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全音阶狂潮 全音阶狂潮txt下载 加入书签

全音阶狂潮无弹窗 正文 第一一七四章 你试试

    上车回家了,看杨景行还在嚼口香糖,何沛媛的神经就放松了些而想起了艺术,要检查一下CD能不能正常播放,还有两位乐手的表现如何,所以谱子也从包包的外夹层里拿出来。

    音符响起,前几个节很简单,何沛媛挺自信地不用看手稿,简直一副考官的表情:“……弦子声音稍微大了,也还好……这个震音怎么样?”

    杨景行骄傲:“我女朋友还用吗。”

    姑娘不满意的白眼,不过先不追究,展开手稿,挺认真的样子,颌关节都不怎么动了,本来就不想吃这颗糖。

    两件乐器的第一主题在呼应对位,你问我答的感觉还是挺清晰的。

    动嘴果然比动手简单,何沛媛轻而易举挑毛病:“这个双挑空弦应该跟你的和弦重合……

    杨景行笑:“是我慢了。”

    何沛媛不需要假惺惺好人:“我要重录!”

    杨景行又指自己那副厚脸皮。

    何沛媛随着嚼糖的动作把下巴一挑:“我找别人去。”

    杨景行不得了:“谁敢造次就是封杀谁。”

    “谁怕你?”何沛媛才不怕:“不告诉你,不让你知道……我找老齐!”

    杨景行嘿:“不好吧,会不会以为你是炫耀……”

    “不要脸!”何沛媛气得瞠目结舌:“我有什么好炫耀……她们不同情我的悲惨遭遇就算好了。”

    杨景行嗯:“媛媛也不是博取同情的人呀。”

    何沛媛审视司机,笑了:“哼,你就是怕老齐知道。”

    杨景行挑衅:“后天我早接你,我们来个现场,好作品跟大家分享一下。”

    “想得美。”何沛媛十分嫌弃:“谁要听你的破曲子……谁要你接我,了不去!”

    杨景行知足:“有你听就行了。”

    何沛媛看着司机,突然眼睛一瞪冒火了:“别打扰我好不好……”气鼓鼓去按播放机重新播放。

    杨景行就不打扰了,让姑娘安安静静听曲子,不过在发现姑娘在看自己后还是要明一下:“我可没要你看我啊。”

    何沛媛扭头的动作恨不得把自己脑袋撞出副驾驶车窗去:“鬼看你……我吃多了想减肥!”

    杨景行支持:“正好我要开胃,我们互相看吧。”

    何沛媛憋了一下,还是有对策的:“我减够了,看你一眼就够了。”得意得嘿了两声。

    杨景行纯粹犯贱:“我怎么看不够你,快过来。”

    何沛媛也只肯给侧脸,她要继续检查曲子的,专注于音乐不跟无赖吵了。

    完整听了一遍之后,何沛媛开始算总账,瑕疵还是很多的,尤其让她不能忍受的是两个主题合并的时候,应该把第二主题原本的末尾重音弱化处理的,谱子上也标了,可她习惯性地弹了重音。

    杨景行是觉得:“无伤大雅,各有各的好处。”

    何沛媛不高兴:“那你怎么没弹重音?也不提醒我。”

    杨景行就解释:“这有个重音也好,更能表现媛媛的力量,就好比接吻,我就喜欢媛媛换气的时候,好有热情的感觉。”

    何沛媛有力量的,拳头都举起来了……

    曲子本就不完美,还被无赖无耻地解读,何沛媛决定了:“不听了!”把稿子折起来收进包包里,CD也取出来放回盒子里,不过开始嫌弃了:“我不想要了。”

    杨景行头:“给我吧,好多的回忆,一零年十月十三号晚上……”

    “不准你回忆。”何沛媛连忙把CD藏进包包里,眉毛皱成一堆了,嘴巴也嘟噘起来。

    杨景行嘿:“猴子。”

    何沛媛跺脚了:“……你,你是不是早计划好了?”

    杨景行哼:“早计划?能计划我至少早两个月。”

    何沛媛还是信不过:“真的是今天写的?”

    杨景行头。

    何沛媛精确:“真的只用两个时?”

    杨景行头。

    “就知道你敷衍。”何沛媛哼:“写首口水歌还不止两个时呢。”

    杨景行有感触:“同样都是两个时,但是今天中午的这两个时有多么难得,那种灵感和情感都蓬勃开花的感觉……就像今天晚上的这两个时,人一辈子也遇不上几回。”

    何沛媛看着杨景行,没炸毛没鄙视没讽刺没白眼,看了一会轻声问了一句:“你还想要几回?”

    杨景行短暂想了一下嘿:“明天再来一回。”

    何沛媛呵笑一下:“那你中午情感开花的时候想她们没?”

    杨景行犹豫了一下还是头:“也想起了,因为我原来给陶萌给齐清诺写曲子的时候也有这种类似的感觉……创作一首作品,成就感很容易就会有,但是归属感比较难。比如《陪你同行》,别人听得多感动,其实我自己……”

    何沛媛懂了,头低下头:“……你吻我的时候,想别人了吗?”

    杨景行冷笑一声:“不怕你笑话,那时候我好像连你都没想,什么都没想,头脑差不多是空白的……所有注意力和意识都在这儿。”指指何沛媛的嘴巴。

    何沛媛就抬脸白眼了,很是鄙夷,嘲笑得是真笑出来:“不要脸。”

    杨景行想争口气:“请问你又在想什么?”

    何沛媛回忆:“……我在想好恶心!”

    杨景行好像真的受打击了,硬气不起来了,话都不出。

    何沛媛看看司机,挑衅:“怎么了?生气了?”

    杨景行哼。

    何沛媛更哼一声:“我不吃了……”嘴巴里口香糖吐了出来。

    “随便你,我不在乎。”杨景行似乎要争口气的神情:“……我照亲不误!”

    何沛媛边找纸巾边生气:“不要你亲……没经过允许就那样,还不准你?”

    杨景行也有意见的:“那有你这么形容我跟女朋友的第一次正式接吻的?”

    何沛媛气:“开玩笑不行呀?”

    杨景行有原则:“你开错对象了。”

    何沛媛头:“那你以后再别亲了。”

    杨景行讲道理:“我是你不能开我们和我女朋友的这种玩笑,你凭什么管我们亲不亲?”

    何沛媛硬起脖子喘气:“……我就管,偏要管!”

    杨景行也余地:“那好,给你个机会,重新一次,到底什么感觉?”

    何沛媛沉默抗议。

    杨景行就问:“是不是没来得及感觉?没关系,等会我们再来个热烈绵长的。”

    何沛媛继续生闷气。

    车里安静了好一阵,长达半分钟吧,杨景行才话:“好矛盾呀,又想快到又想慢到。”

    何沛媛踢脚垫出气了,喉咙里好反感的嗯呀抗议声,双手插进了自己的紧紧并拢的膝盖之间,似乎连身体也要蜷缩一些,或许是一种有安慰感的自我保护姿态。

    杨景行决定了:“还是快吧。”

    近十秒钟,何沛媛想到办法了:“你别乱来,我爸妈肯定在等我。”威胁夹带着商量,是不是双管齐下更有效。

    杨景行头:“当然不乱来……”

    车子开进何沛媛家区的时候已经十一半了,姑娘明天还要早起考试呢,杨景行真是禽兽不如,居然在区里找地方提前停车了,绝对是远在何沛媛父母的监控范围之外,而且这个了区里已经挺安静。

    车子靠边刚停稳,何沛媛就发现了,她嘟嘴抱怨:“干什么?”

    杨景行到做到:“你亲了我一下,我也亲你一下,还给你。”

    何沛媛蛮大方:“不要你还。”还尝试用表情和眼神表达出诚意,是认真的。

    杨景行摇头:“不行,亲爱的人明算账……或者你容我一天,明天就还你两个,三个也行,利息好商量。”

    何沛媛好像知道迟早逃不过的:“那就亲一下,我只亲你的脸……还是被你逼的!”

    杨景行好觉悟:“你不用逼我。”

    何沛媛白眼发泄一不满,就坐正了,给了杨景行侧脸。

    杨景行有什么讲究:“男左女右,我要亲你右边。”

    何沛媛好烦躁地狠狠坐了一下椅子出气,然后尝试怎么调整坐姿好让无赖亲自己的右脸。

    杨景行也没坐享其成,自己几乎从椅子上爬起来了,还叫姑娘:“过来一,再来一,对……”

    何沛媛转动身体,算是很有诚意地面朝左边了,脸蛋都已经超过椅子边缘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虽然距离很近了,都已经能闻到两个时之前才接触到的味道了,杨景行还是先好好看看姑娘。姑娘的眼睛好像又懵懂了,嘴唇的微动似乎是忐忑。

    杨景行话算话,还何沛媛的亲吻,先亲上她的右脸,而且算利息了,亲了好几秒,也明显比何沛媛力气大,然后他的嘴唇还会游走呢,从姑娘的脸颊游到她的嘴唇上。

    是不是在重复两个时之前的事,亲脸之后的一分多钟都只是嘴唇运动。喜人的是,何沛媛的双唇不再像两个时之前那么完全被动,开始有了些回应,挨咬挨吸之后也会想着报复一下,虽然报复得不是很成功。

    杨景行要对姑娘刮目相看了,松开嘴后距离几公分的距离凝视何沛媛,两人的呼吸交汇。

    何沛媛睁开眼,不是很有信心地问:“行了吧?”

    杨景行摇头,又上去了,这次就是湿吻了。这家伙显摆自己手长,隔着中央护手还能把姑娘抱住了。何沛媛也是好胜心,反搂住了杨景行……

    两分钟后,四片嘴唇又分开,不过双方的邻居倒是都讲义气,鼻尖争锋相对上了。

    何沛媛微张嘴没睁眼,呼吸两口后低声催促:“好了……”

    杨景行又上了。

    又是差不多的一回合时间后,短暂休息,都算不上休息,嘴唇都还是保持接触的。新进展是杨景行的右手揽住了何沛媛的脖子,何沛媛当然不会认输,手也触碰到了杨景行的大概耳朵附近的皮肤。

    这次是杨景行先话:“你是不是我女朋友?”威逼语气。

    “不是……”何沛媛好像刚受刑,疲累却坚强。

    杨景行又开始了,似乎更凶横了。何沛媛也没怕,嘴巴被堵了喉咙里还能发出声音,一声咬牙受刑的坚韧。

    又是一回合之后,杨景行都有喘气了:“是不是?”

    何沛媛被折磨得够惨,话都不出来了,睁眼都费力,好像眼神也坚强不到什么高度了,这姑娘陷在椅子里全身似乎就手指还能动,十根手指在杨景行的脖子和肩膀上抓了两下,应该是表示否定。

    再一个会合,杨景行也下狠手了,差就把姑娘从椅子里抱起来了。何沛媛好姑娘,喉咙里和鼻子里时不时发出来的声音依然是倔强的,根本没有屈服的迹象,甚至还比较成功地揪了杨景行的头发一把,虽然没能保持住。

    杨景行这一次几乎是含着姑娘的嘴唇给机会:“!”

    何沛媛只喘一口气就表态:“我不!”没一退缩,摩擦就摩擦吧。

    杨景行似乎被镇住了:“……你行,没关系,我也不在乎再多等两天。明天继续,看谁熬得过谁。”

    何沛媛又喘一口气:“你试试……”

    真是气死人了,杨景行当然是又上了,不过这一次他只是亲吻了,时间也不太长,然后就放开了对姑娘的大部分包围控制,再赞叹一句:“媛媛厉害呀。”

    何沛媛接受鼓励,还放在杨景行肩膀的手捏起拳头就是一下,不过真看得出来只是硬撑了,拳头捏不好,更抬不起来。可能是不想让无赖看出自己的虚弱,这姑娘的脸尝试躲着的。

    杨景行退后一些方便观察:“……你别这样,越可爱我越想亲。”

    何沛媛正眼看看杨景行,突然眼睛用力一眯,嘴巴一瘪,鼻子一皱,用一个不太成功不彻底的鬼脸取代了原本的可爱。

    杨景行笑,又亲了姑娘的嘴唇一下,下定决心:“明天都是我的!回家!”

    何沛媛坐好,然后手背抚慰了一下自己可怜的嘴唇,这一晚上连番摧残,已经有浮肿嫌疑了。

    是不是嘴巴累着了,车子慢慢开到何沛媛家楼下的半分多钟时间里,两个人都没话。何沛媛在理头发。停车后杨景行也没先调头了,着急的是:“再亲一下。”

    对何沛媛而言现在要争取的是下车时间吧,所以她没怎么犹豫,脸蛋稍微凑了一下。

    杨景行话算话,亲了两秒钟就:“……下车!”开车门了。

    楼上好像也没父母在等,杨景行从后座取了三弦,交给下车的姑娘:“回去吧,快,忍不住了。”

    何沛媛提好乐器,看看杨景行,头:“你下心……明天不用太早,六半也行。”

    杨景行嗯:“等会电话。”

    何沛媛强调:“开慢,别分心。”

    杨景行嘿嘿。

    何沛媛白眼:“……走了,上车。”

    杨景行头:“你上去。”

    何沛媛头,转身进楼去,到楼道口了才回头,挥挥手。

    杨景行也挥手。

    何沛媛开始上楼的时候,杨景行就上车了,不过等上面开门关门了之后他才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全音阶狂潮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