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卡拉迪亚的世界 卡拉迪亚的世界txt下载 加入书签

卡拉迪亚的世界无弹窗 正文 162

    没有离开过地上的冰雪,那股别扭的感觉就别提了。

    中午的时候,他在马上吃完了之前剩余的隔夜的鸡肉,这会儿可又饿了。好不容易来到了一条石板铺成的道路,路况对马的奔跑明显有利了,但他身下的那匹马却只是就地绕着圈子,不管克斯默德如何驱策,它愣是不再向前跑动一步。无可奈何,克斯默德只好下了马,稍加察看,他便发觉到马的右前蹄运动起来不大顺畅,甚为别扭,如果不是马的右前腿瘸了,便是右前蹄的马蹄铁掉了。

    克斯默德在心中暗暗埋怨道:当真是太不走运了!随后叹息一声,一只手拉着马,往前方一片白茫茫的景象观望了一下,似乎不远处有个村子,有房屋的边缘轮廓若隐若现,至少今夜住的问题大概是不用发愁了。

    就在这时候,克斯默德身后忽然之间响起了一阵马蹄声,一匹骏马蓦然间自岔道拐出来,来势极其凶猛,马上那个家伙喝叱一声,人马一往无前,速度丝毫没有放缓,看来是收不住势,直向着克斯默德身上冲撞过来,克斯默德刚刚有所察觉,对方人马已向着他侧面撞来!

    马上那个家伙头戴着一顶鳞片护甲盔,身上穿着一件鳞甲背心,背上背着一把月刃斧,而胯下所骑的则是一匹红色的猎马。从这一身装备看来,这人似乎是一名维吉亚骑士,一身齐整的盔甲,几乎都被覆上了一层白雪。他看上去像是个中年人,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子,样子甚是凶恶,身材虽然不算高大,但十分挺拔,乍看之下,便会让人觉得他不是一个平凡的家伙。

    这个维吉亚骑士打扮的人,明显是来得过于突然,临时收缓不及,却将错就错,把一腔怒火发泄在“挡道”的克斯默德身上。

    “小子!想死吗?”那个家伙粗声喝道,语音嘶哑,右手一抡,手上一根棍状的物体,没头没脸地直向克斯默德砸了下来!

    ;事发突然,克斯默德禁不住大吃一惊,身旁那匹旅行马长嘶一声,突然之间,人立前蹄,与此同时,对方人、马连同着那根砸下来的棍状物,一股脑地全部招呼了过来。克斯默德乍见之下,双手扯住那匹旅行马的马辔,猛地往侧面纵身一跃,如风般掠到了侧面,顺势用力带动马头移动,将高高昂起的马头拉低,并也扯向了侧面。凭着克斯默德极快的反应以及惊人的臂力,他的人和马总算躲过了一场看来无法避免的伤难。

    那个骑士模样的家伙人马有如狂风般地直冲出了老远,才算收住了前奔之势。在离去之前,他勒着马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子,并注视着克斯默德,原来是十分恼怒的神色,突然化为了惊异,双眼朝克斯默德射出了明亮的光芒,随后,却是冷冷一笑,二话不说就策马疾驰而去了。克斯默德迈出一步,朝那个人怒喝道:“喂!回来!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一连喊了两声,对方却是头也不回了。克斯默德原想跨马追上去,但看着那匹不争气的马,却又无可奈何,独自生着闷气,心里更有说不出的懊恼,只能拉着马继续前行。

    天越来越黑了,而雪似乎又下大了。前面有一片光芒,当先照耀出一处小酒馆。酒馆旁有一处马棚,下面拴着十来匹马、驴等牲口。克斯默德拉着马来到了那个小酒馆前,一片昏暗的光芒,以及一阵喧闹声,从小酒馆中透了出来。一个毛头小子朝他跑过来,借着昏暗的光,用一双机灵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克斯默德,随即招呼道:“这位先生你好,请到我们的酒馆中坐坐吧。”

    克斯默德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个酒馆的伙计道:“这里是瑞巴奇,再向东北不到一百里,可就是库劳了!天又下雪,路又难行,先生你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起程也还不迟。”

    “你们这里像是一个小村子,怎么会有酒馆?”

    “是的,我们这里是个小村子,但我们这里因为靠近库劳和日瓦丁的缘故,人流量非常大,所以我们老板在这里开了个小酒馆,生意还不错的。”那个伙计解释道。

    克斯默德点点头道:“哦,好吧,那我就在这里住一晚。还有,我这匹马该钉马掌了,这里有地方吗?”

    “当然有!”那个伙计咧着嘴说:“我们这有人专钉马掌,先生你应该也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克斯默德点了点头,把马交给那个伙计,然后自己走进了那个小酒馆。

    这个小酒馆确实很小,一面墙壁上,挂着一个半球型的铁制器皿,其中盛着正熊熊燃烧的木炭,火焰的光芒向四周扩散,勉强照亮了大半个酒馆。而在酒馆老板的旁边,则是一处主要用于烧烤食物的壁炉,也是酒馆里的另一个光源。有了这两个光源照耀,小酒馆内显得甚为明亮而温暖,能令从外面冰天雪地进来的人,尤其是赶了许久路的人感到莫名的温馨,例如这时候的克斯默德。

    酒馆中的几张桌子旁几乎坐满了人,他们发出的喧哗之声,更令这个小酒馆热闹非常。克斯默德一边向酒馆老板的所在走去,一边观察酒馆中哪里还有空位可以让他坐。一个坐在酒馆老板前方长柜台边的男人,正好在克斯默德来到他身边的时候站了起来,吆喝笑骂着向酒馆老板付了帐,然后摇摇晃晃地和克斯默德擦肩而过,向门外走去,口中还含糊地哼着什么歌曲。于是,克斯默德便得到了这一个空位,面向酒馆老板,坐在了长柜台的边上。

    克斯默德要了一大罐麦芽酒,和一盘刚刚烤好的鸡肉,便埋头吃喝了起来。在他背后不到三尺处,是一张已杂乱地堆满了酒杯菜盘的长方形桌子,围着这张桌子,拥挤地坐着将近十个醉醺醺的男人。他们大声而肆意地交谈着,克斯默德虽然不想听他们的交谈,但无奈相隔太近,就算他不想听,这伙人的谈话内容还是不断地传进了他的耳中。

    “大盗佑罗来到了我们库劳附近,我们这个地方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一个男人嘟囔道。

    “噢,可怜的尼尔,你怕什么?我们这些给铁匠干杂活的工人,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你就是拿豪华马车去接他,他也不会光顾到我们头上,是不是?”

    “哼,哈德,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们这些穷光蛋是用不着发愁,可是库劳这一带地区是我们共同的土地,我们这里有人倒霉了,我们其他人的脸上也不光彩呀!”

    “算了吧!哈德说得对,尼尔,难道就凭你?还想拔刀相助?你打铁作刀的手艺不错,但打斗动刀的本领,就还差远了。”

    “我倒觉得尼尔说得好!而且悬赏十万第纳尔呀,十万第纳尔够我们这种人快活几辈子了!要不我们真的去试试,万一我们能抓了佑罗那家伙,不仅能得到十万第纳尔,而且肯定立刻能轰动库劳这个城镇,甚至轰动整个维吉亚也不奇怪,说不定我们的名声还能一下子传扬到卡拉迪亚大陆各地!到时候,领主贵族们一高兴,也许还能给我们额外的赏赐!”

    “来!杰克!干了这杯酒!然后你就回去作你的富贵梦去吧!哼!就凭我们这些人?连一只猫都不一定抓的住,更别提佑罗这种神出鬼没,来去无踪的人物了。我们能见到他的面,就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

    ;怎么,佑罗他不是人?他就是有三个脑袋六条手臂,也差不了多少!我就不服气!他要是有真本事,为什么不在斯瓦迪亚那几个富得流油,人多钱多的城镇呆着,还至于被人赶得像条狗一样地东逃西窜,来到我们这雪原地带,难道是为了来我们库劳买铁不成?”

    “哼!尼尔,你声音放小一点好不好?吼什么呢吼!”

    “怕什么,佑罗的事谁不知道?他小子不现身作案还好,要是真现身了,我还真要会会他!”

    “尼尔,你还是省省吧!你要是真敢去会他,那就像……”

    “像什么?”

    “像鸡蛋碰石头!哈哈哈哈!尼尔,你不要不服气,我说个人你听听。”

    “谁?”

    “库劳有个大商人叫贝鲁加,你可以没听说过。但他手下有个叫恩其的家伙,你一定听过,就拿那个恩其来和你比怎么样?”

    这一句话立刻惊动了这桌人旁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克斯默德,另外一个则是坐在克斯默德旁边不远处的一个游方艺人打扮的人。

    克斯默德是正中下怀,因为他这次来库劳,就是为了找到库劳贝鲁加的女儿雅米拉,好将索拉顿临死前所留的物品转交,所以突然听到库劳的“贝鲁加”,怎么能不为之心动?

    至于他旁边不远处的那个游方艺人模样的人,他为什么有所惊动,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个游方艺人,头戴褐色厚风帽,身穿一件棕色毛皮外套,背上背着一把鲁特琴,从装束形貌来看,似乎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男人。他的眉毛既有着像利剑一样直挺的部分,又不乏柔和的弧度,一双大眼睛焕发出明亮的光芒,面容中透着几分英气。他正拿着酒杯缓慢安静地喝着酒,当他听到这一句话时,那双仿佛会发光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向着那桌人看了过去。

    那个叫尼尔的男人笑道:“恩其?我就认识一个叫恩其的人,他曾是斯瓦迪亚骑士的扈从,然后因为某种私人恩怨,他和一个斯瓦迪亚骑士决斗,获得了胜利,但同时也失去了立足之地。不知道为什么,他来到了库劳,还在去年参加了库劳的竞技大赛,击败了不少强劲的对手闯入决赛,但最后惜败于谢瑞娜手上,离竞技冠军只差一点。你是说这个恩其吗?”

    “正是这个恩其。”

    “噢,真的是他!他当时可是夺冠热门呐!虽然他各方面都很厉害,但他最擅长的是用骑枪马战。据说在那次竞技大赛中,没有人可以在他骑着马拿着骑枪的状态下将他击败,围攻也不行。那种状态下,他是无敌的。而在决赛中,他如果也有马有骑枪,我想谢瑞娜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真不知道他之后为什么会选择到一个商人那里去当伙计,还住进了那个商人的家里,这实在是浪费人才啊。怎么,他和那个佑罗有什么关系?你提起他干什么?”

    “当然有关系。”

    “什么关系?”

    克斯默德低头用餐,只是一双耳朵却在细心倾听。

    那个游方艺人也是敛聚目光,为此留神。

    “兄弟,还不知道吗,贝鲁加的家失窃了,在有恩其看管着的情况下。”

    “啊,会有这种事?”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千真万确,你可能不知道!贝鲁加为她女儿准备的嫁妆,一件豪华软甲,失窃了!另外,贝鲁加还被佑罗砍伤了!”

    “真的?”

    “谁说不是!你知道是谁下的手?哼,我告诉你吧,就是大盗佑罗!”

    “啊?恩其当时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有阻止他行凶作案?”

    “当然有阻止,听说恩奇还跟佑罗交过手了!”

    另一个男人惊讶地说道:“交过手了?那以恩其的本领,至少那件贵重的软甲能追回来吧?”

    “哼……追回来?答案是:没有!恩其没能把佑罗留下来,听说也差点被佑罗砍伤了。”

    “会有这种事?难道说凭恩其这样的能耐,居然都不是那佑罗的敌手吗?这太不可能了!”

    “事实确是这样,听说这个佑罗的出身非常神秘,谁也不知道他那一身极好的本领是从哪里学来的!”

    “好小子!佑罗他小子,真有这个本事?”

    “这个绝错不了!”那个男人话声一顿,他目光有意无意地扫向了那个游方艺人的所在,并似乎从那个游方艺人侧脸的神情看出他在凝神听自己说话,于是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今晚就喝到这里吧!我该回去了!”

    克斯默德听到这个人想要走,连忙站起来转过身,微笑着说道:“你好,这位朋友,请再多待一会儿,我有事想问你。

    那个男人想不到克斯默德会突然冒出来,于是眉头一皱,惊疑地问道:“你是谁?有什么事?”

    克斯默德答道:“噢,我是一个从远方前往库劳的赶路人,正好在这里逗留。是这样的,我这次刚好要去库劳找一个朋友,我想你可以向我指明他的所在,帮我节省时间。”

    “原来是这样,那你的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职业?他在库劳只要略有声名,我哈德都不会不知道的。就算我不知道,我们这堆人中也总有知道的吧。”

    “他叫贝鲁加,是一个卖铁的商人。另外,他有一个女儿,叫雅米拉。”克斯默德如实说道。

    听到克斯默德这么一说,那一堆男人立刻都各自和身边的同伴对看了起来,然后几乎同时发出了一阵大笑声。

    而那个游方艺人则将惊奇的目光投向了克斯默德,不断上下打量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卡拉迪亚的世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