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第068章 选妃宴中

    第68章 选妃宴中

    薄情马上扶着涟漪起身上前相迎,心中暗忖,崔姑姑这个时候突然来左相府,莫非慕昭月在宫中,出了什么大事不成?脸上却一脸笑容的轻笑出声道:“崔姑姑,今日怎么有空到左相府,可是太后她老人家想本夫人了。”

    崔姑姑上前福身见礼后,满脸堆笑:“太后总说夫人聪慧,奴婢之前还有些小小的怀疑,今日一见,夫人可是把奴婢那点怀疑都给拔清光了。”

    “姑姑说笑了。”

    薄情客气的应着,然后含笑道:“太后让姑姑到左相府,可是为选妃一事。”

    崔姑姑马上拍手道:“可不是,太后说她眼神不好,怕今儿花多眼乱,想让夫人进宫去帮帮眼,毕竟六王爷是太后一手带大的,选正妃必定要选好的。”

    薄情面上略迟疑一下,犹豫再三道:“姑姑,我们府上的昭月也在待选,我若去帮忙挑选,恐别人会说不公。”

    崔姑姑一笑道:“此事夫人大可放心,太后早料到那些多嘴的人会生事,岂番选妃,除了夫人,还特意宣了三皇子妃、五王妃、以及太尉夫人和御史夫人陪同,另外皇后娘娘和雪妃娘娘也会在,断不会有人敢乱嚼舌根。”

    薄情帮作疑惑的看一眼崔姑姑:“雪妃娘娘?宫中何时又多了一位娘娘,恐一时失了礼数,冒犯了新贵人,还请姑姑提示一二。”

    “难怪太后夸夫人心细,如今一听果真是如此。”崔姑姑马上笑着称赞不已,继续道:“雪妃娘娘就是上会太后寿宴上,为太后献天魔之舞领舞的女子,她也是有造化的,那日后皇上召她一舞,竟入了皇上的眼,封了庶二品的妃子。”

    薄情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惊叹道:“果然是有造化的,也是有福之人,竟得皇上青睐。竟如此,请姑姑略坐坐,喝杯茶,我去换身衣裳就随姑姑一同入宫。”

    房间内,涟漪帮薄情换上入宫的品服,梳妆时不解的道:“夫人早就知道别的夫人也会入宫,您为何非等到太后宣召才肯入宫?”

    薄情亲手把那冰魄簪在髻边,冷冷的笑言:“如今朝中分成几派,我们左相府一直保持中立,我若早早随大小姐一同入宫,定会引起皇上与太后他们的猜忌,末若现在这般不闻不问,倒显得我们府没那份心思,大小姐选上的机会倒更多一些。”

    “难怪夫人什么也不让大小姐学,一切如常即可。”镜子中,映出涟漪顿悟的表情。

    薄情淡淡的笑笑,一时梳妆完毕后,随着崔姑姑一同入宫。

    选妃宴在万寿园的锦华殿举行,不过因为选妃没还开始,众人还在太后的永宁宫中。

    薄情到来的时候,太后、皇后、太尉夫人、御史夫人皆已在席,另外两名年轻的宫装打扮的年轻女子。薄情猜应该是三皇子妃和五王妃,依品级见过礼后,才回自己的席上。

    薄情刚坐下,太尉夫人就开玩笑似的道:“哟,左相夫人好大的驾子,竟要太后与皇后一同等你。”

    薄情不以为然的抿唇一笑:“太后,瞧太尉夫人说的,臣妾倒有心要凑这热闹,但自家姑娘是什么品行,臣妾这当嫂子的还是很清楚的,落选是迟早的事。臣妾是人小心也小,经不住这份打击,不如早早躲起来,没的让人笑话。”

    太后因心中喜欢慕昭月,一见到薄情就欢喜,如今听到她这样说,指着她不由打趣道:“瞧瞧这丫头,一巧嘴,明明是她自己想偷懒,却硬说成是小姑子无能,让她没脸不敢出来见人。若昭月丫头能选上,哀家必定把这番话告诉她,让她羞你一羞。”

    听到这番话,众人不由的笑了,薄情看看太后,又看看太尉夫人,不以为然的道:“依臣妾的小姑子的品行,未必有这等福气,臣妾把这份心也早早省了。早闻太尉府的香君小姐才貌双全,心中还存疑虑,今日见太尉夫人如此的上心,倒相信这傅小姐一定是秉着天人之貌,圣人之才,必定能拔得头筹。”

    听薄情这么一说,太尉夫人脸上不禁有了光辉,言语颇得意的道:“能选的姑娘容貌自是出挑的,最难得是懂得温驯谦恭,知进退。左相夫人,你说是不是。”意思是暗指慕昭月,脾气暴躁,仗着身份不知进退。

    众人一听,不由抿唇浅笑,薄情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太后在后宫中多年,有什么没见过的,又怎会不知道岂次选妃,这些人都有什么样目的,见到薄情如此一副得失皆不在意的模样,倒是越发的喜欢,心中更认定慕昭月。

    皇后看着太后眼中对薄情的喜欢,不由暗瞪一眼太尉夫人,这个肤浅愚蠢的女人,真是一无是处,竟直巴巴的贬底别人家的姑娘,抬高自己家姑娘,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心思。

    三皇子妃看到皇后的神情,知道对方不满太尉夫人的表现,马上打圆场:“臣妾看此次待选的小姐都是好的,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看皇上和诸位王爷的心意,才貌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一个”贤“字,能持家过日子是最好不过。”

    “这话,哀家喜欢。”太后笑道。

    “听三皇子妃、太后这么一说,臣妾倒觉得这凳子没那么热了。”薄情不由的顺着对方的道。

    果然,太后一听,马上笑道:“哀家正想要给你凳子下面加冰块,让你坐久点,你倒自己找到法子降温了。这话是怎么说的。”

    薄情略沉吟片刻,神色黯然的道:“臣妾也是闲时听府上嬷嬷提起,夫君父亲早逝,母亲的病又时好时坏,家中更无人扶持,日子自是困难些,吃过不少苦才养成小姑子好胜倔强的性子,臣妾未大好之前,家中的事情,虽然有嬷嬷和管家照料,但也少不了要小姑子操心的。”

    “真是为难这孩子,小小年纪竟吃不少苦。”太后马上感慨的道。

    看着太后一脸感慨的神情,薄情就知道这张感情牌出对了,随之淡然一笑:“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太后可别放在心上,若因为臣妾的话,让太后不高兴了,臣妾就罪该万死。”

    “是是,都过去了。”太后马上欣慰的笑道:“看到如今左相大人在朝中屡有建树,哀家始终相信那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皇上当年亦是如此。”

    闻言,皇后和太尉夫人的面色皆是一暗,尤其是皇后,更是恨薄情恨到骨髓里,但心中也不由暗暗称赞对方。

    薄情这分寸是拿捏得恰到好处,若一味谦虚,只会让人觉得虚伪,适当说两句好话倒让人眼前一亮,画龙点睛,化腐朽为神奇。

    若不是因为彼此立场不同,若不是因为仪元的死与薄情脱不了关系,她倒会跟太后一样,喜欢这样聪明的女孩。

    薄情一脸谦恭的道:“太后说笑了,臣妾的夫君可不敢跟皇上比,慕府有今天全靠皇家恩泽,夫君定当为皇上而竭尽全力,不负皇上圣恩。”虽然她也不清楚皇帝因何如此依赖慕昭明,但谨慎谦虚总不会错的。

    “嗯。”

    太后马上满意的点点头。

    比起太尉府的居功自傲,左相府的知进退,更让太后喜欢。

    崔姑姑上前两步:“启禀太后,皇后娘娘,锦华殿的主事太监差人来回,锦华殿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请太后,皇后移驾锦华殿。”

    太后侧眸看看旁边的漏斗,点点头:“嗯,哀家看时辰也差不多,别让那些孩子们等急了,走吧。”

    锦华殿,短短十五天内,已经粉饰一新,一干待选的女子早已经候在殿门外面,盛装华服,云鬓香染,如雨后的带露的鲜花,娇艳动人,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皆是大家闺秀,淑女典范的优雅,只等着一会选妃宴开始,再大展伸手。

    慕昭月自然也在其中,当看到薄情的身影也在其中时,脸上不由的一阵惊讶,随之又想她的话:“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保持淡然、镇定、自然的状态,不让能任何人看出她喜欢六王爷,不然会……一败涂地。”

    因为他,她选择完全听从薄情的……

    薄情陪在太后身边,直到太后坐定后,才回到自己的坐席,期间只是淡淡扫一眼慕昭月,便再也没有任何交流。

    片刻后,三道挺拔、俊逸的身影也出现锦华殿,正是此次选妃宴的主角,六王爷风云弈、七王爷风云泓、八王爷风云翔,都是二十刚出头的年纪,以三人之风姿,气宇轩昂、玉树临风,两个词用在他们身上,丝毫不过份。

    三人一出现,在场不少人不由的眼前一亮,毕竟他们也有亲人参加此次的待选。

    薄情淡看一眼三人,对于三人的信息,曼珠早就送到她手中,风云弈的生母是羽贵嫔,羽贵嫔早逝,外祖一族已经没落,由太后带大;七王爷风云泓的生母是四妃中的贤妃,户部尚书钟翰之妹;八王爷风云翔的生母淑妃,是翰林大学士薛耿之女。

    三人中,唯有风云弈手中有兵权,另外两人不过是挂个虚名的闲职,所以格外惹人注意。

    太后见到三个出色的孙子同时出现,自然是欢喜的,正闲话间,就听外面太监通传:“皇上驾到!”

    除了太后,众人纷纷起身恭迎。

    薄情伏在地上,只感觉到一伟岸,一纤柔的身影缓缓入内,行动间透出一丝暧昧之意,起身后不由的暗暗看一眼皇帝身边的身影,正是太后寿宴上领舞的舞姬——云雪儿。

    只是此时的打扮,薄情看到后,眼瞳一寒,袖中双手不由微微的握成拳头。

    云雪儿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也没有华丽的衣衫,把自己包裹在一件雪色的衣袍之中,长发及腰,不梳髻,也不束起,就这样的披散而下,柔软顺滑,光可鉴人。

    而这,正是她前世最常作的打扮。

    风云弈竟然让云雪儿,模仿她前世的装扮,勾引皇上,眼瞳中的寒意,不由寸寸加深。

    元帝在龙椅中坐下,云雪儿则旁若无人的坐元帝的脚边,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眸,极尽妩媚的,仰慕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这种眼神大大满足了男人的虚荣心。

    薄情不由的冷冷一笑,云雪儿确实很会侍候男人,可惜不会做人,太后跟前也敢如此放肆无礼,不用自己出手,怕皇后、太后也会出手处置。

    风云弈做事一如既往目光短浅,只管眼前利益不管日后变化,好不容易安排个人在皇帝身边,却是那只知道一味惑君邀宠的庸脂俗粉。

    元帝威仪、孤傲的目光往下面一扫,大手一挥:“开始吧。”

    太监马上传话,片刻后一阵脂粉的香味,缓缓飘入内,五十名盛装的女子款款而来,整整齐齐的行过礼,再依次上前报一下家门、姓名,跟往日选秀的仪式相仿。

    元帝挑剔的目光,从这些年轻的面孔上扫过,思量了片刻,转过头对太后道:“母后,为保证皇室血统的纯正和尊贵,朕以为,凡是庶出的女子,皆剔除在外,不必参加此次选妃。”

    此话一出,在场半数以上的女子面色一白,甚至有人失态的叫出声,而坐席间的诸位娘娘、王妃,夫人中,也有人骤然变色的,太后和皇后也是一脸震惊,没想到皇上会有这样的决定。

    薄情倒能猜几分,是因为乔贵妃的关系,没想到当日之事,对元帝的影响会如此之深。

    其中最失望的,莫过是太尉夫人,太尉府的傅香君可是此次选妃的热门人物,没想到第一关就被淘汰掉,三个热门人选中就剩下陈灵儿和宋思烟,若非可再拉上一人的话,就只有资质平平,却身份卓尔的慕昭月。

    太后面上犹豫了一下,淡淡的点头道:“皇上的话也有理,不过,哀家觉得若是有个别出挑的,封为侧妃、侍妾也不是不可,皇上以为呢?”

    “嗯,那就选出三妃之后,未入选的女子,再筛选一轮,是侧妃,是侍妾,全凭他们各自的本事。”元帝思量片刻后才缓缓道。

    只是这一关过后,留下的人就只剩下二十三人,少掉傅香君这个热门人选的榜首后,余下的女子面上表情明显轻松不少。

    薄情暗暗看了慕昭月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站在一群女子中,算不上最美的,但眉清且秀让人觉得很舒服,眉宇间又不自信大气,有种“随心所欲而不越矩”的境界,只要她能一直这样坚持到最后即可。

    正打量着,突然感觉到另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薄情不由抬头看去,只见陈灵儿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无所谓的看着自己,看来她是不打算让自己中选,不由的报以一笑。

    过半的女子被淘汰后,引导的太监上前请示,太后才淡淡的道:“开始吧。”

    门上有太监马上通传:“护军督尉林杰之女林弄月,进殿献艺。”

    片刻后,便见一名十五六岁女子入内,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一袭烟云蝴蝶裙,怀抱琵琶盈盈上前:“臣女林弄月拜见皇上,拜见太后,拜皇后。”

    “你的才艺可是要弹奏琴瑟?”太后不以为然的问。

    “是。”

    林弄月略紧张的回答,太后眼中有些失望,神色淡淡的道:“开始吧。”

    那林弄月略调整一下,玉指轻弹琴弦,琵琶峥嵘有力的声音,倾刻响彻大殿,可惜再美妙的琴音,也不能打动席间众人,未了,太后还没开口,雪妃就抢先道:“这是要替诸位王爷选王妃,不是弹棉花的。”

    太后不由的皱眉头,淡淡的道:“难为你了,回去吧。”

    林弄月马上面色涨红,面上纵使不服,小声道:“臣女学艺不精。”一脸失望的离开大殿。

    接下来才艺也没什么新意,依旧不是弹琴,就是唱曲,或者弹筝,吹箫,起舞……

    只是,这些东西不仅不能打动众人,还让出身歌舞坊的云雪儿狠狠的打击一番,太后几番暗示,奈何皇上不出声,云雪儿依旧是我行我素,不少女子踏出殿门,就开始掉眼泪,后者则一脸得意。

    薄情只是暗里摇摇头,并不多言,这云雪儿恃宠而娇,放肆无礼,自有人会收拾。

    “西伯候府宋航之女宋思烟,进殿献艺。”

    宋思烟,宋思思的妹妹,薄情不由的抬头看去,殿门上,一名女子若出水芙蓉般清丽脱俗,脸上的皮肤透着桃花的粉色弹指欲破,眼眸如碧波清亮动人。高雅气质的她,萦绕在她四周,缥缈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如一杯醇厚的竹叶青,清而冽。

    这样的美色堪称倾城,众人不由的眼前一亮。

    宋思烟一袭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拖着长长的裙摆,缓缓入内,一举,一动,慑人心魄,轻声软语:“臣女宋思烟拜见我主,拜见太后,拜见皇后。”

    太后与皇后对视一眼,两人不由的点点头,皇后含笑道:“宋小姐,本宫见你空手而来,不知道你要表演的是什么才艺。”

    宋思烟微微垂头,低眉顺眼的道:“回皇后娘娘,臣女往日里只爱静心读书、习字,若皇上、太后、皇后娘娘不嫌弃,臣女当场写墨宝一幅献丑。”

    “来人,笔墨侍候。”

    未等他人开声,元帝已经开口,看来这宋思烟有些合他的胃口。

    准备就绪后,宋思烟深呼吸后,提起一支狼毫,挥笔疾书,臂力与腕劲结合得天衣无缝,虽然还没有看到字,但是她身上所散发出那种淡泊的气息,已经给人一种深深的震憾。

    宁心,止性、忘俗,出尘……

    片刻后,宋思烟一提笔,整个人退回到凡俗中。

    两名太监上前,把宋思烟所书墨宝扶起,众人不由的为之一震,皇后马上惊喜的笑道:“皇上,是您最喜欢的王义山的《卧龙山行》,笔下之力如流水,缓而有力,细而不尽,绵而不浮,尽得王义山书法真谛,真是不错,皇上,您说呢?”

    元帝拈着胡子,看着眼前的墨宝,也不由点点头:“确实是不错,你一个女儿家,能把王义山的书法,学得入木三分,可见是下了一番苦工,宋航教女有方啊,那就留下吧。”

    宋思烟马上行礼道:“臣女谢皇上、皇后赞赏!”

    薄情暗里看一眼宋思烟,此女果然不俗,只是……见字如见人,此女的野心也不小,若然是肯公平竞争,三妃之中必得其一,若敢做出不利于她的事情……她也不会怜香惜玉。

    接下来的女子,也有个别出彩的,皇上、皇后与太后也都留用,突然听到太监念到一人名字,薄情不由的眼睛一亮,微微的坐直身体,只见陈灵儿步伐轻快的走进来,一脸英气的行礼道:“臣女陈灵儿拜见皇上,拜见太后,拜见皇后娘娘。”

    看到陈灵儿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太后不由的笑道:“我们的出云郡主来了,瞧你这丫头一副懒散样,今天准备给哀家与皇上表演你猴儿没正经的样子吗?”

    唉……

    陈灵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琴棋书画,灵儿一窍不通;针线女红,母妃看一次想抽我一次,所以灵儿没什么才艺,若非要看的话,灵儿特意学了一套拳法,不如打给太后、皇上、皇后看,好不好,打完后放灵儿回家吧,宫里规矩老大了,憋得慌。”说完,露出一个哭丧的表情。

    薄情也不由的笑了,所有的小姐当中,怕也只有陈灵儿敢这样跟太后、皇上说话,因为她的母妃镇南王王妃,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妹妹风华公主,她可是太后、皇上的至亲外甥女。

    太后马上咬咬牙,笑骂道:“这猴儿,是哀家平时惯坏你了,越大越没有规矩,赶紧打,打完回去看看你娘,她都担心好半天了。”

    陈灵儿马上一脸高兴的道:“还是太后最痛灵儿。”说完,一跃到大殿中间,麻利的打出一套拳。

    一套拳打完,陈灵儿洋洋得意的道:“皇帝舅舅,你看灵儿打得好好。”

    元帝无奈的摇摇头:“依朕看,不仅皇妹想抽你,镇南王若看你把家传的拳法打成这,也想抽你一顿。”

    噗……

    元帝的话一落,所有人都忍不住笑出声,陈灵儿跺跺脚,假装生气的跑出大殿,看着陈灵儿离开的背影,太后不由的摇摇头道:“继续。”

    太监马上念道:“左相之妹慕昭月,进殿献艺。”

    慕昭月一身常穿的绿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云发梳成云近香髻,戴着一朵芙蓉珠花,再就是一支镶着绿宝石的七步摇,缀下细细的流苏,简洁却不显得太过素净,面色淡然的从外面走来。

    上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后,皇后笑容盈面的道:“昭月小姐,今日倒比往日沉静了许多。”话中似是暗有所指。

    薄情不以为然的甩一下衣袖,慕昭月才略带紧的道:“回皇后娘娘,臣女只是自知才疏学浅,害怕自己表演太差劲,失了左相府的体面,所以有些紧张,失礼之处,还望皇后娘娘见谅。”

    太后细细的打量一眼,又看看坐在一旁若无其事的薄情,方笑道:“昭月小姐这样一说,哀家更好奇,你会带来什么才艺。”

    “回太后,琴棋书画,昭月虽然也略懂,只是学得不精,难与众小姐比较,所并无才艺表演?倒是准备了一样小玩儿,希望太后、皇上、皇后娘娘笑纳。”慕昭月犹豫了一下,方红着脸说出。

    太后一脸兴致勃勃的道:“呈上来,哀家瞧瞧。”

    太监马上把端着托盘上,太后一看,见是三个绣功十分精致的荷包,取出其中一个绣着金色小字的荷包道:“这是你绣的。”

    “是。这上面绣的是菩萨心经,保平安用。荷包里面装的是臣女收集府中梅花、菊花、茉莉,自制的香料,常带在身上,有宁心养神的功效。”慕昭月面上略显紧张的介绍。

    元帝取出另一枚,绣着龙纹的荷包,翻看一回,闻了闻,眉头紧了紧后放松开,道:“这里面是什么,朕这一闻,倒觉得精神不少。”

    慕昭月看一眼荷包,低垂着头,依旧有些紧张的道:“回皇上,这上面的图案称为飞龙在天,里面的香料也是用府中收集的花卉制成,皇上日理万机,若平时繁忙之时,闻上一闻,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最后一个荷包,慕昭月还没有介绍,皇后就拿过道:“凤穿牡丹,是本宫最喜欢的图案,香味也是本宫的喜欢的牡丹花的味道,昭月小姐费心了,本宫很喜欢。”

    太后满脸惊叹的道:“这东西是小事物,哀家倒没料到,她会自己制香料,闻着倒比日常用的好。”

    慕昭月见三人喜欢,紧绷着神经才放松下来,淡然的道:“不怕皇上、太后、皇后笑话,臣女幼时,家里困难,这荷包香囊对当时的臣女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后来便自己想了法子,谁知用惯了便不想换,如今能讨得皇上、太后、皇后的欢心,臣女也满心欢喜,不用再担心失了左相府的体面。”

    “英雄不问出处,朕也不是天生的皇帝,也是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你这就很好了。”皇上感慨的道,转身对旁边的太后道:“母后,依朕看,可以。”

    太后一听,自然高兴,面上却淡淡的道:“皇上喜欢就好,那就留下吧。”

    慕昭月一脸上震惊的跪在地,目光偷偷看向薄情,当初她还不相信,这些小小的荷包能入太后与皇上的眼,如今看来,她这个嫂子是能未卜先知,心里暗暗配服不已。

    薄情微微的眨眼睛,她不是能未卜先知,而是一早就知道太后有意于慕昭月,至于皇帝的出身,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还有皇后,只要太后跟皇后喜欢,她自然不能多说什么。

    最重要的是,皇上、太后这次替三位王爷选妃,选的不是才女,而是会持家过日子的妻子,所以琴棋书画无用,会持家,能安安稳稳过日子才最重要。

    太后看着一脸震惊的慕昭月,不由打趣的笑道:“怎么,高兴傻了,连谢恩都不会啦。”

    慕昭月幡然醒悟,收起脸上的震惊,一脸淡然的行礼道:“臣女谢皇上隆龙恩,谢太后、皇后恩典。臣女告退。”

    太后与元帝含笑目光送慕昭月离后,云雪儿看着元帝手中的荷包,嘟起诱惑的红唇,扬起天真的笑容:“皇上,这昭月小姐琴棋书画,歌舞诗赋样样不精,什么才艺都没表演,送了个破荷包,您怎么就让她过了,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啊?”

    元帝还没开口,只听一把冷冽的男音道:“娶妻要娶贤,会持家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琴棋书画只是用来打发时间,修身养性,指望琴棋书画过日子,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该作有的想法。”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八王爷风云翔神情冰冷,一脸不屑的看着云雪儿。

    云雪儿的面色不由一暗,对方分明是在讥讽自己,只有像她这样出身青楼、歌舞坊的人,才会指望琴棋书画、歌舞诗赋卖笑过日子,袖中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昂起头,眼眸含泪道:“皇上,臣妾失言了,请皇上责罚。”

    盯着云雪儿那张纯洁与妖冶结合在一起的面孔,元帝掀起一丝笑意,软着声音道:“爱妃,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必放在心上。”

    皇后看到这一幕,语气冷冷的道:“继续吧。”

    门上的太监上前回道:“启禀皇后娘娘,所有的小姐都已经晋见完毕。”

    “既然如此,这看了大半天也累了,不如先休息一晚,让这些孩子都先回家去,那些入选的孩子,明日辰时入宫再选,皇上以为如何?”

    “依母后所言,明日再选。”

    元帝一门心思的都在云雪儿身上,根本不理会眼下的事情,一时众人散去。

    这边,慕昭月自知道自己入选后,不由的满心的欢喜,正走出锦华殿时,一道倩影突然拦在她前面,冷冷的道:“慕昭月,识相的话,明天就不要入宫参选,不然……我会把你卑贱身世公诸于世,到时再失去资格,你们左相府的脸面可就丢尽了。”

    慕昭月停下脚步,看着一张慑人心魄的面孔,不以为然的道:“若我这左相府大小姐的身份,也算是卑贱的话,那你这西伯候二房所出之女,又算是什么东西。”

    “左相府大小姐,笑话。”宋思烟面上露出一抹不屑,讥讽的道:“你以为你真是什么慕家大小姐,你不过是我们宋家不要的贱种?”

    “你说什么?”慕昭月不由心中一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