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158章 原凶现形1

    第158章 原凶现形1

    天花阁,锦儿正替薄情梳头,看到镜子中神采奕奕的面孔,完全没有前几日的病恹恹,眼中也少了噬骨噬心的冰冷,知道自己的主子已经从伤心中走出来,笑道:“少夫人今天的精神比前几天好了很多,昨晚可是睡好了?”

    薄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眸光流转,面含春风,看上去确实比前几天好了很多。因为那几日她睡得不安稳,让慕昭明和这几个丫头担心不已,大家都不得安宁。

    浅浅的笑道:“嗯,想是昨天玩累了,一倒床上就睡了,还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若不是曼宁叫我起床,还不知道天亮,不过……”忽然冷冷的一笑

    锦儿面容一冷,替薄情接上道:“现在满大街都在传大皇子杀人夺宝,真是解恨,可惜他跑得快,没有捉他一个现形,不然那才叫痛快。”语气很是恨得牙根痒痒的。

    薄情发现锦儿的细微改变,唇角勾起一抹冰冷,跟在她身边的人就要狠,淡淡的道:“不急,大皇子在皇帝心中的分量不轻,欲速则不达。”想除掉箫谨瑜,就必须先毁掉他在皇帝心中的好儿子的表象。

    锦儿放下梳子,取出一对玉簪对比一下,觉得不错道:“少夫人,你平日里都只戴丞相大人送的那一支冰魄玉簪,今日要到顺天府作证,不如换换,您看这一对玉簪,试一试可好?”

    薄情回头看了一眼那对玉簪,正是箫谨天送她的,名为曼珠沙华的凤血玉簪,摇摇头道:“把映儿姐姐送的,镶珍珠簪子带上,其他的不必了。”

    凤血玉簪顾然好,不过箫谨天在拍下它时,箫谨瑜也在场,戴在头终归是太显眼。

    而且,不是因为这对收了玉簪,她还用不着替陈灵儿,捉出那暗中使阴谋之人,破坏自己的复仇计划。

    想到昨天箫谨天让她到顺天府的样子,就想把玉簪给砸碎。

    这套珍珠簪是白映儿拍下送她的,共有八支,箫谨瑜当时已经不在场,看到也不会联想到她当日也在场,更联想不到当日与他最后竞价的人会是自己,自然想不到她与此事有关。

    锦儿点点头,麻利的梳了一个轻巧的发髻,把那八支珍珠簪,以扇状分别插在发髻的两侧,越发显得薄情高贵优雅,端庄大方

    薄情看着也不由的点点头,这八支簪子簪身是赤金的,这原不值什么,倒是簪头上那八颗拇指头大小的珍珠格外抢眼,最难得是八支簪子上的珍珠,无论是大小,颜色,圆润度完全一模一样。

    论名贵虽然不比不箫谨天的凤血玉簪,却素雅大方,又不失简洁华贵,薄情当时一看到就喜欢,所以白映儿也抢着替她拍下了这套珍珠簪子,最重要的是,白映和对她没有利半点的私心,她也大方的收下这份礼。

    润城春天来得早,薄情换上一袭月华色的春装后,就带着帛儿出门,临走时还不得不领了锦儿一记,幽怨无比的白眼。

    薄情也很无奈,润城不是凤都,锦儿的性情虽然有所改变,但是她不会武功的事实却是致命的,随时都会成为别人下手的目标,尤其是箫谨瑜这种卑鄙小人,最喜欢干那些见不得光的行径。

    顺天府大堂内,除了薄情外,还有箫谨言、陈灵儿,春夏秋冬和青儿五个丫头和一种近侍候的妈妈,此外还有久未露面的,顺天府尹大人,不过却不再是章正那个墙头草,而是箫谨天提拔上来的,两年前的榜眼甄英杰甄大人。

    淡淡的打量一眼此人,甄英杰年方二十有三,生得浓眉大眼,方脸,厚唇,目光如炬,说不上有英俊,却很有安全感,一看就知道是以前薄晖所扮演的,那种刚正不阿的京兆尹角色。

    丝毫没有理会陈灵儿哀伤祈求的眼神,更没有多看一眼箫谨言一眼,淡然的坐一旁的椅子上不出声,大堂内倒出现了尴尬的寂静,不过这种气氛很快就被打破。

    只见那甄英杰一拍惊堂木道:“本官今天把诸位传到顺天府的原因,想必你们已经明白,之所以把你等都传到大堂上,因为你们皆是与佛珠有过接触,最有机会下手的人。”

    “还用查,这串佛珠是丞相夫人送给我们王妃,除了她还有谁。”甄英杰的话刚落下,陈灵儿身边的一个丫环马上指着薄情大声叫起来。

    薄情淡淡的扫一眼说话的丫头,她记得这个丫头是陈灵儿的陪嫁丫头之一,叫冬儿。同样,她还记得许太医已经把检查的结果告诉陈灵儿他们,如今冬儿却依然一口咬定她,可见陈灵儿为人用心之深,却懒得理会。

    帛儿却见不得任何人指责薄情,冷冷的道:“关我们少夫人什么事,明明是长青山那个老毒妇,害人不成终害己,在佛珠中藏药,想害我们少夫人不能生育,可惜反害了自己的亲外孙女,这就叫偷鸡不着蚀把米。放心,这么个天大的好消息,我家大公子早就让人通知她,这回子没准正跪在佛前悔不当初呢。”

    “你说什么?”

    陈灵儿猛一下从椅子中站起来,震惊的看看帛儿,她连太后也不叫,直接一声老不毒女,可见她心中有多恨太后。

    然后一脸愤怒的看着薄情,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帛儿看到,冷冷的道:“谨王妃不用责怪我家少夫人,那日少夫人担心自己身体已经受药物怕害,一回到府中就病倒,是我家大公子知道真相后,派人把消息传到长青山。”意思,有本事冲慕昭明撒气去,陈灵儿的面色一时青白难定。

    看着陈灵儿的面色,薄情似笑非笑的道:“你们明明知道本夫人是冤枉的,却不跟身边人说明,任他们来指责本夫人,安的是什么心你们自己清楚。若不是看太子的情面上,本夫人才懒得理会此事。”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薄情的一番不留情面的话,让箫谨言和陈灵儿不由的一阵面红耳赤,他们这样做,不过是想逼薄情出手,把潜藏在府中的奸细揪出来,免得留下祸患。

    甄英杰微微一怔,他是第一次见到薄情,却早闻大名,方才初见之时以为只是一名容颜出色的姑娘,没想到这小小的女子如此厉害,连王爷和王妃也丝毫不畏惧,还让两者不得不避其锋芒。

    理了理思路道:“本官此处也有一份许太医的证词,证词中提到佛珠中阳凝草药膏,从制成药膏到现在不过是二十又三天,也就是说,阳凝草药膏是在正月初*制成,当时那串佛珠,已经被丞相夫人转送给谨王妃,所以丞相夫人不可能是凶手,她是清白的。”

    甄英杰换了口气道:“据许太医检查的结果,在佛珠内还发现了长忧草的味道,长忧草能让未曾生育过的女子难以受孕,应该是在放入阳凝草之前,就有人把长忧草放入佛珠中,许太医在丞相夫人体内,也发现了长忧草的药力,将长忧草放入佛珠中的人,针对的对象应该是丞相夫人。”

    “只不过是意图谋害谨王妃之人,正巧利用了同一种方法,把佛珠中的长忧草药膏换掉,重新塞入了相同重量的阳凝草药膏,导致谨王妃滑胎流产,所幸此事也牵出长忧草,让丞相夫人得以及时治疗,并没有对身体造成任何的伤害。”甄英杰淡淡的说明过中原由。

    薄情听完后面色淡淡的,但是谁都能从她身上散出的,骇然的寒气感觉到她的怒火,太后的用心何其险恶,竟然这样来谋害她,虽然未曾得手,却着实罪该万死。

    陈灵儿则是越听心寒,心寒的不是太后的手段,而是薄情的冷绝报复。

    若不是太子发话,这女子明是知道,设计这些阴谋的人是谁,就在她身边却只字不提。

    因为她是想通过毁掉自己来惩罚外祖母,又是一招同样高明的杀人不见血,自己没有资格去责怪薄情,却不得不深深的畏惧。

    薄情缓缓的扫过众人,目光落在青儿身上,冷冷道:“别人的家事,本夫人原是不想理会,只是千不该万该把本夫人牵涉在内。竟然牵涉到了,太子殿下又发了话,要本夫人协助此案,就别怪本夫人容不得你。青儿姑娘,你说是不是?”

    青儿浑身一震,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薄情,战战兢兢的道:“丞相夫人,奴婢没有害王妃,奴婢没有理由要谋害王妃。”

    然后对着甄英杰叩头道:“大人明鉴,奴婢真的没有谋害王妃,王妃她一直防着奴婢,奴婢又怎会有机会下手。”

    “没有机会,可以制造机会。”薄情慵懒的抢言道,妩媚妖冶的笑容,让众人不由的失了神,只听她道:“你说你没有理由谋害谨王妃,本夫人就给你一全理由。”

    “本夫人记得秋儿曾经说过,你是明妃娘娘在谨王妃有孕后,赐给谨王爷,目的是要谨王爷收了你。以你的出身即便做不了侧妃,当夫人还是可以的,可惜谨王爷全无此意,只让你侍候谨王妃。你以为谨王妃挡了你的路怀恨在心,就想把除掉她。”薄情说完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青儿。

    只见青儿面上虽然紧张,身体也在颤抖,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小心翼翼的道:“这些也只是丞相夫人的推测而已,并不能证明奴婢就是谋害谨王妃的原凶,再者奴婢也说过,谨王妃和秋儿他们并不信任奴婢,奴婢怎会有机会在佛珠中装上药膏。”

    “从表面上来看,确实是如此。”

    薄情慵懒的斜靠在椅子中,含笑的看着青儿道:“本夫人说也过,没有机会,可以制造机会。”

    “青儿姑娘,你知道你最大的破绽在哪里吗?”

    “奴婢不知道丞相夫人在说什么?”青儿的眼中依然看到不任何畏惧,眼角边却有泪水在打转,欲滴未滴,似是一直在强忍着,仿佛受了天地委屈却不敢多言。

    薄情佩服青儿的淡定,却不得不除掉她,淡淡的笑道:“你还记得谨王寿辰当日,是什么让人本夫人又注意到了佛珠吗?”

    闻言,青儿眼中露出闪过一抹慌乱,随之又隐下,态度极卑微的道:“确实是奴婢不小心弄断了王妃的佛珠,王妃也因为罚了奴婢,但这是奴婢的错,奴婢岂敢因此记恨王妃。”

    “虽然你答非所问,扰人视听,但是,知不知道,你的这番话,又一次证明你作案的经过。”

    薄情看着青儿眼中闪过的狡猾,讥讽的笑道:“吸引本夫人再次注意到佛珠的不是别的,正是那根穿佛珠用的那根绳子,而这也是你最大的破绽。”

    青儿眼中,这回终于露出一丝慌乱,努力镇静道:“穿佛珠的绳子,千千万万,能证明什么。”

    薄情习惯性的拔下一支发簪在手把玩,扬起笑意道:“是啊,如你所说,穿佛珠的绳子,千千万万,确实证明不了什么,可是偏偏原来那根绳子,就能证明你是故意弄断佛珠,而不是无意的。”

    青儿暗里咬咬牙,一脸无辜的道:“奴婢确实是无意弄断王妃的佛珠,这点王妃可以做证。奴婢是不是清白,一问王妃便知道。”

    除了薄情和帛儿外,众人的目光纷纷在落在陈灵儿身上,陈灵儿不由自主的看向薄情,想从她脸上看到什么。

    结果似乎让她失望了,薄情脸上像戴了一张面具,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那冷艳妖冶的面孔明明在笑,却让她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这一刻她知道,他们之间曾经的友谊,已经结束。

    甄英杰也看向陈灵儿道:“谨王妃,青儿说的可是实话?”

    陈灵儿犹豫一下道:“本王妃不确定。”

    薄情冷冷的一笑道:“谨王妃竟连穿佛珠用的是什么绳子也不清楚,看来谨王妃常常把如何思念、担心、牵挂外祖母挂在嘴边,原来是一句空话,演戏给别人的看而已。”

    闻言,陈灵儿不由的一阵苦笑,她确实是很思念外祖母,只是没有注意到那根绳子而已,轻轻的道:“还闻丞相夫人告知一二。”

    薄情挑起一边眉,似笑非笑的道:“这串佛珠本夫人戴在手上大半年,若本夫人没有记错,原来串佛珠用的应该是一根紫色绞纱与金线编成的细绳子。因为此串佛珠原是凤朝太后之物,自然不会用普通的绞纱,而是皇室专用的从海中获得的冰绞纱,冰绞纱的特性就不用本夫人说明吧。”

    青儿的面色略变,只听箫谨言淡淡的道:“冰绞纱最大的特点就是,十分的坚硬,却韧性很好,若非是削铁如泥的利器,绝对不能弄断。”

    薄情冷冷的道:“青儿,你说是不小心勾断的,可见你在撒谎。”

    看着青儿的面色渐渐发白,含笑道:“这就是本夫人为何会怀疑你的原因。佛珠的绳子断了自然要换新,因为王妃的身份,还有佛珠的名贵难得,自然不能随意换一根应付,自然要送到宫中修好。只要让佛珠出了谨王府,自然有人替你完成后面的事情。”

    “如王妃所言,绳子如此难以弄断,奴婢一个弱女子,又怎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断绳子。”青儿强行镇定的内心的颤抖和恐惧,努力的为自己挣辩。

    “弱女子?呵呵!”薄情讥讽的轻笑两声,淡淡的道:“谁不知道琼州城,总督蓝铎之女蓝青云文武双全,还曾随着兄长蓝青风蓝将军上过战场杀过敌人,你说你是弱女子,谁信?”

    “你调查过我。”青儿忽然冷冷的道,薄情只是淡淡一笑,算是回答。

    甄英杰面色一沉,没想到一名小小的宫女,也包藏有如引祸心,冷冷的道:“青儿,你可知道谋害皇嗣,是诛连九族的大罪,不仅你的家人要获罪头,连的亲戚也不例外。”

    “什么?”

    青儿失声叫道,对着甄英杰猛的叩头道:“不,奴婢没有想过要害王妃,更没有想过要当王妃。奴婢中在明妃娘娘身边多年,若奴婢有心于王爷,以明妃娘娘对奴婢的信任,还有奴婢的身份和背景,直接让娘娘指婚就是,何须作此一举。”

    “因为你的谋害的目标并不是谨王妃,而是本夫人,谨王妃不过这场阴谋中的一枚棋子。”薄情一言,马上让众人震惊不已,青儿整个人一下子的软倒在地上,面色瞬间苍白。

    薄情的目光从青色身上移开,唇边含着一抹冰冷道:“若不是因为这串佛珠,是太后先送给本夫人,本夫人再送给谨王妃,在太医发现问题出现在佛珠时,夫人以此为由争取了时间,许太医才有机会替本夫人把脉,从而发现了佛珠里面的秘密。”

    “若非如此,本夫人必然会因为谋害皇嗣而获罪,正如甄大人所言,谋害皇嗣是诛连九族的大罪,不仅本夫人要死,就连本夫人的夫君丞相大人也不例外,可谓是一箭双雕,你的布局虽然不够精密,却让本夫人佩服你的胆量。”薄情冷冷的盯着青儿。

    青儿这回是真的害怕,没想到薄情心思如此缜密,竟然能看出她的手法,声音微微颤抖道:“奴婢说过,这些仅是丞相夫人的推测,奴婢为什么要谋害丞相夫人,而且王妃仅是带了几天装了药的佛珠,怎么这么出现滑胎?”

    薄情浅浅的一笑道:“这就要问问青儿姑娘,当年选秀,为什么宁愿当宫女,也不原意当皇上的妃子。”此言一出,青儿马上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