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第084章 雪族公主

    吴乐斌心情无比复杂,也很忐忑,在去任城的路上,心里想了无数次见到爱爱的情形,可每一次都让他心颤不已,熟知爱啊脾气的他知道,这次肯定没有那么容易过关了,不过也没关系,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舒虺璩丣

    天近黄昏时,吴乐斌到了柳爱爱家大院门前,门庭冷落,一副办过丧事的样子,吴乐斌站在外面,心里也是难过,不禁想起了柳老爷子跟他说的话。

    “斌子,爱爱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本来是想安排你再进部队的,但现在正在换领导班子,有些事我这个糟老头子已经说不上话了。斌子,通过你二叔这件事,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要想保护好自己在意的人,自己就要强大,不仅需要能力,更需要实力、势力。权利掌握在自己手中,才不会被人欺负......”

    老爷子,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吴乐斌暗下决心。

    “斌子?”身后有人叫了一声。

    吴乐斌回头,“大姐。”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去?”柳爱爱的大姐柳梅梅拎着一些东西回来了。

    “刚来。大姐,我——对不起,我不知道爷爷他......”吴乐斌低下头。

    “别这么说,听爱爱和爸妈说了,爷爷刚过世时,正赶上你家爷爷奶奶住院,来不了,是可以理解的。哎?别在这站着了进屋吧。”柳梅梅说着招呼吴乐斌进去。

    吴乐斌心里更难受了。

    进了大厅,在吴乐斌抬头就看见了柳城的灵位,楞楞的站在那,看着照片上慈祥的老人,吴乐斌眼圈红了。走过去,跪在跟前,当当当磕了三个响头,柳梅梅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为吴乐斌点上了三根香,递到吴乐斌的手中,吴乐斌又叩了三首,给柳城进香。

    上完香,柳梅梅将吴乐斌扶了起来,“爸妈他们都在后院,你自己过去吧。”

    “好。”吴乐斌点头。

    柳梅梅进了厨房,吴乐斌穿过走廊,到了后院,柳家的后院很大,有亭,有圃,有湖,有假山。柳父、柳母带着宁宁、乐乐、俊俊在那里玩耍。

    “爹地!”宁宁最先看见了吴乐斌,吴乐斌冲儿子笑了笑。

    “爹——地——”乐乐也学着哥哥叫。

    吴乐斌走到了跟前,摸摸乐乐的头,跟柳氏夫妇打招呼,“伯父伯母。”

    柳氏夫妇点头,态度看不出喜欢和讨厌来,“来了。”11lig。

    “对不起,伯父伯母,我——来晚了。”吴乐斌惭愧的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柳氏夫妇互相看了看,虽然他和爱爱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但是又没跟爱爱领证举行婚礼,按说,还不是柳家的女婿,柳城生病、去世,他没来,他们也不好怪罪他,再说,爱爱好像......

    “不必道歉,你有你的事要忙,可以理解的。这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提了。坐吧。”柳父的态度明显有客气的成分,吴乐斌听出来,心里又把自己骂上了千百遍,原本熟络的关系,被他弄得生疏了。

    “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柳母面容祥和的问。

    “我,伯父伯母,爷爷生病时,正赶上我调查二叔的事,我爷爷奶奶被气得住进了医院,我一时忙的就没给这边打电话,所以——不知道爷爷他......”

    “我说了,我们理解,你不用愧疚。都过去了。”柳父边拿玩具和乐乐玩儿着边说。

    吴乐斌被堵得没话说,人家不生气不怪罪,这说明人家已经把他当外人了。

    “是。”吴乐斌低头。

    “爹地,你今天怎么会过来?”宁宁问。

    “我来看看大家。宁宁,你先带着弟弟去那边玩儿会儿,好吗。”吴乐斌看着大儿子。

    宁宁很聪明,知道吴乐斌是有话单独要对爷爷奶奶说,“好吧。”宁宁和佣人带着乐乐和俊俊去一边玩儿去了。

    见他们走远了,吴乐斌才对柳氏夫妇说:“伯父伯母,我和爱爱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是过来和她说清楚的。”

    吴乐斌没有隐瞒的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柳氏夫妇,包括那次的醉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伯父伯母,是我疏忽大意了,但我并没有想要伤害爱爱的意思,当时我只是想还夏冬灵的一个人情,才帮忙照顾了三天。”

    “于情于理是应该帮忙照顾。”柳氏夫妇听完,心里明了了,但这又能怎样,他们的女儿他们了解,这话说在前面是话,后面再说,那就是事儿了。

    柳氏夫妇不冷不热的话,让吴乐斌心里更加难受,“伯父伯母我这次是来请求你们的原谅的,也来求得爱爱的原谅。”

    “我们这边,说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们根本就没怪过你。至于爱爱,我想她也不会怪你的。”柳母看向假山处,回神又看看吴乐斌,心里叹口气,这孩子是个好孩子,就是性子太闷了。

    吴乐斌眼底的悔意和痛苦,柳母都看在眼里,说心里话,柳母还是希望吴乐斌和女儿有个好结果的,于是又接着说:“爱爱是顾不得怪你,自从她爷爷去世后,那孩子就没缓过来,整日惶惶恐恐,患得患失的,医生说,她已经有了一些轻微的抑郁。”

    “什么?”吴乐斌再次被惊到。

    “不过医生说也没多大事,让她把憋在心里的情绪发泄出来就好,可是自从她爷爷过世,那孩子就没哭出来过。这段时间无论什么事,她都憋在心里,包括你说的这事,她一句也没提过,看样子是有放弃的意思,心里不在乎了,她还会怪你吗?”

    吴乐斌听了,想起柳爱爱在得知夏冬灵怀的是‘自己的孩子’时的表现,的确是不在乎的样子,吴乐斌懊恼的捶头,看样子真被陈立杰说中了,他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解释时间。

    “斌子,你也别这样,这事你也别急。如果你真的在乎爱爱,就顺其自然吧。我只有一句,你们之间有三个孩子在,不管最终你们能不能走到一起,我只希望,你们彼此尊重对方,不要闹僵,让孩子们难做。”

    吴乐斌点点头,“我知道了。伯母,爱爱现在在哪儿?”

    柳母有些不自然,“阳阳来了,他陪着爱爱,去花园散心了。”柳母指指假山那边。15198076

    蓝安阳?吴乐斌倍感压力了。

    “天已经晚了,该吃晚饭了,你去叫他们一声吧。”柳母给了他一个理由。

    吴乐斌感激的冲柳母点头,“好。”

    吴乐斌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假山方向走去。

    假山石后,在一棵大树底下,吴乐斌看见了蓝安阳和柳爱爱的身影,他们并排坐在长椅上,蓝安阳搂着柳爱爱的肩膀,柳爱爱靠在蓝安阳的肩上,夕阳的余*辉,照在俩个人的身上,画面是那么美好温馨。

    吴乐斌的心如针扎般的疼痛,自己为什么总在关键的时候,在老婆需要自己的时候,都不在她身旁呢?如今,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怀里,他竟无力阻止,他竟然不能理直气壮的上前质问,他竟害怕打破眼前的画面。

    吴乐斌的脚就像钉在地上一样,迈不动,挪不开,定定的站在那,他痛心、懊恼、后悔、内疚、心疼、醋意通通袭来,这些不禁没有让他退缩,反而让内心更加坚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用多长时间,他一定要再次唤回老婆的心。

    “老婆,你们在这儿啊。伯母让我过来叫你们去吃饭。”吴乐斌忍着心中的闷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

    长椅上的两人回身。

    “你怎么来了?”柳爱爱见到他也没意外,起身,依然面无表情的问。

    吴乐斌走过去,“我——来看看。”

    蓝安阳也站了起来,吴乐斌看向他,蓝安阳大方的冲他点头打招呼,照以前,这种情况下吴乐斌不是针锋相对,就是不理人家,可现在,在爱爱面前,他收敛了,也冲蓝安阳点点头。

    吴乐斌上前,“该吃饭了,回去吧。”想伸手拉柳爱爱,柳爱爱转身闪过。

    “走吧,蓝安阳,吃饭了。”而后回头走在了前面。

    蓝安阳紧跟了上去,吴乐斌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刚刚看见柳爱爱在别的男人怀抱时,他生气、愤怒、心疼、吃醋、心伤,感觉都想要揍人了,那么在石市医院时,爱爱看见自己抱着别的女人,安慰别的女人,也是这种感受吧?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啊!

    走了几步,柳爱爱忽然停住,转过身来,对蓝安阳说:“你先进去吧,我有些话要对吴乐斌说。”

    蓝安阳点点头,先走了。

    两人就隔着几步的距离,相望。

    “吴乐斌,你为什么来?”乐乐没这城。

    “老婆,我——”

    “看样子,是来跟我解释来的,那么你长话短说,我听着。”

    “老婆,夏冬灵怀的孩子不是我的,我这有那晚的视频,你看看,那是明宇的孩子,你看。”吴乐斌已经将优盘插进了手机里,走到柳爱爱跟前,播给她看。柳爱爱也耐心的看完。但前后依然没什么表情。吴乐斌心慌不已,爱爱这是把自己封闭起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