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卡拉迪亚的世界 卡拉迪亚的世界txt下载 加入书签

卡拉迪亚的世界无弹窗 正文 163

    “原来你要找的人,就是我们刚才提起的那个商人贝鲁加,你所说的雅米拉女士,正是他的掌上明珠!”那个自称哈德的男人说道,“这你就问对了,在这里你提起贝鲁加的名字,也许会有很多人不知道,可是要是一提这位雅米拉女士,可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的美貌,是我们这里远近闻名的。”

    另一个男人说道:“这一段时间,我听说贝鲁加正准备为她女儿举办一个订婚仪式呢!雅米拉女士很快就要结婚了,听说她未来的丈夫是个诺德人……而且还是个诺德皇家侍卫……”

    克斯默德点点头道:“是的,我正是为这件事……”说到这里,他忽然意识到这件事不适合随便和外人说起,于是忙把到口的话吞进了肚子,脸上更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种黯然的神情。

    那堆男人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仿佛发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然而,这些男人脸上的惊讶、疑惑,都不如另一张脸——那个游方艺人的那张脸上的表情,那么的诧异,那么的激动。

    也许是内心的过于震惊,或是另外的什么因素,这个游方艺人,那双大眼睛里交织出一种谜样的神采,从白皙而清秀的脸上,突然间染上了一片红晕。他五只手指一颤,整只手一抖,手中的那个酒杯,差一点抓握不住,要掉落到地上。有了这样的失态,他似乎显得很尴尬,随即把脸孔转到了另一面,不再向克斯默德以及那个桌子旁的人多看一眼。

    克斯默德以及那堆男人,并没有发觉到那个游方艺人的反常,倒是这堆男人感觉到了克斯默德的反常。

    “哈哈”一笑之后,那个哈德,直直地看着克斯默德:道:“兄弟,你别就是那个诺德皇家侍卫……就是贝鲁加的那个未来女婿吧?”

    “对了!”另一个男人睁大了眼:“一定是你……哈哈,兄弟,你就是贝鲁加的那个女婿,是不是?”

    其他男人也纷纷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起来,一致认为克斯默德就是贝鲁加的未来女婿。

    克斯默德想不到他们这些人会有这样的胡乱猜测,当时呆了一下,尴尬地笑道:“不不不,你们猜错了,我只是一个受人所差的带话人……你们千万不要胡乱猜测下去了!”

    哈德冷笑一声,越加仔细地在他身上打量着。接着,他眯着一双眼睛嘻嘻笑道:“朋友,如果我眼睛没问题,没有看错的话,你分明就是个诺德人,而且从你这样魁梧的身形和干练的动作看得出来,你的身手可不简单啊,我看诺德皇家侍卫也不过如此!”

    “呃……”克斯默德说道:“本人是会那么一点格斗本领……但比不上竞技场里的一个初级斗士,而和诺德皇家侍卫更有天壤之别,我怎么可能是诺德皇家侍卫!”

    哈德“哼”了一声,说道:“真是那样,那我的眼睛可就真有问题了!”

    克斯默德微笑了一下,转移话题道:“这一场雪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你们是这村子的村民吧?”

    “是的,我们确实是住这村子的乡巴佬!”一个男人说着,翻过眼睛,他瞧着克斯默德,重抬话题,笑笑说道:“朋友你仪表非凡,看起来可不像是为人差遣的一个粗人呢!”

    克斯默德正想解说,那个哈德,却在旁冷冷一笑道:“算了,杰克,我们干嘛老盘问人家个没完?像不像我们心里有数,说不说实话却是人家的自由,再说嘴长在人家脸上,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们何必问个没完,自讨没趣?”

    这番话明像是在说他们自己的不是,实际上却是在对克斯默德进行讥讽。克斯默德怎会听不懂?但他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想向他们再多分辩。

    哈德见状,心里更加不是滋味,由于他认定了克斯默德是贝鲁加未来的女婿,而对方却偏偏又不承认,这样一来,双方的谈话就不能也没什么必要接下去了。他当时嘿嘿一笑,望着身旁的伙伴们,说道:“不早了,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人家是远来的贵客,我们是什么东西,高攀不上,就别瞎扯淡了!”

    一面说,他就招呼着这堆男人,一起离开了酒馆。

    克斯默德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是这样的性情,而他有所顾虑,实在不好对这些陌生人解释太多。这样的情况,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顿时觉得在外行走做人的难处。

    这时,那个牵走了他马的伙计来到克斯默德的旁边,告诉他他的那匹马已经钉好了马掌,又说他房间已经定好了,在二楼左边第二个房间,并把那个房间的钥匙给他留了下来。

    在和那个伙计谈论这些的时候,克斯默德无意间一侧头,视线一偏,却发觉到不远处的那个游方艺人,正在看向他这边,一双仿佛会发光的大眼睛,只是在他身上转个不停。克斯默德一经注意,那个游方艺人立刻把目光转向一边,并站起身,向酒馆老板付了帐,然后快步走上了楼梯,往楼上走去。

    克斯默德心中不禁微微动了一下,他其实已经不只一次地察觉到这个游方艺人在注意自己了,但这又是为了什么?

    有过被永夜联合追杀的经历,克斯默德怕又被那个组织的人盯上,因此容不得出上一点差错。人家既然注意了他,他也就不得不注意人家。但翻遍了脑海记忆,他也不曾想到有过这么一个身影——对他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

    从对方的样貌举止来看,他分明是一个文静的游方艺人,一点也不像那些打打杀杀的人,而他也确信,自己和他是毫无瓜葛的。另外,他那张眉清目秀的脸,令人一看之下,就会自然地生出好感,让他想去亲近,而不是戒备。

    但他随即又想起了瑟菲娅——瑟菲娅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也正是柔弱无害,可是结果他却差点倒在了瑟菲娅的暗算中,这使他不敢再从外表去轻易地判断一个人的善恶和强弱。于是,他摇了摇头,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他独自又喝了两大口酒,天也越来越黑了。这时候,一阵迷茫感突然从他心底油然而生,让他觉得失落。

    于是,他不由自主地从身上拿出了索拉顿给他的那个小袋子,双手捧着,认真地观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又将它收回了身上。

    而他这个小心翼翼收起那个小袋子的动作,被两个人看在了眼中,一个是坐在小酒馆的一个角落,全身上下都裹藏在黑色衣袍下的神秘人物。这个神秘人物的面容遮掩在黑色的风帽下,只将锐利的目光显露出来,并悄悄地射向克斯默德。他的面前摆着酒菜,而他从始至终都静静地坐在那个角落,几乎一动不动。

    另一个则是此刻从楼上走下来的人,而这个人,正是不久前差点骑马撞到克斯默德的维吉亚骑士打扮的人。他将克斯默德的动作看在眼中,但只是一瞥而过,似乎对克斯默德的动作不以为意,目光中显露出了不屑以及不耐烦的神情。

    ;克斯默德将那个小袋子收起来后,随即站起身,向酒馆老板付了帐,就往楼上走去,正好和那个向酒馆老板走过来的男人碰了面。

    “是你!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克斯默德立刻认出了这个人来。

    “噢?我们见过面吗?不会吧,我根本就没见过你!”那个男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用嘶哑的声音丢下这一句话后,就和克斯默德擦肩而过了。

    克斯默德不想为一些小事浪费时间和他计较,于是只是回头看了他那大摇大摆的背影后,就继续往前走,上了楼梯,便到了二楼。

    二楼,只有静静的两排房间,他按照那个伙计的指示,向左边第二间房走去。一个似乎是负责打理二楼的年轻伙计,正在二楼走来走去,见克斯默德上了楼,就立刻迎了过去,还帮他开了门。

    这间房子很小,除了一张床两把椅子,和一张歪斜的木桌,其它什么也没有,木板墙也很破旧,床上的被褥却似乎还干净。克斯默德把装着随身物品的一个亚麻袋放到了桌上,然后将毡帽脱下来,随手扔向桌子,那柄有缺口的铁剑也取下来,放到了桌子上。经历了一整天的奔波后,他感到了十分的劳累。

    那个伙计为他打了一盆干净的热水过来,放在桌子上,就又出去了。

    克斯默德将棉袍脱下,然后洗了一把脸,刚想向床上一倒,却听到房间的门上轻轻响了两声,一个人和声细语地在门外说道:“请问先生睡了吗?”

    “谁?”克斯默德立刻站直身来,重新将棉袍穿上,疑惑地问道。

    “虽然实在不是探访的时候,但请先生开一下门!我找你有事。”

    克斯默德心中一惊,一时之间却完全想不起来谁会找他找到这里来,但听对方口齿清楚,说话温和有礼,声音清脆,像是一个天真的少年,不带丝毫恶意。于是,他在犹豫了一下后,就轻悄地走到了门前,然后突然将房门打开。

    他这种迅疾开门的方法,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对方打算对他不利,必然会被他这突然的开门弄得措手不及,而克斯默德却可以出其不意地向对方出手。

    但实际上,他的这个举动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怀有任何恶意,确实是来探访他的。门外的那个人毫无忌惮,只是好奇地睁着那双大眼睛,略显吃惊地看着他。克斯默德这才认出来,原来这个来访者,正是他刚才在楼下所遇见的那个游方艺人——这实在出乎克斯默德的意料,令他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

    “我来得突然,先生会介意吗?”那个游方艺人一边说,一边向克斯默德行了一个鞠躬礼。

    克斯默德连忙说道:“呃,其实不会,请到里面坐吧。”说着,他闪身让开,而那个游方艺人将目光往房间里扫了一扫,犹豫了一下,清秀白皙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羞涩,尔后,他才迈步走进来,并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克斯默德坐到另一张椅子上,微笑着对他说道:“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游方艺人的样貌清秀,五官端正,皮肤白皙,从样貌来看,像是娇生惯养的富贵中人,如果不是他的这身打扮,以及背上背着的鲁特琴,谁也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流浪各地的游方艺人。克斯默德对这个少年充满了新鲜感,因为他之前在学院和在军队中,早已看惯了粗野男人们的面貌,而对方这个少年清秀的容貌,优雅的气质,让他感到无比清新,甚至眼前一亮。

    “没什么……”那个少年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克斯默德,轻声地说道:“先生你是要睡了吗?”

    “不,还没呢!”克斯默德打量着他道:“小兄弟也住在这个酒馆?”

    那个少年点了一下头,答道:“是的,就在你旁边的那个房间,说起来,我们可是邻居呀。”

    他吐字清楚,语音柔和清脆,薄薄而有弧度的嘴唇每一拉动,都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他明显是受到过良好教育的。

    克斯默德暗笑一声,心想着对方这个小兄弟这样明眸皓齿的容貌,就是摆在女士们当中,也是一流的姿色。这样的美貌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就显得有些嫩了,而且有点可惜。

    那个游方艺人发觉克斯默德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嘴角还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脸上一红,一双大眼睛微微一瞪,略带羞怒的目光便朝克斯默德的脸上逼来。

    克斯默德这才发觉到自己的失礼,微微笑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少年说道:“我……我叫贝拉。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噢,贝拉!”克斯默德说道,“我叫克斯默德。”

    “克斯默德是吗?但愿这是你的真名。”贝拉皱起眉头说道,似乎对克斯默德的回答感到不满。

    “贝拉,你的家离这里很远吗?你为什么要住在酒馆?”

    自称贝拉的少年摇了摇头,说道:“我家在库劳,离这里其实不是很远。我是因为今天出外游玩没注意时间,天黑了,就干脆在这里住一晚再回去。”

    大概是为了避免与克斯默德的目光对视,他随即把目光移向一旁,可是当他目光调回来的时候仍然是和克斯默德的目光迎在了一起,这令他的脸色又是微微地一红。

    随后,他干脆将目光凝视在克斯默德脸上,问道:“你真的叫克斯默德?还是随便编造的这个名字?”

    “这……”克斯默德笑道:“我为什么要用假名?”

    贝拉也笑道:“请不要见怪,因为我想你可能是有什么顾忌,不想让自己的身份显露出来,才不对陌生人说出自己的真名,先生你说是这样吗?”

    克斯默德一笑,道:“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贝拉收敛起笑容,略显严肃地说道:“先生你在楼下和那几个人谈话的时候,我在旁边基本都听见了,而且我也抱着和他们一样的猜测,你其实真的就是贝鲁加先生的……。”

    克斯默德顿时对眼前这个少年提高了警惕,打断他的话说道:“为什么要花心思猜测呢?难道我是谁对你来说很重要?”

    贝拉说道:“我……我只是好奇而已!”

    对险恶人心的提防,令克斯默德不得不谨慎对待这个少年的言行,于是,他立刻冷冷地追问道:“哪一方面的好奇?”

    “如果我刚才在楼下没有听错的话,先生你似乎自称那位贝鲁加是你的一个朋友……是吗?”贝拉目光在他身上一转。

    “没错,”克斯默德点点头:“我是这样说过。”

    少年轻笑一声:“可是你却连他住哪里都不知道。”

    “这……”克斯默德看了他一眼:“好吧,其实我不是他的朋友,我只是景仰他的名声,特地从远方过来见他一见的。我不是很清楚他究竟住在库劳的哪里。因此,我才会问那几个人,可是却什么都没问出来,反而被他们猜疑讥讽了一番。”

    “因为你确实可疑,而且有些事情该承认就直接了当承认啊,你何必闪闪缩缩的,让别人胡乱猜测,也让我……算了,你不承认,别人拿你有什么办法。”贝拉看着他,“另外,先生你还特别提到了他的女儿。”

    克斯默德听到他的话,怔了一下,说道:“我是提起过雅米拉女士,怎么了?唉,你们这些人……说句不客气的,我是谁,你们根本管不着……”

    贝拉说道:“好吧,我不管你是谁!我只想问你,你和雅米拉女士有什么关系吗?”

    “这……”克斯默德摇头:“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这就奇怪了,”贝拉目光里交织着神秘:“那你为什么要提起她?”

    “为什么我不能提起她?你不是也提起她了吗?”克斯默德觉得这个少年实在有点无理取闹。

    “我?”贝拉微微一笑:“我当然不同,因为我是她的好朋友!而你,却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卡拉迪亚的世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