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特战之王无弹窗 正文 第八章:第二日·黑暗

    月色铺满了五甲山的每一个角落。

    深夜的海面轻轻起伏,氤氲的水汽升腾,深沉的夜色下,山间水润,山外朦胧。

    山上的人遥望山下。

    山下的人眺望山巅。

    都是风景。

    秦微白一动不动,她宁定的视线仿若穿过了夜色,直接落在了王逍遥和黑瞳的身上。

    举步向上的黑瞳本能的止步,抬头仰望着山巅断崖的那一袭白衣,几乎看不到任何眼白的黑色瞳孔幽光闪烁,诡秘而沉静。

    随风扬起的白衣和长发,完美无瑕的精致容颜,清澈如水却又冷冽而璀璨的眼眸。

    山巅的一切景象都出现在黑瞳的视线中,她漆黑的双瞳中甚至清晰的到映出了秦微白的身影。

    就像是瞳孔中的两个白点,也只有两个白点。

    断崖上的所有景象都全部消失,恍惚之中,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安静站着,沐浴着天地间的月光,高傲,冷漠,完美,锋利。

    天下无双!

    那种感觉远远超越了所谓的魅力和美丽,而是变成了一种令人不敢触碰,不敢亵渎的震撼。

    “秦微白?”

    黑瞳下意识的低下头,避过了山上的目光,问道。

    北海王氏的众多高手中,黑瞳虽不是最强,但也不是最差,可她却绝对属于最少离开北海行省的人之一,中洲第一美女的名头她早就听过,却始终无缘得见,一直到现在,她才真正明白,原来过分的漂亮,同样可以让人感受到恐惧和危险。

    “嗯。”

    王逍遥声音低沉的应了一声,眼神中藏着挣扎。

    黑瞳的眉头动了动,一片阴云在她双眉间汇聚,隐晦而强烈。

    北海王氏的情报中至今仍然清晰的显示着秦微白还在中洲,此时她却不为人知的出现在了东岛,这本就是一件很异常的事情。

    而在其他人的认知中同样也在中洲的王逍遥此时秘密潜入东岛,跟秦微白深夜接触,顿时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不寻常。

    黑瞳轻轻叹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在苍穹和妖姬都在东岛的情况下,秘密来到长岛的王逍遥只带了她一个人过来,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这个深夜注定了不同寻常,一些本应该发生的事情,势必会在大势之中埋下伏笔,谁也无法组织。

    前方的王逍遥脚步不停。

    没有丝毫犹豫的,黑瞳跟了上去。

    她不能停下脚步,因为身前的人还在向上。

    她不知道前方的男人会走到哪一步,但只要她还在,她就会跟着他走下去。

    哪怕只有她自己。

    ......

    走过铺满了乱石的小路,在最快的时间里以最短的路径赶到断崖的王逍遥额头已经隐见汗水。

    断崖地势极高,对于周围的五甲山而言可谓一枝独秀,呼啸的夜风从崖顶吹拂而过,汗水迅速变成了凉意,但凉意却并未消失,而是浸入肌肤,在他的体内不停的渗透着。

    夏日深夜,海边清冷的风中,王逍遥却犹如坠入冰原,整个人身上都透着无比的寒冷。

    他的嘴角动了动,看着面前的秦微白,眼神复杂,柔声道:“人多眼杂,耽误了些时间,来晚了。”

    这一句人多眼杂意义绝非寻常,最起码说明王逍遥想要避开的不止是东岛的一些监控力量。

    断崖上一片安静。

    军师和圣徒不动声色的移动了下身体,站在了秦微白后方的左右两侧,呼啸的风声中,两人的身躯似乎逐渐扭曲,最终变得模糊,就像是站在秦微白身后的两道虚影。

    秦微白的心情似乎仍在激荡,望着月色下波光粼粼的海面,她沉默了足足五六分钟才转过身来,平静道:“如果你来的再晚一些的话,我们的合作就不必谈了。”

    冷冽,干脆,直接。

    站在王逍遥身后的黑瞳挑了挑眉,黑洞洞的瞳孔在如今稍显诡异的环境中显得更加恐怖,她强自忍耐着内心突兀出现的怒意,深呼吸一口,沉默不语。

    今晚的这次会面,显然没有她开口的余地。

    对于今晚这次见面,知道的人极少,而能够了解这次见面的具体含义的人就更少。

    王逍遥来见秦微白,等于是直接接触轮回宫的意志。

    而轮回宫直接接触的,却是王逍遥。

    也只有王逍遥。

    “合作...”

    王逍遥没有在意秦微白语气中的不客气,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带着明显的犹豫和挣扎,喃喃自语了一声,他苦笑道:“小白,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合作,我宁愿没发生过。”

    “抱歉。”

    秦微白沉默了一会,伸手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发丝,淡淡道:“我不知道。”

    她的语气平和,但却淡的没有任何的情绪,字里行间都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

    这是足以让任何男人都心生挫败感甚至是绝望的态度。

    但却也是王逍遥已经习惯了的态度。

    身为中州剑皇的亲弟弟,王逍遥身份之尊贵不言而喻,以他的身份,苦苦追求一个女子好几年的时间却不曾传出一丁点的绯闻,这已经完全可以说明这份痴缠的单相思背后那名女子是如何的冷漠和无动于衷了。

    “是啊,你不知道...”

    王逍遥喃喃自语了一声,眼神愈发惨淡。

    若不是真的对面前的女子动了情,今晚这次的见面,又该是何等美妙?

    情之一字,让所有的计划都变成了矛盾,变成了纠结,让他在只能进不能退的情况下竟然想要退却,这一切,值得吗?

    王逍遥内心恍恍惚惚。

    秦微白清晰的声音已经继续响起:“我不需要知道。但大致能够理解。”

    “你不理解。”

    王逍遥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数百年来,北海王氏一直都是黑暗世界中最伟大的家族。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秦微白突然问道。

    这话一出口,不止是王逍遥,就连黑瞳,甚至是圣徒和军师都明显的愣了愣。

    “我自然清楚...”

    一瞬间,王逍遥眼神中的矛盾消失不见,他紧紧盯着眼前的秦微白,张了张嘴,却不能再继续说下去。

    “我也清楚。”

    秦微白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淡淡的完美,可眼神中的光彩却愈发璀璨:“所以,我还是理解的。这跟我们的合作有关系,但也可以说没关系,对吧?”

    王逍遥沉默不语。

    “准备的怎么样了?”

    秦微白再次转过身去,只不过她的眼神不再望向海面,而是站在至高处,静静的观察着几公里外那一片被月色笼罩的小村庄。

    “已经从李天澜那里拿到了半式影字诀。”

    王逍遥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还需要一些时间。”

    “你的计划需要时间,也需要机会,天澜也许会成为你一直想要的契机也说不定。”

    秦微白点了点头道。

    王逍遥握了握拳头,内心有些不安,也有些烦躁,他苦笑一声,掏出香烟点燃一支,深吸一口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今晚这次见面其实简单而又不简单,他跟轮回合作,他需要得到秦微白的承诺,而秦微白,却需要他的诚意,算是各取所需。可对方将他约来这里见面...王逍遥看了看四周。

    海面,沙滩,断崖,远方的灯火...

    他有些想不通在这里该如何表达诚意。

    这种类似于投名状的诚意,站在他和轮回这种高度上,可不是随便做些什么就能表现出来的。

    “我要你帮我杀一个年轻人。”

    秦微白看着远方寂静的村庄,认认真真的说道。

    “好。”

    王逍遥有些诧异,只是杀个人,似乎太简单了点,他点点头道:“我让黑瞳出手。杀谁?在哪?”

    “我说的是,我要你帮我杀一个年轻人。就在这里。”

    很平静的,秦微白又重复了一句。

    王逍遥眼神微微眯起,隐约之中,他能感觉到自己要表达的诚意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而这诚意的关键,则是在秦微白要自己杀的年轻人身上。

    “你要我亲自动手?杀谁?”

    王逍遥问道。

    “一位真正的年轻天骄,黑瞳不是他的对手。”

    秦微白不动声色的轻声道。

    这一句看似云淡风轻的话包含的信息量却堪称惊涛骇浪,王逍遥即使再怎么镇定也不由的变了脸色。

    黑瞳不是对手的年轻天骄?

    有多年轻?

    这种人物在整个黑暗世界数来数去,似乎都没有几个,而且基本都是那种三十岁上下已经不算年轻的年青人。

    至于再小一些的。

    二十三岁,只差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创造一个新的记录的王圣霄如今已经到了惊雷境。

    风雷双脉又有着顶级传承而且天赋惊艳的王圣霄能够战胜绝大多数惊雷境巅峰的高手,但面对黑瞳这种无限接近半步无敌境的惊雷境巅峰,仍然没有太大的把握。

    黑瞳都不是对手的年轻天骄?

    王圣霄,李天澜,古寒山...

    王逍遥脑海里首先想到了这三个名字,王圣霄自然不可能,秦微白除非是疯了才会让自己去杀自己的亲侄子。

    李天澜就更不可能了。

    古寒山绝对不是黑瞳的对手。

    东岛方面,流火宫少宫主不知火舞足够惊艳,但跟黑瞳比起来还差不少。

    仁德太子已经不能算是年轻人了。

    至于其他势力自然也都有自己的年轻高手,但大都被保护起来,最起码在大势不明朗的东岛,他们出现的几率极小。

    如此一来,秦微白到底想要杀谁?

    而且还是让自己亲自动手去杀。

    王逍遥很清楚,最起码在各大势力的资料里,自己的战斗力是远不如黑瞳的。

    王逍遥算是高手,在中洲能跟白幽冥齐名足以说明他天资不凡。

    可白幽冥如今只是在惊雷境稳固期,跟黑瞳差了将近两个小境界,两人的高下不问可知。

    可如今秦微白的意思,却已经很肯定的认为王逍遥的实力还在黑瞳之上!

    王逍遥眼神闪烁,秦微白短短的一句话包含了至少三个意思。

    她知道了自己在隐藏实力。

    东岛如今有一位不知名的年轻天骄。

    而年轻天骄背后,肯定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势力。

    没来东岛之前就知道东岛局势复杂,可只有真的到了这里,才能真正明白这被大势搅乱成了一片混沌的局势到底复杂到了什么程度。

    “他是谁?他在哪?”

    王逍遥平稳着自己的心情问道。

    “就在这里。”

    秦微白淡淡道:“你如果来的再晚一些,也许就要错过了。”

    “他是谁?”

    王逍遥依然执着这个问题。

    秦微白却沉默下来,摆明了不打算告诉他其他内容。

    “小白...”

    王逍遥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开口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两人在这里见面本就有些不对劲,但最不对劲的还是秦微白。

    她出现在这里,着实太过诡异。

    起码王逍遥就有些想不通。

    两人原本都有着各自的秘密,可现在看来,秦微白似乎对他的计划都有过了解,可他对秦微白的目的却一无所知,这种感觉让王逍遥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安。

    “我不想做什么大事。”

    秦微白淡淡道:“我如今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改变命运。”

    王逍遥不再说话。

    在秦微白似是而非的回答中,他明确的感觉到了危险,甚至感觉到了麻烦。

    如果一切都事关他自己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甚至不需要什么合作,只因为这是秦微白的要求。

    可一个年轻天骄背后,可能意味着太多的东西,同样也有可能关乎整个北海王氏。

    这样的合作,他不能不谨慎。

    而且从一开始,对于这次的合作,对于秦微白,王逍遥的态度就有些含糊,所以...

    “如果我不做呢?我们合作取消。”

    王逍遥沉默了一会,忽然说道。

    秦微白一动不动的站着,似乎没有听到王逍遥的话,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断崖上的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秦微白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

    可立于她身后两侧的圣徒和军师却逐渐变得清晰,最终又变得模糊。

    但这一次的模糊却不是刻意的掩饰自己的存在。

    断崖之上,刹那间被无穷无尽的凌厉剑意覆盖。

    圣徒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整个断崖之上都变成了剑的世界,剑意狂涌,生生不息。

    军师的身影也开始模糊,一片剑意之中,他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黑洞,压抑而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所以,我没有选择,对吧?”

    王逍遥自嘲一笑,看着秦微白问道。

    “有。”

    秦微白语气淡漠,带着高高在上的矜持:“目标死,你我合作。或者目标死,你也死。”

    “选择真多。”

    王逍遥点了点头,顺着秦微白的视线看过去,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几公里外的那座村庄位置。

    他微微皱了皱眉道:“人在哪?”

    “那。”

    秦微白伸手一指,缓缓道:“他来了。”

    顺着秦微白的手指看过去,隐约之中,在视线的尽头,一道身影正慢悠悠的从村庄位置走过来,因为距离的关系,王逍遥只能辨认出那是一道身影。

    “杀了他。”

    秦微白道:“你我合作。”

    王逍遥沉默着点点头,微微眯起了眼睛。

    海风带着腥咸的味道吹拂而过。

    清冷的空气弥漫,带着隐而不发的杀机。

    晨曦将近的时刻,明月从天际缓缓坠落。

    月光逐渐消散。

    阳光尚未升腾。

    那道从村庄中走出来的身影独自一人,默默行走在一天中最为黑暗的时光里。

    没有黎明。

    没有破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特战之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