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第074章 思烟之死

    第074章 思烟之死

    刑部公堂,薄冰端着茶盏,闭目坐在曼珠搬来椅子中,霍源气得咬咬牙,直到宋家的人来齐后,才掀起一丝眼皮,淡淡的扫一眼。

    宋思寒,侯夫人、宋思烟,宋思烟旁边站着一名面容猥琐,眼下虚浮的中年男人,后面还有一名,跟宋思烟有几分相似的女人,想必就是宋思烟的父母亲,宋家二老爷宋般,宋二夫人傅月姝。

    很好,主菜都来齐了,薄情唇边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西伯候府众人看到薄情悠然坐在公堂上时,面上都瞬间变得十分难看,宋思寒越过众人,指着薄情道:“你这凶手……”

    “本夫人还没定罪,什么凶手不凶手,多难听。”

    薄情玩味的笑言,瞟一眼宋思寒的手指,蹙了蹙眉头:“侯夫人,原本以为宋大小姐的没教养是个意外,没想到原来是你的过错,你没有教过你的儿子,用手指着别人,是很没教养的行为吗?”

    侯夫人的面色不由的一白,自己两个孩子,一个嚣张,一个冲动,确实是自己疏于教导之过,但是却没有出声阻止,什么也重要不过自己丈夫的性命,而他正是死在她手中。

    薄情挑起一边眉,喝道:“再不收起来,就砍掉,没教养的东西。”

    宋思寒没想薄情敢当众说他没教养,甚至连自己的母亲也骂在内,手指往前一戳:“你说什么?”

    “曼珠。”

    薄情冷冷出声,众人只见薄情身边的人影一闪,马上就传来宋思寒杀猪般的惨叫声,地上多了一截断指。

    “你……”

    薄情唇角微微翘起:“霍大人,宋公子对本夫人不尊,就是对左相大人不尊,对左相大人不尊,就是对皇上不尊,不尊皇上者应该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说是不是?”

    霍源的嘴角抽了抽,这丫头什么事情都能扯上皇上,偏偏她都说得条条有理。

    宋思寒一个无品无职的公子哥,自然不能怠慢她这正一品的诰命夫人,不然就是藐视皇权。

    “薄情,你害我女儿在先,如今害了我们家老爷,现在又伤我儿,我跟你拼了。”侯夫人看着儿子少掉一指,流血不止的手,心一横,不顾一切的冲过来。

    侯夫人一介妇人,曼珠轻轻的一格,就把她挡到一边,不屑的道:“你们宋家会有今天的下场,全都是自己作的孽,好意思赖到我夫人头上。”

    “我的女儿若不是被你砸伤不能动,又怎会被那贱人用毒针毒死。”候夫人一脸激动的道,这口气她已经忍了很久了。

    “你的女儿若不是到跑到左相府,在本夫人的药中下毒,本夫人又怎会砸。还有,幸亏她死得早,不然这谋害朝廷重臣妻室的大罪,足够你们西伯侯府受的。而且夫人教女不严的罪过,怕皇上也不会轻饶。”

    薄情冷冷的把李嬷嬷查到的结果说出口,轻蔑的笑了笑道:“不过,有你这样愚蠢的女人,才会那样蠢的孩子。霍大人,你说是不是,回家后记得管束好令公子,不然……”

    霍源的脸一下子涨红,他的儿子他自然清楚,动动唇想说什么,曼珠却不耐烦的道:“霍大人,你这案审是不审,我们本夫人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不宜太操劳,若非事关系慕府的清誉,夫人是断不会出府的,前些日子可是连太后的召见都推掉,太后还特特打发身边的崔姑姑来探望,嘱咐夫人要好好休息。”

    呃!

    霍源面上怔了怔,这慕府真是一门子的新宠,不仅慕昭明炙手可热的对象,慕昭月更是众皇子、王爷争着想娶对象,连这小小的左相夫人,也深得太后青睐,这事恐怕不好办。

    咳咳……

    霍源清了清嗓子:“既然人已经到齐,现在……”

    “慢着。”薄情忽然出声。

    霍源一愣,这姑奶奶又有什么新花样,无奈的道:“左相夫人,还有什么事吗?”

    “还有一人未到。”薄情淡淡道 出。

    众人又是愣,霍源好半天后才道出一个字:“谁?”

    “涟漪。”薄情神色淡淡。

    “她是死人。”霍源下意识的道。

    “死人也是人,即便是死人,本夫人也有能力让她开口说话。”

    “死人说话,怎么可能。”面对薄情不容置疑的话,霍源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

    “她可是此案的关键。”末了,薄情淡淡的补充道。

    “左相夫人,是在开玩笑,还是黔驴技穷,竟让一个死人来作证。”一直沉默的宋思烟,忽然开口。

    薄情咬咬手指笑道:“宋小姐真是聪明,一下就猜到本夫人的用意,本夫人就是想让她,把在宋家看到的,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说出来,没准有些事,连身为宋家人的你们都不知道。”

    宋思烟的面色一白,胸口明显的起伏,她当然明白薄情话中所指,所以……薄情他们必须死:“左相夫人真是狠心,生前利用她来杀害伯父,还亲手毒死她,现在连死也不肯叫她安生……”

    正义凛然的话,竭然而止,宋思烟的瞪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脖子,曼珠的手已经掐在她喉咙上。

    霍源马上跳起来道:“薄情,你敢当众杀人!”

    呵呵!薄情掩面轻笑起来:“霍大人,别担心,本夫人只是告诉你和宋小姐,本夫人有这么厉害的丫头,想杀死个人易如反掌,何必派涟漪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去做,唯恐不被人发现吗?”

    “再者,霍大人方才也说,你们是在本夫人离大牢一个时辰,和发现涟漪已死。出了这样重大的事,为何不当时通知本夫人,而是过了一夜之后,再告知本夫人涟漪死了,而且凶手就是本夫人。”

    薄情冷眸扫过众人,笑了笑道:“谁知道涟漪是不是本夫人离开一个时辰后死的,还是你们暗中勾结,企图诬陷本夫人,然后再嫁祸给左相大人,暗暗杀了她。所以,本夫人要看看涟漪,确定她的死亡时间。”

    薄情的一番抢白,除了霍源外,众人不由的一滞,这个丫头真是厉害,看问题一点也不含糊。

    曼珠松手回到薄情身边,宋思烟不由的轻咳两声,忍着胸口的难受道:“或许是夫人一时大意吧。”

    薄情盯着宋思烟,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道:“一时大意的,恐怕是宋小姐你吧。”抬头看向霍源:“宋大人,本夫人要求再传一位证人作证,此人可以证明,涟漪为何会出现在凶案现场。”

    “左相夫人,难道要把西伯侯也抬上来吗?”霍源没好气的道,昨天的狱卒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丫头还有脸狡辩,分明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错。”

    薄情一口否定,对霍源不耐烦的表情视如不见:“本夫人这次叫的人是活人,就是春风一夜楼的老鸨,她能证明是有人花重金,让她把涟漪骗到西伯侯府,不然无缘无故,涟漪跑到西伯侯府做什么。”

    啪!惊堂木重生拍在桌子上面,霍源怒喝道:“好了,左相夫人,你就不要再耽误本官的时间了,此事证据确凿,有狱卒为证,你还有何好狡辩的。”

    薄情浅浅的勾勾唇角,不以为然的道:“霍大人,本夫人好心提醒你一句,朝堂瞬息万千,一边是皇上言听计从的新贵,一边徒有虚名毫无实权,并且已经没落的侯府,孰轻孰重,最好掂量掂量,可别站错了队。”说完,轻轻的挑了挑眉。

    霍源的话音刚落,薄情就淡淡的出声,利益面前,朝堂朋友没有永远的,自然敌人也不会是永远的,起码目前,暂时可以让霍源觉得她是朋友。

    “这……”

    薄情的话,让霍源心里不由的一颤,不得不重新审视眼下的局势,正如薄情所说,朝堂上瞬息万千,想在朝堂生存站稳脚,能力只是一部分,重要的是你所站的队伍。

    慕家现在是朝堂上的新贵,而宋家却是一代不如一代,宋云不行,眼下的宋航和宋思寒更不行。

    虽然二房的宋小姐已经被指为八王爷的正妃,但是以八王爷的实力,想要问鼎帝位,希望渺茫!

    但是慕府的慕昭明几乎已经包揽朝政大权,皇上对他更是言听计从,左相的位置已经难以撼动,甚至有可能把长年在外的玉廉挤下台,成为凤麒国新一代只手遮天的人物。

    沉默片刻后,霍源在心里一番熟悉熟虑后,几乎是一个呼吸间,决定了自己的立场:“来人,快把春风一夜楼的老鸨传来。”

    宋家的人从听到薄情那句话后,便已经感到不安,果然,霍源这墙头草,马上偏身薄情,宋思寒忍着痛大声叫道:“霍源,你这老匹夫,是不是眼睛瞎了,没看到有人在公堂上伤人吗?”

    霍源的面色马上一沉:“公堂之上,岂容你咆哮。况且,堂堂一品诰命,是你能指手划脚的吗?宋公子若然再如此,本官即命人逐你出公堂。”

    看到这样的宋思寒,霍源更加肯定的自己选择:“你们宋家在朝中不见有建树,骂人的功夫却是一流的,连朝廷命官都敢辱骂,看来你们宋家的家教,确实是需要好好的改进。”

    “你……霍源,你敢收了好处不办事,小心我揭发你。”

    不等霍源开口,薄情马上抢言道:“宋思寒,无凭无据,诬告朝廷命官是要杀头,你们宋家担得起吗?”先弄死宋家,现弄死姓霍的也不迟,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

    霍源见薄情为辩解,心里暗喜,马上大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快点把春风一夜楼的老鸨叫来。左相夫人你先喝杯茶,估摸着一盏茶的功夫,人也尽到了。”到后面,已经一副献媚的嘴脸。

    薄情兼兼身道:“有劳霍大人了。”

    淡淡扫一眼宋思烟,后者面上已经血色全无,感觉到薄情的目光,不由的避开。

    薄情的目光往旁边一移,一眼色眯眯的眼睛,正在自己身上打转,心里马上生出一阵厌恶,玉掌不由的暗运内功,隔着袖子暗暗送出。

    宋航自一看到薄情起,马上被她绝色容颜,高贵、冰冷的气质吸引,连眼睛就没有移开过,满脑子的龌龊的思想,心心念念的想要把薄情弄到手。

    正看得入迷,突然胸口上凭空被重重一击,嘭一下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撞在大堂两边的墙上,再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口中不停的的吐着血,众人不由大惊失色。

    “爹。”

    “老爷。”

    “二叔。”

    宋家的人一下乱做一团,纷纷跑过去。

    霍源也不由站起来,平白无故的,宋二爷怎会自己飞起来,把自己摔在地上。

    薄情冷冷的笑了笑,露出些许惊恐的道:“霍大人,依本夫人看,这是西伯侯在天显灵,在预示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不然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的飞起来。”

    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在众人身上散开,就连霍源也被吓出一身冷汗,讪讪的笑道:“左相夫人,真是会开玩笑。”转身,悄悄抹额头上的汗水。

    薄情指指天道:“人在做,天在看,不可不信。”说完,低头抿了一口茶。

    曼珠站在旁边,差点要笑出来,主子出手她也看到了,那宋航确实可恶,主子的美色是他能窥视的,等一会儿事情完后,一定把他的眼珠子挖掉,让他看,老色鬼。

    “是是,左相夫人,说的是。”霍源又抹了一把汗,看着已经晕死过去的宋航,不由觉得背后阵阵阴风。

    “薄情,是你,是你暗中出手,把我爹的打成这样的。”宋思烟突然走到薄情跟前,狠狠的瞪着对方,面容有些狰狞的道,一改当日大臀上,名门闺秀的端庄大方形象。

    淡淡的茉莉花香飘来,薄情不为然的笑了笑:“宋小姐太看得起本夫人,本夫人手无缚鸡之力,况且众目睽睽下,本夫人连手指都没动一下,如何能把人摔出去。就连曼珠,本夫人也可以担保。”若能让你看对端倪,薄情就不配为薄家的族主。

    在宋思烟转身之际,薄情淡淡的提醒道:“宋小姐,有时间不如担心担心自己,你那点儿的小聪明,在本夫人眼里,不过小孩子在玩过家家。”

    宋思烟听到后,背影明显一滞,恰好宋二夫人看过,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娘亲,爹没事,你不用太过担心。”垂下眼敛不敢让人看清眼眸内的慌乱。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两名官差和一名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慌慌张张的,近乎小跑的走进来,看到公堂内众人后,面色似乎才好一点。

    霍源皱皱眉道:“让你等去传人,这等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不等那两名官差开口,那老鸨一脸心有余悸的颤着声音道:“大人,路上有有……有人要杀我们。”

    “什么?”

    霍源一惊,不由的站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两名官差立即跪在地上道:“大人,我们二人依大人的话,去传老鸨到公堂,没想刚离开春风一夜楼不久,就有人暗处放箭,要伤我们的性命,幸好幸好……”

    “幸好左相大人刚好路过,救了奴家。”趁着官差喘气的瞬间,老鸨马上满脸春色的抢言:“左相大人真是又年轻又本事,奴家还没见过长得这么俊的男人,可惜……”

    听到老鸨的话,薄情不由的深深吸气,眉宇都宁在一起。

    救谁不好,居然救这么又肥、又老、又丑,又sao包的老女人,慕昭明这是什么眼光。

    咳咳……

    霍源看到薄情面色不愉,马上咳了咳打断老鸨话,那知老鸨香帕一甩:“得了,得了,别咳,不就是左相夫人也在吗?左相让奴家给左相夫人带话,说霍大人在审案,他不便进来打扰,就在外面等夫人,夫人想做什么,尽管放手做,一切有他。”

    除了薄情外,所有的人面色不由一变,慕昭明这是在变相的警告众人,这丫头背后有他在,谁敢动她,就是跟他过不去。

    霍源在心里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慕昭明真是神出鬼没,几天听说慕昭明不在,他才敢收下宋家送来的礼,五天前暗暗把涟漪是送到刑部大牢的,用刑逼那丫头说是受左相夫人指使,谋害西伯侯,没想到对方突然就在京城现身,不由暗暗庆幸之自己前的选择。

    转头看看薄情,薄情却不容置疑的命令道:“把涟漪抬上来,让老鸨认一认。”

    薄情强硬的态度,让霍源的嘴角抽了抽,一挥手:“去,把涟漪的尸体抬上来。”真不知道一具尸体,还能起什么作用?

    一会儿,官差就把涟漪抬上来,掀开盖在上面的白布,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嘴角边还挂着已经干结的血渍。

    霍源远远看一眼,冷冷的道:“老鸨,你上前看看,可认得这名女子。”

    老鸨左看看,右看看后,才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斜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涟漪,又退开一步,感觉到背后冰冷的目光后,不得不走近,狠狠的看一眼,面上又上略过一丝惊慌。

    薄情看到后,眼眸一暗,面上却淡淡的道:“你只需说出什么时候见过她,然后把她送到什么地方,是应谁的要求,其余的事情本夫人可以不追究,春风一夜楼的秘密,本夫人迹会替你保密。”

    啊!

    老鸨口中发出一声惊讶,目光在霍源的薄情间徘徊,霍源不冷不热的道:“这位便是左相夫人,地上的女子是她的侍女,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左相夫人言出必行。”

    什么?左相夫人的侍女!

    老鸨一下软倒在地上,看着薄情好半天才道:“那个……那个大概是五六天前,这名死了的女子来找奴家,说家中出事急需要钱,愿意卖掉自己一夜,还说自己是清白人家的女孩,希望帮她争取好点的价钱。”

    老鸨停了停道:“当时刚好有一笔生意,奴家便安排了,那知她刚下去沐浴准备,就有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子找上门,说要寻一名身家清白的女子,给某位大人享用,而且价钱随意开,那个奴家也是想帮她多要银子,所以……”

    说到这里,老鸨突然一停,扑到薄情面前道:“奴家真的不知道她是左相夫人的侍女,也不知道她会死,不然奴家不会答应的。左相夫人,你饶过奴家吧。”

    浓浓的脂粉味扑来,薄情马上皱起眉头,曼珠连忙把老鸨拉:“你放心,你家夫人说过不追究,自是不追究,你可记得是什么人让你送,送到了什么地方,快说出来便是。”

    “是是,奴家一定知无不言……”老鸨连忙不迭的应道。

    “很好,本夫人问你,你可认得让你送人的那名女子。”薄情淡淡的问道。

    老鸨面上不由的露出些许为难:“回夫人,那女子戴着面纱,奴家不曾看清她的容貌,据送人的龟奴说,他们走的是后门,绕了好磊的圈子,也没看清楚是哪一家的府邸,所以……”

    不等老鸨说完,薄情已经失望的靠在椅背上,宋思烟不由的暗喜,不由挑衅的看一眼薄情。

    “啊……想起来了。”

    老鸨突然惊叫起来,薄情不由的猛然坐直身体,只听老鸨惊喜的道:“左相夫人,奴家记得她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淡淡的茉莉花香。”

    此话一出,薄情和曼珠马上看向宋思烟,一下子便想到方才,对方靠近时,闻到的茉莉清香。

    薄情抬手一指,指着宋思烟,寒着声音冷冷道:“你去闻闻她,是不是你当日闻到的味道?”宋家的人朝着薄情所指的方向看去,面上不由一怔。

    宋思烟不以为然的道:“是我把涟漪要过去的又如何,我替伯父干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但也不能证明他就是我杀的。而且,伯父中宋家的支柱,没有他就没有我们,我为什么要杀他。”

    薄情突然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不理会众人的表情,换了一个更舒服慵懒的坐姿,淡淡的道:“你为什么要杀死你的伯父,我们问问涟漪不就知道了?”

    那抹邪邪的笑容,映入宋思烟的眼中,立即感阵阵不安,不由的自己我安慰道:“不会,人都死了,她不会有证据指证自己。”

    盯着宋思烟的表情,薄情淡淡一笑:“曼珠,涟漪也睡得够久,该起来了。”

    什么?

    所以人都不由大不吃一惊,震惊的看着躺在担架上的人,霍源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怎么可能。”他明明亲自检查过的,若没有死,那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岂不是……全暴光。

    容不得他们多想,只见曼珠上前,把一粒黑色的药丸塞入涟漪口中,耳边响起薄情淡然的声音:“昨天担心会有人暗中谋害她好性命,所以本夫人暗地里喂她一颗假死药,这种药服下后看起来很像是中毒,其实只是睡得有些沉而已。”

    霍源听后,不由的直跺脚,后悔已经太迟。

    药服下去后,涟漪的面色以眼见的速度,渐渐的红润起来,连唇色也原来紫黑色,恢复原来的鲜红,再过片刻后,涟漪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似是久睡初醒的时候。

    涟漪的眼皮动了动,微微的睁开眼睛,曼珠连忙扶着她坐起来。

    咳咳……涟漪看了一眼四周,本想说话,因为喉咙太干,不由的轻轻咳两声,声音异常沙哑的道:“奴婢见过夫人,谢夫人救命之恩。咳咳!”说完,又轻轻的咳两声。

    薄情把手中的茶杯递过去:“涟漪,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因为你的事,本夫人已经成为杀害西伯侯疑犯,一切与本案的无关的事,咱回府后再说。”

    涟漪脸上微微一怔,接过茶杯一气灌下后:“夫人,涟漪已经没事,你们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

    虽然方才她看似睡着,其实外面发生的一切,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她虽然恨不得杀了霍源,不过夫人要她先解眼前的事情,自然有她的道理。

    薄情微微合上眼眸,淡淡的道:“你在西伯侯府,究竟发生也什么事,是谁杀了西伯侯。”

    涟漪暗暗看一眼四周,垂着头小心翼翼的道:“奴婢是服了药后才被送到西伯侯府的,原本奴婢也不知道那是西侯府,是奴婢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榻,房间内还有……还有男女欢爱的声音,奴婢不敢让人发现自己醒了,只是微微睁开眼一看,发现竟是……”

    说到这里,涟漪突然顿住,不仅脸上,连耳根后面都红透,好一会后才道:“是西伯侯和……和宋思烟小姐,他们正在做男女苟且之事……”

    “什么?”

    宋思寒一声怒吼,打断了涟漪的话,除了薄情和曼珠,无不震惊的看着已经面无血色的宋思烟。

    啪!宋二夫人一巴掌打在女儿的脸上。

    宋思烟被打得倒出一边,摇着头,一脸伤心绝的道:“娘亲,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你们早就把赶出宋家,爹早就被人活活打死。我用我的身体给你们换好日子,你竟然打我,哈哈……”

    宋思烟儿忽然疯了大笑起来,宋家人的不由一怔。只见前者,眼角边流下两行泪:“你知不知,十三岁那年,那个禽兽爬入我的房间,我有多害怕,我哭得多大声,可是你们呢,在哪里。一个在玩弄抢入府的女人,一个在跟管家偷情,我却要为你们的无耻付出更耻辱的代价。”

    “你……”

    宋二夫人脸上的表情一僵,忘记了要说的话,任有女儿失控的大叫:“知不知,你们每开心一次,我就要承受一次那个畜生的折磨,直到我参加选妃了,他还威胁我,直到我被选中,他还威胁我,要我每五日回府供玩弄一次,这些全都是因为你们。”

    宋思烟压抑已久的怒火,终于暴发出来,一声声控诉,一声声,突然瞪着宋二夫人道:“知不知道,我无数次的想杀了你们,然后自己逃走,一个人哪怕是当乞丐也有尊严些。”

    “哈哈……每次我被叫书房,被关入密室,我都会说,伯父,放过我,放过烟儿吧。可是……我都要受尽折辱才能踏出密室。杀他,我错了吗?”宋思烟盯宋思寒,拍拍他的脸,狠狠道:“他该死,我不过是趁他最爽的时候,狠狠用发簪插死他,那一插,我练习了无数次,然后他死了,我很害怕……”

    宋思烟拖着虚浮的脚步,缓缓的走到薄情面前:“我嫉妒她,明明是同一个爹,为什么却要我一个人承受,而她却享尽荣华,受尽尊宠,而我却要这样忍辱偷生,我不甘,我不甘啊!”

    薄情缓缓的闭上眼睛,知道她口中的她,指的是慕昭月。

    对于宋思烟,她没有同情,人的一生要走什么路,完全取决自己后天的努力,而不是因为别人的施舍。

    啪啪……

    宋二夫人突然打了自己十多下耳光,泪流满面,哭着道:“烟儿,是娘亲错了,是娘亲害的你,娘亲以后,以后再也会不连累你。”说完,猛一下撞在旁边的墙上,血染红了那一处的墙壁。

    宋思烟看着倒在地上的母亲,眼睛一直,疯狂的大笑:“哈哈,死了,死了好,死了好,哈哈……”

    薄情坐在旁边看了一会,除了一声叹息,什么也没有,看一眼神情不皆的涟漪,目光看向霍源,淡淡的道:“霍大人,若没有什么事情,本夫人就先把涟漪带回去了。”

    哦!霍源马上站起来:“下官,送送夫人。”

    薄情微微的颌,淡淡的拒绝:“霍大人,还有诸多事要忙,就不必相送了。而且,本夫人今天答应过不计较,自然不计较以前的事情,霍大人尽可以放心。”

    霍源眼睛马上笑成一条缝,没想到得宋府的好处,又能抱上左相府这条大腿,马上哈腰道:“夫人,请!”

    薄情转过身,脸上的笑容马上一由,她答应今天不计较,不能代表明天不能找他算帐,想到这里,扶着曼珠的手缓缓走出公堂,刚走到门口,就听后面一声惊呼,一代才女,终究被男人的**掩没。

    走出刑部,慕昭明马车停在外面。

    看到薄情出来,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抹蛊惑的笑容,不顾旁边有人,一把抱起薄情,走上马车道:“今天累坏了,先在我马车上睡会儿。”

    马车内,薄情躺在软榻上,若有所思的道:“我总感觉,涟漪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慕昭明听后,唇角不由的微微勾起。

    ------题外话------

    怎么人渣那么多,总也收拾不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