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第061章 真假妞妞

    第61章 真假妞妞

    听到外面的话,薄情终于明白风云治之前那句话的意思,原本来是在暗示她左相夫人的位置将不保。

    薄情忍着全身经脉暴涨的剧痛,微微动了动唇,依旧无声的道:“曼珠,我内息不稳,你扶我下去。”心里不由的暗暗惊叹,这血珠的功效果然是霸道,差点承受不住这种暴涨的力量。

    “主子,您刚服下血珠,必须马上打坐调息,外面奴婢会给你挡着。”曼珠轻声应道,薄情吐血,她的心肝都快要跳出胸口。

    血珠,是薄氏一脉自古便传承下来的古秘方,百棵百年以上血婴人参炼制成的一滴精华,服下它,能在短时间内凝炼出强大的体魄,但是若身体太过虚弱,承受不住血珠激发出的力量,就会当场经脉爆破而亡。

    天堂与地狱,皆是一线间的距离啊!

    主子真是太冒险了,曼珠不由在心里中感叹,摇头,佩服……

    现在看到薄情虽然吐血,却没有生命危险,心才安下来,虽然没有听到期待中的声音,但也喜出望外,只要主子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薄情摇摇头,无声的道:“不必了,我们下去吧。”

    抬起玉手,拭去嘴角的血渍,这小小的动作,便让全身的痛,痛入到骨髓里面,面色苍白得近乎透明。

    虽然没有低估血珠的作用,但是却低估了这具身体内封印的内力,足足一甲子的深厚内力破印而出,差点连心脉都被震碎,幸好她前世也修习内功,及时把这股内力引导开,不然就不是吐血那么简单。

    深深的吸一口气,慢慢的调整呼吸道:“曼珠,取面纱来。”

    这副虚弱的样子,很容易让人看出端倪,尤其是不想让上官落发现自己服用血珠的事情,只好先用面纱遮挡。

    扶着曼珠,薄情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走下马车,但每动一下全身都能痛入骨髓里面,即便是在大冬天,还是痛得直冒冷汗,眼眸中却依旧保持着浅浅的笑意,淡然的扫一眼站在大门前的人。

    除了慕府中众人外,还有林晖和陶公公,以及围在马车四周的十数名宫中的带刀侍卫,方才那把苍老的声音,正是陶公公的声音,看来皇帝是打算插手慕府的事情。

    薄情心里面冷冷一笑,暗暗的看一眼曼珠,曼珠会意,扫一眼马车旁边的侍卫,故意冷冷的问道:“陶公公、林大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咳咳……

    陶公公清了清嗓子,尖着声音道:“这是皇上的旨意,奴才与林大人也是奉旨行事,左相夫人,不……薄情假冒朝廷命妇,扰乱国法,当依法论处。”发现说错了,陶公公马上改过来。

    薄情直接无视陶公公,暗瞟一眼林晖,曼珠马上转身看向林晖,一脸愤然的道:“林大人,你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前来诬陷我家主子吗?”

    林晖还没有答言,陶公公立即大声叫道:“大胆奴婢,竟敢污蔑皇上,罪该万死。”

    曼珠冷冷的扫一眼陶公公,不屑的笑道:“陶公公,杀了人还要过堂审问讯几句,你们只是听了一面之词,就认定我家主子是假冒的,不是诬陷是什么?如果是这样,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你们把主子带走。”说完,抢过马夫手中的马鞭,一副要拼命样子。

    林晖连忙上前道:“曼珠姑娘,别冲动,只是收监查办而已,还没有盖棺定罪。”

    哼!曼珠冷哼一声,不依不饶的道:“林大人,奴婢自问还没有到耳背的年纪,陶公公方才说可是依法论处,而不是收监查办,两者间的差别,林大人不会不知道吧。”当她们是傻子哄吗?

    林晖一时间被曼珠问得无言以对,陶公公面上也不由的怔,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婢女,竟然这么厉害。

    薄情看了看站门口上的人群,发现涟漪和上官落都在不其中,不由的皱皱眉头,掀开面纱,无声的道:“曼珠,你就不要为难林大人,抗旨可是死罪,林大人担当不起,本夫人也担当不起。”

    林晖听完曼珠的复述后,看了薄情一眼,不由的在心里苦笑,他也知道其中有问题,但是以他身份,根本无法制止此事,这皇权真是压死人啊!

    陶公公马上笑道:“丫头,识时务者为俊杰,那就走吧。”

    薄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沉吟了片刻后,含笑道:“那就麻烦陶公公,您老回去复旨时,跟皇上说一声,林大人明天会在刑场,公开审问薄情假冒左相夫人一案,本夫人希望到时所谓的,真的左相夫人也能到场,与她当面对质。”

    这番话从曼珠口中一出,陶公公的嘴角马上抽搐起来,过了一会,才悻悻的道:“你的话,奴才一定会只字不漏的带给皇上。”指着那些侍卫道:“你们与林大人一起,将犯人押送入大牢。”说完,转身往回走。

    他敢肯定,自己还没有回到皇宫中,关于林晖明天会在刑场,公开审问薄情假冒左相夫人一案,就会传遍厩,这小丫头真是越来越厉害,连皇上也敢摆上一道。

    林晖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这女孩把事情弄得满城皆知,是逼着皇上不得不公开审问此案,但又不得深深的佩服她,因为如此一来,就算有人想趁机假公济私也不行,倒不失为一个良策。

    至于曼珠,虽然在众人的眼皮底下,也早就让人开始散布消息,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主子什么也不用做,就能把一干想陷害她的人,逼得跳脚。

    薄情看着陶公公的背影,笑了笑,转过头看着李嬷嬷道:“李嬷嬷,无论薄情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你主子当众认定的左相夫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想必你心里很清楚。”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力量,只好利用左相府的。

    李嬷嬷面上不由的一怔,微微点头道:“是,夫人,老奴一定照办。”

    旁边慕昭月看到了,不顾身上的痛,大声叫道:“嬷嬷,你理她做什么,她是假冒的,跟我们慕府没有任何的关系,根本不用理会她的死活。”

    “大小姐,别胡说。”李嬷嬷马上叫住慕昭月,薄情说的是事实,当初大公子可是当着慕府众人的面介绍:“本相的夫人——薄情。”一个身份,一个名字,没有半丝错处,证明主子已经认可了她。

    慕昭月的话也一下刺到曼珠心里,薄情还没有开口,就冷冷的笑道:“大小姐身上的伤还没全好,应该没有忘记痛,要不再试一下?”这种好了伤疤就忘了痛的人,主子当初真不应该救她,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麻烦。

    曼珠一语戳在慕昭月的伤口上,后者的眼眶中不由一红,别过脸再也不敢多言。

    李嬷嬷无奈的摇摇头,大小姐真是被宠惯了,吃了这么多次亏,还是没有丝毫的长进,哪天真的惹怒了夫人,怕是连大公子出面也保不了她。

    薄情不以为然的一笑,慕昭月早晚是要收拾的,但现在不是时候,转身林晖道:“林大人,我们走吧。”

    “是。”

    即便是犯人,林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京中大牢,是朝廷关押要犯的地方,马车缓缓的停在大门,一名女子先跳下马车,另一名披着白色斗蓬,戴着面纱的女子扶着前面女子的手,缓缓的下马车。

    林晖神色紧张的跟在旁边,后面还有数名宫里的侍卫跟着,这阵势,不像是押送,更像是护送,这一行人丝毫不停留的走入深沉大牢。

    厚重的大门合上,无数的影魅四散,飘向各处府邸。

    城西锦园。

    四皇子的府邸,风云治捏着酒杯,站在窗前,一名下人打扮的男子,单膝跪在他的身后,道:“回主子,薄情已经被押入大牢中,是不是马上动手。”

    风云治回头,冷冷的道:“消息可靠?”

    男子神情肯定的道:“回主子,是属下亲眼看到,旁边还有林晖和数名宫内的侍卫跟着,绝对不会出错。”

    “退下。”

    两个字一出,男子马上消失在眼前。

    风云治继续看着窗外,喃喃的念着两个字:“薄情。”面上的神情一变,恨声道:“传本宫的话,不惜一切代价,本宫要她死。”既然不能为他风云治所用,那就只有毁掉。

    薄情即便你把事情弄得满城皆知又如何,能否活着出现在刑场,才是最重要的。

    栖凤宫。

    皇后一脸盛怒的坐凤座中,看着跪在地上的探子,厉声的道:“混帐!你说什么,林晖明天要在刑场,当众审问薄情,这是怎么回事?”当众审问,她就无法暗中动手脚,弄死那丫头。

    仪元虽不是死在那丫头手上,但是也跟她脱不了关系,她一定要死,算是替女儿完成她的心愿!

    探子垂着头,小心翼翼的道:“回娘娘,整个厩都是这么传的。”

    皇后颓然的靠在椅背上,此事若无人知道,她还可暗中弄死她,既然天下人皆知,怕是连皇上也无法扭转局面。

    正在这时,宫人来报:“启禀娘娘,三皇子来了。”

    皇后唇边突然中出一丝笑意,缓缓的坐直身体,恢复往日的端庄,威仪的道:“快宣!”

    风云啸大步的跨入大殿,飞快的走上前,正要行礼,皇后马上道:“免了。皇儿此番赶入宫,是不是为了那薄情的事情。”

    风云啸有些惊讶的回道:“是,母后也听说了此事。”

    皇后眼眸中闪戾气,冷冷的道:“厩都传遍了,宫里又怎么不会知道。”

    尽管皇后这样说,风云啸还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一时又想不出来,道:“母后,有什么打算?”

    “杀!”

    “母后,不可,我们不仅不能杀她,还要保住她的命。”

    皇后的声音一落,风云啸马上接话,前者听完后,不由怒喝道:“什么,你竟然要保住那丫头的贱命,难道你忘了仪元是怎么死的。不行,本宫绝不会放过她,一定要她给仪元陪葬。”

    “母后,请听儿臣一言。”

    “住口,本宫不想听。”

    大殿内瞬间冲刺着皇后的戾气,风云啸识趣的马上闭口,现在劝母后不杀薄情,确实是有点难度。

    只要想仪元惨死,连他都无法平静,更何况是母后,就算把薄情千刀万剐,母后也难泄心头之恨。

    片刻,看到皇后渐渐平静下来后,风云啸才缓缓开声道:“母后,儿臣从来没忘记过仪元的仇,儿臣这样做,确实是另有原因。”

    皇后揉着眉心,冷冷的道:“什么原因,能重要得过仪元的仇。”

    这冰冷的语气,风云啸知道皇后已经平静下来,握着拳头道:“儿臣收到探子的消息,这次要置薄情于死的,正是风云治,因为乔贵妃的死,他把仇恨也算到了薄情头上。”因为他,还不敢对他们母子动手。

    “然后呢?”皇后单手支着头,冷冷的看着风云啸。

    “以薄情的手段,只要能公开审案,必定能脱罪,日后,她知道真相,一定不会给风云治好果子吃。”

    风云啸十分肯定的道,从上次在太尉府,薄情辣手鞭打陶然的事情,就能看出,这个女子对敢算计她的人,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甚至是残忍。

    皇后抬起头,看着外面的冷冷的道:“皇儿的意思是,要借薄情的手,对付风云治和御史府。”

    风云啸一脸阴沉的道:“正是,薄情只要不死,她一定不会让风云治有翻身的机会。”之前,风云治能利用左相他们,难道他们就不能反过来,利用左相府来对付他。

    说到此,风云啸抬起看向上面,见皇后闭上眼睛不语,继续道:“至于薄情,据可靠消息,她确实不是慕昭明要娶的农女,身份目前还不明。但是,这样一来,无论明天的结果如何,她都会失去左相夫人的身份,没有慕府的罩着,只等风云治的事情一完,我们要杀掉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好。”

    听到这里,皇后蓦然睁开眼睛,眼中终于出现一丝满意的笑意,声音阴狠的道:“很好,就先收拾了风云治,再慢慢的收拾薄情那贱丫头。本宫一定要慢慢折磨她,让她痛苦的死去,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目光猛然的锁在风云啸身上,风云啸不由的浑身一颤,只听她赞赏的道:“皇儿,你这次总算是长进了,不再像以前那么鲁莽。快去吧,风云治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定要保证,薄情明天能顺利的出现在刑场上。”

    突如其来的赞赏,风云啸不由的一愣,回过神后,马上正色道:“是,母后,儿臣告退。”

    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皇后面上冷冷的一笑,喃喃的道:“陶乔儿,你我斗了二十几年,本宫对你还是最好的,知道你在下面寂寞,马上就让你的儿子下去陪你。”

    嘿嘿……

    天色渐渐暗下来,黑暗开始主宰天地,无数的黑影隐匿在大牢的四周,偶尔寒光闪现,那是夜行人的刀剑之光,偶尔还能听阵阵的厮杀、火拼的声音,随之寂然。

    阵阵血腥的厮杀后,两道人影缓缓从黑暗走出,其中一道声音戏谑的道:“四皇弟不在贵妃娘娘跟前守灵,怎么也跟皇兄一样,没事喜欢大半夜的到大牢附近转悠转悠。”

    另一道身影正是风云治,闻言,知道对方是有意阻拦,眼眸内不由的一沉,面上偏偏露出一丝浅淡笑意,神态极傲慢的道:“三皇兄此番举动,真是让令人意外啊。”最恨不得薄情死的人,竟然会暗中保护她,反过来坏他的好事。

    风云啸充满戾气的脸上,意外的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自如的弹一下身上的落雪道:“四皇弟,你还是乖乖在乔贵妃灵前守着,天牢中的人,我保了,就不劳四皇弟操心。”

    闻言,风云治没有丝毫生气,脸上依旧带着浅淡的笑容,一副胸有成竹的道:“就怕三皇兄你……保不住。”他想要做的事情,凭一个风云啸还拦不住。

    “拦不拦得住,试过不就知道了。”

    风云啸瞬间退出三丈以外,风云治亦时如此,中间的空地上,马上出现了无数的黑衣人,两人隔着数丈的距离遥遥相望,为这一仗,他们已经准备了很久,没有任何的语言,一挥手,双方人马马上动手打起来,血腥味瞬间在夜色中散开。

    正当双方争斗进入白热火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阵惨叫声,还有众人大叫救火的声音,两人不由的抬起头,大牢所在的方向,已经烧成一片火海,天空被映突然亮如白昼,灼热的火光似是能化掉这座城。

    风云啸的面色不由大变,耳边立即响起风云治大笑的声音,只听他挑衅的道:“三皇兄,我说过你保不住的,还是回去好好想想,明天怎么抚平皇后娘娘的怒火。三皇兄想救人尽管去,四皇弟我就不陪你吹冷风了,听您的话,给母妃守灵去,哈哈……”

    可恶!

    风云啸一脸怒火的看着远去的背影,把手中剑狠狠的掷在地上,竟中了这家伙的调虎离山计。

    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烧红了半边天,烧得几家欢喜几家愁,黎明在无数失望与期待中,慢慢拉开序幕布,新的一天到来。

    破晓时分,当第一缕亮光洒落在大地时候,刑场的四周已经围满了准备看好戏的老百姓,对于外界一直争议颇大的左相夫人,众人早就想见识一番。

    但是此时,最让他们感兴趣的,已经不是那传闻中无德无才,大字不识一个,十二岁不会自己穿衣,不会自己吃饭,不会自己洗澡,不会说话的哑巴农妻,而是真假两位左相夫人,究竟谁更胜一筹,谁会最后坐上左相夫人的位置。

    这结果,真是让人期待。

    虽然昨晚一场大火,几乎把大牢烧穿底,甚至传出薄情被烧死等谣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围观的百姓不仅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

    尤其是作为此案主审官的林晖的官轿,一大早便出现在刑场,林晖还亲自指挥人维持秩序之后,赶过来围观的人就更多,丝毫不担心,昨晚一场火会影响到今天的审判。

    天色渐渐大亮,还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暖暖的阳光洒落大地,直暖到人心里面。

    刑场四周的酒楼、茶庄是人满为患,其中二楼的一扇窗户内,风云治阴冷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刑场,真是小看那丫头了,竟让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

    以为一把火几乎把大牢烧尽,薄情必死无疑,当一切就要结束时,却收到林晖已经赶往刑场的消息,没有比这更能打击他,昨夜一战几乎倾尽他这些年的心血,到头来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这种感觉,让他捉狂,让他愤怒。

    怒火烧过后,风云治渐渐平静下来,继续让人满城秘密搜寻,还命人把守在通往刑场的各个路口,只要一发现薄情,当场击杀,绝不让她活着出现在刑场。

    已经撕破脸,今日薄情不死,明日便是他亡。

    太阳渐渐升高,刑场四周已经挤满了人,连房顶上都爬满人,主角迟迟没有出现,但人们还是耐心等待,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

    “来了,来了,真的左相夫人来了……”

    正当人们等得有些暴躁的时候,东面的入口处,突然宾一阵阵惊叫声。

    众人马上被“真的”两个字吸引,顺着声音,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东面入口,只见人群主动让出的一条通道上,在一列带刀侍卫的护送之下,一老一少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当看清楚眼前人的瞬间,众人不由的瞪大眼睛,一名肤色黝黑,面相憨厚的老汉,穿着寻常的布衣,正忐忑不安的跟在带刀侍卫后面。

    旁边还有一名十二三岁,身材瘦小的少女,面容倒有几分清秀干净,但是眼眸内却透着不屈,发髻上戴着几枝抢眼的金簪,连身上的衣服也是簇新的,只是这一身光鲜的打扮,没有把那份华贵衬托出来,反把她那几分清秀给淹没,只见衣服不见人,让众人失望不已。

    这便是真的左相夫人么,众人脑海中立即闪现出,慕昭明风姿绰约的模样,不禁在心里摇头,差距太大。若这样的女子都能当左相夫人,厩中的小姐们,一头撞死算了。

    此时,通道上,父女二人惊恐的看着众人,这样的大场面,他们怕是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脚步不禁有匈疑。

    老汉与少女终于来到林晖前面,战战兢兢跪在地上,只见那老汉小心翼翼的行礼道:“草民薄汉生叩见大人。”声音中充满不安。

    那少女也依葫芦画葫芦的行礼道:“民女薄荷叩见大人。”声音不安中,却透着一丝丝不甘。

    林晖看了父女二人一眼,也没有忽略少女语气中的不甘,但跟那狡猾得跟狐狸一样的女子相比,眼前的女子是不堪一击,心里摇摇头道:“你们二人先在一旁候着吧。”那女子还不定什么时候露面。

    楼上的雅间,几乎是权贵的天下,在优雅的环境中,简直是享受一场盛宴。

    其中一扇窗户半开的雅间内,一名男子站在窗前,爽朗的笑道:“轩世子,赌一把如何?”

    陈轩看一眼对面的箫雨,没好气的道:“如果是赌谁赢的话,就不必了,结果早就注定。”那丫头,某人不亲自出手,谁也奈何不了她。

    箫雨看下面人声鼎沸的场面,思索了片刻道:“东南西北四个入口,就赌她从哪个入口出现,如何?”

    陈轩扫一眼已经挤满人的刑场,毫不犹豫的道。“好!”

    风云治花了那么大心思,暗中派人盯梢,结果还是一场空,他也很好奇,她是用什么法子,从对方的眼皮底溜走的,现在又准备用什么方式,在对方眼皮底下走入刑场。

    但是这结果,一等便是一个多时辰。

    时间已经日近中天,却迟迟没有见到正主出现,众人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私下里不禁暗暗争议开。

    “这么久都没出现,那假的左相夫人是不是怕了,不敢来。”

    “我看不是,昨晚大牢走火,怕是被烧死……”

    “那我们岂不是白等一上午?”

    “不见得,没见林大人还在上面吗。”

    “……”

    讨论声越来越大,林晖的额头上也不禁冒汗,这姑奶奶究竟什么时候肯现身啊!

    林晖正着急之时,突然一把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一下子把沸沸洋洋的讨论声,全都压下……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驾到!”

    声音一落,龙辇,凤辇,缓缓而来,两道尊贵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在场的人不由的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还惊魂了皇上和皇后娘娘,看来那位假左相夫人,倒真是不简单。

    随皇帝与皇后的走近,数道身影从旁边的窗口飞射而出,率领众人跪在地上大声山呼道:“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

    两个字,帝皇之威,尽显其中,寻常人竟连头也不敢头。

    元帝坐在高高龙辇中,扫一眼下面,淡淡的道:“林晖,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案子还没开始吗?”

    林晖不由的浑身一颤,那女子再不出来,自己可要被她害死了,正要开口时,元帝却冷冷的道:“那丫头再不出现,朕就当她是认罪,直接判她腰斩之刑。”

    这丫头竟敢摆他一道,当真是好胆识,他不就信堂堂一国之君,还收拾不了一个小丫头。

    风云治一脸笑意的道:“父王帝威在此,薄情怕是吓破了胆,不敢出现。”薄情竟然敢在皇帝跟前耍滑头,看他怎么收拾你。

    风云啸站在旁边含笑不语,眼中却含着一丝讥讽和不屑,乔贵妃的死,让风云治元气大伤,这样幼稚的,拍马屁的话也说得出口,看来真是被薄情逼急了,准备要学狗急跳墙。

    林晖一阵无力的眩晕过后,硬着头皮道:“回皇上,薄情她早就到了。”

    什么?林晖的话,像雷一样,瞬间炸开在众人的心上,早就到了,怎么可能?

    人呢?

    目光立即四处搜索,在哪?

    元帝也不由的一脸震惊,心中的怒火蠢蠢欲动,这丫头又摆了他一道,冷冷的道:“她在哪?”

    林晖抬手一指,正是他的官轿所停放的位置,简朴的官轿静静的停在一隅,丝毫没有人引人注目的地方,此时却吸引无数的目光,迫不及待的想穿透官轿的帘子,一睹这让万众期待的女子。

    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一只玉手从轿内伸出,轻轻的掀开帘子,一道白色的、如精灵般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白色的狐毛斗蓬,包裹出少女的娇小,蒙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只露出一双似笑非笑的大眼睛。

    薄情扫一眼刑场,连皇上和皇帝都来了,既然菜已经上全,倒看看他们准备东西,能不能把她玩死。

    因为她若不死,就是他们死!

    众人看着眼前女子,不由的眼前一亮,不错这样的女子,单从外貌上来看,配左相大人正合适,唯一遗憾的是,她是哑巴,不会说话,不然,郎才女貌,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惜了!

    风云治只感到一阵窒息,布置了重生关卡,想要阻止薄情的出现,没想到她已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胸口上不由的一阵气血翻腾,一口腥甜冲上喉咙,几乎要喷出来,咬紧牙关,紧闭着双唇,硬硬把那口血吞回腹中。

    这幕正好落在旁边的风云啸眼中,勾起唇角,笑道:“四皇弟,看来昨天晚上是皇兄多管闲事了,即便是我不出手,薄情也能活得好好的,白白浪费了皇兄我不少心血,心血啊。”风云治这回真是损失惨重,花了那么大的力气,连薄情的一根头发都没碰到。

    其他人也不由的一愣,知情的人更是哭笑不得,当风云治满厩寻她寻不着时,没想到她竟然躲在林晖的轿子中,光明正的出现在刑场上。

    这女孩的行为,真是让人无语中。

    元帝的眼眸一沉,皇后坐在旁边,注意到这幕,唇角勾起浅浅的笑容,饶有兴致的道:“真是个有趣的女孩,如此缜密的心思,怕是连臣妾都不及她的一二,难怪……众人寻不着她。”本想说“难怪连仪元会败在她手中”,想想不妥,又马上改口。

    见到薄情出现,林晖马上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道:“皇上,人已经到齐,是否可以开始审案。”

    “开始吧。”元帝压着怒火,冷冷的道。

    林晖此时已经是一身冷汗湿透,暗暗发誓,下次打死也不听那女孩的话,坐到主审位中,扫一眼堂前三人,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一时却想不起来,随手举起积木正要一拍案台,准备开始审问时,一把含着龙威的声音传来,林晖的动作不由的一滞。

    “慢着。”

    元帝龙眸微眯起,冷眼看着站在堂前的白色身影,挑起唇角笑道:“薄情一介民女,见官不下跪参拜,不分尊卑,藐视公堂,朕就罚你今天单独答辩,不允许任何人帮助你。你可同意?”

    什么?林晖差点坐不稳,要一个哑巴单独为自己答辩,皇上这不是故意要刁难薄情吗?现在他总算想起少了什么,少了帮薄情复述的人,这可不是小事啊!

    其他人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皇上这个处罚,是不是有点……不合理。

    薄情心里暗道:“何止是不合理,简直是天理不容。”

    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淡然的看着众人,下面众人中,怕只有风云治要高兴得发笑的。

    风云治一扫脸上的阴沉,含着优雅的笑容,自信十足的道:“三皇兄,连老天爷都在帮皇弟,你不为皇弟感到高兴吗?”

    哼!风云啸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皇后也没料到皇帝会这样决定,神情漠然的道:“皇上,臣妾以为这样不妥吧?毕竟老百姓们都在看着您。”

    “朕是天子,天子的话,有何不妥。”

    元帝不以为然的道,就是让这丫头知道,她那点小聪明,还上不了道。

    尤其是她还把众人玩弄于指掌中,就凭这点,他就算处死她也不为过,何况是小小惩罚。

    周边某处茶庄楼上的雅间内,上官落一脸着急,对藏在阴影中男子道:“皇上是不是太过份了,怎会有这样无理的处罚,分明要置那丫头于死地,不公平。”

    “公平。”

    男子听完后,不屑的一笑。

    这个世上从来没有公平,只有强与弱的区分,强者为尊。

    “大人,救救夫人,夫人不能说话,怎么可能给自己辩解。”女子着急的声音,从一个角落传出。

    “若她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了,那左相夫人的位置,真该换人坐了。”男子的声音异常的冷静,已经冷静到了无情的地步,让人深深感觉到他的残忍。

    “左相大人……”

    似是没有料到男子这么无情,女子几乎是绝望叫道,上官落听到后,不由的皱皱眉头道:“涟漪,他自有主张,而且你应该相信你家夫人,以她的聪明,这点小事难不倒她。”

    雅间内三人,正是慕昭明、上官落和涟漪。

    昨天一听到陶公公的话,涟漪就偷偷溜去找上官落,让他带她出城,通知正在返回厩路上的慕昭明。

    慕昭明听到消息后,只是皱皱眉头,但却马上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往回赶,终于在皇上与皇后到来前,赶到厩,连慕府都没有回,就直接来到刑场。

    看情形,明明是在乎那丫头,偏偏又说出这样无情的话,真是搞不懂他。上官落无奈摇摇头。

    刑场上,众人都为薄情捏了一把汗,这不能说话的人,怎么替自己辩解,皇上真是“圣明”。

    薄情没有马上答言,眼中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淡然的扫过全场,突然经过瞥见跪在一旁的薄汉生和薄荷,目光不由的停在二人身上,好像在哪里见过。

    林晖看到这一幕,马上道:“这是原告,薄汉生和薄荷姑娘。”

    薄情点点头,缓缓的走近二人,想从脑海中搜索一下,记忆中有没有他们。遗憾,什么也记不起来,倒看薄荷一脸不甘的表情,不由的绽唇一笑。

    蓦然,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城门旁边一对父女正在卖木炭。

    原来是他们。

    风云治,陶然,你们死定了!

    薄荷的眼睛也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年龄跟自己相仿,但是身份却天差地别的少女,眼内的不甘更加明显。

    从昨天在北城门看到一身高贵,如天仙般的薄情时,她就羡慕、嫉妒到无法平静自己的心绪。

    这一切本来是属于她,却白白的给眼前的女子,她不甘心,所以她听信那人的话,要把属于她的抢回。

    薄荷抬起头看着薄情,一脸愤然的道:“你这个大骗子,假冒的,把左相夫人的位置,还给我,那是原本是属于我的。”

    众人马上一愣,却见薄汉生马上喝道:“妞妞,不许胡说。”

    “爹,我没有胡说,当初要不是你怕事,我们也不用……”

    薄荷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突然打住,因为薄情正定定的看着她,那眼中讥讽的笑意,能刻入到她的灵魂里面,戳在她的痛处上,让她无地自容,她的眼睛似是能一眼看穿她的心事,薄荷不由紧张的垂下头,不敢与薄情对视。

    看着紧张得不停搓手、垂头的薄荷,薄情不由的笑了笑,真是太单纯,一下子就露出了破绽,薄荷那一句话,已经足够她扳回全局。

    众人看到两名年龄相信的少女站在一起,好坏显而易见,就好像是一颗珍珠跟一粒沙石摆在一起,谁高谁低,一眼分明。

    这叫薄荷的少女,简直是来自取其辱。

    林晖看着一脸紧张,一直勾着头的少女薄荷,摇摇头,瞪一眼薄情,这丫头又在捉弄人,这女子哪经得住她一记眼神的杀伤力。

    元帝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禁有些闷闷不乐,薄荷到底没过大世面,畏畏缩缩的,连看一眼对手都不敢,还妄想抢回左相夫人的位置,简直是以卵击石。

    龙目盯着明明已经被逼到绝路,却一脸淡然的薄情,忍不住严声厉色的道:“经过查证,左相大人慕昭明确实曾给薄汉生家下过聘礼,要以嫡妻之位迎娶薄荷为慕夫人冲喜,但出嫁之日却被你,薄情冒名顶替,李代桃僵嫁入左相府,封为正一品诰命,扰乱纲纪,实属大恶,按凤麒国律法,当处以杖责之刑。”

    元帝盯着薄情,一字一字的道:“你可服?”

    “我不服。”

    三个字轻轻从薄情口中飘出,音量不是很高,但是每个人听得到,众人的心跳不由的漏掉一拍。

    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入慕昭明耳中,手中的酒杯跌落在地上,砰的一声碎开,震惊的表情,第一次出现在他长年没有表情的面孔上。

    ------题外话------

    一直闭关码字,突然看入v通知,没来及通知大家,抱歉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