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特战之王无弹窗 第二百三十二章:真实的传说

    对任何人而言,死亡都是无从掌控而且无力抗拒的事情。

    李天澜并不怕自己身处绝境。

    但他真的很怕死。

    死亡对他而言并不只是无尽的黑暗,他可以肯定,他若是陨落的话,他身边活着的人恐怕会生不如死。

    这才是让他发自骨子里恐惧的事情。

    面对蒋千年,面对蒋千颂,面对黑鬼,面对金瞳。

    李天澜都能无所畏惧。

    身处绝境并不意味着没有挣扎的余地。

    可以挣扎,就意味着有无限的希望。

    在他双风雷脉还完好无损的时候,他的最终一剑也可以让他有把握翻盘大部分的场面。

    可面对王天纵不同。

    总统府内的对峙时间不长,但王天纵杀意一起,对李天澜而言就意味着死亡。

    他无力抗拒。

    以王天纵现在的境界,他甚至不需要动用力就可以让李天澜瞬息之间灰飞烟灭。

    李天澜很肯定这一点。

    哪怕他完好无损,哪怕双风雷脉不曾受创,哪怕他有以山河永寂为起手式的最终一剑,他还是扛不住王天纵的杀意。

    李天澜如今的眼光已经可以看到武道的终点。

    这是很难得的事情。

    但这同样也是很可悲的事情。

    因为他可以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可以看到无限接近终点的王天纵,所以他很清楚自己距离王天纵到底还有多大的一段距离。

    对于李天澜而言,这段距离很长,想要接近,或许唯有时间。

    可对于王天纵而言,这段距离很短。

    他只需要一剑,不仅可以让他和李天澜之间的距离消失,甚至可以让李天澜人都消失。

    所以一直以来,李天澜对王天纵虽然并没有反感,但却也都谈不上喜欢。

    中洲剑皇在黑暗世界留下的并不只是赫赫威名。

    最起码对于李天澜而言,每当王天纵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的时候,那也就是意味着他的生命正在被王天纵掌控的时候。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李天澜下意识的提了提身边的茶壶。

    茶壶很轻。

    城如是默默的给他倒了杯纯净水。

    李天澜接过来一口气喝了下去,身上的冷汗来多,但随着沁凉的纯净水下肚,他整个人都变得一阵轻松。

    李天澜点了根烟,怔怔出神。

    在乌兰国巨变的那一夜,他以剑意借神的剑气,完有机会重创王天纵。

    所以他认为王天纵应该谢谢他,谢谢他的理智。

    而如今,他同样也很感谢王天纵的理智。

    李天澜大口吸着烟,沉默了很长时间。

    王天纵是有魄力的。

    这一点没有人敢怀疑。

    剑皇若是没有杀人的魄力,岂不是笑话?

    所以刚刚短暂的对峙会发生太多的选择。

    他是中洲的元帅,雪舞军团的军团长。

    王天纵不敢杀他。

    但不是绝对不敢杀他。

    最起码以现在的局势来,刚才王天纵若是真的一剑杀了他,短时间内的后果他未必就承受不起。

    李天澜知道自己的价值,但活着的人才有价值。

    他在欧陨落,所有势力放在他身上的期待都会成空。

    院派会第一时间放弃李氏。

    叹息城立场不明。

    城家族或许会做什么,但整个豪门集团必然不会去跟北海王氏拼命。

    至于原因?

    因为他已经死了。

    短时间内,中洲需要王天纵的力量,北海王氏依旧会稳如泰山。

    只不过击杀中洲元帅终究是重罪,这样的罪名足以给整个中洲内心种下一根刺,这根刺在王天纵活着的时候或许不会有什么后果,但等他老了,或者去世以后,今日的因就会变成他日的果,一个敢公然击杀国元帅的家族,无论再怎么根深蒂固,都必然是要被清除掉的。

    所以王天纵很理智,他的眼光也足够长远。

    如今对峙结束,他囚禁了王天纵,此刻想来,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道理,可对于李天澜而言,刚才那一幕幕,当真有种从鬼门关内外徘徊不定的感觉。

    城如是给李天澜重新挑了一套衣服。

    李天澜把崭新的军装接过来,但却没动。

    “我去放水?”

    城如是乖乖的开口道。

    李天澜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惊魂未定,最终苦笑着开口道:“是不是觉得我胆如鼠,贪生怕死?”

    “不是啊。”

    城如是找出一张湿巾轻柔的擦拭着李天澜的脸庞:“你怕死,我很开心的。”

    “每个人都怕死,这并不是丢人的事情。只有你活着,今后才能更好的保护城家族,父亲曾经跟我过,人在高位,底线,原则,善恶,什么都可以取舍,唯独性命不能舍弃。”

    城如是的声音柔嫩,她安静的凝视着李天澜的脸庞,轻声道:“下午你就害怕了对吗?听到卡洛斯的事情的时候,你就害怕了。”

    “是啊。”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从下午我就想到了,如果我死在这里,我身边的人,下场也许会比卡洛斯都要凄惨,这是向上的道路中必须背负的西,这条路上,上天堂与进地狱的衡量标准不是善恶,而是胜负。”

    李天澜顿了顿,又一次重复道:“而是胜负。”

    “你会赢的。”

    城如是蹲在李天澜面前,抬头仰视着他,容颜清美无双。

    李天澜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庞,眼神却看向了隔壁的向。

    隔壁。

    就是王天纵的住处。

    接下来的时间里,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李天澜会一直将他囚禁在这里,直到欧乱局结束。

    但乱局之中,最容易发生的,就是意外。

    李天澜皱了皱眉。

    从某种意义上来,他今晚做了一件黑暗世界里前所未有的事情。

    他成功囚禁了中洲剑皇。

    这种屈辱足以化为无坚不摧的愤怒。

    李天澜不知道王天纵现在心中有多么的厌恶自己。

    但他却很清楚自己心里对王天纵是多么的恐惧。

    这也许是今生唯一一个让自己发自灵魂的去忌惮的对手。

    对手?

    李天澜低头看着身上的军装。

    穿着这身军装,他是王天纵的对手。

    没有这身军装,自己又算什么呢?

    他站起身来,随意舒展了下身体。

    炽热的剑意瞬间蒸发了他身上所有的汗水。

    李天澜笑了笑。

    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但笑容中却多了一抹不清的味道:“我突然发现,我有些讨厌王天纵了。”

    城如是站起来拉了拉李天澜的手,没有话。

    李天澜的目光转向了窗外。

    他的视线似乎过了总统府门前的广场,过了附近的街区,落在了不远处的凯撒酒店门前。

    轰鸣的爆炸声动荡着整座城市。

    血腥与肃杀的气氛隐隐约约扑面而来。

    李天澜看着远,轻声道:“欧的事情,要快一些结束了。”

    欧的乱局是他正式登上黑暗世界舞台的第一战。

    这个时机非常完美。

    而更完美的是他抓住了机会,同样也提升了自己的地位。

    但如今的这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

    包括雪舞军团。

    欧乱局结束,他回国述职之后,雪舞军团何去何从,在中洲一直都属于很敏感的问题。

    所以他如今掌握的一切,除了自身的武力,其他都是虚幻。

    而他想要真实。

    他的江山在天南,无比真实。

    那才是他最有可能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西,哪怕是穷山恶水地处边疆,但只要是属于自己的,每一寸土地,看上去都无比的锦绣壮丽。

    李天澜看了城如是一眼,突然道:“回国之后,我带你去南好不好?”

    “你去哪,我就去哪。”

    城如是认真的回应道。

    李天澜笑了笑,笑意温柔。

    “我和姐姐都会帮你的。”

    城如是声道,她突然响起自己也叫过王月瞳姐姐,而王月瞳如今立场似乎有些尴尬,只不过城如是自然不会主动提起这个问题,所以她不动声色的纠正了下:“是白姐。”

    “她啊。”

    李天澜轻声呢喃了一句,语气就像是在叹息。

    欧乱局如今来明显。

    他来多的感受到了这个时代对他的局限性。

    所以他已经隐约了解到了秦微白的最终目的。

    如今这个时代,或许会因她而乱,也会因她而亡,但最终的一切,又会是因为谁?

    “那也是个傻女人啊。”

    李天澜轻声道。

    城如是皱了皱鼻子,没有话。

    “等我们在天南稳定下来,到时我就把你们养在家里,种花遛狗,逛街购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以他匮乏的想象力和对如今上层社会的了解,他能想到的所谓豪门太太的生活,大概也就是无忧无虑的逛街购物和种花遛狗了。

    城如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好俗啊。”

    “可我就是喜欢啊。”

    李天澜笑了起来,在轰鸣不断的巨大爆炸声中,他的笑声似乎格外的温暖。

    城如是略微靠近了一些。

    李天澜自然而然的将她搂在了怀里。

    隔壁的房门响了一下。

    今夜注定无眠的王天纵走了出来,看着爆炸声响起的向。

    他看不到什么,但却站了很久。

    李天澜眼神一凝,突然想到了王天纵之前扔给他的那个仪器。

    “你知不知道,王天纵当时手里拿着的仪器是什么?”

    李天澜低头问道,两人距离很近,李天澜凑过来,几乎触碰到了城如是的耳朵。

    城如是脸爬上一抹红润,娇艳如花,喃喃自语道:“那个恶魔画的好丑。”

    恶魔?

    恶魔?!

    李天澜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拿出了手机。

    手机上一片平静,他还是不曾接到来自于里克首相的电话。

    李天澜拨了个号码。

    等待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想到的是北海王氏那支神秘至极,只出现在传中的恶魔军团。

    而这个传,似乎即将在今夜变成真实。

    李天澜同样也想到了当日在华亭,在落雨的黄浦江船上,取江上雨煮茶的江上雨。

    那似乎是他第一次听到有关于恶魔军团的确切消息。

    而不是传。

    所以他此时拨通的,就是江上雨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特战之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