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第001章 楔子

    第1章楔子

    剌人的味道钻入鼻中,薄倾情吃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喜庆的大红,一对龙凤红烛火光跳跃,映出眼前人俊美的容颜,深邃的眼眸,正深深看凝视着她。

    迎着这双似海一样深的黑眸,薄倾情猛然清醒,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这个男人是她丈夫,风麒国的六王爷风云弈,可是他为了得到薄家的藏宝库,却算计了自己。

    薄倾情心痛的狂笑,泪水从眼角渗出……原来流泪,是需要心痛的!

    “情儿,王妃之位是你的,我只要你们家的藏宝库。”风云弈伸手想拭去她的眼泪,突然往下一移,猛的一用力,嘶……喜服被撕成两半脱落,只留天蚕丝的白色中衣裤,摘下头上凤冠,黑亮的发丝如瀑布倾下,如黑亮的丝缎披在身上,越发衬得雪肌玉肤。

    风云弈不由的抽了一口气,眼眸内闪过一丝决绝,突然抱起薄倾情,走入旁边的耳房。薄倾情还孩子气的身体,卷缩在他的怀中,温度还是熟悉的,却不敢有往日的贪恋,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中了毒武功不能用,只能不停的颤傈。

    耳房中,薄倾情看一个崭新的架子,冰冷的铁铐,看着就不由的一阵颤傈。

    风云弈亲手把上面悬挂着的铁铐套到她的手腕上,铁铐边沿的冷硬磨破了娇嫩的手腕,尖锐的痛如电流袭过,薄倾情小脸立即痛得皱成一团,颤着声音叫道:“好痛……”

    从小到大被奉在掌心上疼,从没尝过一丁半点的苦痛,这突如而至的痛楚,差点让她忍不住要尖叫出来,幸好及时的咬着下唇,硬硬把那一声尖叫压成弱到无声的低吟,眉头痛到紧紧的结在一起,真的好痛,好痛……痛到要窒息。

    风云弈丝毫不理会,突然松开双手,薄倾情的身体一下失去支撑,身体不稳的晃几下,铁铐的冷硬瞬间割破她娇嫩的手腕,那痛痛透灵魂。

    薄倾情不由的咬紧唇,唇齿上有血腥的味道,汗水在一瞬间湿透她的后背,额头的发丝被汗水打湿,紧紧贴在脸上,越发衬得那小脸苍白如雪。

    抬起头,风云弈的目光像是在欣赏杰作,薄倾情深深的吸一口气,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有问原因,只是暗暗的准备着,准备承受更多的更多的痛楚,不达到目的他不会放弃……

    风云弈的脸上还是那样的温柔,一如记忆中的优雅高贵,只见他从袖中慢慢的,一点点的拉出一根乌黑油亮的……鞭子:“情儿,别逼我,这鞭子不是你能承受的,还是说吧。”

    薄倾情咬咬牙,突然笑道:“弈哥哥,情儿突然想听杀鸡取卵的典古。”

    风云弈唇边的笑容一滞,面色也变得有些苍白,退开两步外,优雅的笑重新挂在边:“很好,看来情儿是不打算说了,那么……夫君要开始打了,打完再跟你讲……杀鸡取卵的典古。”最后一句,说得咬牙切齿。

    薄倾情看他眼中的恨,她的意思他明白,忍着痛笑道:“我想最后问一个问题,是谁给我下的毒。”要给她下毒,若非身边最亲密的人,其他人是不能做到的。

    “弈哥哥,你不用为难,就由我这个做姐姐的,告诉她吧。”风云弈刚开口,就被外面柔媚女音打断,长裙刷地的声音,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耳房中。

    薄倾情微微的抬眼皮,不由失声叫道:“是你,原来是你,你怎会在这里……姐姐,我没有姐姐,你也不配。”语气有些急乱的疯狂。

    再看女子身上的打扮时,面色不由的一变,冷冷的看着风云弈,眼前头戴纯金打造的,镶满宝石的凤冠,绣金凤凰的喜服,跟她一模一样的打扮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玉颜华。

    正是这个她该为称姐姐的女人的母亲,让她父母感情不和,母亲抑郁难解,才会离家多年不归,若不是父亲求情,她早就把这对不知廉耻的母女碎尸万断。

    “妹妹,都到了这份上,还没认清楚形势。”

    玉颜华扭着腰肢,走到风云弈身边,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胸膛上娇柔的道:“叫声姐姐听听,如果我觉得好听,一会儿姐姐就让姐夫下手轻点,让他别打坏了我身娇肉贵的妹妹。”

    “姐夫!”薄倾情喃喃道

    “是啊。他是你姐夫,方才你晕过去时,我们拜过堂,妹妹不祝福我们吗?呵呵……”玉颜华说完,害羞的看了一眼风云弈。

    薄倾情看一眼风云弈,愤怒的叫道:“无耻!”

    原来他一直骗她,他们合起来骗她,心里像被狠狠划了一刀又一刀,痛得要窒息。

    风云弈被薄倾情的愤怒惊得浑身一震,片刻后才平静的道:“本王一直想娶的人,只是有颜儿,至于你……”停下,深深的看着玉颜华道:“本王从没有喜欢过。若不是为了藏宝库,本王连看都不想你看一眼。”

    “你们真让我恶心……”

    “啪”

    鞭子重重的打在地上,薄倾情的心脏不由收缩一下,不敢相信的看着风云弈,他是在警告她,不允许她说一句轻视他们的话吗?

    风云弈对玉颜华温柔的笑道:“颜儿,别怕,本王只是在试鞭。”温柔的理好玉颜华贴在额上的碎发,轻柔的拍了拍她的娇媚的脸,似是安慰。

    薄倾情心在淌血,试鞭,还不如直接打在身上,痛了,就忘记了心痛。

    风云弈转过身,深深的看了一眼薄倾情道:“情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藏宝库,在哪里?”

    “杀了她,我就告诉你。”

    薄倾情冷冷的看着玉颜华,一字一字的道:“有了薄家的藏宝库,你想要多少这样的女人都可以。”唯独不包括玉颜华。

    “你这个贱人。”玉颜华上前,挥手就是两记耳光,没料到这个时候,薄倾情还能找到机会咬他一口,回过头道:“弈哥哥放心,我们已经是夫妻,你的事就是颜儿的事,颜儿自会有办法让她开口。我爹也会让皇上兑现承诺,封你为太子。”

    太子之位,薄倾情心中一惊。

    他是为太子之位对付她,想到这里,薄倾情马上道:“太子之位,弈哥哥想要,我一样可以给你,就算弈哥哥想要皇位,情儿也一样可以帮你的。”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薄倾情露出一抹颤抖虚弱的微笑,嘴角还挂着血渍,风云弈不以为然的别过脸,冷冷的道:“我不需要你帮忙。”

    薄倾情最后一丝希望也碎掉,玉颜华趁机道:“妹妹怎么还糊涂着呢。你也不想想,皇上已经下定决心要铲除世族,薄家是世族之首,自然首当其冲,薄家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除了我,没有人能帮弈哥哥。乖乖交出宝藏,你就是姐姐的好妹妹。”

    薄倾情面上一滞,原来如此,薄家倒了,所以他要靠上丞相大人这棵大树。

    整个人都冷了,半晌才说出两个字:“妄想。”

    她绝不会如他所愿。

    风云弈看到薄倾情的表情,知她不会妥协,随手推开玉颜华,面无表情的道:“妄想,情儿已经做好准备了,那本王也想看看,是你的身子硬,还是本王的鞭子硬。”

    风云弈退开几步,鞭子一扬,于空中转出一个圆,最后,啪……薄倾情亲眼看到,白色的衣袖上渗出一道鲜红的血痕,从伤口来看,他没有用尽全力,不然她的手臂就要断掉。

    但是那痛比肉眼看到的,要强上十倍百倍,钻心的痛让她几乎站不稳,带连着手腕上的伤……加倍的痛,忍不住的发出一声低沉的吟叫……已经痛到骨头里面,还一个劲的往里面挤,一直痛到脑子发懵,意识模糊。

    玉颜华看着薄倾情痛苦的表情,拍拍胸口,害怕的道:“弈哥哥,你轻点,你把妹妹弄痛了。”

    风云弈脸上优雅的笑染上一丝嘲讽,低头用力吻玉颜华的红唇,安慰的道:“颜儿,本王已经打得很轻了,是她太娇贵了,后面可怎么办啊。”意思是后面的鞭子还会更重,果然够狠。

    薄倾情冷笑。

    盯着她笑,风云弈面色一暗,猛一鞭落在薄情身上。

    薄倾情脑子瞬间空白……痛,一直痛到骨头里面,不用到后面,这第二鞭的痛是第一鞭的两倍不止。

    薄倾情能感觉到脸上的肌肉痛得在抽搐,可惜没有镜子,猜她此时的表情一定是扭曲变形到很精彩,因为风云弈笑得比任何时候都优雅,玉颜华笑得无比的娇媚,因为她越痛,他们越开心。

    啪啪……密集的几鞭,没有任何的间歇,却是每一鞭都用不同力度,没有痛到骨里面,鞭子如抹了辣椒,火辣辣的又热又痛,而且很持久,一直不能忽略的痛着。

    接下来的每一鞭都很快……玉颜华用魅惑的声音,轻轻念着……七、八、九、十……三十一……风云弈突然停了,薄倾情已经是血人一般。

    风云弈薄唇绽放出,浅如微波轻漾湖面的笑容,轻轻的道:“三十一鞭,我们休息一下再继续。”

    “好,不然妹妹支持不到最后。”玉颜华看着血人一样的薄倾情,温柔的笑了。

    薄倾情虚弱抬起头,故意用铁铐磨着手腕上伤口,只有更痛的痛,她才不会晕倒。冷然盯着风云弈,三十一鞭,三十一个位置,三十一种伤口,三十一种痛苦,她都记下了,待到他日,是要还的。

    接到薄倾情的目光,风弈云弈目光中有些意外,玉颜华含笑的道:“我的妹妹,真是不错,不愧是世族的继承者,伤成这样,还舍不得低下高贵的头颅。”明明已经伤得那么重,还是不失明月的高贵,在苍白脆弱中更加绝美,让她想狠狠的蹂躏。

    薄倾情虚弱的一笑:“高贵的头颅,那是因为你……一直觉得自己低贱,所以才会觉得别人高贵。”现在拍玉颜华的痛处,不是明智之举,但是现在不拍,她怕没有机会。

    玉颜华的母亲是薄府的歌妓,听到薄倾情的话,果然面色大变,怒道:“低贱,我一会儿会让你变得……比青楼的妓子还低贱。”

    薄倾情懒得理会玉颜华忍着痛道:“告诉我……谁下的毒。”她要听到最准确的答案,声音断断续续,说完后小心的喘着气,怕扯痛伤口。

    “妹妹莫急,一会再慢慢的告诉你,小心扯痛了伤口。”

    玉颜华挽着风云弈在对面坐下,像是欣赏艺术般看着薄倾情:“是爹亲自给你下的毒,至于他是怎么下的,等到爹百年后,你黄泉路上再问他吧。”

    “爹他不会伤害我的。”薄倾情失声叫道。

    玉颜华勾唇一笑道:“为什么不会,实话告诉你,你母亲她不是离家出走,她是死了。是爹亲手杀了她。因为我娘跟爹……本来就是一对,就好像今天我跟弈哥哥,是你娘拆散了他们。”

    “你胡说,我娘亲不会死的,爹跟娘是真心相爱的。”薄倾情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爹杀了娘亲,怎么可能。他们明明是因为太爱,所以才会容不下一丝瑕疵的。

    “我没有胡说,不然我是怎么来的。”玉颜华用事实打败薄倾情,冷笑道:“你娘斗不过我娘,今天你也斗不过我,你们母女俩都是感情上的失败者。哈哈……”

    玉颜华看着薄倾情脸上,瞬间凝结出的痛苦,心里就觉得的痛快,继续得意的道:“你不是一直看不起我娘吗?我现在就要你……变得连她都不如。”

    说完,拍拍手,数名衣衫不整的男子从外面走进来,脸上都露出淫(禁词)糜之色。

    薄倾情只有十四岁,还不懂人事,但看到这些人那种让人讨厌的眼神,眼中不由露出恐惧,颤着声音道:“你们想做什么?”

    其中一人正要扯薄倾情衣服时,风云弈突然走过来,大手捏着薄倾情的下巴道:“情儿,最后的机会……不然别怪我无情,我只要藏宝库。”

    “你只要藏库吗?那她要什么?他们要什么?”薄倾情冷冷的道,她只是一时没看清风云弈,但不代表她没有看清形势,玉颜华不会放过她,她不会让她好过的。

    “你可试着相信我。”风云弈淡淡的道。

    “我永远不相信你。”薄倾情冷绝的道。

    眼瞳中渐渐蒙上一层血色,两滴血泪从眼角滑落。风云弈面上的一惊,连忙后退数步:“冥顽不灵。”

    那些人流着口水,就像饿了几日几夜的狼看到猎物,猛的扑上去,伸手撕扯她单薄的衣服。

    薄倾情心中一急,眼中血色弥漫,不顾一切的促动内力,胸口上血气一阵翻滚,连连吐出几口鲜血,拼尽最后的力气,狠狠在舌头上咬下……

    ------题外话------

    颓废了一段时间,灵琲重新回来开文,欢迎大家收藏,继续支持灵琲。

    本文一对一,男主干净,女主干净,中间有波折,有误会,结局还是在一起。

    杀鸡取卵:比喻贪图眼前的好处而不顾长远利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