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特战之王无弹窗 正文 第四十四章:第六日·天都

    窗外暴雨滂沱。

    隆隆雨声震动着长岛的每一个角落,已经断电的公寓中烛光在轻微摇曳,柔和细小的光晕扩散出去,照亮了棋盘,整个客厅却在光晕之外显得愈发阴暗。

    邪柔和的近乎阴冷的声音在秦微白对面响起,距离很近,但却仿似穿过了风雨,穿过了烛火的光晕,字里行间,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森然。

    老旧的公寓面积不大,可武力却相当强势,邪,月华,玫瑰,三人中就算实力最差的玫瑰也是很接近半步无敌境的高手,如此阵容对外是强大,但对于身为俘虏的秦微白而言,却是再大不过的危机。

    秦微白依旧平静如水。

    那是一种由内而外透出来的清冷和从容,她缓缓收拢了下白色的裙摆,专注的看着面前没有下完的残棋,轻声道:“你们在打轮回宫的主意?”

    “这是我们这次最主要的目的。”

    事已至此,邪自认为已经掌控了一切,话语也变得极为坦然:“长岛决战算什么?就算最终赢了,拿到了东岛特战系统的话语权又如何?不仅会分散力量,还要防着中洲,甚至跟皇室明争暗斗,我不否认这其中的巨大利益,但这里面的麻烦同样不少。起码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慢慢消化这一切,我南美蒋氏没什么耐心,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秦微白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眸光闪动,若有所思道:“难道你认为对付轮回宫,会比占领长岛更加容易?”

    “本来是不容易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邪阴冷的笑声回荡在客厅里,他随手抓起了一把棋子在手里把玩着,语气玩味道:“轮回宫是近年来影响力膨胀的最快的势力,若是以往,南美蒋氏自然不想轻易挑衅,但现在出现了一个变数。”

    棋子在他手里摩擦出尖锐的声响,邪的语气却越来越平稳:“老实说,我是没有想到秦总会出现在长岛的,这还真是一个惊喜。”

    “我们最开始盯住的目标是李天澜,谁让宫主殿下和秦总都这么在乎那个蝼蚁呢?我们只要将他带回去,就不愁对付你们轮回。”

    “可没想到啊,秦总竟然如此在乎他,甚至自己亲自来到了长岛。”

    他站起来,在一片阴影中挥着手,眼神中却闪动着火热的光芒,那是看到了巨大利益和美好前景的兴奋。

    “秦总,我很好奇,把所有男人都视作为粪土的你何等高傲?在无数人心里,你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为什么会看上李天澜那种蝼蚁?你看看,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我现在抓住了你,如果我在抓住李天澜,你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他重新坐下来,冷笑道:“就算二哥配不上你又怎样?李天澜只要落在我们手里,只要你还在乎,那你就没有选择。到时候也许为了让你心爱的男人过的稍微好一点,你会主动爬上二哥的床都说不定。”

    秦微白轻轻笑了起来。

    烛光的照耀下,她精致的如同梦幻的脸庞在细微的光芒里带着一种令人恍惚的圣洁与清冷。

    “你是不是还想说...”

    她看着邪,语气从容道:“等南美蒋氏搞定了我,然后在利用天澜胁迫我对付轮回宫?我在轮回的时间不长,但十二天王,有几位我还是完全可以影响的。轮回宫如果损失了十二天王,你们便会顺藤摸瓜对整个轮回宫出手?”

    “嗯...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我姐姐目前还是重伤,也许就在她养伤期间,南美蒋氏就会做好这一切。到时候我姐就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最多身边也就是一些残兵败将。而你们南美蒋氏,兄弟三人都在无敌境,还有凶兵在手,到时根本就无惧我姐姐前来报复,是这样吗?”

    邪不动声色的摩擦着手里的棋子,没有说话。

    秦微白却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而且因为我在你们手里,我姐投鼠忌器,很难不顾一切的报复。到时你们会逼迫我答应和蒋千年的婚事,顺理成章的邀请我姐加入南美蒋氏,给予她一个甚至可以跟你大哥平起平坐的地位...”

    “将仇人变成自己人,从而顺势吞掉轮回宫,这个过程或许会花费很长时间,但却是值得的...对不对?”

    “秦总果然聪明。”

    邪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他毫不意外秦微白能想到这些。

    在轮回宫主的意志沉默的时候,秦微白便是轮回宫的代言人,如此人物,就算不懂武道,但也没人敢怀疑她的头脑。

    而且她若是不聪明的话,几个月前也不至于布了一个大局将实力强劲的夜灵组织一举摧毁。

    那一战除了轮回宫主的绝强实力,秦微白在幕后长时间的布局同样功不可没。

    “计划还可以。”

    秦微白点点头评价了一句:“不算绝妙,但却抓住了轮回宫的软肋,难怪你们会这么想当然。”

    “想当然?”

    邪挑起眉毛,语气有些阴森。

    “换句话说,就是痴人说梦。”

    秦微白缓缓道。

    脚步声在客厅的另一侧响起。

    一身黑衣容貌极美的月华端着一杯茶走过来。

    她将茶水放在秦微白身边,轻手轻脚,但语气却有些意味深长:“二夫人,请用茶。”

    秦微白终于皱了皱眉,眉宇间也露出了一丝很淡的烦恼,似乎对二夫人这个称呼极为不喜。

    “刷!”

    她拿起茶杯,二话不说,直接扬起手,整杯茶连同茶杯顿时朝着月华甩了过去。

    只不过她的动作太过明显,力道也太过娇弱,茶水还没有触及月华的身体,月华的手指稍微一动,细微的电弧闪烁而过,茶水顿时被完全蒸发,茶杯也变成了粉末,在烛火中飘扬而下。

    “滚下去。”

    秦微白语气冷然,甚至有些阴森,一直平平静静的她第一次露出了些许的强势,那是极为耀眼的锋芒。

    明明是俘虏,可面对着三大高手,这一刻的秦微白却更像是主人。

    月华的眼神眯起,杀意汹涌,一步不退。

    “二嫂,月华可不是下人,她是我南美蒋氏的客卿之一,也是二哥的宠妾,你们姐妹若不团结和睦...今后可是会被打屁股的,哈哈哈哈...”

    邪放肆的笑着,朝着月华使了个眼色。

    月华一脸冷漠的退了下去。

    秦微白也在笑,笑容嫣然,如同繁花盛放,只不过谁都能感觉到她笑容背后的冰冷和愤怒。

    “记住你说的话。”

    秦微白语气平静,不张扬,不尖锐,更像是一种不容抗拒的宣判:“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会付出代价,南美蒋氏也会付出代价。”

    “二嫂真是霸气。”

    邪皮笑肉不笑的嘲讽了一句:“不过到了这里,你还是认命吧。”

    “我命由我!”

    秦微白眼神中光华流转,璀璨背后全部都是冷漠。

    “由你?”

    邪冷笑一声:“真由你的话,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需要在这里,所以我就被你抓来了。”

    秦微白看着邪,嘲弄道:“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大势如棋盘,你们高高在上,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棋手,我不同,我愿意做棋子,在必要的时候,我要出现在这里,所以就出现了。谁也拦不住我。”

    她拿起一枚棋子放在棋盘上,指着自己落子的地方:“就像这样。”

    “我不信。”

    邪沉默良久,才笑呵呵道,他低头看着棋盘,也随手落下一子,冷漠道:”不要说大势,就是眼下这局残棋,二嫂也主导不了局势,胜负已定,你能如何?”

    “胜负未分,就算输定了,最少...我还可以...”

    她猛地伸出手,在邪错愕的目光中,一把掀翻了面前的棋盘。

    黑白分明的棋子在烛火的摇曳中飞扬而起,纷纷洒落在地上,响声清脆,一如窗外的暴雨。

    秦微白身体略微前倾。

    那一瞬间,已经进入无敌境的邪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体。

    秦微白冷笑着站起身,淡淡道:“我就在这里,看着你计划的实施,天澜是变数,我是关键,你真以为你能抓住天澜?你们能杀了他,但绝对不会抓住他。”

    “别急着否认。”

    她冷漠道:“他是我男人,难道你比我更了解我的男人吗?”

    邪语气中的怒意开始逐渐加深。

    他坐直了身体,沉声道:“你真不在乎李天澜的生死?”

    “我在乎。”

    秦微白语气清澈。

    窗外惊雷滚落。

    她的声音清冷的如同照耀在窗外的苍白电光,无悲无喜:“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邪身体一震,匪夷所思。

    秦微白的眼神却悄然柔和。

    其实很多人...甚至就连圣徒和军师都不知道的是,她跟在东岛的那位神秘殿下合作,所求的并非是让那个神秘组织彻底确保李天澜无恙。

    明面上一个财团作为筹码,暗中的付出更是不计其数。

    她所图谋的,怎么可能仅仅是让李天澜无恙?

    她所求的,更多是在李天澜‘死后’。

    人若不死一次,如何才能大破大立?

    ......

    雨水飘扬在长岛的每一个角落。

    几欲令人不能视物的大雨之中,一名穿着朴素僧衣的中年和尚沿着机场公路,直接来到了长岛西郊的一处中等规模的别墅区前。

    雨势正急。

    大雨在天空中漫天飘落,却在和尚五六米外的空中纷纷弹了出去,在雨幕中疾行却仍旧一身干爽的他看了看前方的别墅,直接走向大门。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从大门口开过来,最终停在了和尚面前。

    明亮的车灯照耀着和尚的脸庞,和尚不动声色,只是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一名相貌英俊的近乎妖异的男子快步下车来到和尚面前,雨幕中,他向来阴冷的嗓音似乎也变得柔和了一些:“本人破晓,见过大师。”

    和尚再次行了一礼,有些歉意道:“贫僧如也,出了些意外,所以来的晚了些。”

    破晓神色一动,拉着和尚上车,关切道:“无为大师身体可好?”

    “师父...”

    如也轻轻说了一句,面色悲苦,不再多言。

    破晓内心一沉,也不在多说什么,转移话题笑道:“殿下正在等着大师,大师来的虽然比预定时间晚了,但却无碍的。”

    轿车在雨幕中快速穿行,最终停在了别墅区中心的一栋别墅门前。

    一路行来,整个别墅虽然寂静无声,但却处处灯火通明,无数的雨滴在连绵的灯光中愈发清晰,整个别墅区,似乎都在借着雨水压抑着什么。

    如也默默观察着,一言不发。

    又一名长相跟破晓略微相似的妖异男子走过来,亲自为如也拉开了车门,微笑道:“大师,  我是黎明,请...”

    如也默默点头,摸了摸怀中,举步走向了别墅。

    黎明和破晓没有进去,两人站在门前,看着前方的雨水,静静等着这次不动声色却又极为重要的见面结果。

    “终于来了...”

    破晓轻声说了一句,语气复杂。

    “也该来了。”

    黎明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别墅区,语气低沉。

    他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哥,你说殿下能如愿吗?”

    “我怎知道?”

    破晓沉默了一会,最终摇了摇头。

    他知道黎明说的是什么。

    从宁户回到长岛之后,殿下一直自己呆在这间别墅里,没吃饭,也没说过一句话。

    他们的少主,华武死了!

    这个消息到底让里面的殿下有多悲痛绝望,不是当事人,根本无法想象。

    就差了那么几天的时间!

    如果再晚几天,他们的少主,那位叫华武的少年就会在最终的决战中正式出世!

    天骄之名...

    就差那么几天啊。

    这次中洲的玄学宗师无为大师的弟子如也来到长岛,这是计划内的事情,可殿下现在却想要一心查出到底是谁杀了华武。

    这件事情,无为大师也许有能力给出线索。

    可此事却在计划之外,无为大师,真的愿意帮忙吗?

    如果真的知道了真凶,殿下是会将怒火倾泻到仇敌身上?还是会专注这次的决战?

    沉寂多年,如今的天下,殿下哪里还有战不胜之人?

    他的怒火...

    破晓的脸色有些难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为大师赐名...那应该是符合大势的,哥,你说我们的组织今后会叫什么名字?”

    黎明转移话题问道。

    破晓笑了笑,缓缓道:“一会我们就知道了。”

    ......

    别墅内一片安静。

    和尚走进了别墅大厅,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的位置并不是在沙发中间,而是盘踞在某个角落里。

    可他带给人的感觉却实在太过真实,真实到了即便他的相貌并不出众,但仍旧能够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他的存在。

    “见过殿下...”

    如也主动行李,表情平静。

    “如也师傅客气了。”

    神秘的殿下语气平静而低沉,他的情绪似乎不高,看了如也一眼,直截了当道:“东西带来了?”

    如也面色如常,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恭敬的递了过去。

    殿下招了招手,信封直接落在了他手里。

    没有犹豫,他撕开了信封。

    信封中只有一张很简单的白纸。

    白纸上简简单单的并列着八个字。

    其余的都是留白。

    “起源炼狱,神居天都。”

    只有这八个字。

    殿下默默的看着,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的问题没有解答,他的邀请也没有回应。

    没有回应,也是回应。

    “替我谢谢无为大师。”

    殿下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才缓缓道。

    “师父还有一事相求殿下。”

    如也站在原地,轻声道。

    “请讲。”

    殿下的目光依然注视着纸上的八个字,语气平静。

    “师父希望殿下可以成全一个人。”

    如也表情平静。

    可殿下拿着信的手指却微微一僵。

    他慢慢的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如也,良久,才不冷不热道:“如何成全?”

    他没问那人是谁。

    不问可知。

    “如同殿下当年一样,大破大立,希望殿下成全。”

    如也的语气木然,平淡的如同没滋没味的白开水,不带半点个人情绪。

    殿下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中年和尚,目光渐冷,那并不是直接的愤怒,而更像是一种迁怒。

    “我也有一事相求大师。”

    他敲了敲手旁的纸张,语气柔和,轻声道:“我想知道,是谁杀了华武。”

    如也默然。

    两人对视了一会,如也才将视线偏移,平和道:“信上已经有了答案。”

    那封信上只有八个字。

    起源炼狱,神居天都。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有答案,便是答案。

    殿下似乎并不聪明,又或者说极为执着。

    他直直的盯着如也,手一挥,直接将那封信飘到了如也面前。

    纸张悬空而立,纸页在空中伸展的笔直。

    “我看不到答案。”

    他说:“如也师傅如果看到了,还请告诉我。”

    他一字一顿道:“到底是谁,杀了华武?”

    如也轻轻叹息,双手合十道:“既然没有答案,那便是不可说,殿下又何必执着?”

    是不可说。

    而不是不能说。

    殿下眼神中骤然涌起一丝火苗,他沉声道:“那是我儿子!”

    如也不再说话,静立于原地,保持着双手合十的姿态,寂静如雕像。

    殿下突然笑了。

    那笑容真实而灿烂,可他的眼神中却满是冷漠。

    “既然大师不允我,我又为何要成全别人?”

    他看着如也,很认真的问道。

    在如也的沉默中,他猛然站起身,怒声道:“我又凭什么成全别人?!”

    无量凌厉的剑意在他周身瞬息爆发。

    剑意席卷客厅的每一处空间。

    如也身上的僧衣被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身上鲜血淋漓。

    密密麻麻的剑痕落在墙壁上,整个客厅里到处都是森然剑意。

    “那人有风雷双脉,那人想大破大立,那人被成为天骄,华武呢?嗯?难道我儿子就该死吗?!华武死了,我想报仇,大师都不允?他不允我,我凭什么帮他成全那人?凭什么?!那人才该死!最该死!”

    殿下的声音昂然而激进,他冷冷的看着如也,语气坚决道:“我不服!凭什么?”

    “责任。”

    浑身上下全部都是鲜血的如也面色如常,平静道:“殿下有殿下的责任。”

    殿下猛地沉默下来,半晌都没有开口。

    “我...”

    良久,他才张了张嘴,冷硬道:“我就是不服!”

    如也念了一声佛号,微微躬身,叹息道:“师父说了,不偏不倚...”

    他不再看殿下的表情,也不去看自己身上的鲜血,转身离开别墅。

    殿下并没有阻拦。

    “不偏不倚...嘿...好一个不偏不倚...”

    他脸上的冷笑一点一滴的收敛起来,眼神中却闪烁着执拗的光芒。

    如也的身影走出别墅。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殿下静静的注视着客厅里纵横遍布的剑痕,良久,才面无表情道:“大师,你终究是偏袒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特战之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