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全音阶狂潮 全音阶狂潮txt下载 加入书签

全音阶狂潮无弹窗 正文 第一一一三章 有人陪

    八月三十号星期一,杨景行似乎已经养成习惯了,九刚过就给何沛媛打电话:“准备好没?”

    何沛媛可能也适应了无赖,警惕换成了无奈:“什么?”

    杨景行的意思是:“洗澡没?上床没?昨天还欠我半时。”

    何沛媛不愿搭理:“……没有!”

    杨景行还抱怨上了:“你这人怎么一诚意和自觉性都没有,早知道我早打。”

    何沛媛简直惊诧:“啊?你还想我自觉?做你的春秋大梦!”

    杨景行嘿嘿:“我都准备好了,做好了思想准备等你来批斗我。怎么样,今天还有没有度日如年?”

    何沛媛哈哈:“笑话,我巴不得天天这样。一天过得太快了,这个星期永远别过完才好!”

    杨景行哀叹之后再明:“我的意思是你今天上班有没有受猴子影响?王蕊问你什么没?”

    何沛媛很快反应:“当然有!她不问就不影响了?想到你心情就糟糕。”

    杨景行也是很会自我安慰:“那至少还是想了。”

    “呸。”何沛媛贬义叹词还是轻声,似乎估计淑女形象,接下来还是打击:“以为谁爱想你?我强烈要求以后内部曲谱不写作曲!撤销顾问!”

    杨景行觉得:“你这治标不治本呀,没办法的,你逃不掉的,我肯定阴魂不散无孔不入了。”

    何沛媛好壮烈:“我转行,我……削发为尼!”

    杨景行哈哈:“你以为出家人不听流行音乐呀?不定我还有几个出家人粉丝呢。”

    “你恶心。”何沛媛控诉:“少污蔑出家人。”

    杨景行哈哈,还是问:“除此之外没什么了吧?有没有谁因为我揶揄你?”

    何沛媛又轻哼一声,显得一般鄙视:“少自作多情,谁爱提你呀?”

    杨景行遗憾:“明明是好消息,怎么听着这么刺耳。”

    何沛媛似乎嘻了一下:“不爱听别停。”

    杨景行剖析:“所谓人心不足,原来是只要能听到声音就好,听到刺耳的之后又会奢望听好听的。”

    何沛媛终于肯定一下:“知道是奢望就好。”

    杨景行很乐观:“还有两个时,总会有收获吧。”

    “想得美。”何沛媛好吝啬:“最多十分钟,没时跟你瞎聊,有屁快放。”

    “我没这么强的概括能力啊。”杨景行好紧张:“我想想……那我捡重,晚上峨洋内部聚了个餐,庞惜安排的,她的意思可能是给孔亚飞一个暗示,让他知道自己的立场……”

    何沛媛不需要杨景行明,问结果:“孔亚飞表态没?”

    杨景行笑:“你找错重了,重是孔亚飞带聂少英来了,聂少英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何沛媛似乎没兴趣:“无功不受禄……你收了?”

    杨景行嗯:“当然收了。”

    何沛媛好没情趣:“和我无关,你的面子你的人情。”

    杨景行还高兴了:“你不要更好,我留着了,正中下怀,我家里正缺呢。”

    何沛媛轻哼一声,不什么。

    杨景行又:“不过也怪我心急了,当时就拿出来看,饭桌上那么多人,弄得我多显摆一样。”

    何沛媛漫不经心地问:“有什么好显摆的?”

    杨景行就一下几个时之前的情况,有峨洋的四个年轻,还有武明杨和他带到峨洋的做统筹的年轻人,孔亚飞带着聂少英,执行导演是孔亚飞的老朋友带着老婆。这些人中,有峨洋的两个年轻是单身,此外就是庞惜了,虽然武明杨的老婆在老家,然后峨洋职员的女朋友是异地……

    何沛媛好心提醒:“还有八分钟。”

    “哪有这么快!”杨景行很抗议,但还是加快速度:“孔亚飞进门时就扛着一根大炮筒,恨不得两个人抬,吓死人。”

    “少夸张。”何沛媛冷笑:“大管呀?”

    杨景行嗯:“东西差不多有这么长。聂少英是送给你,我就问她是什么,她让我自己打开看。我那还想得到那么多,结果上了她的当。你猜是什么?”

    何沛媛依然没兴趣:“你爱不。”

    杨景行当然要:“她抓拍了你在北展剧场后台准备上场的一张照片,放大了,半米宽,一米二的全身像,就看不到脚,我都不知道有这张照片。”

    何沛媛并没谴责女同胞:“她是挺喜欢拍照的。”

    “拍得太漂亮了,特别有质感的黑白色调。”杨景行简直后怕:“你可以想象,我们在包厢里把这张全身像已展开,当时是什么效果。”

    何沛媛不为所动也没啥期待:“想象不到。”

    “一桌人都安静了。”杨景行简直骄傲:“连个马屁都没人拍了,都被震住了,服务员都看呆了。”

    何沛媛强烈鄙视:“你少不要脸,谁爱拍你马屁?”

    杨景行显摆:“多得是,其实我也不喜欢,有个刚毕业的,真是我放个屁他也要出门道。拍马屁是一项技能,往往都是有准备的,主要凭经验,可是一旦超过他们的经验范围,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觉得其实他们是准备好很漂亮,可一看原来真的那么漂亮,再漂亮就显得很苍白了是不是。我也有这个体会,带赵程迪办事的时候,太多人夸她漂亮可爱了。可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反而没见多少人这个。”

    何沛媛好虚假:“我丑呗。”

    “要真的丑还好了。”杨景行感叹:“我当时就有一种大财露白了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抱着一大坨金子,要是别人都哇你好有钱,那也还好。可是一屋子人都看着不话,我心理简直有发毛。”

    何沛媛哼地揭穿:“怎么可能没人话!”

    杨景行解释:“反应时间有长。当时执行导演的老婆就问是不是我女朋友,明显是壮起胆子问的,万一不是不就戳到我痛处了,那多尴尬。其他人就不问不,保守稳当。”

    “你少揣度别人,别人可能根本就不关心,管你是谁,和他有什么关系?”何沛媛谴责着,陡然才抓住重,大声疾呼:“本来就不是!没有万一!”

    杨景行嘿:“所以我当时就尴尬了,只能打马虎眼掩饰,连忙就把照片收起来了。这些人也有意思,看不见了又都开始一个劲赞叹羡慕呀。”

    何沛媛质问:“羡慕什么?”

    杨景行:“羡慕你长得好看……不过这些人呐,一听聂少英你本人比照片还好看,都在那打哈哈,假装相信的样子。我觉得你应该为聂少英的人品作个证明,她没假话。”

    何沛媛稍一沉默后不知道冒出来个什么特别坚决的立场:“你把东西还给她!”

    “怎么可能,收都收下了。”杨景行雪上加霜:“就在我手边,等会我抱着睡。”

    “杨景行。”何沛媛切齿谴责:“你流氓!”

    杨景行理所当然:“我的学校,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凭什么是你的?”何沛媛血泪控诉:“我的照片,我的肖像权!”

    杨景行哼:“你自己的不要给我了,我也没用作商业通途。”

    “我要!”何沛媛多重视清白的,照片也要保全:“你给我,你收好……”

    杨景行嗯:“那行,我先帮你保管好,回去就给你。”

    何沛媛好担惊受怕的:“你不准!”

    杨景行嘿:“好,我还怕弄坏了呢,展开都特别心。要不要我给你发个彩信,你自己也过过目。”

    何沛媛稍犹豫:“不要……你放好,贴封条!”

    杨景行哈哈:“我先多看看,不会弄坏的,回去给你了肯定就看不到了……越看越喜欢,不知道当时你在看什么,特别恬静的感觉。”

    何沛媛累呀,在电话那头喘气:“聂少英太不尊重人了,我的照片凭什么给你。”

    杨景行解释:“她让我转交。”

    “不要你转交。”何沛媛根本就是抓瞎了:“你先还给她,我自己取。”

    杨景行劝慰:“哎呀,就几天,你忍一忍,别老想着。我保证回浦海就第一时间去交到你手上,完璧归赵。”

    何沛媛好狠的心:“马上有人偷去了就好!”

    杨景行哈:“我把自己丢了也不会弄丢这个。”

    何沛媛挑衅:“白天你带身上?”

    杨景行被提醒了:“对呀,房间还不是万全。应该时刻带着,我等会去找个带子,背着比较方便。”

    何沛媛好像都不敢话了:“……气死我了!”

    杨景行也有叹气:“本来以为你会高兴一,怎么又成了个坏消息。”

    “你就没好消息。”何沛媛蛮凄苦:“就会折磨我。”

    杨景行劝:“别得那么严重……好,我现在就叫酒店帮我打包快递,应该比我先回浦海。”

    “少假惺惺。”何沛媛根本不信,似乎也不想继续这个痛苦的话题了:“你一天就办了这一件事呀?”

    杨景行:“第一重嘛。”

    何沛媛还记得:“我问你,孔亚飞表态没有!?”

    杨景行:“相当于表态,其实有多余……”

    庞惜在晚饭的感叹是孔导演和杨总的情投意合,吹嘘了杨总为贯彻孔导的艺术理念而做出的努力。武明杨当然也是站在杨景行这边,甚至觉得杨景行就是孔亚飞的伯乐。

    孔亚飞也是个聪明人,当然看得出庞惜的意思,不过他不是个当着那么多人得出露骨的信誓旦旦的话的人,也就了句他和杨景行之间是日久见人心。反而是聂少英,想大家明了之后有多少投资方争抢着要给孔亚飞送资金送项目,但是孔亚飞因为有了对杨景行的信任,所以一直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剧本创作。

    当然了,杨景行在饭局上的重完全就是凝聚队伍,给大家对未来的信心,酒也喝了不少。

    也是有了昨天的经验,何沛媛已经能边防御着杨景行的轻薄边详细地了解他的工作,从早上到晚上。

    杨景行早上是在制片办公室和大家一起制定初步的拍摄行程,要出四个外景地,都是孔亚飞在旅游创作剧本的时候选定的,也就不用在去考察什么的。

    杨总下午就检查了几个部门的工作,灯光组道具组和美术指导们根据孔亚飞的分镜剧本进行前期准备。起孔亚飞的分镜,画得真是还不如赵一一在幼儿园的作品,何沛媛听着也好笑。

    设备招标什么的还没完全搞定,胶片之类的重要采购也还需要一时间才能完全到位,摄影棚的租用,各位主演明星的具体拍摄日期周期也还没敲定……

    但是时间得分秒抓紧,后天上午第一次正式完全的制片会议,到时候各位主要也要到场,星期六就是开机仪式。

    总之杨景行这一天还是干了不少事情的,听起来效率挺高的。

    何沛媛虽然巴不得杨景行累死在平京,但是又考虑到母校,这马上开学了,杨主任要忙活的可不光是钢琴艺术中心的事或者大师班什么的。三零六都知道顾问还要出席国庆后的民乐交流研讨活动,这次浦音民乐系也是不甘落后大张旗鼓,也邀请三零六重返母校了,当然是不能拒绝的。

    何沛媛是觉得快闪是不是放在母校的活动之后比较好,免得到时候有些比较守旧的人有话,这样作曲方面也不用太着急,免得杨景行滥竽充数了。

    杨景行问:“我滥竽充数了我还敢重返三零六吗?”

    “什么重返?”何沛媛一问自己也明白了:“你想都别想……别从我这想!”

    不过艺术工作方面,何沛媛也愿意自己这边的,今天白天三零六还开会了,关于快闪大家积累了不少想法,估计齐清诺再整理一下后就会发给顾问了:“……你们好好商量。”

    杨景行:“我肯定过去和大家一起商量。”

    何沛媛威胁:“你还敢来!”

    斗嘴一阵后,何沛媛又起伙伴的积极性,就这个周末大家逛街或者约会的时候都留心了,在考虑甄选快闪的具体地呢,要考虑的因素也很多。

    何沛媛的建议是:“选个你和老齐有回忆的地方。”

    杨景行也会求饶:“正事,你怎么老往这上面扯,严肃好不好?”

    何沛媛反唇相讥:“你也知道要严肃?你三句话就不离本行了!”

    杨景行嘿:“你承认你是我的本行了?”

    “懒得理你。”何沛媛放开胸怀了,可以节省精力口舌:“甜甜可以先用幕布四面围住,开演的时候放下,演完再拉起来……”

    两个人正边斗边商量呢,电话里突然出现第三个人的声音:“电脑没关呀?”何沛媛的妈妈。

    何沛媛好像舍弃电话了:“我自己关,别管。”

    何妈妈关心:“窗户关好,秋蚊子。”

    “知道。”何沛媛抱怨:“还不睡。”

    何妈妈好像发现了:“还在打电话?”

    何沛媛嗯:“有事,没完。”

    何妈妈没多问:“早睡,十半了。”

    何沛媛答应了一声,过了几秒后好像拿回电话了:“喂……”

    杨景行惊弓之鸟:“我吓死了……不应该呀,我怕什么呢?”

    何沛媛知道答案:“因为你是个骗子……你怕不怕老齐她妈?”挺挑衅的。

    杨景行:“刚开始有,后来就好了……我要加油啊,争取早日不再怕你爸妈。”

    何沛媛顿时就生气了:“不了,我睡觉了!”

    杨景行不愿意:“你还欠我半个时呢。”

    何沛媛申明:“早就还给你了……明天的后天的都完了!”

    杨景行不怕的:“干脆把这周的都聊了。”

    何沛媛好决断:“行!那你从明天开始……”

    杨景行节约姑娘的话语:“明天我就预支下周的,后天就下下周的。”

    “你无赖!”何沛媛更加坚信了:“我挂了。”

    杨景行又自我安慰:“好吧,晚安,真人媛媛,做个好梦,我会照顾好照片的。”

    何沛媛越来越恨:“晚安,做你的噩梦!”

    挂了电话后,杨景行还是拍了一张照片的照片,彩信发给何沛媛,并附言:怎么可能做噩梦。

    何沛媛回信了:证据,回来我发现一丁异样,唯你是问。

    杨景行:懒得跟你废话,我这有人陪。晚安。

    何沛媛: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全音阶狂潮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