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卡拉迪亚的世界 卡拉迪亚的世界txt下载 加入书签

卡拉迪亚的世界无弹窗 正文 171

    在一轮攻击过后,克斯默德依然不能在这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防守中找到任何的突破口,这让他不由得恼怒起来。这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彻底放弃了攻击,就一直举盾防护,令克斯默德短时间内实在对他们无可奈何。

    克斯默德一怒之下,不再以这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为对象施展攻击,就干脆对着一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盾牌连续猛力砍去,只听“砰砰砰”三声响过,随后却是“啪啦”一声异响——那面盾牌,竟再也经受不住克斯默德手中极品精锐弯刀的砍击,生生地破裂而开。

    其实这也难怪,毕竟加上这三次连续的猛力刀砍,这面骑手扇形盾,在过去的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已经承受了来自克斯默德手中那把极品精锐弯刀不下三十次的迅猛攻击,此刻这面盾牌的耐久终于是到了尽头。

    手中的盾牌被击坏之后,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慌忙将身一侧,躲开了克斯默德紧接而来的又一刀攻击,而他的两个同伴反应也是够快,立刻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克斯默德的所在发起了进攻。其中一个斯瓦迪亚重骑兵一剑朝克斯默德的脑袋狠狠刺去,而另一个斯瓦迪亚重骑兵则打起了歪主意,将手中的格斗锄砸向克斯默德怀中的雅米拉。

    克斯默德看见雅米拉遭遇攻击,不由得一惊,连忙将手中刀朝那把格斗锄挥砍而去,硬是挡下了这一击。几乎是在刀锄相击的同一刻,克斯默德猛地将头一低,躲开了那朝他脑袋刺来的一剑。随即,他左手将手中的缰绳一拉,勒转马头,让胯下马转了一个圈子,才让他和雅米拉在敌人的夹攻之下真正脱险。

    只是他将头伏下去的时候,他的脸却无可避免地和雅米拉的脸颊碰在了一起,并且在雅米拉的脸颊上一擦而过,这令因为害怕周围的战斗而紧闭起了双眼的雅米拉顿时大吃了一惊。她猛地睁开双眼,惊愕地的侧眼看向克斯默德,慌张地问道:“怎么了?你干什么?”

    克斯默德的脸在雅米拉的脸颊上擦过的时候,他只感觉自己的脸是在这世上最光滑温软的天鹅绒上滑过,那种美妙感觉,让他不禁迷恋,差点就要陶醉其中。而雅米拉的问话,立刻让他惊醒了过来。他连忙抬起头,尴尬的说道:“没事,你不要介意……我只是低头躲刚才的一剑而已,不然我的脑袋就要被戳一个窟窿了。”说完,他重新策马举刀,又和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斗在了一起。

    那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都将他刚才第一时间救助雅米拉的动作看在了眼里,于是,都纷纷朝雅米拉发起进攻,迫使克斯默德去格挡闪躲,从而扰乱他的进攻节奏。

    这样一来,局面彻底发生了改变——雅米拉毕竟和克斯默德不是一体的,他不能也不敢在雅米拉遭受攻击时,像之前那样在闪躲之余灵活地使用后发制人的攻击去对付敌人。为了不让雅米拉受到伤害,克斯默德必须不断挡下或者勒马躲开那纷纷朝雅米拉而来的攻击,这让他瞬间就陷入了被动,不仅不能像之前那样把握主动权,朝敌人持续发动迅猛的攻击,而且现在连哪怕一下反击,也无暇做出了。

    那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仿佛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能让他们在这场战斗中反败为胜,而形势则对克斯默德来说越来越不利。对这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无耻进攻方式,克斯默德感到无比气恼。

    为了躲开那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近乎同时,也几乎从同一角度向雅米拉发起的进攻,克斯默德的左手猛地将马的缰绳一扯,将马头向旁边一勒,带动整匹马大幅度转向移动,躲开了这三人的攻击。但由于用力过猛,再加上他心情激愤,在这一次的拉扯中,他左臂肌肉剧烈牵动,令已然结痂的伤口突然迸裂而开,大片鲜血立刻涌出,瞬间染红了他左边肩头的衣服。

    雅米拉闭着眼睛,听到身后克斯默德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本就处于极度紧张状态的她,一颗心更是渐渐提到了嗓子眼。在听到克斯默德发出的一声微含痛楚的轻哼声后,雅米拉终于忍耐不住,又一次大胆地睁开了双眼。随即,她立刻用眼角的余光察觉了克斯默德那流血的伤口,立刻惊叫道:“啊!你的伤口又流血了,怎么办?”

    “没事,”克斯默德镇定地说道,“不过接下来,这匹马将由你来操纵了!你没问题吧?”

    雅米拉怜惜而又心疼地看了一眼克斯默德流血的伤口,咬咬牙答道:“为了你,我可以的!”同时已用双手握住了马的缰绳。

    “那就好!”克斯默德说着,面对那三个如狼似虎一样抢攻过来的斯瓦迪亚重骑兵,左手突然往背后一伸,将背在他背后的那把有缺口的铁剑“刷”的一声拔了出来。随即,他右手拿着那把极品精锐弯刀,而左手则拿着那把有缺口的铁剑,继续迎战三个敌人。

    他的这一举动,让雅米拉和那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都大吃了一惊。

    “我们上吧!贝拉女士!”克斯默德大声喊道。雅米拉来不及多想,硬着头皮纵马向前。

    那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以为克斯默德在落败之前已失去了理智,开始盲目拼命,他们为此感觉胜利在望。

    “哈哈!认命吧,小子,你以为你拿多一把破剑出来,就可以赢我们吗?你还是省省吧!”然而,这个斯瓦迪亚重骑兵话音未落,克斯默德右手的极品精锐弯刀和左手的铁剑已同时展开了进攻。

    只见他右手的极品精锐弯刀先是往下一沉,然后由下而上,猛地往上一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往一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面门砍去。而与此同时,他左手握住那把铁剑,先是缓缓虚晃一圈,然后突然加速克斯默德左右两手用不同武器各自作出的进攻,同时进行,但无论是姿势还是速度,都是完全不同步的,仿佛是两个人各自用一只手做出进攻一般。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顿时看得目瞪口呆,惊惶失色。

    两个同时遭受克斯默德进攻的斯瓦迪亚重骑兵中的一个,连忙用手中的盾牌勉强挡下了克斯默德的一刀,而另一个斯瓦迪亚重骑兵早已在之前因为克斯默德进攻而被击坏了盾牌,现在只能慌忙用双手握住手中的战士短剑,招架科克斯默德朝他击来的那把铁剑。

    只听“砰”、“当”两声响过,随即则是“咔”一声,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盾牌在经受那把极品精锐弯刀的一砍之后,立刻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痕。而那个用短剑格挡克斯默德铁剑攻击的斯瓦迪亚重骑兵,只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道从相击在一起的两把剑中传到了他的双手,使他的双手感到了一阵剧烈的震颤,令他差点把持不住,让短剑脱手而出。

    在突发奇想使用双骑枪对付劫匪的过程中,克斯默德渐渐发现自己具备一种特别的天赋——似乎只要经过一些练习,他就能够做到类似于左手画圆,同时右手画方这样一心两用的事情。

    左手画圆,同时右手画方,这样一心两用的行为对一般人来说,往往需要经过漫长的训练,才可能做到,但也有些人永远也做不到。这和智力无关,似乎主要是由天赋能力所决定。越快做到这一点,就说明这方面的天赋越高,而克斯默德只经过了两三天的刻苦练习,就基本可以完成这个挑战了。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对自己的这项天赋开始培养加强,并决定让他成为自己的一项优势。他的突发奇想,让他以后拥有了一项卓绝的格斗技巧,并令他引以为傲。

    他把这种能力当成自己的一项绝技,但现在的他不会轻易地使用出来,尤其是在使用武器的时候。因为他觉得他对这项技巧掌握得还不够熟练,还没有足够的火候,其中的一些不稳定因素他还没有完全克服,而一旦在战斗中出现某些不可控的失误的话,就足以令他手忙脚乱,最终导致他受伤甚至丧命。

    他对付这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使用这项绝技,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凭借只手单刀,就可以将这三个敌人打败。直到这三个无耻的敌人以攻击雅米拉的卑鄙方法扰乱了他的行动,并导致他左臂上的伤口迸裂,他才决定豁出去,在形势对他不利的时候尝试用这项绝技来对付这三个敌人。

    那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见克斯默德使出这么一项他们前所未见的特殊本领,大惊过后,慌忙又不约而同地采取一开始的那种战法,来对付克斯默德。然而此时此刻,克斯默德左右两手各自拿着的铁剑和极品精锐弯刀,双刃齐下,于交织变幻的刀光剑影之间,所形成的攻势,已非这三个斯瓦迪亚重骑兵顶着盾牌就能完全挡得下来的,何况他们其中一个已经失去了盾牌。

    这个失去了盾牌的斯瓦迪亚重骑兵首当其冲,他用手中的短剑勉强挡住克斯默德砍来的一刀后,却被克斯默德左手同时刺来的一剑径直地贯穿了他的咽喉。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气绝身亡了。

    而那两个还有盾的斯瓦迪亚重骑兵,也没能在克斯默德的迅猛攻击前坚持的了多久。

    一个斯瓦迪亚重骑兵在举盾挡下克斯默德的一剑之后,立刻举起手上的格斗锄,砸向正在小心翼翼地控制着马的转向和移动的雅米拉。然而在他的格斗锄距离雅米拉的脸颊还有不到一尺距离的时候,克斯默德右手的弯刀,已经闪电般从旁削来。只见刀光一闪而过,紧接着则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右手,被克斯默德用弯刀生生地砍了下来,连同那把格斗锄一起坠向了地面。

    克斯默德立即补上一剑,刺向这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脑袋。然而,雅米拉在前一刻遭遇攻击时受到了惊吓,双手一抖之下,不小心牵动缰绳,将马头勒转,令马的身躯移动,导致克斯默德的铁剑在刺出去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偏差,结果刺在了一棵树的树干上,并直貫而入,深深地插进了树干之中。

    另一个斯瓦迪亚迪亚重骑兵抓紧机会,趁克斯默德用力要将铁剑从树干上拔出来的时候,立刻挥剑,狠狠地砍向克斯默德的左手。

    克斯默德早已提防他的这一手,但没有立刻作出闪躲,而是算准时机,在他那一剑即将砍中自己的左手的时候,才猛地将左手收回,然后用左手和右手一起握住那把极品精锐弯刀的刀柄,将弯刀高高举起,然后全力向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脑门砍去。

    他这一下攻击势大力沉,伴随着他的一声呐喊,劈头盖脸地向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袭去。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右手的剑砍空,令他的整个身躯都处于瞬间的硬直当中,根本无法对克斯默德的这一击作出躲闪。他只好连忙用左手举盾,硬着头皮去抵挡克斯默德这全力施展的一击。

    只听“砰”、“啪”、“嚓啦”一连串声音响过,那面盾牌,连同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的头盖骨,都已被克斯默德手中弯刀的这一砍,直接砍成了两截。

    那个被砍断了右手的斯瓦迪亚重骑兵看到克斯默德连杀自己的两个同伴,吓得哪敢在这里逗留,顾不得疼痛,立刻丢掉左手的盾牌,催促着胯下的军马,没命般地往外奔逃而去。

    克斯默德怎么能让他逃掉,立刻朝雅米拉大喊一声:“追上去!”

    雅米拉来不及多想,立刻驱策两人胯下的那匹金色骏马,向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紧追过去。然而雅米拉的骑术实在太差,慌忙之中,她没有控制好马的行动方向,没有及时躲开前进方向的一块大石头。马蹄无可避免地在那块大石头上绊了一下,虽然没有导致他们人仰马翻,但是却也迫使这匹金色骏马速度大减,几乎是要停了下来。

    而那个斯瓦迪亚重骑兵骑着军马迅速地和他们拉开了距离,眼看就要逃之夭夭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几乎停止了移动的克斯默德和雅米拉,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可以捡回一条命,还差点为死里逃生而笑出声来。

    可是他高兴得太早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见背后一阵急剧的兵刃破空之声响起,于是他立刻回过头去。

    夜色里,星月下,他只看到一道银白色的光华,正以极快的速度袭向他的脑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卡拉迪亚的世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