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特战之王无弹窗 第二百一十四章:我若放手

    王天纵的是暴君。

    如今的欧如同黑云压城,风雨欲来的微妙时刻,聚集在欧的无敌境高手至少超过了二十位!

    二十位无敌境。

    这是什么概念?

    世界将近七十亿的人口,从武道角度上来看,代表着武道最巅峰的就是神圣双榜。

    神榜十五人。

    圣榜十五人。

    合计三十位无敌境高手。

    还有少量实力不够不足以上榜的。

    以及如同林枫亭这般隐姓埋名的。

    世界的无敌境高手加起来,满打满算,都不可能超过五十人。

    七十亿人口里仅仅不到五十位无敌境高手,这个数量,比起世界各国的元首数量都要少,而且少的多。

    相比之下,看似距离真正的无敌境只差一步的半步无敌高手就要多很多。

    而惊雷境高手又要比半步无敌境高手多很多。

    放在哪里都可以算是超级锐和英的燃火境高手是武道的主力军。

    再往下,凝冰境和御气境则是茫茫如海,是为武道基石。

    但相对于数十亿的普通人,所谓茫茫如海的凝冰境和御气境锐同样也是凤毛麟角。

    武道入门很苦。

    武道攀登很难。

    难如上青天。

    这同样也可以明无敌境的高手是何等的珍贵。

    任何一位无敌境,无论是神榜圣榜,亦或是不够资格上榜的,在黑暗世界,都是真正的大人物,甚至是足以镇国的大人物。

    如今欧乱局汇聚了世界的超级势力。

    还有属于各大强国的无敌境高手。

    至少二十位无敌境高手聚集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

    三年前天都决战何等气势磅礴?出现的无敌境高手不过这么几位而已。

    这完意味着欧已经逐渐演变成了一个黑暗世界近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乱局。

    而这样的乱局形成的大势铺天盖地的压过来,凝冰御气,燃火惊雷,根连半点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大势之中随波逐流。

    惊雷境巅峰和半步无敌可以发挥些许作用。

    可在僵局之中,真正有能力打破僵局的,只能是无敌境高手。

    如今整个黑暗世界只有一位无敌境高手一无所有。

    今后或许还要加上蒋千颂。

    可现在只有一位。

    神榜高手,极地联盟的前任盟主,暴君!

    这个条件太难,筛选范围也太,所以金瞳很轻易的就想到了这个人选。

    “暴君?”

    她问道。

    “是。”

    王天纵点了点头:“我向你借的那把无定惊鸿,就是为暴君准备的。”

    金瞳想了想,问道:“暴君在哪?”

    “还在找,目前有了些线索,所以,再等等。”

    王天纵道,他现在突破的希望很大,而且又有暴君作为打破僵局的备选,自然不想让阴影王座去拼命,北海王氏就算不在跟罗斯柴尔同时进退,但他们双的关系也始终紧密,每当黑暗世界有纷争的时候,他们都是彼此最好的合作盟友,欧乱局,阴影王座如果付出太多的话,等于是削减了王天纵这边的力量。

    金瞳皱起了眉头。

    “变数不。”

    她道:“一个一心躲在暗中的无敌境高手哪里是这么容易找到的?而且就算找到他,他也未必原意给你卖命。”

    “变数肯定是有,但也没有你想的这么大。暴君一无所有,他如果不甘心退出,就只能冒险搏一把,这肯定是会赌上部的豪赌。如果北海王氏力支持他,他有什么理由拒绝?至于立场,现在的暴君,没有立场。”

    金瞳凝神思索。

    以剑皇在黑暗世界中的威望和她自己在阴影王座的权威性,金瞳相信如果自己执意破局的话,整个阴影王座同意陪北海王氏疯狂一次的可能性超过八成。

    只不过这种疯狂只是万般无奈之下的选择。

    暴君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如果他愿意跟北海王氏合作的话,阴影王座自然不想去付出什么代价。

    “暴君在哪?”

    金瞳问道。

    “几天之前,他在雪国出现过,我们的人慢了一步,跟丢了。”

    王天纵摇了摇头:“不过不用急,总是会找到的。”

    金瞳嗯了一声,还想再什么,王天纵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上只有一个字。

    至。

    王天纵看了金瞳一眼,没有话。

    满心凝重的金瞳顿时变得一腔幽怨。

    “我去楼下点餐。”

    金瞳沉默了一下,站起身,随意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套房。

    王天纵接通了电话,喂了一声。

    “吃过饭没有?”

    电话那头,夏至有些慵懒娴雅的声音响起:“乌兰国现在应该天亮了。”

    “还没有。”

    王天纵实话实道:“金瞳下去点餐了。”

    “你昨晚跟金瞳在一起吗?”

    夏至的声音轻轻的。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

    因为王天纵也不能理解这句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和金瞳在一间套房里。

    他在阳台上站了一夜,金瞳在卧室里睡了一夜。

    这算是在一起,还是不算?

    王天纵看了看窗外。

    套房的客厅有一扇豪华的有些夸张的落地窗,透过窗户看过去,满城阴雨,清清冷冷。

    “雷基城下雨了。”

    王天纵转移话题。

    夏至轻轻哼了一声。

    王天纵笑了起来:“我在阳台上看了一夜的星空,直到天亮下雨才进来,这下你满意了吧?”

    夏至咯咯一笑,打趣道:“我的陛下来有分寸了嘛。”

    “是夫人教得好。”

    王天纵一正经的道。

    这一刻,昨夜所有混乱摇摆的心情似乎完消失,王天纵的内心能够感受到的只有平静。

    “欧很漂亮吧?”

    夏至突然问道。

    王天纵拿着电话的手微微僵硬了一瞬,平淡道:“一般,而且很冷。”

    “我不怕冷呀。”

    夏至的声音里似乎包含着一些别的什么。

    “还是北海好一些,适合修养。”

    王天纵道。

    夏至沉默下来,半晌都没有话。

    王天纵也不在出声。

    静默温柔而沉重。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至在轻声开口道:“这个时候,我应该在你身边的。”

    作为北海王氏的女主人,夏至很少会对北海之外的事情发表什么看法,很多时候,她就像是一只被王天纵心翼翼呵护着的珍贵花瓶,只是在自己的一天地中无忧无虑的幸福着。

    但无忧无虑不是傻。

    每次关键时刻,夏至都会适当的出现,她确实不懂黑暗世界的大局,但却有人懂,只要她想听,随时都可以听到。

    所以她很了解欧乱局的微妙。

    也明白王天纵此时要处理的局面是何等的棘手。

    甚至毫不夸张的,这样的乱局中,北海王氏才是最应该谨慎的超级势力,因为北海王氏最强,但却没有强到可以横扫一切。

    这样的北海王氏,很容易就会成为所有人针对的目标。

    北海王氏一旦在欧遇到挫折,只要不是伤筋动骨,以中洲如今的局势,中洲高层未必会有多少人义愤填膺,原因也很简单。

    就是因为北海王氏的强大。

    所以夏至想动。

    当年边境一战,她根基失,即便是有效果堪称逆天的永生药剂续命,那一战的重伤仍然延续到至今都不曾痊愈。

    可北海王氏的武道就是以爆发为核心。

    夏至如果力爆发,刹那间的战斗力几乎不会逊色于任何巅峰无敌境高手。

    王天纵,林枫亭,李狂徒,夏至。

    四人当年一起剑的时候,天赋最好的就是夏至。

    如果没有二十多年前的一战,如今的北海王氏甚至有可能出现黑暗世界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天骄。

    这也意味着即便夏至根基已经完崩塌,但短暂的爆发之下,她也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彻底打破僵局。

    天都炼狱的神。

    教廷的阿瑞西斯。

    以及北海王氏如今并不愿意去想的林族林枫亭。

    夏至一剑之后,基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什么僵局不可破?

    “不用。”

    王天纵的眼神平静而坚定:“我能处理好。”

    “其实没什么的啊,我也想去欧看看,天纵,我突然觉得时间差不多”

    夏至在电话那头轻轻笑着。

    “别了。”

    王天纵突然开口打断了夏至的话。

    他的声音平静,隐约带着一丝怒意。

    整个帝兵山都知道陛下对夏至极为宠溺,更是不曾发过一次火,在夏至的印象中,这似乎是认识王天纵以来对仅有第一次打断自己的话。

    或许是第二次?

    “这里我可以处理好。”

    王天纵拿着手中的水杯。

    厚重的水晶杯在他手中慢慢的融化成了碎屑。

    碎屑沿着他的指尖滑落下来,落在茶几上,杯子里的水已经完变成了蒸汽,融化在了王天纵的手上。

    “我一定可以处理好。”

    王天纵又了一句。

    夏至沉默了更久的时间。

    “对不起。”

    良久,她才轻声道:“我不是”

    “我知道。”

    王天纵笑了起来,他的声音低沉,不是温柔,而是一种浓郁如海的执着:“你在家里,我才能放心。不止是你和帝兵山的安,同样因为我怕你如果不在家里,我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电话那头在沉默中传来了深深呼吸的声音。

    王天纵紧紧握着电话,缓缓道:“眼下局面确实有些棘手,但凭现在的黑暗世界,还没人能动的了我,放心吧。在欧,所有的事情都会有法的,必须有法。”

    “我不想要什么法。”

    夏至柔声道。

    王天纵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无比的苦涩,看上去极为不甘。

    “对不起。”

    他低声道。

    这一句对不起的含义实在太多。

    或许天下人都可以理解剑皇的无奈和苦衷。

    天下人也都明白北海王氏的责任和重量。

    但这一切在王天纵自己看来。

    所谓的无奈,就是自己的无能。

    他的一生只有夏至一个女人。

    她是在武道上惊才绝艳甚至有很大可能成为黑暗世界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天骄的人。

    她是他最珍惜重视的妻子。

    她是他的世界。

    这是何等的重要?

    可他一生中最珍惜的女子,应该在黑暗世界中最耀眼的女子却因为失去了根基而在帝兵山过着她之前并不是很喜欢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

    而几乎毁掉了夏至一生的那个人,至今都还活着!

    这件事情要有个法。

    必须要有个法。

    王天纵可以对夏至道歉,因为他身上背负的太沉重。

    但有些人。

    不配道歉。

    王天纵默默挂断了手机,看着窗外的雨。

    雷基城的清晨,阴沉的天空中掠过一道狂雷。

    风渐渐大了。

    雨势磅礴。

    王天纵默默的看着。

    他的眼神淡漠,但却又带着一种平静坚决到了极致的深邃。

    一阵轻柔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王天纵随意了句进来,见门外没有反应,微微挑眉,站起身,又用重复了一句请进。

    没有关死的房门被轻轻推开。

    套房里像是涌入了一团云雾。

    一名仙风道骨的老人微笑着走进客厅。

    一身整齐的道袍,手持浮沉,白须白发。

    如此装扮,即便是在近年来来尊重传统化的中洲都不常见,放在欧,更是十足的异类。

    可老人给人的感觉却并不突兀,自然而然,隐约中已经有了些许浑然天成返璞归真的味道。

    “道长,欢迎。”

    王天纵轻笑着招呼玄玄子坐下,亲自给他倒了杯水,放了一袋酒店提供的茶包。

    这茶泡的很随意,但出自王天纵的手,却已经是天大的尊重与客气。

    中洲只有一位道士当得起这种尊重。

    玄宗师。

    玄玄子。

    “道长终日云游,想找到你可费了不少力气,今后何不考虑在帝兵山休息一段时间?帝兵山若是有道长常驻,我心里也会踏实一些。”

    王天纵轻声道。

    他不懂玄,但却了解玄。

    玄的质虽然不是知能的预测,但却也并非是纯粹的阴谋。

    玄玄子是真正有真才实的人。

    无为大师也是。

    这样的人在背后没有巨大推力的时候或许不能准的预测到什么,但起码可以知道一个大致的向。

    这就是玄最真实也最难得的地。

    奇门遁甲,周易,五行八卦,玄一道当真玄而又玄又虚无缥缈,真正的玄宗师历来都要比无敌境高手稀少,北海王氏底蕴深厚,曾经也有过属于自己的玄宗师,只不过这一代没有,但王天纵同样可以了解到一位真正的玄宗师坐镇家族可以带来的利益。

    所以他的邀请极为诚挚。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邀请玄玄子。

    只不过玄玄子却始终不曾给出明确的答复,如今他的地位相当于北海王氏的客卿,但却极少去帝兵山,常驻帝兵山的可能性就更。

    “贫道闲散惯了,待在一个地太久,就会不舒服,常驻帝兵山还是算了。陛下想找我,未必有多难,我很少离开中洲,以北海王氏的底蕴,在中洲找个人,只要想找,都是很容易的。”

    玄玄子温声笑道。

    王天纵笑了笑,低头点燃了一支香烟。

    烟雾升腾中,玄玄子的眼神中闪过了一道莫名的光芒。

    欧乱局愈发僵持。

    玄玄子知道王天纵会找自己。

    就算他不知道,但他如今是轮回宫隐藏在暗中的第十三位天王,秦微白也会告诉他,王天纵会找他。

    所以玄玄子在一个比较合适的时机出现在了北海王氏的情报系统面前,然后被顺理成章的接到了欧。

    玄玄子内心有些迷惑。

    他大致可以知道王天纵的目的。

    但却猜不透秦微白的心思。

    王天纵邀请玄玄子。

    这个消息秦微白知道,但她却不曾给过他任何命令。

    不需要故意误导什么,也不需要遮掩隐瞒什么。

    她的吩咐只有四个字。

    实话实。

    对王天纵实话实?

    玄玄子来不懂秦微白的意思。

    他端起茶杯,低头抿了口茶,微笑道:“陛下近来有所困惑?”

    “欧之局,很棘手。”

    王天纵道:“道长可有所指教?”

    “欧之局,是当代大势,贫道看不透。”

    玄玄子看着王天纵,他的眼神从容而坦然。

    既然是实话实,自然问心无愧。

    “道长也看不透吗?”

    王天纵问道。

    “没有任何人可以看透,既然是当代大势,势必会衍生出无数种可能,每一种可能都会有不同的因果,贫道看不透,也不敢看。”

    玄玄子微笑道。

    王天纵缓缓点了点头,突然问道:“若是北海先动,会如何?”

    玄玄子沉默了很长时间,似乎是在推算。

    良久,他才摇了摇头:“都有可能。”

    都有可能的意思,就是可能会赢,可能会输。

    王天纵眯起眼睛,一口吸掉了半的香烟。

    “我观陛下剑意极为强盛,若无意外,此时当是陛下今生武道的关键时刻,既然如此,贫道有一个建议。”

    玄玄子缓缓道:“一动,不如一静。”

    动静之间,王天纵不知道如何取舍,也不知道能不能取舍。

    这才是他最大的困惑。

    “静?”

    他问道。

    “静观其变。”

    玄玄子点了点头。

    王天纵转过头,透过酒店的落地窗,看着总统府的向。

    他这个高度看不到总统府。

    可星辰旗的那一抹鲜红却依然清晰。

    王天纵看着视线里的旗帜,突然问道:“道长觉得我能不能突破,成为黑暗世界唯一的天骄。”

    这种事情没有那么多可能,只有能和不能。

    所以这个问题对玄玄子来很好回答。

    “突破是必然的事情,”

    玄玄子没有迟疑,他回答的很快,但仔细一想,这句话却是半句。

    “嗯?”

    王天纵转头看了一眼玄玄子。

    玄玄子看着王天纵的眼神有些奇怪,有些感慨,还有些惋惜。

    “陛下心中的天骄是什么?”

    玄玄子突然问道。

    “天骄自然是无敌之人。”

    王天纵回答的毫不犹豫,这是他的理念。

    最强的人,无敌的人,就是天骄。

    “可在贫道看来,天骄其实就是完美。你们黑暗世界将武道分成了很多等级,但陛下何时听过天骄也是个等级?在无敌境不曾出现的时候,第一个无敌境,就是天骄。在惊雷境不曾出现的时候,第一个惊雷境,就是天骄。某种意义上李硕,无敌之人即为天骄没有错,但是不绝对。天骄其实就是完美,天时地利人和,皆完美无瑕,当无数看似偶然的条件都聚集在最强的人身上的时候,他才会是真正的天骄。”

    “天骄不是境界,是人。真正的无敌之人,自然只有一个。”

    玄玄子看着王天纵,眼神中带着真正的惋惜。

    “道长的意思,我还不完美?”

    王天纵问道。

    “陛下足够惊艳,能走到如今这一步,甚至还能继续迈出半步,几乎已经超出人力的极限,堪称逆天之举,北海王氏底蕴深厚,气运强盛,也具备了天时地利”

    玄玄子垂下眼皮,实话实道:“但北海不稳,天时地利人和,又怎能完美?”

    “以陛下之才情,突破最后半步已然注定。但气运不足,会是何等状态,贫道也不知道,因为贫道也不曾见过真正的天骄。”

    王天纵突然间有些无话可。

    他思考了很久,才缓缓问道:“道长能否帮我?”

    玄玄子笑了笑,平静道:“这是陛下需要抉择的事情,贫道无能为力。”

    “抉择?”

    “抉择。”

    王天纵的身体微微前倾,双手撑住了桌面。

    他看着玄玄子的眼睛问道:“我有什么需要抉择?”

    玄玄子轻轻叹息,他手中的浮尘轻轻一甩,落在了王天纵的左手上。

    “你的剑。”

    他缓缓道:“这个。”

    他看着自己的浮尘,眼眉低垂。

    王天纵低下头看着浮尘,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

    玄玄子的浮尘落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他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

    他和夏至的结婚戒指。

    玄玄子看着他,眼神柔和:“陛下心中羁绊太多,不如放手。”

    王天纵怔怔出神。

    他的剑守护的是北海王氏。

    他的戒指是他和夏至的过往。

    这就是所谓的抉择?

    只不过有一点他忘了。

    玄玄子的是你的剑,这个。

    两者之前没有任何词汇,不是剑或者这个,也不是剑和这个。

    而是剑,这个。

    王天纵默默想着自己的一生,语气木然:“放手?”

    玄玄子没有话。

    “我若放手,我这一生的所作所为,又算什么?”

    平静的,隐忍的,辉煌的,温馨的,无敌的,所有的过往曾经,又算什么?

    如同秋风落叶。

    王天纵看着自己的手掌:“我若放手”

    玄玄子静静道:“世事皆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特战之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