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特战之王无弹窗 正文 第四十四章:弹指之间,剑气冲天

    没人能想到李天澜会如此干脆。

    宋词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她重伤了许褚,重伤了宁千城,在前两次的演习中压制了东皇殿,她知道自己跟李天澜不会成为朋友。

    可她却同样没有想到李天澜竟然说出手就出手。

    在确认了她身份的第一时间,狂乱的剑意已然凌空而至。

    遮住了阳光的巨大合金在空中飞舞。

    阳光变得黯淡。

    李天澜一步落下,整个人陡然巨变!

    那是无法形容的感受。

    一步之前,真实的是世界,李天澜虚无缥缈,明明站在那,却虚幻的如同尘埃。

    一步之后,虚幻的是世界。

    高台,废墟,远方的树木,周围的人群,燥热的光线,所有的一切都在剑意中全部变得模糊,只有李天澜变得无比真实。

    世界仿佛很小。

    小的像是被李天澜生生挤进来一样。

    宋词的眼神中只剩下李天澜那道真实纯粹到再没有任何气质的身影。

    这种转变太过剧烈,如同沉默死寂的火山中突然爆发的岩浆,又像是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瞬息卷起的狂澜,刹那间的涌动,带给人的却全部都是扑面而来的危险。

    宋词终于后退了一步。

    她的手掌中亮起了光。

    一截古朴幽暗的握柄从她袖口中滑落到手上,光芒幽暗而深邃。

    被李天澜掀起来的合金钢板带着无与伦比的沉重声势砸下来。

    剑气充盈四周,毫不掩饰的杀意似乎要将宋词完全撕碎。

    宋词的手臂完全舒展。

    她手中幽暗的握柄一刹那亮起了犀利而刺目的光芒。

    一把细长的长刀直接探出了她手中的握柄。

    刀锋阴沉晦涩,笔直如剑,只有刀尖处略微上扬,形成了一个细小却完美的弧度。

    细长的刀锋在完全伸展出来的情况下将近两米,此时被宋词握在手中,说不出的凛然锋锐。

    这是近年来即便在黑暗世界都算是小有名气的长刀。

    刀名夜幕。

    巨大的合金呼啸而至。

    宋词紧握手中的夜幕,一刀上扬。

    狭长的刀锋带着刺耳的音啸一扫而过。

    金铁交鸣的声音中,长度将近五米的合金钢板猛地被刀光撕裂成了无数块。

    合金碎片到处飞射。

    宋词面无表情的握着夜幕,刀光在她周身肆虐的剑意,她的眼眸已然是一片空洞死寂。

    直到这个时候,天空学院的后勤处主任赵鹤飞才反应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演习还没有开始!”

    赵鹤飞下意识的咆哮起来:“你们都给我...”

    “滚。”

    李天澜直接打断了赵鹤飞的话。

    赵鹤飞顿时怔住。

    他的脸庞猛然涨得通红,甚至有些发紫。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眼神随即又落在了宋词身上。

    很平淡的一眼。

    可一腔怒火的赵鹤飞却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在胸口燃烧的火焰一下子熄灭,结成了冰。

    他仍然愤怒。

    但火气却丝毫发不出来。

    愤怒被本能的畏惧完全压制下去,他嘴巴动了动,竟然真的向旁边走了几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李天澜的变化。

    那种从虚幻变得真实的变化剧烈而突兀。

    这一刻的李天澜站在那,他的身影很小,但意志却仿佛充斥着整个训练场。

    赵鹤飞甚至找不到自己落脚的地方。

    天空学院的精锐下意识的围了过来。

    李天澜直接被无数道冰冷的目光笼罩。

    “退下。”

    宋词突然开口。

    所有人略微一怔,虽然没退,但却也没在继续向前。

    这其中不止是幽影的精锐。

    甚至还包括了三千界和暴雪组织的精锐。

    宋词在深海学院的威严可见一斑。

    “是你主动出手的。”

    宋词紧握着手中细长幽暗的夜幕,向前迈了一步。

    她的容貌艳丽而张扬,但了无生气的死寂眼神却透着浓浓的危险与凌厉。

    李天澜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

    他不喜欢这个女人。

    不止是因为她重伤了许褚和宁千城。

    而是近似于本能的排斥。

    宋词给他的感觉太过怪异。

    刚才试探性的一击虽然没什么结果,但却也足以让她判断出很多东西。

    宋词手中的刀不好不坏。

    那一刀很强,但李天澜却可以肯定对方不是什么特殊的体质,不要说风雷双脉,单独的风脉或者雷脉她都不具备。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确信,这个女人意志一般。

    不是说她的意志不坚定。

    意志包括很多东西。

    其中就包括感知。

    对危险的感应,对敌人的大致判断...

    这些都是感知。

    宋词的感知糟糕的完全出乎李天澜的预料。

    但她的心态却极为坚定。

    不够敏锐却足够坚定的意志。

    这一切结合起来,让宋词看上去极为僵硬。

    这才是他最让人不舒服的地方。

    李天澜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察觉到宋词的缺陷。

    但他能看出来。

    始终隐藏自己天王心,实际上在意志上已经完美无缺的江上雨同样也能看出来。

    这意味着太多的可能。

    李天澜默默思索着,表情却依旧平淡如水:“我先动手又如何?”

    “任何冒犯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宋词扬起了手中的夜幕。

    夜幕真的如夜阴沉,即便是在烈日之下,细长的刀锋仍旧幽暗隐晦。

    夜幕的刀锋斜指着李天澜,宋词身上的气息陡然间开始疯狂攀升。

    李天澜笑了笑,他今天来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宋词。

    宋词将许褚和宁千城送出了最终演习。

    他就必须将宋词也送出最终演习。

    李天澜不介意付出代价,但前提是对方得有这个本事。

    他的身影在烈日下逐渐变得模糊。

    世界依旧虚幻。

    李天澜的身影如流水般融入空气,彻底变得虚无。

    宋词紧紧皱起了漂亮的双眉。

    她没觉得李天澜比自己强多少,但李天澜这种诡异飘忽的机动力,却是她最讨厌的对手。

    宋词的眼神愈发死寂。

    但漆黑的瞳孔中杀意却越来越浓郁。

    烈日下吹过灼热的风。

    风中带着细微的剑气。

    宋词顺着剑气猛然转身。

    李天澜已经在数百米外的二号高台上出现。

    他是如此的清晰真实。

    真实的让人下意识的忽略掉了他周围的一切。

    李天澜看着宋词,他的声音直接覆盖了方圆数百米的区域,宏大如雷鸣。

    “过来。”

    李天澜声音淡漠而随意,简单两个字,却完全充斥着漫不经心的轻蔑。

    这是让宋词很陌生的语气。

    她没有觉得愤怒,反而笑了起来。

    她的容貌极美,笑起来的时候那种艳丽甚至让人无法直视。

    “来了。”

    宋词说着,夜幕转移了方向,直接指向了李天澜。

    炽盛的阳光随着偏移的刀锋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变得扭曲起来。

    大片的空间以宋词为中心层层震荡。

    空气如同波浪蔓延。

    起伏不定的空间笼罩了一号高台,不停扩散。

    空间涌动的并不快。

    但一层一层的拍击着向外延伸,到了李天澜面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剧烈呼啸的狂潮!

    扭曲的空间带着澎湃的呼啸声冲击着一切,似乎要崩塌整片天地。

    宋词攥紧了手中的长刀。

    极致的死寂中,一号台上骤然扬起一声尖锐高昂的足以穿金裂石的尖啸。

    遥远的距离外,夜幕的刀锋猛地向前一刺。

    雷光暴起,遮天蔽日!

    这一刺似乎没怎么用力,但宋词整个人的身体似乎都随着这一刺被带飞起来,直接冲向了李天澜。

    风起。云涌。

    整个训练场彻底变成了雷光的世界,无尽的雷霆震动着整个天空学院,一道又一道的雷光在地面上炸碎,烟尘升腾而起,变成了雾。

    浓雾与雷光中,夜幕幽暗的锋芒如同闪电,带着凝聚到极致的杀意,霎时间出现在李天澜眼前。

    李天澜不进不退,面对着直刺自己头颅的刀光,他只是抬起了手臂。

    他的手腕上戴着一只银镯。

    银镯安安静静,光芒流转。

    李天澜五指张开,二号台的空间一瞬间似乎彻底凝固。

    没有冰霜电火,只有空间最凶狠的挤压收缩。

    整片空间似乎形成了一道墙。

    宋词带动的空气波浪呼啸着砸在墙上。

    夜幕的刀尖随着汹涌的浪潮直接刺了过去。

    空间仿佛完全静止。

    所有的声音都完全消失。

    世界一片安静。

    李天澜站在高台上一动不动。

    宋词身在空中,保持着前刺的姿势。

    刀剑已经无限接近了李天澜的手心,只需要再向前几公分的距离,就足以穿透李天澜的手掌。

    可几公分的距离却如同天堑。

    在这近乎静止的一瞬,即将刺穿李天澜手掌的刀尖竟然丝毫不能寸进。

    浓郁的幽蓝色雷霆无声无息的弥漫过来。

    宋词双手持刀,她的身体完全紧绷起来,奋力直刺。

    李天澜微微挑眉。

    他张开的手掌合拢了一下, 再次张开。

    弹指之间,剑气冲天!

    仿若静止的空间刹那之间以最狂暴的姿态纷纷破碎,二号高台之上,李天澜周身所有的空气在剑意中都被撕成成了长剑的形状,无数虚幻透明却又极致危险的剑影不停的冲上高空又迅疾坠落。

    李天澜周围到处都是剑影。

    数十把剑,上百把剑,数百把剑。

    剑意如水沸腾。

    无数的剑影将李天澜彻底包裹在其中。

    剑影变成了幕。

    大片的剑幕围绕着李天澜飞旋升腾,剑影并非防守,同时在层层向前,永无休止的冲击着面前的宋词。

    如同巨浪的波纹全部被剑影斩碎。

    雷光在消散。

    唯有那道幽暗的锋芒依旧在竭力响起。

    宋词死寂空洞的眼神越来越亮,瞳孔也越来越漆黑。

    战斗状态下的她,整个人都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疯狂。

    密集的剑幕围绕着李天澜旋转,如同花开,大量的剑影落在了宋词的身上,在她身上带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火光。

    鲜血在宋词的身上低落下来。

    夜幕依旧不得存进。

    李天澜周身剑意越来越盛。

    他的身影变得越来越真实。

    剑意开始不停变幻。

    蜀山的太虚剑意。

    疾风御剑流的疾风剑意。

    瑶池剑意。

    剑意不断流转,模拟出来的剑意全部都是似是而非,但复杂多变的剑意转换却让李天澜周身的剑幕越来越庞大。

    宋词身边的雷光已经几近湮灭。

    围绕着李天澜的剑幕已经扩散到了数百米的规模。

    庞大,繁复,庄严,遮天蔽日,剑气冲天!

    宋词漆黑的瞳孔悄然扩散,几乎要占据整个眼白。

    细长的夜幕狠狠一震。

    庞然的剑幕之中,宋词整个人刹那间冲霄而起。

    乱而有序的剑幕同一时间冲向宋词。

    千百把剑汇聚成一束。

    剑幕如龙,浩浩荡荡。

    宋词的身体依然在升腾。

    下一秒,高空之上骤然亮起了幽暗的刀光!

    刀光如瀑。

    幽暗的锋芒铺撒在整片天空。

    刀光扩散又合拢。

    宋词的精气神在最短的时间里直接攀升到了极限。

    幽暗的刀光变成了无数漆黑的线条。

    庞然的剑幕成片成片的在刀光之中消失。

    漆黑的线条越来越多,狂追而下。

    如同狂乱的雨。

    爆发!

    不计后果的爆发!

    这本来就是北海王氏的武道精髓。

    如今在宋词身上更是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宋词或许不是年青一代的最强者。

    但却绝对是最危险的人物。

    瞬间爆发和持续爆发结合在一起才是北海王氏武道的均衡。

    可宋词却明显在瞬间爆发上走到了最极端。

    这意味着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直接将所有的体力和绝学以最彻底的方式尽情宣泄释放出来。

    不计后果。

    只追求最彻底的爆发力。

    一瞬,即是永恒!

    幽暗的刀光自上而下,遮住了天空。

    无双。

    杀戮。

    毁灭。

    撕裂。

    屠龙。

    精气神绝对集中完全专注的情况下,古词所有的战斗力在眨眼间全部爆发出来。

    所有的绝学在夜幕刀锋的轻颤中变成了充斥着杀伐意味的刀光。

    夜幕的刀锋笔直向下。

    肆意绽放的刀光近乎摧枯拉朽的摧毁了剑幕。

    宋词的杀意直接冲破了制高点,绝对的专注之下,隐约中她竟然又有了突破的迹象。

    李天澜依然没动。

    任由剑幕被冲击的支离破碎。

    任由黑色的刀光笔直下坠。

    宋词的身影在空中笔直向下,狂野而决然。

    李天澜静静看着,眼神宁静。

    已然彻底疯狂的幽暗刀光撕裂着完全散乱的剑幕,一路向下。

    越来越近。

    三十米。

    二十米。

    十米。

    刀光纵横,带起了狂风。

    李天澜的白衣在狂风中被完全向后吹气,宋词甚至能够清晰察觉到那件云丝制成的白衣传递过来的沁凉。

    五米。

    李天澜再次伸出了手。

    仍然是弹指。

    只不过这一次随着李天澜手指轻弹,他的手掌顿时结成了一个怪异而繁复的手印。

    刹那之间,带着无尽疯狂杀意的幽暗刀光猛然一滞。

    脸色巨变的宋词已经来不及收手。

    下压的刀光即将覆盖李天澜的身体。

    可刀光却在他手印变换间直接逆空而上。

    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

    宋词的刀已经彻底失控,无数的刀光几乎是在眨眼间彻底覆盖了她的身体。

    李天澜神色平静。

    他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认出这一式。

    但无所谓了。

    这一式在黑暗世界中有其他的叫法。

    但在他看来,这就是剑二十四。

    一片柔和但却闪烁的充满了质感的雷光在刀光落在宋词身上的瞬间将她完全笼罩在内。

    雷光出现的毫无征兆。

    但出现的刹那却直接磨灭了大部分幽暗的杀机。

    雷光柔和而深邃,形成的竟然不是闪耀的电弧,而是如水般流淌波动的光芒,不耀眼,却深邃而坚韧。

    不要说其他人,就连李天澜都不知道惊雷境还可以如此变化。

    但如水的雷光终究慢了一步。

    少量的刀光席卷过宋词的身体,大片的鲜血直接飞溅出来,同雷光一起盛放,血色与幽蓝交织,绚烂如花。

    李天澜有些意外的笑了笑,笑容冰冷。

    包裹着宋词的雷光缓缓散去。

    浑身满是鲜血的宋词衣衫破碎,脸色惨白,但意识却依旧清醒。

    一道修长温润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战场上,他救下了宋词,此时一手将她抱在怀中。

    两人在空中缓缓下降,落在了高台上。

    高台平整如新,激烈的战斗中,高台甚至不曾损坏一丝一毫。

    “好久不见。”

    男人搂着宋词落下。

    他的眼神宁静而温和,而温润的表象之下,李天澜却清晰的感受到了对方眼底深处的战意与杀机。

    王圣霄!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在战场中,宋词今日就算不死,也会彻底退出一个月之后的演习。

    这场战斗激烈而短促。

    宋词冲向高台。

    李天澜伸手。

    弹指。

    再弹指。

    战斗结束。

    宋词输了,但这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中,却没人觉得她输的有多么难看。

    王圣霄晚了一步。

    李天澜也慢了一步。

    两人静静的对视着,针锋对麦芒。

    少量的观战者终于从这场战斗中回味过来。

    每个人想着的都是战斗最后宋词那近乎完全失控的刀光。

    那是李天澜的绝学。

    借敌人的力量为己用。

    这是...

    人群中猛然响起一阵惊呼:“这是...”

    “万道森罗?”

    王圣霄看着李天澜,眼神深邃。

    这是近几年名镇黑暗世界的绝学,是天都炼狱的绝学。

    模拟不同剑意且可以同时驾驭的九空无尽。

    借敌人力量为己用的万道森罗。

    都是天都炼狱的绝学。

    “是剑二十四。”

    李天澜语气淡然。

    王圣霄笑了笑,他的眼神除了平静,就只剩下自信。

    “你果然摸透了剑二十四。”

    他看着李天澜,若有所思:“我低估你了,也许你会是个好对手。”

    “你想动手吗?”

    李天澜笑着问道,他指了指宋词:“就算为她报仇也好,我接受,现在就可以。”

    王圣霄眼神闪烁,似有心动,但最终却摇了摇头:“不急。”

    他淡然道:“一个月后,演习中见,北海王氏和李氏之间恩怨的了断,需要足够分量的见证人。”

    李天澜哈哈大笑起来。

    极具穿透力的笑声中,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高台上,只有他的声音不断响起,越来越远。

    “解决李氏和北海王氏之间的恩怨?你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

    王圣霄眯起眼睛看着李天澜离开的方向,半晌没有说话。

    “这人真是狂妄。”

    宋词靠在李天澜怀里,声音虚弱而冰冷。

    王圣霄笑了笑,轻声道:“他确实很强。”

    “年青一代中,你才是最强的。”

    宋词的声音坚定而骄傲。

    王圣霄却没有说话。

    他回想着李天澜跟宋词这一战。

    自始至终,李天澜一直都站在原地,不曾移动过。

    他也没有拔剑。

    ...

    (今天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特战之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