我说吧?”

    安馨诚恳感悟的样子,喻昕婷习惯性惭愧。

    李迎珍又说:“我有时候都想多安排点学生给杨景行,给你们上课的时候其他人也去听去学。”

    杨景行欣喜:“我上午还问安馨新学期有没有师妹,她说不知道。”

    李迎珍没好气:“没有!”

    齐清诺幸灾乐祸,喻昕婷和安馨也一丝偷笑。

    说着说着,师父起身书出去一下,齐清诺碰了一下杨景行,但是他没动,继续听李迎珍的教导。

    教训了若干,李迎珍又给出希望,说喻昕婷有培养的空间和价值,而且她现在的进步也是被大家看在眼里,差点的是:“……决心和毅力还不够强烈,没有义无返顾的气魄,还比较被动。”

    喻昕婷主动表态:“我会更加努力。”可还是没啥气魄。

    齐清诺也鼓励:“为了自己的目标努力,你会觉得充实自信,而且会很快乐,找到那种状态,我们都会为你高兴。”

    喻母叮嘱:“这些话你都好好记着。”喻昕婷已经点头。

    说了好久的钢琴后,李迎珍突然看付飞蓉:“叫你盼盼吧,和喻昕婷差不多大吧?”不是学生,就和蔼不少。

    付飞蓉似乎不适应:“……我大,大一岁多。”

    李迎珍说:“你们其实也一样,社会也是一所大学,做人做事都要学,做人更重要。”

    付飞蓉点头再点头。

    李迎珍又说:“杨景行的为人我清楚,加上昕婷和清诺关系,所以你也要听话。”

    付飞蓉继续点头,又迟钝地要帮齐清诺给李迎珍杯中续茶。

    不知觉已经快八点,李迎珍提议早点散场了家长好休息。商量了一下,杨景行送喻昕婷父母回酒店。李迎珍本想给喻昕婷放假回酒店陪陪父母,但是家长记着女儿今天好没练琴的,很严重。

    让喻父叫苦连天追悔莫及的是师父已经埋单,但是怎么说怎么歉疚也于事无补了,大家也劝他们坦然接受。

    先送走李迎珍他们,齐清诺和杨景行再招呼喻昕婷父母上车。

    上路后,齐清诺回头问:“叔叔阿姨准备玩几天?”

    喻母说:“后天晚上的火车,星期一上班。”

    “时间比较紧……”齐清诺建议杨景行:“你明天继续当司机啊。”

    喻父喻母都反对,杨景行自己也说:“明天要上班,后天也不能送了,回老家去。”

    齐清诺回头改主意:“盼盼,你明天一起陪叔叔阿姨,晚上去你那吃饭。”

    付飞蓉乐意:“好呀。”

    喻父客气了几句也没用,又开始懊恼今天让李迎珍破费了,被杨景行和齐清诺安慰。

    喻母感叹:“都是好人。”

    杨景行认同:“教授对学生严厉,但是人很好。”

    喻母说:“特别喜欢你哦?”

    杨景行说:“学生她都喜欢,昕婷也一样。”

    喻父说:“不一样,说你是百年不遇的奇才。”

    杨景行哈哈哈:“教授最喜欢夸张。”

    齐清诺笑:“我好大压力。”

    喻母身体往前弓一些:“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谢谢你们。”

    杨景行无奈:“您又客气了。”

    喻父表现出诚恳:“不是客气,对你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我们很感激……”

    杨景行打断:“您太夸张了,同学之间的互动都是互相的,真正无私奉献的,只有父母对子女。”

    喻母感叹:“能说出这种话说明你不简单……”

    齐清诺揭穿:“这种话我们平时都挂嘴边的。”

    喻母还是感叹:“你们都是年少有为。”

    齐清诺说:“昕婷也是,她那么远考上浦音已经很不容易。”

    喻母也不完全反对:“人外有人,麻烦你们多帮助她……”

    到了酒店,互相再见,喻父下车了还绕过来和驾驶座的杨景行握手,各种感谢,似乎言辞难以表达。

    杨景行说:“您放心吧,昕婷会出息的。”

    再送付飞蓉回去,齐清诺笑说等会去酒吧打听一下,看有多少人想念盼盼的歌声。

    付飞蓉笑:“怎么可能……还早,我还可以去上两三个小时的班。”

    齐清诺教:“上班那么积极干什么……明天让你哥嫂子别准备太夸张了,就点菜单上的。”

    杨景行附和:“对,每次那么热情,我都不好意思去了。”

    付飞蓉谦虚:“也还好。”

    齐清诺突然坏笑:“对了,你和刘才敬,有意思?”

    付飞蓉连连摇头,眼神凌厉。

    齐清诺鼓励:“别不好意思,我觉得他人还不错。”

    杨景行也说:“做事比较认真,话不多,比较稳重,感觉对你也比较照顾。”

    齐清诺有兴趣:“怎么看出来的?”

    杨景行说:“我上次过去,你杯子上的名字标签,是刘才敬的字迹吧?”

    付飞蓉看车窗外,似乎准备沉默抵抗,然后又保证:“真的没什么。”

    齐清诺朋友一些:“其实可以考虑,如果有感觉的话。”

    付飞蓉重复:“没什么。”

    齐清诺又问:“你看他们四个,对谁的感觉好一些?”

    付飞蓉说:“差不多……高辉,有点嬉皮笑脸。”

    齐清诺恭喜杨景行:“嬉皮笑脸,你的强项。”

    付飞蓉连忙说明:“不一样,幽默。”

    杨景行说:“现在条件确实不好,尽快尽量改善吧。”

    付飞蓉解释:“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高辉他有时候不大当回事。”

    齐清诺问:“古哥呢,他们有这种感觉没?”

    付飞蓉肯定:“说他又没用,说了几次了,就在你们面前图表现……不过也还好,就是有时候。”

    齐清诺说:“你做好自己的事。”

    付飞蓉点头。

    齐清诺又说:“我还没去过,什么时候去看看……一个女生,是不太方便。”

    杨景行点头,付飞蓉说还好。

    付飞蓉下车的时候,她嫂子卢佳燕正在店门口忙活,见了车子就跑过来招呼宵夜什么的,让杨景行和齐清诺客气了一阵才又上路。

    齐清诺继续之前的话题,说他也觉得高辉有点坏习惯:“……艾珍也不喜欢他。”

    杨景行急:“不说这个,我猜猜你今天穿什么颜色内衣?”

    齐清诺毫无兴趣,但也换话题:“你明天不当司机了,跟喻昕婷说没?”

    杨景行说:“她应该知道。”

    齐清诺笑:“你没专门解释?”

    杨景行更急:“我根本没准备明天一起吃晚饭,还想着怎么安排二人世界呢。”

    齐清诺咯咯鼓励:“你继续,别气馁。”

    杨景行却犯贱:“感觉喻昕婷和父母不是很亲热,以前也少听她说父母。”

    齐清诺不奇怪:“几个学琴的不是被家里逼着坚持的?可能外在不一样,其实都是血浓于水,你多余担心了。”

    杨景行说:“不是担心……你说得对,她要找到自己的状态才行。”

    齐清诺笑:“小王子准备放养狐狸了?”

    杨景行不要脸:“我自己都被人驯养了。”

    快到酒吧后,杨景行犹豫起来,说是不敢去见齐达维:“……肯定觉得我带你回家,是想打什么歪主意?”

    齐清诺问:“冤枉你了?”

    杨景行判断一下:“倒也没有,但我肯定不敢啊。”

    齐清诺笑:“别做贼心虚,拿出问心无愧的样子。”

    进了酒吧后,杨景行照样去问候:“叔叔。”

    齐达维照样的微笑:“今天早,盼盼回家了?”

    杨景行点头:“我们送的她。”

    齐达维问:“你什么时候回家过节?”

    杨景行说:“准备星期六早上动身。”

    齐达维感兴趣:“那边有什么习俗?”

    杨景行说:“没什么特别,主要是回去看看。”

    齐达维点点头,对女儿说:“我们也去看看你奶奶……喝什么?”又同情杨景行不能沾酒精了。

    明天还要上班,杨景行和齐清诺没逗留多久,也没献唱就离开了。虽然明晚有计划好的大餐,但两人还是又去小区七号楼后纠缠了好一阵,然后都更加期待明天了。

    杨景行回家后的十二点过,喻昕婷发来短信:今天谢谢你了。

    杨景行回复:客气,快睡觉。

    喻昕婷又说: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我没跟家里说过你。

    杨景行回复:我气已经消了。

    喻昕婷的电话打过来了:“喂……你生气了?”

    杨景行说:“没有,开玩笑的。你还不休息,明天陪爸妈。”

    喻昕婷挺小声:“等会就睡,你说安馨会不会生气?”

    杨景行说:“不会,她没那么小气。”

    喻昕婷奇怪:“你都不问她生什么气。”

    杨景行就问:“对了,谁惹她了?”

    喻昕婷说明:“上次她爸妈也给教授带礼物了,你没帮她。”

    杨景行放心:“我是老师,她敢气我。”

    喻昕婷急:“是气我。”

    杨景行说:“不会,你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你还挨了批评,她幸灾乐祸呢。”

    喻昕婷猜测:“……也不会。”

    杨景行笑:“那就没问题了,放心睡觉吧。”

    喻昕婷又说:“我都没过过中元节。”

    杨景行说:“鬼节,你想象一下,等会你睡觉,床底下有什么……”

    喻昕婷却开心地笑:“我又不是小孩。”

    杨景行说:“那就没问题了,我正被第一钢琴协奏曲总谱折磨,不说了。”

    喻昕婷斗志昂扬地嗯:“好,我挂了……你也早点休息。”

    星期五一早,杨景行到公司了先去见张彦豪,因为给汇拘芬的唱片分红已经准备妥当。三个信封,两小一大,大的明显是现金,另外分别是宏星公司和程瑶瑶的信笺,都挺讲究。

    张彦豪挺严肃:“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杨景行受命:“我下午就送过去。”

    张彦豪松口气的样子:“你办事我放心,细节方面我也不说了,那是你丈母娘。”

    杨景行却叫苦:“这才增加难度。”

    张彦豪哈哈:“行,记你一功……童伊纯那边怎么样?”

    杨景行说:“还好,多谢老板信任推荐。”

    张彦豪点点头,透露:“公司接下来会有一些变动,涉及的面比较广,对你应该是个好机遇,拿出本事来。”

    杨景行并不太好奇:“谢谢老板。”

    接下来杨景行又去见甘凯呈,因为星期一的重要会议他不能参加,居然想让专辑制作人当他的代言人。

    简短说完正事开始闲扯的时候,杨景行就说起张彦豪提到的所谓公司变动。

    甘凯呈当然更了解,说就是公司佩服别人更专业的偶像包装推广,所以想把宏星公司传说中的音乐制作实力和别人的推广经验结合一下,想想都知道会有多好的效果,而且还是要借鉴专业得不更更专业的韩国造星经验。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宏星公司终于要和国际接轨,正式成立别人玩了几十年的artistandrepertoire部门了,走专业流水线了。

    杨景行也不想太多:“反正我跟你混。”

    甘凯呈鄙视:“你真一门心思在这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美女赢家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