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txt下载 加入书签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无弹窗 255 双贞会面,两份的滑稽

    齐格飞被击退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虽然因为对不起这三个字导致飞哥风评被害,但论实力而言,他却是毫无疑问的顶级从者,就算和黄金三靶相比也不遑多让,然而他的对手太多了希腊最著名的女英雄阿塔兰忒、护国大公弗拉德、女装大佬迪昂、铁拳圣女玛尔达、克苏鲁的忠实信徒黑元帅、大龙娘卡米拉,这其中没有一个是弱者,更别还有堪称齐格飞宿敌的法夫纳。

    就算抛去打酱油摸鱼的汤日天,以及没有出手的怪力巨婴黑贞,要齐格飞以一敌七,那也太为难他了。

    最后,他没有被当场击杀,而是突围而去,这依然是他自身实力过硬的表现。

    而在齐格飞逃走之后,玛尔达主动提出了追击的要求,对此,黑贞倒也无所谓,虽然没能将齐格飞当场击杀,但在战斗中,他却身受多个诅咒,这些诅咒会一点点蚕食他的灵基,用不了几天,一旦等他的魔力耗尽,就算放着不管,也只有死路一条。

    而后,除了脱队的玛尔达之后,众人再度向着奥尔良境内赶去。

    所有人都以为玛尔达脱队是为了追杀齐格飞,只有汤昊清楚,这位铁拳圣女其实也是半个二五仔,虽然狂化属性将这位铁拳圣女的理性吞噬得七七八八,但作为圣人的品质,还是让她保持了些许的理性,在这部分理性的作用下,是追杀齐格飞,实则却是进行救援。

    对于这种事情,汤昊当然不会出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甚至想和玛尔达一起去“追杀”齐格飞,毕竟呆在这样的反派阵营里,实在是太没有安感了,谁晓得会不会突然一个天降正义把自己给灰灰了,而且吉尔德雷偶尔向他投来的目光,让他有些心悸。

    汤昊很清楚,自己那拙劣的谎言骗骗黑贞这个笨蛋还行,但想在吉尔德雷面前萌混过关就有些天真了,对恐怕已经怀疑起了自己,只是没有确实的证据。

    而另一面,或许是因为之前汤昊救了黑贞的关系,虽然她嘴上不承认,但之后的行动却是对汤昊多了几分关注,再度启程的时候甚至还主动招呼了他一声,因此,汤昊只能放弃“追杀”齐格飞。

    之后,众人一路上又遇到了数股法兰西的军队,人数最多的也没有超过千人,结果也是毫无例外,一一被屠灭,但这其中却也有一些幸存者,他们侥幸逃了出去,将战报带回,然后,不到两天的时间,龙之魔女贞德的名号也渐渐传遍了奥尔良,乃至整个法兰西。

    在这期间,奥尔良的很多村庄城镇都遭到了双足飞龙的攻击,偶尔也有狂化从者加入这些战斗,就像黑贞初时所,将朝气蓬勃的街道尽情破坏,将生机盎然的村庄肆意蹂躏,而她手下的“猎犬”们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许许多多的村庄和街道被屠戮,血流成河,无数人的生命就此消逝。

    就算偶尔出现法兰西的抵抗部队,也毫无卵用,纯粹是送死而已。

    当初玩游戏时,玩家的视角跟着迦勒底行动,无法从剧情里体会到这个特异点的残酷,而此时,汤昊站在黑贞一的视角,却确实的感受到了这份血腥和残酷。

    奥尔良的这些人民,不久之前才被贞德解放,从英格兰人的侵略中恢复了和平,然而还没享受多长时间的和平,转眼之间,那位曾经解放了他们的圣女却化为魔女之身,率领无数的怪物带给了他们更加绝望的毁灭和痛苦。

    汤昊并非冷血之人,士兵倒也罢了,战死沙场毕竟也是他们的宿命之一,至少他们努力过了,也战斗过了,可是对于屠杀平民的举动,实在不是他所能够欣赏的。

    只是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无可奈何,他终究不是圣母,不可能为了这些人把自己的命交待出去,最多也就是不让自己的双手染上无辜的鲜血。

    与此同时,随着黑贞带来的杀戮,贞德的名声也彻底被毁了。

    作为救国的英雄,原,贞德受到所有奥尔良人民的尊敬和爱戴,但现在,家园被毁,亲人朋友死于非命,带来这一切的也是贞德,导致贞德的声望直接从顶峰降到谷底。

    但是对于这一切,黑贞没有丝毫的理会,在对奥尔良进行了一番破坏之后,她又带着飞龙部队长驱直入杀向查理七世的所在地,当着无数人的面,用愤怒的火焰烧死了查理王,以及一部分因为签订停战协议而驻留在法国的英格兰人。

    幸存的英格兰人于法国境内面撤退,而整个法兰西则都沉浸于龙之魔女的恐怖之下。

    从某面来,黑贞做到了连贞德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贞德用了两年的时间解放了奥尔良,并收回法兰西丢失的绝大部分土地,逼得英格兰人签订停战协议,但就算如此,她也没能把英格兰人彻底驱逐出境,而黑贞却仅仅用了数天的时间,法兰西的土地上就没有一个英格兰人了除了他们被烧却的灰和被双足飞龙啃食的尸体以外。

    只是,对于还活着的法兰西人而言,真正恐怖的已经不再是英格兰人了,恰恰是这位让英格兰人也闻之丧胆的龙之魔女。

    “接下来还有什么呢?”

    站在法夫纳的背上,黑贞低着头,望着底下已经被大火吞噬完看不清来面貌的宫殿,她有眼中似乎隐隐有着一丝落寞,喃喃自语着。

    “感到空虚了吗?”汤昊蹲在她的身旁,抬头看了她一眼,道:“复仇就是这样的啊,当你有复仇的目标和对象时,你身都会充满动力,在复仇成功的那一刻,兴奋和快感会侵蚀你的身,仿佛迎来人生的巅峰,但当复仇的目标消失之后,接下来就是无限的空虚和寂寞了。”

    “哈?我怎么可能空虚寂寞!”

    一听这话,黑贞顿时冷冷的扫了汤昊一眼,嘴角向上一撇,露出嫌弃的表情,“不要以为我允许你跟着我,你就能对我的心情三道四了,我才没有那么脆弱呢!而且”

    着,黑贞再次露出那狂气邪恶的笑容,“法兰西不是还有很多活着人的吗,幸存的法军不也在试图组织对抗我们吗,还有伟大的神明也没有降临,我的复仇之路还远远没有结束呢!”

    “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汤昊笑了笑,不置可否,“那就好了。”

    “哼!”

    黑贞一声冷哼,继续低头欣赏着下的火焰。

    然而,无论嘴上如何不承认,她自己却很清楚,她的内心真的产生了一丝从未有过的空虚。

    在用火焰烧死皮埃尔主教的时候,她很快乐,当着无数人的眼睛,烧死查理王的时候,她也非常快乐,这两份快乐来应该带来更多的快乐,但是为什么在查理王死去,这座法兰西最豪华的宫殿亦被烧毁之后,她却开始渐渐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目标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自己的复仇之路,明明才刚刚开始啊。

    到底还缺少什么?

    “贞德!”

    就在这时,一头双足飞龙飞过来,龙背上站着的则是吉尔德雷,他张开双臂,大声道:“欢呼吧贞德,查理王已死,法兰西的军队面溃败,剩下的一些残兵败将已经不足为惧,最多也就是另一个没用的我还能够稍微抵挡之下,现在,整个法兰西都畏惧着我们!”

    “是呢,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吉尔。”黑贞露齿一笑,随后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追杀英格兰人吗?”

    “呃”

    吉尔德雷一怔,有些意外,贞德似乎并没有他想像中的开心。

    他下意识的朝汤昊看了一眼,目光闪烁。

    汤昊微微的一笑。

    从质上来,黑贞就是吉尔德雷捏出来的人偶,身份是假的,灵基也是假的,她所拥有的价值观也是由吉尔德雷所赋予,因为吉尔德雷渴望复仇,所以黑贞才会成为复仇的魔女,但她的人生到现在为止仍然是白纸一张,可以被重塑。

    最近一段时间,她一直都跟在黑贞身边,一面是为了自己的命着想,只要有黑贞看着,吉尔德雷就不会轻易向他出手,另一面,他也在试着重塑黑贞的三观。

    当然,汤昊并没有想着把她染上白色的颜料,那没有意义,也不可能,只是潜移默化的教导她一些人生经验,毕竟从各面来,黑贞都只是个缺爱的孩子而已。

    而这份潜移默化的改变,也正是黑贞会感到空虚的原因所在了。

    吉尔德雷并不知道这些,但他能感觉到,贞德身上的变化很可能和汤昊有关,这让他有些不太高兴。

    吉尔德雷没有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在外,回过神来,笑道:“贞德,你是在为接下来的目标烦恼吗?那没有问题,我刚刚接到消息,迦勒底的人已经出现了。”

    “迦勒底?”黑贞愣了愣,“就是那个拯救人理的机构吗?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们这个时代并不在人理原的历史之中,而是被当做特异点,迦勒底以拯救人理目标,必须将我们消灭,才能导回正确的人类史,换言之,我们和迦勒底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原来如此,真是简单易懂的逻辑。”黑贞顿时咧嘴一笑,脸上再次涌现出雀跃的表情,“那暂时就不用去管那些没用的英国佬了,吉尔,我们去把迦勒底的人消灭吧!”

    “当然,我等紧随圣女的旗帜!”

    随后,黑贞旗帜一展,在下四处狩猎的双足飞龙们腾飞而起。

    与此同时,迦勒底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和亚从者玛修已经来到了奥尔良境内,与她们同行的还有另一人一个金发的少女,一头金色的长发绑成麻花辨,手中握着一杆旗帜,旗帜上的图标则是代表着法国王室的鸢尾花。

    “贞德,也就是,这个时代还有着另一个贞德,被称为龙之魔女的贞德,就是她袭击了奥尔良,并在法兰西大肆屠杀,你能知道她在什么地吗?”玛修问道。

    被称为贞德的金发少女摇了摇头,歉然道:“抱歉,我也是几个时前才被召唤出来,并不知道具体情况,而且我并没有像圣杯战争那样被赋予相应的知识,可能是因为我才死了没几天的关系,作为从者还只是一名新手,虽然是作为裁定者被召唤出来,但能力却遭到了降低,连真名看破都无法使用。”

    “原来如此。”藤丸立香点了点头,猜测到,“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时代同时出现两个贞德,所以才导致你的能力被削弱了?”

    “或许吧但召唤双足飞龙这种事情,生前的我连想都没想过,而那位龙之魔女却能做到,这么,另一个我的能力则被强化了吗?”

    “应该是圣杯!”玛修点头,“圣杯能对从者的能力进行强行,贞德姐,你对于另一个贞德有什么看法吗?”

    “嗯我唯一能知道的是,她和我一样也是裁定者,如果她被圣杯强化了,或许能够识破我们的所在,那我们就很难秘密的行动了。”

    藤丸立香叹了口气,“如果能尽快遇到医生口中的援军就好了。”

    不久后,一行三人抵达了一座奥尔良的镇,然而入眼处却是一片废墟,到处都是被啃食过的尸体,凄惨无比。

    贞德走在这座故乡的镇里,脸上充满了悲哀,喃喃道:“另一个我,到底是有多么仇恨人类,才会做出这种事情啊。”

    “贞德姐”

    玛修和藤丸立香同样低沉着脸,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滴滴!

    就在这时,三人的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影像,当中,罗曼一脸惊慌,大声道:“不好了,这里检测到你们前有大量从者的迹象,六骑不对,是七骑!开什么玩笑啊?”

    “七骑从者?”

    一听这话,三人都是脸色大变。

    她们这边,藤丸立香作为御主,自身几乎没有战斗力,而贞德的能力遭到削弱,也不是那个顶级从者,真正有战斗能力的只有玛修一人而已,同时遇上七骑从者几乎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影像里,罗曼继续喊道:“而且他们的速度很快,可能是骑兵之类的,总之快逃!”

    然而,就在玛修她们准备撤退的时候,贞德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行,我不逃!”

    “诶?”

    “如果来的是另一个我,无论如何,我都要问清楚事情的真相。”贞德掷声道,脸上没有丝毫的动摇。

    “是贞德,她真的是贞德!”影像中,罗曼泪流满面,因为历史上的贞德就是这样一个莽夫。

    而事实上,无论逃不逃都没有什么区别,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数十只双足飞龙就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之中,而在双足飞龙的背上,赫然站着七名从者。

    “原来不是骑兵,是飞过来的啊!”罗曼哭了。

    双足飞龙的速度很快,龙背上的从者们行动更加迅速,就在双足飞龙一呼而过的刹那,这七道身影就从龙背上跳了下来,将玛修三人团团围住。

    而后,目光接触的瞬间,黑贞和贞德都呆住了。

    贞德一脸惊愕,张着嘴完不出话来,黑贞面无表情,直到注视良久,她的脸上才露嘲讽嫌弃的表情,“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喂,有没有人来我头上浇一盆冷水,我真的要疯了!”

    “因为要是不这样做的话,我都快被这滑稽的场面给笑死了,哈哈,真是太滑稽了,快看哪,那个丫头。那算什么啊!白蚁?老鼠?蚯蚓?渺到甚至无法激起我的同情心。啊啊,真是的,只能依靠这种丫头的国家,简直比老鼠王国都不如!”

    “我吉尔,你也发表一下意见啊对了,我没带吉尔一起来啊。”

    黑贞肆意的嘲讽着,言语中尽是贞德的鄙视和不屑,直到最后才意识到吉尔德雷不在。

    吉尔德雷没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他手握圣杯,若是贸然与迦勒底的人接触,很可能立刻就暴露出来,所以他才找了个借口,没跟出来。

    不过汤昊相信,吉尔德雷就算没跟来,也肯定躲在附近监视着。

    黑贞完话,贞德那边还处于惊愕之中,而这时,汤昊则从收藏夹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来到黑贞身边,正色道:“冷水来了,你要我从哪浇下去?”

    黑贞:“”

    贞德:“”

    玛修:“”

    藤丸立香:“”

    一众从者:“”

    空气突然的沉默了下去,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汤昊,搞不懂他这出到底是演的什么。

    直到数秒后,黑贞才愤怒的拍飞了他的矿泉水,大骂。

    “你神经病啊!我就随便的而已!你比那个丫头还要滑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