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167章 查明真相4

    第167章 查明真相4

    华太医听完薄情的话,再看到箫谨熙一脸震惊的样子,就知道薄情是在故意捉弄他,在心里摇摇头,上前道:“太后,此事还是由下官来解释吧。”

    哦!太后轻轻应一声,看向华太医,语气尽量平缓的道:“华太医,你说吧。哀家也想听听,皇上为什么会自己给自己下毒。”

    显然,对薄情的话,还是有所怀疑。

    “是,太后。”

    华太医道:“噬魂草的药性运行得很快,一旦中了噬魂草毒,不仅血液中带有毒,就连汗水和唾液中也会含有毒,皇上茶杯中的毒,正是来自他的唾液,丞相夫人才会说,皇上自己给自己下毒。”

    太后看一眼昏迷不醒的瞬华,脸上充满疑惑道:“那瞬华是怎么回事,她是皇上的人,跟此事又何关系?”虽然怀疑,但还是不愿意相信,瞬华会谋害皇上。

    薄情心里在冷笑,垂下睫羽淡淡的道:“太后,是有人先给皇上下了蛊,等到皇上喝茶后,再伺机催动蛊虫,造成皇上中毒的假象,再嫁祸本夫人。而在背后,控制人这一切的人——瞬华!”

    扫一眼众人怀疑的表情,淡然一笑。

    瞬华,是箫谨瑜布置得最成功的一枚棋子,因为所有人都相信她无辜的,不可能会谋害皇上。

    但是,不管别人信不信,她都有办法证明瞬华就是凶手,至于她幕后的主子,自然是箫谨瑜。

    皇后的语气也略带迟疑道:“丞相夫人,会不会是弄错了,瞬华……她跟在皇上身边多年,怎会谋害皇上呢?”

    听到皇后的话,薄情就想到灵雎,语气不由的冷了几分:“跟皇上身边多年又如何,只要她的心不是向着皇上,或者说她入宫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接近皇上,替她的主子探听消息,会对皇上出手,不足怪。”

    箫谨瑜听到她这番话后,眼眸中一暗,这个女人真是不可小觑,沉声道:“丞相夫人,说这样的话,可是要有证据的。再者,瞬华若有心要谋害皇上,什么时候下手不行,非要等到今时今日。”

    他的话一落,箫谨熙马上道:“还有,瞬华若要害父王,为什么不下那种见血封喉,无法抢救的毒药,而是下噬魂草这种药性虽猛,却不会马上致命的毒药,这点说不通啊!”

    薄情冷冷的一笑道:“这有什么说不通的,因为她的目的根本不是要皇上死,而是想要本夫人死。而皇上看似凶险,其实是有惊无险,但本夫人若是查不出真相,证明就不了自己的清白,本夫人就得死。八王爷,您说是不是?”

    箫谨熙沉默了一会道:“凡事都要讲证据,不能只凭推测就定了瞬华的罪。”

    “当然,八王爷既然要证据,本夫人就一一举出。”

    薄情眼眸中露出一丝不屑:“昨日诸位皇子、王爷是与皇上同时来到慈宁宫,请问当时,瞬华可是与你们一起同行,一起到的慈宁宫?”

    “不是,本王记得,当日我等随皇上一起离开御书房时,瞬华并不在场,自然没有与我们同行。”

    箫遥第一个回答,箫谨熙想了想也点点头,薄情含笑看向箫谨天和箫谨瑜:“那么太子殿下和大皇子,你们可有印象?”

    箫谨天淡淡的道:“本殿亦记得,瞬华没有同行,就连给皇上奉茶的人,也不是瞬华。”既然薄情怀疑到瞬华,必然会有她的道理。

    见其他人都这样说,箫谨瑜也只好冷冷的道:“本皇子没有在意到,既然大家都说瞬华不在,那就不在吧。不过这样不正说明,瞬华没有机会下手谋害皇上。”

    薄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走到瞬华身边看了一眼:“太后,贵妃娘娘,请问你们昨日见到瞬华是什么时候?”

    太后不太确定的道:“哀家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在皇上被送进哀家的寝宫后不久吧。”

    云贵妃眼眸一转,神情十分肯定的道:“太后,臣妾倒记得,瞬华是同华太医和张太医他们一道进来的,难道不是覃公公打发人,让她过来侍候皇上吗?”巧妙的把问题抛给薄情

    薄情没有理会云贵妃的问题,看向华太医和张太医,不等她开口,华太医便出声道:“下官是在太后寝殿门口,遇上瞬华姑娘,还是她领下官和张太医入内。”旁边的张太医,也点头称是。

    “进入太后的寝殿,必须经过举行宴会的花园,而本夫人一直站在花园中,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瞬华姑娘进来,也就是说我们都没有人知道,瞬华姑娘是什么时候进慈宁宫的。”

    薄情一脸询问的看着众人,这意味着什么,这些人不算太愚蠢,应该会明白她的意思。

    云贵妃幽幽道:“或许当时大家太忙,没有注意到,或许她是从后门进来的,大家都在前面当然没有看到。本宫还是不太相信,瞬华她会谋害皇上。”

    薄情冷冷的一笑道:“本夫人刚刚说过了,她要谋害的人不是皇上。而且本夫人也问过,昨日在慈宁宫正门、偏门、后门当值的侍卫,他们都说没有看到瞬华姑姑进来。为此,本夫人还特意问过覃公公,覃公公说他是想叫瞬华姑娘来侍候皇上,只是他还没有叫,瞬华姑娘已经出现。”

    皇后缓缓的道:“或许是有别的什么人去通知她,也未为不可。”

    薄情听到后,唇边冷笑更浓:“皇后娘娘说的这些,臣妾都有让人去查了,都说没有看到瞬华姑娘。”

    “瞬华姑娘,想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就得找出一个人来证明,她在沐月给皇上奉茶后,到皇上中毒,这一段时间内她在哪里,又在做什么,不然很洗清嫌疑,尽管你们都很相信她,但是不能排除,她的嫌疑。”薄情冷静的一一指出事情的疑点。

    趁众人沉思的时间,薄情忽然道:“华太医,你似乎忘记告诉大家,瞬华姑娘中的是什么毒。”没喝茶也会中噬魂草的毒,只能说明她身体内也有蛊虫。

    华太医没想到薄情会突然问起这件事,面上微微一怔,马上道:“下官疏忽了,回丞相夫人,瞬华姑娘所中之毒正是噬魂草,毒性下官与张太医已经暂时用银针封住。”

    薄情眼中狡黠一闪道,“张太医,把方才那瓶噬魂草放到瞬华姑娘跟前,让她也闻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向,让瞬华也尝尝被蛊虫反噬的滋味。

    箫谨瑜的眼眸瞬间黯然,没想到薄情会用同样的方法,来证明瞬华有罪没罪,这个女人真是太阴险,看来瞬华是保不住。

    箫谨熙听到后,狠狠的瞪薄情一眼,这方法明明是他弄来的,现在反倒便宜这个女人,他又不能开口反对,眼睁睁看着张太医,把那瓶药放到瞬华跟前。

    同样的一幕,再次在众人眼前上演,结果却完全不同。

    只见原本昏迷不醒的瞬华,突然大声惨叫,不停的在地上翻滚,口中还有鲜血溢出,吓得张太医连忙退开。

    片刻后,瞬华渐渐平复过不来,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薄情,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没事……”

    薄情似笑非笑的道:“瞬华姑娘,天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的谋划,布的局确实很高明,若非昭明哥哥提醒,本夫人只怕也要栽在你的手上。”能让她措手不及的人,已经很久没有遇上。

    凶手把这么大一个破绽露给她看,她却没有注意到,真是该死

    若非慕昭明知道她在宫的事情,特意让人把冰魄玉簪送进来,自己还知道要钻牛角尖到什么时候。

    因为冰魄玉簪若是在皇后让人替取衣物时,再回府取肯定是来不及,必然是慕昭明早就暗中吩咐帛儿,暗中偷偷把玉簪带上,才会出现在送入宫的衣物中。

    这样一来,正好提醒她,皇上不一定是在喝茶时中毒,而是有人早早就给皇上下了毒。

    自己只需要弄清楚,皇上中了毒为什么没有马上毒发,茶水中又为何会有毒,就能知道凶手下毒的过程。

    这个问题显然不难解决,了解噬魂草的作用后,就会知道其中原因。再加上,她的帖子被人动了手脚,弄清楚对方的目标不是皇上而自己,就有了反击的机会。

    瞬华眼眸微微的垂下,淡淡的道:“奴婢不懂丞相夫人在说什么,奴婢体内即使是有蛊虫,但也不能证明,此事就是奴婢所为,或许奴婢跟皇上一样,也是被人下了蛊,也是谋害夫人的棋子之一。”

    “对对对……”

    云贵妃连忙开口,急急的替瞬华解释道:“瞬华怎么可能会谋害皇……谋害丞相夫人,她跟丞相夫人无怨无仇。”

    皇后听后淡淡的瞟了一眼,云贵妃这个女人,此时不想着如何明哲保身,竟然还想着要保住瞬华,来好讨好皇上,简直是自寻死路。

    薄情听到云贵妃的话后,讥讽的笑了笑道:“那就请问瞬华姑娘,在沐月姑娘替你奉茶以后到皇上中毒,这段时间你在哪里?又在做什么?是什么时候到了慈宁宫,谁又可以替你证明?”垂死挣扎,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瞬华面不改色的道:“丞相夫人,奴婢突然身体不适,就让沐月代了奴婢的班,奴婢自在房间内休息,无人作证。后来略好转后,就想出来走走,偶尔听到宫人说,皇上在慈宁宫出事了,才急急的赶来,当时太乱守门的侍卫没有注意到奴婢。”

    殿内出一小会的沉寂,薄情淡淡的道:“可是沐月说,她奉完茶后,曾经到过你房间,发现你并不在房间内。”

    瞬华的面色几不可见的变了变,薄情自然没有错过她的表情,淡淡的道:“启禀太后,沐月就在慈宁宫外面候着,可否让她进来,与瞬华当面对质。”目光似笑非笑的盯着瞬华。

    太后眉头微微一皱道:“让她进来吧。”

    沐月也是皇上身边的女官,虽不及瞬华出色,让人过目难忘,却也让人挑不出错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片刻,殿门上出现一名一品女官的打扮宫女,只见她从容的走上前,淡然的行过礼后,安安表静的站在一边。

    太后看着她道:“沐月,昨日奉完茶后,你可是去看过瞬华,她可是不在房间内。”

    沐月道:“回太后,奴婢昨日奉完茶后,确实到过瞬华的房间,她确实不在房间内。”音量不大不小,态度不卑不亢,话只说三分,恰好御前侍奉宫女,应有的姿态。

    “然后呢?”太后继续问。

    “回太后,然后奴婢就离开,忙自己的事情。”简洁明了,言词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更显得态度公证。

    云贵妃不甘的道:“难道你没有问问其他人,瞬华究竟去哪儿吗,万一皇上传她怎么办。”似是捉到沐月的短处,脸上得意一笑。

    沐月一脸淡定的回道:“回贵妃娘娘,一则奴婢已经把瞬华身体不适的事告诉覃公公,皇上若是问起,覃公公自会向皇上说明情况;二则,在这深宫里,谁没有点自己的秘密,奴婢也不好多问。”

    “沐月,你我往日虽然并不是很交好,无缘无故的,你怎会那么好心来看望我。”

    瞬华突然出声,语气有些冰冷,完全没有平日 里待人平和的态度。众人虽然惊讶,不过众人还是把目光投到沐月身上。

    面对众人疑虑的目光,沐月神色如常的道:“是覃公公担心瞬华,怕她万一得了什么重症,皇上会少过个人侍候,就让奴婢等皇上走后,亲自过去看看,若真是病了,也好及时让太医诊治。奴婢的话是否属实,一问覃公公便知真假。”

    瞬华还想说什么,薄情却不想再浪费时间,淡淡的道:“瞬华姑娘既然不想说,就让本夫人说。”瞬华的面色瞬间黯然。

    薄情冷冷的道:“昨日你让沐月替你奉茶后,没有回房间,而是先到花房找到谦嬷嬷,换上花房宫女的衣服,随着一众送花的宫女进了慈宁宫,趁人不注意时,悄悄躲了起来。”

    听到薄情蓦然提到谦嬷嬷时,箫谨瑜的面色悄然一变,薄情看到后,唇角微微翘起,含笑道:“至于谦嬷嬷,昨晚上本夫人也见到,没想到居然旧时相识,此人太子殿下也应该记得。”

    闻言,箫谨天眼内闪过一丝疑惑,薄情似笑非笑的道:“太子殿下,您可曾记得仪元公主身边的姚姑姑?”

    “原来是她。”箫谨天恍然大悟,当时他为礼部尚书,经常出入宫廷,自然是见过风仪元身边的姚姚姑姑。

    “这姚姑姑,跟陷害你一事,有何关系。”箫谨熙脸上也同样出现了疑惑,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复杂许多。

    薄情想风仪元的疯狂单恋,无奈的笑了笑道:“仪元公主心仪本夫人的夫君,一心想嫁给他为妻,曾经让姚姑姑施展巫蛊之术,陷害过本夫人。”没想到,居然在箫和国的皇宫中,再次与她相遇,这就是天意。

    这句话,是说给箫谨瑜和瞬华听的,薄情唇噙着一抹浅浅的笑容,冷眼看着瞬华,继续道:“若本夫人没有猜错,瞬华的蛊术便是跟她学的,如若需要对质,本夫人同样可以把她传来。”若再不认罪,怕是连幕后的主子都要供出。

    瞬华缓缓的合上眼眸,似是下定决心,睁开眼睛森然看向薄情,冷冷的道:“不错,这一切全是我设计的,目的就是陷害你,置你于死地。”

    薄情不说话,瞬华继续道:“是我暗示九公主皇上喜欢喝你泡的茶,让她想办法让你在宴会上泡茶,至于九公主是如何办到的那是她的事。”

    箫谨霜听到这里,不由的大怒,火冒三丈的道:“贱婢,你敢利用本公主。”

    瞬华不以为然的道:“若不是你急着向皇上邀宠,又怎会被我利用。”一句话,把箫谨霜堵得哑口无言。

    回头看向薄情继续道:“一切准备好后,我假装不舒服,把下了蛊的茶,让沐月代我奉上,然后就悄悄出了御书房。因为母蛊和子蛊不能离得太远,不然无法操控,我就通过谦嬷嬷,悄悄的藏在慈宁中的花园中,只等皇上喝下茶催动蛊虫,就完成任务。”

    薄情听后,淡淡的道:“其实,你若直接跟着皇上一起过来,本夫人是不会发现你的,因为一直有人在转移本夫人的视线。或者是,你得手后不出现在本夫人眼前,本夫人同样想不到你,可惜啊!”昨天就是箫谨瑜在转移她的祖母,让她忽略了其他的东西。

    瞬华一脸淡然的道:“那么多的血杀,都折在你的手上,可见你有多的厉害,我若当着你的面动手,必然会引起你的注意,为了保证完成任务,我不得不出此下策,不想我策划了近两个月的计划,还是让你破解,败在你手中,我心服口服。”

    薄情淡然的笑了笑,有些遗憾的道:“本夫人猜,你急着想见到皇上,并不是想在他身边侍候,而是急着想收回皇上身上的子蛊?”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惋惜。

    此刻,瞬华几乎要为薄情拍掌叫好,却不由好奇的问:“丞相夫人,何以见得我是急着想收回蛊虫?”

    扬起一丝浅浅的笑容,薄情轻声道:“因为正当你想离开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前来给皇上诊治的太医中有华太医在,华太医不同于其他太医,他是仵作出身,见多识广,你担心他会看出皇上中的是蛊毒,所以才又回头,想取走蛊虫。”

    清冷的面孔上露出一丝佩服,瞬华坦然道:“不错,因为晚上还要把蛊虫放入丞相夫人体内,所以不知丞相夫人可否为瞬华解惑。”

    薄情眼眸中露出一丝得意道:“你是想知道,为什么本夫人身体内的子蛊,能反过来控制你体内的母蛊?”

    瞬华点点头,薄情累累的解释道:“很简单,当八王爷突然提出毒蛊的时候,本夫人就知道是有人故意假扮毒门的门人接近八王爷,再捏造一个能检测蛊虫的办法给他,想通过他的引出子母蛊的事。”

    “当那瓶噬魂草靠近本夫人时,你再利用母蛊催动我体内的子蛊,这样就能证明,是本夫人用毒蛊谋害皇上。计谋很不错,可惜你刚学习蛊术不久,不知道所谓的子母蛊,其实并不是指两只蛊虫间存着母子关系。”

    瞬华不解的看着薄情,薄情不厌其烦的解释:“它们之间,只有强弱的关系,强者驱使弱者,只它们之间强弱的关系,是可以通过某种条件转换的。”

    “原闻其详。”瞬华一副好学生的模样。

    薄情丝毫不隐瞒的道:“本夫人的体质与常人不同,子蛊进入我的身体后,吸食了我的精血,能瞬间从弱者变成强者,所以你体内母蛊,自然就无法催动它,反而要受到我控制。”

    闻言,众人不由的一脸张疑惑,箫谨天忽然出声道:“本殿想起来了,薄家的女子都是用血婴人参养大的,丞相夫人也不例外。素闻血婴人参有强健体魄的作用,难怪子蛊在进入你的身体后,会瞬间变强。”

    此话一出,箫谨瑜的面色无法掩饰的变了又变。

    因为当日,他只知道抢夺血婴人参,却忘记血婴人参是薄家的产物,而薄情就是薄家的人,要在血婴人参中动手脚,易如反掌。

    瞬华也惨然一笑道:“这么说,夫人其实一早就知道,是瞬华用蛊虫下的毒,你为何不马上提穿,而在这里耽误了好半天的时间。”

    薄情看到箫谨瑜的表情后,随手拔下冰魄在手中把玩,淡淡的道:“本夫人之所以知道你是用蛊虫下毒,因为当你问本夫人为什么要烧掉衣服的时候,本夫人只说怕有人借此谋害,你却一开口就是巫蛊邪术,若不是因为惯用此术,怎会一开口就是蛊术,至于为什么拖延时间,等你死了便知道。”

    瞬华冷冷产的盯薄情:“夫人果然心思缜密,瞬华输得心服口服,但是你也别指望,我会给你透露什么消息。”突然释然一笑,猛的一掌拍在天灵盖上,瞬间毙命,众人不由的大惊失色。

    意料中的事情,薄情面上没有太大的意外,淡淡的道:“因为昨天一直有人在故意转移本夫人视线,所以本夫人在早就知道答案的情况下,故意此拖延时间,让人趁机击杀所有的血杀,你到了地下,也不会感到孤单。”

    闻言,众人不由的一阵毛骨悚然。

    ------题外话------

    关于投票,大家量力而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