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特战之王无弹窗 正文 第十九章:乱臣之相

    (下一章在晚上十点左右~)

    ---

    东皇殿!

    李天澜眼角一跳,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东城皇图。

    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谜团和矛盾的名字原本已经被他压在心底,可随着轮回宫主这三个字说出来,李天澜内心的疑惑再次开始自心间翻涌。

    传闻中神秘而强势的轮回宫主在一剑秒杀夜灵组织的无敌境主宰天心后,手持碧落黄泉的她已经被公认为是黑暗世界最强的无敌境之一,黑暗中的神榜和圣榜每十年一排,但却随时都在进行着微调,天心原本处于神榜第十位,如今他的陨落,势必会有另一位无敌境强者取代他的位置,而轮回宫主的排名,在微调之后肯定也会进入前五。

    今年的神圣双榜会如何排名,已经成了黑暗世界各大超级势力所关注的焦点之一,这件事情直接涉及到了各大势力在瓜分夜灵组织中到底能够获得多少利益,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轮回宫主在神榜中排名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了轮回在覆灭夜灵组织之后能够膨胀到什么地步。

    李天澜有些出神,想着轮回,想着秦微白,想着面前这位神神秘秘的宫主。

    她目前几乎可以说是黑暗世界中露面最少的无敌境强者,平日里不见首尾,仿似隐于九天,动则惊天动地,以她如今的地位来看,称她是黑暗世界中最强的女子毫不为过,这样的人,当年跟东城皇图有关系?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似乎就很好解释为什么秦微白能够知道这个就连东城秋池都不知道的名字并且还有他的遗物这件事情了,只不过秦微白明明跟他说过她见过东城皇图,这一点李天澜却始终不明所以。

    东皇殿...东皇殿...

    李天澜沉思了足足五分钟,直到王月瞳不动声色的拉了拉他的衣袖,他才猛然回过神来,语气真诚而尊敬道:“多谢宫主,这个名字我很喜欢。就叫东皇殿。”

    轮回宫主沉默无声,她看了李天澜一会,随后再一次转过头去。

    没有风华绝代的气场,没有天下无敌的声势,没有重伤垂死的虚弱,屏幕中,她静静的站着,但看上去却像是一件黑色的斗篷,空荡荡的,了无生气。

    镜头转动着。

    秦微白的脸庞再次出现在屏幕中。

    “想不想我?”

    秦微白柔声问道,温顺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戏虐:“有我妹妹在,怕是早就把我忘了吧?”

    清楚听到这句话的王月瞳脸色红了红,再次离远了一些。

    “没忘,一直都在想。”

    李天澜一脸尴尬,额头甚至已经开始有冷汗流淌,他听不出秦微白语气中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情绪,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的紧张。

    有些感情,跟怕不怕其实并没有关系,只是因为是真的在乎。

    在乎吗?

    李天澜内心问了自己一句,看着王月瞳,突然有些自嘲,觉得自己当真不要脸。

    “瞧把你吓的,我没别的意思,但是你总不能连问都不让我问一下吧?”

    秦微白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有我们俩,够不够?”

    她沉默了下,突然开口道。

    李天澜突兀的想起了东城家族,想起了还不曾见面的东城如是,他的直觉告诉他那肯定又是一笔糊涂账,不过这时候,他就算是傻逼也知道自己不能说不够,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认真道:“够了。足够了。”

    “真是虚伪。”

    秦微白眼波朦胧,有些幽怨的清冷嗓音轻飘飘的,仿佛要钻进人的心里:“你们男人啊,有一个就算了,有了第二个,肯定就会有第三个。等我这边没事了,非要把你看好才行。”

    李天澜笑着点点头,柔声道:“好。”

    秦微白静静的看了他一会,轻声道:“我挂啦,等姐姐伤势好了我就回去看你,你也要好好经营你的班底。东皇殿...呵...我可是等着叫你东皇陛下的那一天呢。”

    东皇殿。

    东皇。

    东城皇图。

    似乎从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开始,他就开始跟那位已逝的天骄联系在了一起,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联系似乎已经变得越来越紧密。

    李天澜握着手机,有些出神。

    东皇陛下...

    陛下这个词汇,几乎是北海王氏王天纵的专用词了,如果套在他身上...

    李天澜笑着摇摇头,这个称呼的激励作用,确实非同小可。

    “师兄,就叫东皇殿吗?”

    王月瞳眨巴着眼睛看着李天澜问道。

    李天澜点了点头,看了看王月瞳道:“你觉得如何?”

    “挺好的。”

    王月瞳笑道:“我喜欢东皇这个称呼,别人都说我爸是剑皇,也挺好听的。”

    好听...

    李天澜没多说什么,缓缓道:“给千城拜天他们打个电话,大家应该一起商量一下,对了,千城入燃火境了吧?昨天见了他一次,没来得及问就被他轰走了。”

    “你问青烟。”

    王月瞳笑容戏虐。

    “问我什么?”

    虞青烟从厨房里走出来疑惑道,看着距离极近的坐在一起的李天澜和王月瞳,她清纯的脸庞微微一红,眼神躲闪着,有些不敢去看李天澜。

    李天澜也有些讪讪的,男人在被上半身主导和被下半身主导的时候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否则也不会有所谓的圣人模式出现了,他故作自然的笑了笑道:“饭好了?”

    “要等一会。”

    虞青烟摇了摇头,文静乖巧,无论厨艺还是武道,虞青烟都是尽的虞东来真传的,就算是早餐,虞青烟也是精益求精,对时间和火候的把握都有讲究,如此做出来的饭菜,哪怕是清淡的白粥,都别有滋味,但急性子的人还真不一定能等得及。

    “那正好,叫他们回来,一起商量商量。”

    李天澜兴致勃勃的开口道,有了自己的根基,他的内心极为兴奋,严格来说,刘家如今也算是他的产业,但说到底,那终究是刘家的东西,刘天镜刘秀远等人目前看起来别无选择,可反复的可能还是有的,哪怕这个几率再小,那也是存在的。

    可即将成立的东皇殿不同,那是完全属于他的东西,只要肯用心思,这完全就是他今后的一片江山,李天澜没有理由不去期待东皇殿的未来。

    “那我给他们打电话。”

    王月瞳拿出手机,还没开始拨号,门铃声就再次响起。

    李天澜挑了挑眉,还以为是类似于霍言和三眼这样找上门的特勤机构,也没多想,随手拍了拍小公主在白色紧身裤包裹下极为圆润的臀部,心平气和道:“开门。”

    穿着一双粉色拖鞋的王月瞳笑嘻嘻的小跑过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顿时愣了愣。

    “二叔?你怎么来了?”

    王月瞳有些慌乱的说了一句,随即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你...你是来带我回去的吗?”

    门外的王逍遥更是诧异,沉默了好一会,他的脸色才慢慢阴沉下来,眼神也变得严厉:“你已经跟那小子住一起了?”

    “是!”

    王月瞳扬起小脸,她的脸色苍白,但语气却极为坚定:“我已经是师兄的女人了,就在昨晚,二叔,我不回去!”

    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出的王逍遥似乎气懵了,根本没有心理准备的他呆愣了好一会,才大怒道:“混账!死丫头,你是想气死你爸不成?!”

    王月瞳死死咬着嘴唇,倔强的跟王逍遥对视着,只是不停的重复着:“我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王逍遥脸色阴晴不定,站在门外,沉默不语。

    王月瞳出现在这里太出乎意料,愤怒,失望,嫉妒,不敢置信等各种情绪一起从他内心涌出来,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甚至忘了原本来的目的。

    这才几天?

    北海王氏最水灵的小白菜就被李天澜给拱翻了,简直...简直他妈的岂有此理。

    “王先生,请进。”

    李天澜从客厅走过来,看着站在门外的王逍遥,尽管内心诧异,但表面却平静如水的招呼了一声。

    王逍遥狠狠瞪了一眼王月瞳,阴沉着脸走进来,神色不善的看着李天澜,半晌,他才冷冷道:“亵渎我北海王氏的小公主,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王月瞳脸色更加惨白,尽管知道有这一天,但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还是有些出乎她的预料,她张开嘴,刚想开口,李天澜已经平静道:“王先生,如果你是来说这些的话,那就不必谈了,有些事情,我们要尊重当事人的意思,你说对吧?”

    王逍遥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内心惊异。

    初见李天澜的时候,在王逍遥的印象中,这似乎只是一个安静的有些过分的年轻人,就算是玄玄子道长说他有天骄之相,王逍遥也没察觉出他有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可如今再见,这年轻人身上竟然隐然间多了一丝就算是他都要正视的锋芒。

    是锋芒,而不是气势。

    这样的李天澜在他眼里或许还很稚嫩,可跟初次见面时,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王逍遥沉默着,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愤怒,头脑稍稍冷静下来之后,他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再次瞪了一眼王锦绣,他语气阴沉道:“月瞳,你先带着青烟出去,我和天澜有事要谈。”

    王月瞳看了看李天澜,有些犹豫。

    亲眼看到这一幕的王逍遥内心愈发无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话听起来没什么,可真感受起来,其中滋味,简直不足为外人道。

    秦微白...王月瞳...

    怎么都跟着魔一样看上这小子了?

    王逍遥的内心猛地揪了一下,脸色发白,但却仍旧在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和妒意。

    “去吧,顺便把拜天和千城找回来。”

    李天澜笑着点点头,云淡风轻道。

    王月瞳乖乖点头,冲着虞青烟招了招手,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宿舍。

    李天澜看了看依旧站在原地的王逍遥,神色不变道:“王先生,请。”

    王逍遥一言不发的走进客厅,坐在沙发里,沉默不语。

    李天澜很礼貌的给他倒了杯水,也不开口,或许就如同王逍遥怎么看他都不会顺眼一样,他看王逍遥,一样越看也不舒服。

    在王逍遥心里他或许是霸占了他的女神的情敌。

    但在李天澜心里,一个现在还想着打自己女人主意的人又能是什么好人了?

    互相都不顺眼,这才是两人最真实的关系。

    “我真应该杀了你。”

    王逍遥沉默良久,才咬了咬牙开口道:“这样的话,小白就不会乱,月瞳也不会乱。”

    李天澜笑了笑,他不够大度,但也不至于为这么几句话就跟王逍遥较劲,北海王氏在中洲已经不是能用庞然大物就可以准确形容的超级势力,根深蒂固,枝繁叶茂,如此参天大树,在他没有成长起来之前,能不起冲突自然是最好的,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平静道:“你有这个能力。”

    “但我不想面对那样的后果。”

    王逍遥摇了摇头,递给李天澜一支烟,冷淡道:“杀了你,估计我也活不了多久,这不是你我的事,而是轮回宫和北海王氏的事情,我不愿意死,但也不怕死,可我怕成为北海王氏数百年辉煌历史上的罪人,怕小白恨我一辈子,这是比死都难受的事情。”

    李天澜抽着烟,沉默不语,如果自己死在王逍遥手里,到时候暴怒之下的秦微白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北海王氏,其中的血腥和惨烈,甚至远胜于轮回覆灭夜灵的那一战,王逍遥不敢出手,非是魄力不足,而是职责所在,不能出手。

    “说正事吧。”

    李天澜吸了口烟,语气平淡道,秦微白在王逍遥心里是高不可攀的女神,但却是属于自己的女人,李天澜没必要跟别的男人讨论自己的女人。

    在这件事情上,王逍遥也没这个资格。

    王逍遥深深看了李天澜一眼,短时间内,他似乎已经彻底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笑容也变得和缓谦逊起来。

    “我刚刚见了劫。”

    王逍遥轻声道:“我想和他换一样东西,他说你能做主,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思。”

    “哦?”

    李天澜默默抽着烟,不置可否。

    “我想换劫的影字诀,或许不需要全部,只需要半个影子诀就行,我需要一个影子。”

    王逍遥语气随和。

    李天澜抽着烟,还是不说话。

    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态度,不是答应,也不是拒绝,最起码留下了一丝余地。

    他不曾问王逍遥想用什么交易,也不问他想要干什么,但沉默中的他,却随随便便的掌控了对话的主动权。

    王逍遥轻轻叹息,无论他对李天澜观感如何,他都不能否认,这个年轻人确实能沉得住气。

    “我可以用北海王氏的一式核心绝学来换半式影字诀,如果你愿意的话,今后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愿意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全力以赴帮你做一件事情,我虽然看你不顺眼,但北海王氏的承诺,却是无视敌友的,说到做到。”

    王逍遥笑看着李天澜:“我觉得我的条件已经很有诚意了,我不需要全部的影字诀,不需要影子可以模仿我的动作,我只是需要一个影子,甚至还搭上一个人情...我觉得无论如何,你们都是不吃亏的。我需要这个影子来救命,所以...”

    后面的话他不曾说下去,但李天澜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王逍遥提出了足够优厚的条件来换半式可以救命的绝学,劫将问题推给了李天澜,李天澜如果换,那起码这次算是合作愉快,但如果不换,那摆明了就是恨不得王逍遥去死, 等出了这哥们,王逍遥也就不会对李天澜客气,杀或许不会杀,可以他的能量,有的是办法让李天澜难受至极。

    至于这件事情背后到底谁更有道理...

    黑暗世界什么都缺,但最不需要的,就是道理。

    “劫师说我可以做主?”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

    “你可以打电话求证。”

    王逍遥点了点头:“而且我也没有必要去骗你。”

    交易来的半个影字诀和忽悠来的半个影字诀意义完全不同,最起码此举就会彻底得罪叹息城,北海王氏比叹息城强大,可这么一个刺客组织,没必要的时候,也没谁愿意去招惹。

    “不用了。我可以答应。“

    李天澜摇摇头,语气干脆道:“我整理一下,会把半个影字诀交给你。”

    “痛快!”

    王逍遥哈哈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李天澜,笑道:“北海王氏的帝道剑,你可以研究一下。”

    李天澜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了点头。

    帝道剑不是北海王氏的最强绝学,但却无愧于核心绝学的名头,这笔交易,确实不亏。

    “顺便送你个消息。”

    王逍遥继续笑道:“天澜,知道宁致远吗?”

    中洲东部战区司令员宁致远上将,军方巨头之一,宁千城的老子,如此人物,李天澜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宁致远最近几天可谓春风得意,副司令老对手谭清华调任南部战区后,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叶封林来到了东部战区,这是根正苗红的东南集团干将,这样一个调动,如今也被人理解成了是北海王氏要强势拿下东部战区,巩固家族在中洲东南沿海省份优势的举动。

    王逍遥眼神灼灼的看着李天澜,笑呵呵道:“玄玄子曾经见过宁致远一面,想知道道长是怎么评价他的吗?”

    他喝了口水,继续笑道:“生有反骨,有乱臣之相。”

    王逍遥看着李天澜,轻声道:“女神被你抢走了,我这一辈子,总得做点什么,对吧?”

    李天澜微微皱眉,虽然不明白王逍遥的意思,但很对方的姿态,很明显是并不打算跟他解释什么,乱成之相吗?他摇了摇头,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北海王氏一门皆是枭雄,如此才铸造了王氏数百年来的辉煌,王天纵是枭雄,作为王天纵的亲弟弟,王逍遥就算表现平淡,但实际上,又哪里真的能这么平庸?

    枭雄难测,枭雄之心,无疑更加难测。

    宁致远...

    乱臣之相...

    想着这两个关键词,李天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王逍遥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靠在沙发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轻声笑道:“我最心爱的女人跟了你了,我总得从别的方面多拿一些利益才行,这要求,不过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特战之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