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171章 主动出击

    第171章 主动出击

    “属下见过少夫人,锦儿姑娘就在这房子里面。”

    帛儿是慕昭明的人,薄情这次动用的也是慕昭明,站在马车外面,一身黑色劲装的,是影卫小组长之一慕毁。

    慕毁一想到里的画面,也不由的心有余悸,这样的逼供手段,当真是毒辣又变态,可想行刑之人心肠有多狠。

    原以为是简单的救人,没想到面对的是一副血淋淋的画面,最可恶的凶徒还毁掉了所有证据。

    薄情坐在马车内,帘子已经掀起,露出慵懒,却笼罩在一片黑暗中,散发着阵阵寒气的身影。

    漠然的面容,冰冷的眸子,不见半丝怒火,却让人不敢靠近,眯着的眼眸,让人猜不透她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帛儿站在车门旁边,从慕毁的闪烁的眼眸中,已经猜到里面的情况不妙,犹豫着要不要阻止车内的女子入内。

    薄情缓缓的起眸,冷冷出声道:“锦儿,生,还是死。”她只需要一个答案。

    “生不如死。”

    想了好一会,慕毁才用四个字,形容里面的情况。

    瞬间,慕毁就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像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般,让他呼吸困难,甚至是要窒息。

    好强大的气息,几乎能跟主子相蓖美,一个年纪小小的女子,竟然会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势,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前者不怒而威,后者是不寒而僳。

    慕毁在心里暗骂自己无用,背后却还是不停的在冒汗。

    努力镇静道:“少夫人,我们来晚了!”若少夫人看到里面的画面,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时间点点滴滴过去,四周的气温在不断下降,不仅慕毁背后渐渐冒出一层冷汗,连其他人也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帛儿蹙起眉,担忧看着车内慵懒的身影,看到江情沉静淡漠的神情,迷离的眸子,心里清楚的知道,少夫人越是露出这种漠关心的姿态,就越是说是她在生气,而且还是比较可怕的那咱。

    这种蕴含在冰冷中,无法看到,感觉到的怒火,让她感到毛骨悚然。

    尤其是慕毁那“生不如死”的四个字,锦儿的情形,一定比她想象中惨上十倍百倍……而这一切皆透着浓浓的血腥味,嗜血、杀戮已经在少夫人的眼眸血色上演!

    “晚了!”

    好半晌后,一声叹息,薄情忽然绽唇一笑:“本夫人要亲眼看看,锦儿怎样的生不如死。”

    “少夫人,还是……”

    还没等帛儿说完,薄情就声音异常平静的道:“不看,日后怎知道该如何十倍百部的奉还给,那些让锦儿生不如死的人。”

    礼上往来嘛!

    慕毁震惊的睁大眼睛,石化似的。

    这女子要亲眼看看,那连他看了都会恶梦连连的画面,她能承受得住吗。

    而这尊贵无比,容颜绝世,看似女神般的女子,却要以画面的十倍百倍奉还给行凶之人,想着不由的毛骨悚然。

    帛儿轻声劝道:“少夫人,您还是不要看。”尽管她很清楚车内女子的手段,但是的连慕毁都为之动容的画面,必然是十分骇人的,不应该让少夫人看到。

    薄情的目光冷一扫,不容反对的起手,帛儿着了魔似的,无法抗拒的伸出手扶她起来。

    四壁烧得漆黑的房子外面,薄情遥看一眼,就闭上眼眸,双手结印,暗暗催动母蛊,依旧没有感觉到子蛊。

    若是没有方才那遥遥一眼,薄情可以告诉自己,里面的人不一定是锦儿,可是那一眼就让她认出,那被钉在墙上的人,就是锦儿。

    凶手很狡猾,除了锦儿所在的位置外,其他地方全部都被烧毁,在黑漆漆的颜色,锦儿血肉模糊的身影,格外的刺眼。

    帛儿远远的看了一眼后,整个人不由的怔住,片刻一手捂着发痛的胸口,用力的,大口大口的呼吸,另一手紧紧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来。

    眼泪却在一瞬间缺堤,下一刻,她忘记了自己暗卫的身份,像普通女子放声痛哭……

    淡淡的看一眼失去冷静的帛儿,慕毁转身看着薄情,清冷的道:“少夫人,锦儿姑娘她还活着。”生不如死啊!

    薄情面无表情的,把眼前的一切,细细的审视一遍,目光淡然的落在锦儿身上,面无表情的道:“把锦儿放下来,本夫人要细细的看清楚她身上的每一个伤口。”

    慕毁称是一怔,厚沉的马上应了一声,带人迅速上前,毁掉墙壁,撬开钉子把锦儿放下来,亲自抱到外面早早准备好的白布上。

    薄情看着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锦儿,缓缓的蹲下,从头到脚,把锦儿细细的看一遍。

    头上被烙铁烫得焦成一陀,眼眶内空无一物,耳朵被撕掉,胸前有禽兽一样的抓痕,还有牙印,更有鞭伤数,那支她送给锦儿防身用的簪子,赫然插在身下。

    另外,手筋、脚筋被挑掉,舌头被严重的烫伤……

    可是经历这些后锦儿还活着,惨烈无比的活着。

    这口怨气锦儿咽不下……

    她薄情也同样咽不下……

    锦儿身上的每一个伤口,那怕一个小小的针口,她都牢牢的记着。

    冷声道:“锦儿,你所有的痛,我都记住了,现在我帮你结束所有的痛苦,然后开始那些人的痛苦,你忍一忍,很快就过去。”

    玉手轻轻的一挥,一簇冷白的火苗,从锦儿心脏的位置窜出,瞬间漫延开来……

    锦儿还没有感到热,血淋淋的身躯就在一眨眼间的功夫,就只剩一堆灰白色的粉末,而下面的白布却丝毫无损。

    “收起来,好好安葬!”

    薄情从一堆粉末中,取出那支恢复原样的簪子,站起身。

    迎着太阳抬起下巴,血瞳乍现,浅浅一笑,留下一句话。

    旋转身,风一样飘出这座废弃掉的庄园。

    整个庄园内的人,直到薄情身影消失上,依然保持沉静。

    如时间静止,岁月无声,万事万物皆被净化,只留下一抹浅浅的笑容。

    静静的回味、品尝着那一抹淡到若无的笑容。

    那是怎样的一个笑容,

    一如莲华绽放,洁身自处,傲然独立;

    一如彼岸花开,腥红如血,绝艳无双;

    此时此刻,已经无法用言词来形容,他们所看到的那抹的笑容,纯净如佛,嗜血似魔,仿佛她的人亦如佛似魔,亦正亦邪,让人捉摸不透她的心思。

    偶尔一现的血瞳,诡惑惊艳,慑人心魄。

    佛的圣洁,魔的邪魅,在一刹间溶合,分离,转换。

    她不是一尊至高无尚佛,亦不是邪恶无边的魔,而是一尊正义与邪恶的结合体,是一尊举世无双的佛魔

    重生、毁灭。

    全在她的一念间。

    是夜,天花阁,薄情冷眸一直盯着那支簪子,凶徒残忍的把这支簪子插到那个地方,想必是锦儿生前,曾用它伤了他。

    若然凶徒中了上面毒,有一段时间是不能运功,锦儿应该能顺利逃跑。

    现在是锦儿没能逃跑,就说明凶徒不止一人,而且另外的凶徒应该隐藏某一处,锦儿没有注意到,才会再次落入对方手中。

    藏在锦儿体内的子蛊,因为寄主已死,便会主动再次择主。

    蛊虫也有灵性,中毒之人不是上选,那么所选之人,一定是在锦儿身边出现过的另一人。

    无论是中毒,还中蛊,他们都在劫难逃。

    想到这里,薄情抿起唇,冰冷的小脸呈现出妖异的艳丽。

    “妞妞,既准备对付护国公府,你想先从谁身上下手。”

    从知道锦儿出事后,慕昭明一直守在薄情身边,看到她那一瞬间让他心悸情动的冶艳,不由伸手从后面抱紧她。

    因为她终于要出手。

    锦儿的死让她很不开心,所以他也很不开心,所以只要能让她开心,死谁都没关系,因为她知道那些该死,那些人不该死。

    薄情的身体往后靠,靠在慕昭明的胸膛上,淡然的笑道:“听说李文广李将军,回来了。”他是箫谨天的人,应该可以一用。

    雕塑般完美的下巴,抵着薄情的额头,慕昭明含笑道:“妞妞想让他做什么?只要他能做到的,我一定让他照办。”

    薄情抬起头,眼眸深深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那漆黑不见底的眼眸中,只有一个小小的她,笑道:“我要他在早朝上,上书弹劾唐倩华在凤都的恶行。”

    这是她向护国令府下战书。

    唐倩华,薄情当年放过她一马,可惜谁叫护国公府竟敢算计她,敢动她的人,就只好先从她下刀。

    其他人不急,有的是时间,慢慢玩死他们,薄情突然主动搂着慕昭明的脖子,低头轻轻吻在他的唇上,不太娴熟的撩拨。

    闻着熟悉而诱人的体香,慕昭明不由淡淡的吸了一口气,心境已经到了另一番境地,浑身的气息更易像是一尊佛,却又跟佛不同。

    片刻后,薄情怪异的看慕昭明,不解的叫道:“昭明哥哥,你怎么了?”今天的他有一点点的不对劲。

    若是以往,她这样主动,他一定会欣喜若狂,甚至抢回主动权。

    只是此时此刻,他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自己,不惊不喜,不动不乱,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一个人真正无欲无求的时候,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淡泊和宁静,就像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事情,任何事物,能让他有感觉。就像一个活了很久的人,心境早已经达到波澜不惊的地步。

    而,慕昭明此刻,正是这样。

    慕昭明淡然一笑:“不为什么,因为爱你。”

    淡然的一笑,飘然出尘,不在六界之中,堪比佛祖的拈花一笑,却有所不同。

    佛祖有爱,而博!

    而他有爱,只深!

    只是深爱,而没想佛祖一样博爱。

    薄情的眼眸中,第一次露出,除了漠然以外的困惑情感。

    疑惑不解的看着慕昭明,他爱她,跟她吻他,而他没有反应,有什么关系吗?

    “傻瓜。”

    慕昭明亲昵的叫道,抱紧薄情,缓缓的道:“你想想,现在你的焚月功没有大成,我不能碰你;而以我的体质,现在的你也经受不起。其实我们都想在一起,可是现实不允许,但你又总是不经意的诱惑我,我只好用师傅教我的佛法,让我即使身在红尘,却心在佛海。即便你再使坏的勾引我,我也能让身心入定如坐禅,不为所动。”

    这一番淡然、却毫不掩饰爱意的话,让薄情惊讶不已,一脸无辜的道:“人家哪有诱惑你。”

    亲了亲她的额头,慕昭明口角含笑道:“我说是不经意。”

    这小东西永远不会知道,她对他有多大的诱惑,大到他必须用佛法,才能屏除掉要占有她的心魔。

    次日,护国公府。

    唐绍神色慌张,不等通报,就匆匆忙忙踏入无为居。

    看到正在念佛的唐老夫人,不管不顾上前,急急的道:“母亲,大事不好了!”那眼神,恨不得一把抢走老夫人手中的佛珠。

    老夫人转动佛珠的手只是微微的一滞,继续念着眼前还没有念远的经,似是儿子口中的大事,还不如她念的一句经文重要。

    直到念远一遍后,才缓缓的抬起眼眸,波澜不惊的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唐绍正急得跳脚,听到老夫人终于发话,马上敛脸睥焦急道:“母亲,今天早朝,那陈文广参了倩华一本,说她不服从军令,延误军情,导致百姓无辜惨死,还为一己之私,几乎导致全军覆灭,凤都失守;再有……”

    说到这里,唐绍顿了一顿,继续道:“还滥用职权,逼迫明老将军的孙子,明羽凡少将军娶她,这些事还都证据确凿,驻守凤都的将士,当地老百姓都出来作证,皇上已经下旨,将倩华押解回京再定岁。”

    大哥这个女儿,真是的,润城的好男人多的是,想娶她的更是排成长龙,竟然威逼一个降臣的子孙娶她。

    若传出外面,岂不是把护国公府的颜面丢尽,现在搞不好,护国府也要受她连累,真是祸害。

    “南无阿弥陀佛。”

    老夫人念了一声佛号,浑浊的眼眸,看着眼前刚刚换上的,崭新的佛案、佛像,喃喃的道:“已经开始了么?”

    那丫头的动作真快,她这是在给自己下战书。

    百多年的风风雨雨,护国府都经受住了,她不相信自己几十年人生经历,会栽倒在一个小丫头手中,既然如此,这份战书她就接下。

    看到儿子着急的样子,老夫人不悦的道:“急什么,你也是几十岁的人了,没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难道连这点定力都没有,还不如自己的儿子。”老夫人指的是唐绍儿子唐少缜,他是护国公府的骄傲。

    想到儿子的能力,唐绍脸一红道:“母亲,我们护国公府,已经历经了一百多年的风雨,几曾何时让人弹劾过。倩华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她好好端端的给自己的士兵下什么毒。”大哥教导出的好女儿,真是丢人现眼。

    “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把事情原原本本跟我说一遍。”老夫人听到后面那句话,眉头不由的紧紧蹙起。

    倩华是府中,唯一能够领兵打仗的女子,胆大心细,处事稳重,虽然有些骄纵,但怎会无缘无故,做出如此失策的事情。

    唐绍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一遍,不敢遗漏半点,老夫人是越听面色越沉,尤其说到唐倩华强逼明羽凡娶她时,呼吸不由自主的加速。

    老夫人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把情绪调整过来,淡淡的道:“倩华什么时候能到润城。”

    唐绍想了想道:“按路程,最快也要近月底吧。”

    抬起手,老夫人扶着宋妈妈的手站起来,缓缓走到一边坐下,想了想道:“你马上让人到凤都打听一下,事情与陈文广所奏是否属实,还有多多打听关于丞相夫人的情况,越全越快越好。”不能让薄情得了先机。

    唐绍也没有多问,马上转身吩咐人照办,就听到老夫人道:“宋妈妈,磨墨,我写折子入宫求见太后。”

    薄情这小丫头敢跟她斗,还嫩了点。

    此时,薄情正在钻研棋盘,李嬷嬷从外面进来道:“少夫人,白尚书府的公子在外求见。”

    薄情眼中一怔,白晨风求见她,她记得她跟他,并没有太熟,想了想道:“嬷嬷先招呼他前厅坐坐,我换身见客的衣裳就过去。”莫非是与映儿姐姐有关。

    李嬷嬷看一眼薄情随意披在身上的寝袍,摇摇头道:“少夫人,你已经到了及笄之年,已经是大姑娘了,以后再不能像这般随意穿着寝袍就出来,让人看到多不好。”大公子无休止是把少夫人给宠坏了,径自退出外面不提。

    薄情换了一见客的衣服,头发却是随意用一条绣花帕绑住,脸上没有半点脂粉,十分素净,却又十二分慵懒的,出现在白晨风面前,让站在一边的李嬷嬷无语的闭上眼睛。

    白晨风看到薄情这样打扮也丝毫不意外,眼眸中甚至有些欣赏,站起来抱拳道:“丞相夫人,晨风冒然来访,其实是有要事相求。”

    想是见识过薄情直白,还有从姐姐白映儿那听来的消息,知道薄情最烦礼节这些东西,他也丝毫不矫情,直接就开门见山。

    没料白晨风比她还坦白,薄情笑了笑道:“白公子,有何事要求本夫人,本夫人能办到的一定尽力,请坐!”

    白映儿这个弟弟,虽然声音依旧有些软糯,不过似乎有些只是表面问题,性子可是完全相反的。

    “昨天你突然走开的那一段时间,唐老夫人要我姐姐……”

    话还没有说完,白晨风气得就不由的咬咬唇,竖有些秀气的剑眉,狠狠的道:“那个老太婆竟然要我姐姐把太子妃之位,让给唐倩影做作那个坏女人,然后嫁给唐少白那个混蛋,如果姐姐不同意,她就要把姨外祖母卖掉。”佛口蛇心的老太婆。

    前一刻还叫唐老夫人,下一刻就变成老太婆,看得出白晨风十分讨厌唐老夫人,那姨祖母,应该白夫人的生母卢氏。

    薄情也没料到,唐老夫人如此嚣张跋扈,连皇上的赐婚也敢让退掉。

    当箫谨天什么人,是他们护国公府的,想让谁嫁就让谁嫁,笑道:“你怎么不把此事告诉太子殿下。”

    白晨风俊美得**的面孔上,眉头一皱,没好气的道:“还不是我那个没出息的姐姐,她不想嫁是她的事,还不准我找太子殿下,反正她嫁不退无所谓,但是唐倩影那个坏女人,一定不能嫁给太子。”语气对这素昧谋面的唐倩影,似乎十分的厌恶。

    薄情有些好奇的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唐倩影?”有些意外,白晨风居然知道白映儿的事情。

    唇角飘出一丝讽刺,白晨风不屑的道:“等你见到她时,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讨厌她。”

    然后小声道:“我昨天晚上也听说了锦儿姑娘的事情,反正你要对付他们,我又讨厌他们,我们不如联手,多个人多份力量。”

    妖娆的眼角冲着薄情,微微的挑了挑,本就妖孽的面孔,瞬间变成男版的狐狸精,跟之前柔弱的样子,完全不同。

    白晨风如此一说,薄情倒对这个唐倩影充满兴趣,想到罗氏,想到唐倩华,三个女人一条街:“好,本夫人跟你联手,就先从他母女三人下手。”至于锦儿的仇,她一样不会耽误,唐少白,本夫人正等着他呢。

    见薄情应得这么痛快,白晨风高兴得眼角抽了抽,把绘声绘色的把唐倩影的情况,只字不漏的告诉薄情。

    最后用力一拍桌子道:“总之一句,绝不能让唐倩华嫁给太子殿下,不然整个润城都要遭殃。”这自然包括薄情在内。

    薄情当然知道箫谨天不会娶唐倩华,而且她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但听完后却还是不由泼冷水道:“照你说的情况,眼下,我们可没有对唐倩影下手的机会。”方法、计谋有的是,难得的却是机会。

    官门人家小姐平时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面多半是各种宴会场合,或者闺阁女儿间的手帕会,不然平日是鲜少有先面的机会。

    白晨风马上拍拍胸口道:“这个你放心,再过大半个月,就是太子殿下的寿辰,唐倩华一定会出现的,到时我们再联手修理她,让她当众出丑,看那个老太婆还敢敢再打注意。”

    想到昨天,薄情揪着老太婆衣领的一幕,他觉得无比的解恨。

    修理、当众出丑,这些都是小意思,薄情淡淡的笑了笑:“既然这样,那说定了,我们宴会那天见。”

    白晨风只比她大一岁,之前看他还是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背地却是这么个腹黑的小家伙,挺有意思的。

    突然,白晨风站起来,伸出手,对着薄情动动小拇指,薄情不解的道:“这是什么意思?”

    白晨风理直气壮的道:“来,拉勾,不许骗我的。”

    噗……

    薄情没想白晨风这么天真,一时忍不住笑喷出来,无奈的伸出手道:“好,拉勾,我保证不会骗你。”

    箫谨天的生辰,这样的好机会,她可不会只修理一个唐倩影那么简单,想了想,忽然对白晨风道:“走,我们一起入宫见见皇后,顺便替云贵妃治治病去,本夫人担保药到病除。”

    ------题外话------

    给妞妞找了个帮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