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第064章 昭月情动

    第64章 昭月情动

    “你说什么,三天了,四皇子和陶家小姐还没有找到。”

    驿馆中的某小院,一把苍老的声音不敢相信的发出疑问。

    玉颜华见玉老夫人一脸惊讶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不屑,被埋在地宫下一是没找到,有什么好惊讶的,面上却恭敬的回道:“是的,老夫人,四皇子和陶小姐还没找到。”

    玉老夫人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似是想起什么,道:“那左相夫人是不是也被救出来,她可曾有事?”记得当时,那女孩是被陶家的女孩叫走,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玉颜华没想到玉老夫人会问薄情的情况,以为她是关心薄情,不由暗里憋着醋火,没好气的道:“她能有什么事情,左相大人可是亲自入地宫中,把她抱出来,不过看太医出出入入的情形,应该伤得不轻。”最好是死掉。

    玉老夫人沉默了片刻,混浊的眼眸内,微微发亮:“这些年,我一直吃斋念佛,对外面的事情都不太理会,你跟我说说陶家小姐与左相夫人之间的事情。”或许她能找出为什么四皇子跟陶家小姐会失踪。

    玉颜华面上又是一怔,没料到老太婆会对小女孩间的事情感兴趣,虽然她最近也没有出门,但对外面发生的事情还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便一五一十的把薄情与陶然间的恩怨告诉老夫人,期间还不忘记提醒老夫人,薄情为人有多么险恶。

    玉老夫人听完后,不由的沉默,过了片刻,声色俱厉的道:“你虽然不入我的眼,但毕竟是我玉家的血脉,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以后碰到左相夫人最好躲着点,她不是你能惹的。”那丫头太诡异了,心里不由的忌惮几分。

    呃!玉颜华没想到自己一番添油加醋,换来的是这么一句话,不由的怒火中烧,只是不好当场发作。

    玉老夫人见玉颜华不以为然,就知道她没有听进去,不由的补充道:“不是我小看你,而是事实摆在眼前,连八公主都败在她手中,你何苦去招惹这麻烦,过了年,你爹和六王爷也该回来了,你的事情也断不能再拖。”过了年,已经十九,都成别人眼中的笑柄。

    突然提到风云弈,玉颜华的面上也不由的一红,但心中也有朽涩、无奈。

    虽然当初籍了薄倾情之名,跟他拜过堂,行过夫妻之礼,可惜是见不得光的,想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成为他的王妃,然后是尊贵皇后,还需要不断努力。

    玉老夫人见她不肯声,以为她是想明白了,也就不再多言,一宿无话。

    ……

    后背上难耐的痕痒,把薄情从沉睡中拉醒,迷迷糊糊的伸手想抓,小手却被另一只大手按住,一道熟悉的冰冷入耳:“刚上了药,别乱动,”背上随之一片清凉,如有一阵清风拂过。

    薄情睁开眼睛,拧过头,眸海内不由一凝。

    慕昭明,这个素来面无表情,冷漠孤傲的男人,竟在帮她吹伤口,动作轻得像是保护一件珍品,内心深处不由微微悸动。

    这种悸动,是当年跟风云弈在一起时所没有的,好奇怪的感觉,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薄情心里正乱的时候,门被推,曼珠从外面走进来,慕昭明连忙一挥手,罗帐遮住床上裸露在外的玉背。

    看到慕昭明的动作,薄情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曼珠却不以为然撇撇嘴,隔着罗帐道:“回左相大人,夫人,右相府的玉颜华小姐在外面求见。”

    薄情一怔,玉颜华要见她,毫不犹豫的道:“不见。”跟她无话可说,只有生与死之决。

    “是,奴婢这就去回绝。”曼珠的声音淡然飘出,临走前瞟一眼面前的罗帐,撇撇嘴道:“全祼的都看过了,还在乎一个后背。”

    薄情的表情马上一黑,这丫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想忽略自己跟慕昭明独自的这点尴尬,她偏要提起,不由的耳根一热,小脸瞬间飞出一片红霞,连忙把脸埋在枕头中,下一刻却被慕昭明一句,击起熊熊烈火。

    慕昭明从后面端详一眼后,看到她耳根后的火红,一脸淡然的道:“你这小豆芽未长开的身材,看了就看了,有什么好脸红的,又不是第一次看……”

    听到这句话,薄情先是一滞,怒火腾一下就烧起来,随手拿起枕头,朝慕昭明狠狠砸去,火冒三丈的道:“你给我滚出去。”去字被拉得特别长。

    慕昭明伸手接下枕头,不明所以的看着薄情愤怒的小脸,随之淡然的道:“小心伤口……”

    薄情素性用被子蒙起自己,狠狠的道:“滚开,不用你管,找你的丰胸肥臀去。”混帐,竟然说是她小豆芽。

    看到这一幕,慕昭明眼眸中一滞,只当薄情小孩子气脾气犯了,无奈的摇摇头走出房间,刚踏出门口,就听旁边一阵闷笑声,眼眸微微一转冷光扫过,只见曼珠站在门边,正捂着嘴巴强忍着不笑出声。

    皱皱眉头,慕昭明冷冷的道:“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服侍夫人。”看看天空,他方才有说错什么吗?摇摇走出院门,却见一名眉宇间露着怒火的女子站在外面。

    女子似乎也发现了慕昭明,面上不由的一愣,结结巴巴的道:“左相大人安好,小女右相府玉颜华。”

    门外的女子正是被薄情拒见的玉颜华,昨天听了玉老夫人一番话,便想到她要是能把慕昭明拉拢过来,帮助风云弈登上大宝的话,那皇后的宝座就离她不远了,于是决定摈弃前嫌,先从拉拢薄情开始,没想对方直接就给一个闭门羹,别说是见面,连门也不让进,生了好一阵的闷气。

    正要离开时,却发现慕昭明从里出来,玉颜华正一门心思的想拉拢对方,看到慕昭明,岂会轻易放过,想都没想就上前请安问好。

    目光不由的悄悄打量眼前的男子,世上怎么有他这样的男人,呼吸一滞,面上一抹惊艳。

    慕昭明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直接上了停在门外的马车,扬场而去,留下一脸尴尬,面容渐渐狰狞的玉颜华。

    薄情的闭门羹,慕昭明的无视,让玉颜华气愤到了极点,狠狠的道:“薄情、慕昭明,你们等着,等本姑娘登上后位之日,一定要你们慕府的人统统不得好死。”一甩裙摆,气冲冲的走回自己的庭院。

    从妃陵回应该,不到一个月后,就从宫中就传出,四皇子因为乔贵妃病逝,忧思成疾,不幸去世,举国停止所有的宴乐活动,以示哀思。

    风云治的逝去,厩中再度风起云涌,更多目光盯紧了皇上的龙椅。

    御花园,风云啸正陪着皇后赏花,赏到一半的时候,风云啸忍不住道:“母后,心腹大患已除,但是薄情却还好好的,我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他也没想到,慕昭明竟会如此维护薄情。

    皇后停下手中抚花的动手,回头看着风云啸道:“那丫头确实有几分手段,不动声响的就除去风云治,但是……皇儿,你的心思应该更多的放在前朝的事情上,如今你舅舅那边越发难过,这些后院的争斗,就让女人来解决,你不必插手。”

    “母后,是打算亲自出手对付他。”风云啸难得见一次,皇后心情此平和的。

    “哈哈……这些小事,还用不着母后出手,听说玉家的丫头在妃陵跟薄情交恶,再过一个月,你六皇弟回朝,你想法让他娶了玉家的丫头,那丫头只要后台硬了,一定会矛足劲跟薄情斗,毕竟她的生母因薄情而死,先让左右相两府先斗起来,我们再从中挑拔一二,坐收渔人之利岂不是更好。”

    “母后圣明。”

    风云啸听完后立即大喜,风云弈手中的兵权和薄家的残余力量,一直是他的心腹大患,正得意时,蓦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由的担忧的道:“母后,玉颜华会是薄情的对手吗?”

    皇后冷冷的一笑,颇不以为然的道:“是不是对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府相斗必有一伤,无论是谁输谁赢,对我们都是百利而无一害,我们只需冷眼旁观即可,切莫插手。”让别人斗吧!

    “是,母后,儿臣受教。”

    只是皇后的算计似乎错了,直到三月收尾,依然没有传出风云弈回朝的消息,风云啸不由的急了,暗中派出不少探子去查探此事,所知也是微乎其微,完全出乎众人的预料,甚至连皇后也颇为不解。

    天花苑中,薄情听到曼珠的汇报,不由的勾唇冷笑,心里狠狠的道:“风云弈,我就是要你知道,失去薄家的支持,你将一无所成,这就是你杀鸡取卵的后果。”

    “传令下去,以后薄家的人,不用再理会风云弈和玉廉,高层的管事更不能跟二人接触。”如此一来,风云弈一定会嗅出厩有变,必然会回厩查探一番,想必风云啸会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是,主子。”曼珠面无表情的应道,虽然不知道主子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在主子的调控下,各处溃散的势力正在渐渐复苏,这也让他们看到希望,薄家将在她的手中兴起。

    薄情面色凝重的沉默了片刻后,道:“给宫里传消息,那计划现在开始,让他们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元帝很快就会知道,薄家能捧他上皇位,一样能把他拉下皇位。

    “奴婢明白。”

    “去吧。”

    刚送到曼珠,涟漪就领着箫雨、陈轩,还有两三个月没见面的慕昭月走过来,不由的笑道:“什么风,把三位吹到我的天花苑来了。”

    “自然是三月里的春风。”陈轩马上笑道,知道薄情慵懒随性,也不见礼,直接就在旁边的空位坐下,自斟了一杯茶自顾自品尝起来:“还是夫人这里的茶好,格外香醇。”

    薄情挑了挑眉:“你们三人今天到天花苑,不会是为了一杯茶那么简单?”

    听到薄情的说话,陈轩的眼睛动了动,脸上的笑意更浓:“三月尾,春色将尽,为了不抱憾,我等想到卧龙寺一游,但是人太少不好玩,所以特来邀请夫人一起踏春。”

    “你们是想邀请他吧。”冷不丁薄情冒出一句话。

    噗……

    箫雨马上笑喷出来:“我就说你匡不了她,你还不死心,现在总该服了吧。”

    陈轩虽然阴谋被揭穿,面上却不见丝毫尴尬,有兴气的道:“夫人就给轩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看到陈轩一副土匪的样子,薄情不由的笑了:“好久不出门了,本夫人自然是要去的,至于他去不去,本夫人可就不管了。”管他们是什么目的,霉在家好几个月,是该出去走走。

    “有夫人这句话,本世子就放心了。”陈轩拍拍胸膛。

    三日后,一行人出现在卧龙寺,薄情与慕昭月依旧住云天阁,陈府与箫府也附近的院子安置下,略休整后,一行人便出现在一座山谷的入口前,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美得让人叹为观止。

    “哇,这里的好多花啊!”陈轩一母同胞的妹妹,陈灵儿马上赞叹惊叫。

    “卧龙寺四宝,春有杜鹃花,夏有烟翠湖,秋有红枫林,冬有雪雾淞,如今正是杜鹃花开的好时节,但是这灵幻谷里的杜鹃花,可比外面的开得要好,不过想入谷一游,我们可就指望左相夫人你。”陈轩看着薄情,把“你”字拖得特别长。

    幻灵谷规矩,想入谷先破棋局,因为卧龙山的明净大师是棋痴,一言一行全在棋盘上决定,所以想入幻灵谷,先把棋艺练好再来。

    箫雨看了一眼摆在谷口,无数的棋盘道:“棋局分天地人三等,天最难,破局能带十个人入谷,地属中级,破局能带七人,人最易,但破局只能带四人,左相因事要晚些时候才到,所以……左相夫人,你任重而道远啊!”

    要破天局才能带齐他们全部人入谷,因为他们一行人,加上随行的三个丫头,共有八人。

    薄情的面色一黑,难怪他们非要她和他一起来,原因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谁也不知道,其实这里的棋局全出自薄倾情之手,所谓分天地人三等棋局,亦是她的意思。

    所以……

    当她以惊人速度,在天局上加上一枚黑子时,立即有一名沙弥出来相迎:“施主棋艺高超,明净大师请诸位到弈然亭一聚。”

    薄情不由翻一下白眼,果然是棋痴,不放过任何一个棋艺出彩的人,无奈的道:“烦师傅带路,请!”

    沙弥念了一声佛号,领着众人往山谷内走,刚走开几步,慕昭月突然停下脚步,不好意的对众人道:“我不懂围棋,坐在旁边只会觉得无聊,就不随你们一起,我随意在山谷中走走,差不多的时候再去找你们。”

    箫雨看了一眼薄情,薄情却看着沙弥,沙弥平静的道:“施主只要不出山谷,在这里是安全的。”

    薄情淡淡的道:“既是如此,你去吧。”又对随行的丫头道:“璧玉,照顾大小姐,别跑远了。”

    “是,夫人。”

    薄情他们跟沙弥,一直往山谷深处走。

    慕昭月看着众人远去的背影,则带着璧玉朝另一边走,转过石峰,经过几回流溪,路过几道落涧,终于来到一座竹亭。

    竹亭四周是无边的杜鹃花海,坐在竹亭中,慕昭月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璧玉也像出了笼鸟儿,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不过因为薄情的话,却不敢离慕昭月太远。

    慕昭月大概也感觉到,咬咬牙道:“璧玉你去走走,我想一个静静,有什么我会叫你的。”现在左相府都成薄情的天下,人人都害怕她,只愿意都听她的。

    “但是……”

    “放心,我不会告诉夫人的,你去吧。”

    慕昭月马上道,她只是想一个人好好放松一下,跟他们在一起有种窒息的感觉,他们太聪明,而自己太笨。

    璧玉终究是按耐不住答应,独自跑到另一边玩,留慕昭月一个竹中,闭上眼睛尽量的放松自己。

    “月儿。”

    突然,一声轻唤在身后响起。

    慕昭月面上不由的一愣,犹如被施了定身法,全身一动不动,后面的脚步声不变加快,不停的靠近,温柔的声音贴在背后响起:“月儿,是你吗?”娇小的身体被一双大手猛地扳转,一双深邃似海的眼睛映入眼帘。

    慕昭月灵动的眼眸缓缓抬起,看着眼前出色的男子,大约二十二三的年纪,高大 飘逸的身影,俊美如玉的容颜,优雅与刚毅并存的气质,深邃的眼眸中,略带些与他年纪不太相符的沧桑。

    这么优雅的气质,这么俊美的容颜,这么好听的声音,这么自然的温柔……慕昭月的心跳在加速,不停的加速,胸口跳动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不由垂下头,脸上红去飞起。

    男子高大的身体挡在慕昭月前面,双手扶着她的肩膀,从高处,用打量的目光,高高的俯视着慕昭月红晕薄飞的面孔,眼眸中露出深深的失望,兀然松开双手,声音依旧温润如玉:“抱歉,我认错人了。”面上还是难以掩饰震惊,似乎在避忌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慕昭月表情一僵,好半晌后才道:“没关系,反正我这样的人……也不配有朋友。”心里冒出一丝酸意,真羡慕另一个也叫月儿的女子,有人这样的记挂。

    男子面上不由的一愣,优雅的一笑道:“姑娘灵秀出众,为何如此妄自菲薄,若不嫌弃在下粗鄙,可否告知一二,或许在下为姑娘排解排解。”

    慕昭月面上一怔,本以为对方会离开,没想到却流下,那一抹贵族式的优雅笑容,深深的印在她脑海中,不禁露出一抹羞赧之色,声音有些微紧张:“没没……没什么,只是有些闷而已。”

    男子眼眸轻敛,抱歉的道:“是在下唐突,女儿家的心事,岂可随便透露。打扰姑娘了,在下告辞。”说完,转过身体往外面走。

    “公子请留步。”

    男子脚步一收,回过头看着慕昭月,慕昭月垂着头道:“小女子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那些事,可能会让公子感到无聊而已。”说完,头垂得更低,心胸像小鹿乱撞。

    “姑娘不说,又怎知在下会感无聊。”男子浅浅的一笑,像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一样灿烂。

    慕昭月看着眼前灿烂的笑容,心再次悸动:“公子,请!”示意对方坐下。

    两人坐竹亭中,轻声细语的交谈,竹亭四周随时能听到慕昭月一阵阵欢快的笑声,偶尔也有男子低醇的笑声……

    弈然亭。

    薄情轻轻的放下一枚棋子,对面那位须眉皆白老和尚马上大声叫道:“等等,我决定先不走这步棋,要先走这一步,嘿嘿……轮到你,快点下吧。”棋子放下后,老和尚的脸马上一变。

    陈灵儿马上大声叫道:“大师,举棋无悔真君子。”

    老和尚不以为然的道:“我不是君子,是老头子,丫头快下。”

    薄情的嘴角抽了抽,只好拿先前那枚棋子,正要落在另一个位置上,老和尚马上大叫:“慢着……还是先走这步吧。”

    这回不仅薄情嘴角抽,连箫雨、陈轩嘴角都跟着抽,陈灵儿不依的大叫:“老和尚,这才下二十多个子,你已经悔了近三十回棋,我看你不是老头子,你老无赖。”真不知道,这老和尚德高望重的名号是怎么来的。肯定是骗来的。

    薄情无奈的坐在对面,这老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卧龙寺德高望重的明净大师,跟一派宗师的形象也相差太远,幸好她早有心理准备,不然早就掀翻棋盘走人:“下棋太无聊,不如猜棋吧。”

    猜棋,除了明净大师外,其他三人不由的一脸好奇,薄情淡淡的道:“猜棋,就是对方先把要走棋步,暗中点在纸绘的棋盘上,然后由对方猜,猜中多者赢,如果连棋盘也赢的话,就可以向对方提一个要求。”

    呃!三人不由的一愣,还有这种玩法,这可完全是听天命的。

    明净大师却一脸无所谓,大大咧咧的道:“好,如果老头子赢了,就要你这小丫头,留在山谷中一个月。”

    “如果你输了,马上让我们离开。”薄情马上道,再跟这老头子下棋,不知道要下到猴年马月。

    明净大师一愣,知道是中了薄情的计,没好气的道:“赌多少子?”别人想入幻灵谷都不能,她却急着离开,真是岂有此理!

    “二十。”薄情果断的道。

    “二十就二十,别以为老头子好欺负。”明净大师一挥手,沙弥马上送上两份纸绘的棋盘和笔墨。

    明净大师抢先道:“我先下你猜。”因为第一步最容易猜错。

    薄情点点头,完全没有意见。

    只见明净大师拿起笔,在纸棋盘上一点,薄情拿起一枚棋子,随便一放,前者大立即得意大笑起来:“你猜错了。”

    薄情并不以为然,面容依旧平静,两人你一子,我一子的下起来,速度异常快。

    到了薄情最后一子的时候,两人已经是平局,各猜中了五子,而薄情手中这一笔,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明净大师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把棋子放下,薄情马上站起来道:“走吧,我们赢了。”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率先走出弈然亭,箫雨他们三人本能的跟在薄情后面。

    直到薄情走远后,明净大师突然大叫起来:“清心,那丫头没有把她的纸棋盘给我看,她会不会耍赖啊!”

    清心看一眼薄情背影,意味深长的道:“师傅觉得有便有,师傅觉得无便无,输输赢赢,只在您一念间。”

    薄情他们一路走得飞快,直到离弈然亭不到五里的地方才停下来,陈灵儿喘着气,一脸不解的道:“慢点,慢点,累死我了,左相夫人,你走那么急干什么?”说完,插着腰又是一阵粗喘。

    箫雨马上朗声大笑道:“不走快点,万一明净大师追上来怎么办?”

    陈灵儿和陈轩不由的一愣,薄情把手中的纸棋盘摊开,最后一步棋盘,俨然跟明净大师猜的一模一样。

    “左相夫人,你……”

    “瞒天过海、无中生有、浑水摸鱼,随便那个都行,总之我们摆脱老和尚,不用留在山谷中一个月。”薄情不以为然的道,脚步却不由的加快。

    箫雨看着薄情不由自主加快的步子,会意的笑道:“左相夫人,你是在担心昭月小姐。”

    薄情皱皱眉心道:“算是,我们去看看吧。”依慕昭月的火暴性格,断不可能一个人待那么长的时间,如若不是碰到什么人,就是遇上什么事,最好过去瞧瞧,万一出事,众人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竹亭中,若此时有熟悉慕昭月的看到的话,一定会以为是认错人了,现在的慕昭月眼含秋水,唇边带着柔和明媚的笑容,浑身流露出一种大家闺秀特有的温柔婉约,不沾一星点半往日的火暴,跟换了个人似的。

    慕昭月倾慕的看着眼前,淡吐不俗的男子,声音轻转的道:“公子,小女子出来得太久,该回去了,不然家人会担心的。只是,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尊姓大名,他日有缘再聚。”只要知道名字,她就一定能找到他。

    男子面上微微一怔,笑道:“在下易云峰。”然后伸指慕昭月身后,道:“姑娘看那边,他们是不是来寻你。”

    慕昭月回过头,看到薄情他们走过来,面色一暗道:“是,是我那聪明过人的嫂子来了。”语气中有说不出的挫败感。

    易云峰轻声笑道:“记住”真得天然,造作减味“,你就是你,不用理会别人,更不用刻意跟别人比较。”

    “是。”

    “我走了,有缘再见。”

    易云峰说完,轻轻一动,人已经飘出数丈之外。

    薄情与众人走上竹亭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背影,陈灵儿马上打趣笑道:“昭月小姐,他是谁啊,远远就看到你们聊得好开心,我们都不忍心打打扰。”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慕昭月。

    慕昭月看着易云峰消失的方向,心里正空落落的,下意识的道:“他叫易云峰……”蓦然回过神,慕昭月脸上不由的一红:“讨厌,你们故意捉弄人家。”

    箫雨和陈轩脸上一阵惊讶,这还是他们认识的火暴女慕昭月吗?竟是一副小女儿家的神情,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

    薄情的眼眸中不由的轻轻一闪,看着慕昭月轻轻的笑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况且以我们大小姐的身份,难道还配不上区区一个易云峰,等你大哥到了,我跟他提一提。再说大小姐的桃花开了,他该高兴才是。”

    “小嫂子。”慕昭月急得直跺脚,红着脸,一溜烟然的跑开,后面马上传来一阵笑声。

    “易云峰!”薄情在心里念一遍这个名字,挺不错,很不错,慕昭月十六岁了,是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回到云天阁,薄情马上写了一封信,让曼珠送到清远大师手上,看着曼珠远去的背影,不由的轻笑道:“厩很快就要热闹了。”越热越好!

    涟漪从外面走进来,就看到薄情面带笑容的模样,不由的笑着道:“夫人,汤浴已经准备好,奴婢先侍候您沐浴梳洗,消消疲劳,然后再用晚膳吧。”

    薄情连忙摇摇头,摆摆手道:“这不用你侍候,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去忙吧。”她是想静一静,有些事情得好好的想想,因为那一天不会太远。

    涟漪先是愣一下,马上退出外面,也没有太在意。

    热气氤氲的浴室中,薄情靠在池边,双眸闭合,俨然已经睡熟,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身影正悄然的靠近。

    ------题外话------

    灵琲有点→_→自己,就差那么两千字也不万更。

    但是质量重要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