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特战之王无弹窗 第二百零五章:陨落日·殿下息怒

    陈青鸾还有的选择。

    但自从李天澜踏入雷基城的第一秒开始,整个乌兰国已经别无选择。

    更可悲的是,被乌兰国民众给予很大希望的高层人员里,还有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乌兰国高层从早上开到晚上的高层会议已经接近尾声。

    争吵也接近了**。

    外界的消息每隔几分钟就会传递到会议室。

    李天澜距离总统府还有二十公里。

    会议室内乱哄哄的,吵成了一团。

    理智的政客已经开始分析向中洲服软后乌兰国的未来局势。

    脾气火爆的军人仍旧叫嚷着想要一战。

    乌兰国总统卡洛斯静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眼旁观。

    主张求和的政客以乌兰国首相里克为首。

    主战的强硬派则是乌兰国国防上将约尔。

    乌兰国风平浪静的时候,卡洛斯总统和里克首相都很喜欢约尔上将。

    上将今年将近六十岁的年纪,彪悍勇武,性格耿直,治军严厉,身居高位却简单清廉,可以是整个乌兰**的典范,又或者是异类。

    乌兰国有很多人都不喜欢约尔上将,但对他却都不约而同的保持尊重。

    在雷克维亚的阴影笼罩乌兰国的时候,乌兰国站在国家的立场上想要做点什么,约尔上将是乌兰国推出来对抗雷克维亚压力的最好筹码。

    所以即便是在军国防领域,约尔上将也是制衡托斯特尔雷克维亚上将的最好人选,无论是总统还是首相,平日里对上将都极为倚重。

    只不过这一刻,里克首相却觉得约尔上将虽然勇武,但却着实不够智慧。

    前线的战报不断传过来,早已震动了整个黑暗世界。

    乌兰国在欧洲疆域极大,但却并非什么强国,军力有限,如今一日之内被对连破多半的锐军团。

    主战?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

    但如何去战?

    里克首相抬头看着视线中的老年上将。

    将军站在那里慷慨激昂的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首相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下来。

    他突然重重的敲了敲桌子,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耐和烦躁:“够了,将军。”

    整个会场陡然寂静了一瞬。

    首相深呼吸一口,按捺住内心的情绪,语气淡漠的开口道:“大家都理解你的热血。但也请你理解一下什么是现实。”

    “现在的情况是敌人的三千军队完打散了我们乌兰国重金培养的三个锐军团,你的或许是正确的,战争之后,对的折损很大,而且很疲惫。李天澜或许也已经重伤,我们现在调动雷基城内有限的军队,也许还有跟他们一战的资格,我们甚至会获得胜利。”

    首相的语气来严肃:“但是你能留下李天澜吗?杀了他?谁能做到?而且你似乎忘了,王天纵,现在已经出现在了雷基城!”

    约尔上将的气势顿时弱了些许。

    但随即他的气势顿时再一次升腾起来。

    有意无意的,他没有去理会关于王天纵的话题,而是直接反击道:“我们或许留不下李天澜,但那又怎么样?我们今晚只要击退他们,我们就可以获得胜利!”

    里克首相怒极反笑,他点燃一支雪茄狠狠吸了一口,面无表情道:“你的理由。”

    “李天澜重伤,只要今晚击退他们,他们想要反击,肯定需要时间。乌兰国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首相先生,我们还有很强大的力量,我们是整个欧洲除了雪国之外疆域最大的国家,我们还有很多军队。过去十年的时间里,我们有将近四十万的退役军人。只要给我时间,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征召超过二十万的退役军人,重新整编出几个大型军团,到时胜利肯定会属于乌兰国!”

    约尔上将掷地有声,声音坚定。

    超过二十万的退役军人。

    二十万军队,已经超过了乌兰国目前军的总服役人数。

    不少主战的高层似乎都被动,议论纷纷。

    首相默默的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看一个白痴。

    所有主张求和的高层也都用看一个白痴的眼神看着约尔。

    “很好的想法。”

    首相沉默了一会,才点了点头,淡淡道:“但是军备呢?”

    约尔上将在上层是个异类,但在军基层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声望。

    首相相信他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征召出超过二十万的退役军队。

    但如此庞大的兵员,需要的军备在哪?

    正常情况下,乌兰国如今的处境糟糕,西欧的一些强国肯定会为了守住门口给予乌兰国帮助。

    但今晚金瞳出现在这里,并且被王天纵带走,这已经明了阴影王座的态度。

    阴影王座的态度代表着西欧的态度。

    所以他们不可能再从西欧拿到军火。

    至于雷克维亚家族

    雷克维亚是雪舞军团和南美蒋氏争斗的焦点。

    如今南美蒋氏惨败,雷克维亚只要不死,都明白会如何战队,所以乌兰国也很难从雷克维亚拿到军火。

    而欧洲最大的军火商可以是雪国的紫罗兰家族。

    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无论是紫罗兰还是莫顿,两大家族对乌兰国的一切都保持沉默。

    原因很简单,在雷克维亚态度微妙的情况下,两大家族谁都不愿意先出手。

    因为两大家族跟乌兰国之间,还隔着一个秦族。

    所以他们根没有足够武装数十万大军的军备。

    就算搬空乌兰国的库存,勉强给每个人配备了武器,乌兰国也没有魄力真的跟中洲打一场战争。

    他们的宣战无非是给中洲制造压力。

    真的要打?

    且不雪舞军团震惊世界的无敌兵锋,只是北冰洋司令部的驻军就足以碾死乌兰国。

    欧各地都是乱局,乌兰国真的决心死拼一把的话,今日跟乌兰国一起朝着中洲施加压力的各大强国到底是攻中洲,还是来欧捡便宜,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不过首相确定面前这位莽夫上将不懂这些。

    所以他只是问了一个简单直白却一针见血的问题。

    军备怎么弄?

    主战派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除了约尔上将。

    这位被乌兰**誉为活着的英雄的正直上将眼神中闪过一抹晦涩而微妙的光芒,似乎有些犹豫。

    “如果”

    他突然开口道:“我是如果,如果我可以提供一批足够武装五万人的军备呢?”

    武装五万人的军备。

    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和势力来都不是数目。

    首相猛然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上将。

    这一刻,面前的老年上将在他眼里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什么规格?”

    首相突然问了一句。

    “出自中洲和星国以及日耳曼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充足的子弹枪械,包括一些重火力,只需要三天,三天之内,这批军备就会到达乌兰国。”

    约尔上将语气平静的道。

    这一瞬间不止是首相,甚至就连始终冷眼旁观的卡洛斯总统都忍不住一惊。

    一次性拿出五万人的军备。

    如果没有提前预定的话,对任何国家和势力而言,这都是有些仓促的事情。

    而拿出大批最先进的军备,按照约尔的这种规格,世界没有几个国家能够做到。

    国家都是如此。

    能做到这一点的超级势力更是凤毛麟角。

    最关键的是约尔的速度。

    三天之内到达乌兰国。

    这更是进一步缩了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势力的范围。

    三天时间。

    他们走什么渠道运送这批装备?

    就在首相都怦然心动的一瞬间,总统卡洛斯亮起的眼神又再次暗淡了下去。

    他闭上了眼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首相还在思索。

    但又能有什么好想的呢?

    在欧,四大家族都有拿出这批军备的实力,因为他们是欧的地头蛇。

    但雷克维亚不会拿出来。

    秦族也不会拿出来。

    秦族甚至会阻拦紫罗兰和莫顿家族。

    放眼欧洲,罗斯柴尔德也完可以拿出来。

    但他们此时正在跟北海王氏合作。

    如此看来,军备的运送渠道都已经被堵死。

    但这批军备既然能送过来,那就明对有通过这些封锁的渠道。

    紫罗兰和莫顿做不到这一点。

    能做到这一点,将军备送过来,只能是走欧洲和中洲的渠道。

    还能是谁?

    还能有谁?

    北海王氏!

    卡洛斯睁开眼睛,深深看了一眼约尔上将。

    上将的眼神中依然洋溢着好战的光芒,但在总统眼里,这一切却都变了味道。

    总统自嘲的笑了笑。

    耿直刚烈?

    活着的英雄?

    诸多的评价,光鲜的质背后,还不是一条收人驱使的狗?

    大家都一样罢了。

    卡洛斯突然觉得有些无聊。

    求和与主战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因为求和注定承受屈辱。

    可所谓的主战,其实同样也是求和。

    因为即便是战,最终也会演变成中洲为了争夺乌兰国控制权的内战。

    到底,约尔上将并不反对求和。

    他和首相所争论的,是向北海王氏求和,还是向李氏求和。

    卡洛斯重新闭上了眼睛。

    “上将阁下,这么多的军备,是从哪里来的?”

    首相终于开口,语气认真而严肃。

    “这不重要。”

    约尔一脸执着的看着首相,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有些狂热:“总统先生,首相先生,重要的是我们如今有了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摆脱雷克维亚这个噩梦的机会。如果我们可以在今晚击退李天澜,我们就可以”

    “谁我们是噩梦?”

    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约克的话。

    场包括卡洛斯总统在内,无论是求和的,还是主战的,所有人身体都是一僵。

    这道声音对于所有人而言都非常熟悉。

    因为这道声音同样属于乌兰国高层。

    甚至在这一群高层中,只有这道声音的主人,才算是高层。

    乌兰国排名第一位的国防上将。

    托斯特尔雷克维亚上将。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中,托斯特尔的身影缓缓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他穿着一身整洁的西装,眼神憔悴,但整个人的脸庞上却洋溢着一种兴奋的红润。

    意气风发四个字,几乎摆在了托斯特尔的脸上。

    所有人对这样的托斯特尔都有些陌生。

    陌生的不是他脸上的意气风发。

    而是他的谦卑。

    他的情绪很兴奋。

    但走进来的时候,却是微微弯着腰,肃立在门口,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所有人的内心都沉了下去。

    听觉中的脚步声愈发清晰。

    两道身影先后走进了会议室。

    托斯特尔安静的跟在后面,低调而恭敬。

    坐在主位上的卡洛斯总统重新睁开了眼睛,看着走在最前的那名年轻人。

    真是年轻啊

    卡洛斯的眼神有些恍惚。

    黑色的西装明显是刚刚换上的,笔挺而整齐。

    那张年轻甚至可以是清秀的脸庞有些苍白,但目光却无比的宁静。

    银色的手镯戴在他的左手上,锋芒闪耀,他的身躯笔挺,一眼看上去,卡洛斯可以看到的只有一片近乎无坚不摧的锐气与锋芒。

    欧的黑暗剑圣与托斯特尔跟在他身后,一左一右。

    卡洛斯静静的看着,跟年轻人的眼神对视了一瞬间。

    “自我介绍一下。”

    年轻人的声音平缓而柔和,他的身体站直,对着乌兰国所有的高层象征性的敬了个礼:“我是李天澜,中洲雪舞军团军团长。”

    他的声音透过同步的翻译器直接响彻在会议室内。

    会议室内一片骚动,但随即变得安静下来。

    “你们应该谢谢我。”

    李天澜平静道:“如果没有我的话,今晚的乌兰国,也许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他的表情平平淡淡,的异常坦然。

    “各位,我要宣布一个消息。”

    托斯特尔向前半步,语气沉重的开口道:“今日深夜,雷克维亚曾经的合作伙伴南美蒋氏背弃了我们的合作条约,南美蒋氏蒋千年甚至企图偷袭杀死我的兄长辛克族长,关键时刻,是李天澜殿下救下了我的哥哥。但南美蒋氏底蕴深厚,殿下虽然护送我的兄长到了雷克维亚古堡,但丧心病狂的南美蒋氏却直接将古堡变成了一片废墟,殿下在掩护我们离开的过程中身受重伤,而同样不幸的是,我的哥哥在撤退的过程中被南美蒋氏的高手袭击死亡。”

    “这是很遗憾的消息,不过幸运的是,雷克维亚还在,乌兰国还在,我们虽然承受了很大的灾难,但我相信在雪舞军团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可以”

    “狗屎!”

    一道火爆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托斯特尔的话。

    一脸狰狞的约尔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对的鬼扯,直接站了起来。

    他狠狠指了指李天澜,大怒道:“明明就是他袭击了南美蒋氏和雷克维亚家族,甚至杀掉了辛克,托斯特尔,你这个”

    “你是约尔上将?”

    李天澜突然打断了约尔的咆哮。

    约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李天澜挥了挥手。

    秦西来将手中的一个件包递给了李天澜。

    “我这里有一些资料。”

    李天澜打开件包,将里面的资料随手扔到了面前的会议桌上:“这些资料足以表明约尔上将的真实立场,各位,你们心中的英雄上将,其实是叛国者,是其他势力养的走狗,我这里有一些约尔上将与某些势力的汇款记录,事实证明,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上将一共收到了将近六亿欧元的海外汇款。他今天在会议室内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财富的味道,但不是乌兰国的财富。”

    一片哗然。

    约尔脸色巨变。

    他可以反驳。

    但李天澜出来的这个数据是如此的准确,一瞬间让他心神大乱。

    “你胡扯!”

    他抬高了嗓音,再次咆哮起来,他的身躯颤抖着,一只手指着门外:“滚出去,你这个侵略者,这是最后的警告,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你如果还留在这里,我的军队”

    “你还能调动你的军队吗?”

    李天澜平静道:“被你用金钱收买的那些军官,大概三十一人,三名将军,其余部都是校官,他们跟你一样背叛了乌兰国,为了大局,我帮乌兰国将这些人部处理了。”

    约尔脑子里一瞬间想到了两个人。

    叹息城。

    清风。

    流云。

    他的眼前猛然一黑,一时间天旋地转。

    李天澜伸出手,凌空一扯。

    空间陡然震动了一下,约尔的身体直接撞了过来,被李天澜死死卡住了脖子。

    “叛国者,当诛。”

    李天澜语气平静。

    约尔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无比恐惧:“放手,我是北”

    “砰!”

    李天澜挥手狠狠向下一砸。

    鲜血直接喷了出来,约尔整个人的身体都被砸进了地面,粉身碎骨。

    李天澜不可能让他出北海王氏这四个字,所以他一脚踢开了约尔的尸体,面无表情道:“南美蒋氏的走狗,凭什么让我放手?”

    所有人都看着李天澜,若有所思。

    每个人都听到了约尔最后的那个字。

    北。

    北什么?

    李天澜表情淡然的扫视一周,突然道:“帅的军队帮乌兰国平定战乱的时候,是谁下令拦住了帅的军队?”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帅两千多名锐战士牺牲在了乌兰国,这样的命令,请问是谁下的?”

    李天澜的声音愈发宁静。

    还是没有人话。

    “砰!”

    沉闷的声响中,距离李天澜最近的一名乌兰国高层浑身上下陡然爆碎成了一片血肉。

    鲜血和碎肉在会议室里飞扬起来,落在办公桌上,洒在了距离他最近的几名高层身上。

    “是谁?”

    李天澜轻声问道。

    “殿下息怒。”

    沉默了很久很久的卡洛斯总统突然开口,站起来,对着李天澜深深鞠躬。

    首相犹豫了下,也站了起来,低头道:“殿下息怒。”

    所有人都跟着站了起来:“殿下息怒”

    李天澜嘴角扯了扯,直接走到了卡洛斯总统身边。

    或许是对死亡的恐惧,又或许是因为太过年迈,总统下意识的做回了自己的位置,仰头看着李天澜那张面无表情的年轻脸庞。

    李天澜看了他一会,突然伸手敲了敲他面前的桌面,淡淡道:“让开,这不是你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特战之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