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172章 果然有鬼

    第172章 果然有鬼

    宫门前,薄情扶着帛儿的手,刚走下马车,远远就看到一道苍老的身影,站在宫门外面,眼内划过一丝冷绝。

    没想这老太婆今天就急着进宫,含笑开口打招呼:“唐老夫人今天也入宫,正是巧啊!”想入宫搬救兵。

    唐老夫人蓦然看到薄情,心头也一震,看到对方淡然的笑容,混浊的眼眸内也划过一丝意外。

    昨天还是一副置护国公府于死地的冷绝表情,今天却满脸含笑,是她昨天一时冲动,还是心思隐藏得太深,让人捉摸不透。

    伸手不打笑脸人,明知唐倩华的事情与薄情脱不了关系,唐老夫人也慈祥的笑颜家:“是,老身今天入宫给太后请安,顺便也看看贵妃娘娘。”

    “说到贵妃娘娘,本夫人还真是有点过意不去,没想本夫人只是做了一个鬼脸,就把她给吓疯了。没想到贵妃娘娘从一名贵人,一路走到了今天的位置,这承受惊吓的能力还是差人意。”

    薄情似笑非笑道,眼眸内划过一丝讥讽,一群被人利用还不知道的白痴。

    唐老夫人听到薄情暗有所指的话后,心里微微一动,自己的女儿的能力有多强,她还能不清楚吗?

    怎会被薄情一个鬼脸吓唬一下就疯掉了,莫非这其中有鬼。

    如果有,究竟是谁!

    看到唐老夫人的神情,薄情含笑道:“唐老夫人,怎么还不进去,在等人吗?”

    此时,心里也有一丝丝庆幸,幸好一直让人监视着护国公府。

    出门时收到消息,连忙把白晨风打发走,不然就暴露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帮手。

    唐老夫人露出一丝笑容道:“老身递请见的折子,正在等待召见。”幸好比薄情先到,定能在她之前见到太后。

    薄情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外命妇想入宫求见太后中,是必须先递折子的,得到允许后,才能入宫,还要按品级盛装晋见。

    “丞相夫人,也是入宫给太后请安吗?”唐老夫人有些好奇看着薄情,薄情并没有按品级大妆,只是一身普通的出门的衣服,简洁随意,只是那尊贵的气势却丝毫不比自己差。

    薄情笑着轻声道:“本夫人入宫看望皇后娘娘,自然先给太后请安,唐老夫人在等太后召见,恕本夫人不奉陪,先行一步。”

    唐老夫人一时不明白薄情的意思,哪个外命妇入宫面见太后、皇后,不是要先递折子的,难道她还真把皇宫当成丞相府不成,能自由出入皇宫不成。

    刚想露出一丝讥讽,却薄情从袖中取出一个金灿灿的牌子,那一丝讥讽瞬间僵在脸上。

    唐老夫人眼神再不好,也认出那是御赐的金牌,除了能够随意出入皇宫外,还能调动地方上的官员。

    他们护国公府在外拼死杀敌,也没有哪一代的皇帝赐过他们金牌,没想到薄情什么都没有做,就白白得了这份赏赐。

    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唐老夫人虽然心里很是嫉妒,面上却看不出分毫,静静的站在宫门外面,她深信盛宠太过而不懂收敛的人,必然会招来祸害,薄情不会嚣张得太久。

    约是又过了一盏茶功夫后,才有一名太监出来,领唐老夫人往慈宁宫走。

    到了慈宁宫门外面,唐老夫人很客气的跟太监道了一声谢,暗给了宋妈妈一个眼色,宋妈妈马上把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塞入太监手中。

    唐老夫人扶着宋妈妈的手,笑道:“谢吕公公一路关照,这是老身请公公喝茶的,还望公公不要嫌弃。”

    吕公公在后宫虽算不上是红人,却是慈宁宫内的人,有什么风吹草动,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所以唐夫人才会不匮余力的奉承。

    有钱能使鬼推磨,吕公公也是一样的。

    掂了掂荷包的重量,吕公公收好银子,满脸笑容的道:“老夫人真是太客气了。”

    看看四下无人才小声:“皇上、皇后此时都在慈宁宫,正在商量太子殿下的婚礼,只等东域五国一统,皇上就会让太子直接登基,到时你们护国公府就是皇亲国戚,咱家在这里先恭喜老夫人。”

    唐夫人微微一怔,眼眸瞬闪过一丝庆幸,微微的欠了欠身,一脸慈和的笑道:“谢吕公公的提点,老身先进去给太后请安。”

    幸好来得及时,无论是大皇子胜,还是太子胜,未来东域的皇后,应该是他们护国公府的。

    正殿内,太后端坐在正位上,皇上与皇后正襟分坐在两侧。

    唐老夫人连忙上前,以国礼见过三人,赐了坐后,才敢在坐下,而且也敢坐一点点,并不敢在丝毫的逾越之举。

    刚坐定下来,就听到太后道:“护国公老夫人来得正好,哀家正跟皇上、皇后商量太子与白家小姐的事,可巧你就过来了,白家小姐是你的亲外孙女,护国公老夫人不防听听。”

    “回太后,皇上,皇后,臣妇今天入宫,也正是为了此事。”

    虽然太后说只是让她听听,并让她参与,不过想到以她的理由,太后他们应该会重新考虑太子的婚事,唐老夫人还是没有顾忌开口。

    听到唐老夫人这样说,太后、皇上、皇后眼中有一丝讶然。

    太后明显有一丝不悦,她已经开口警告唐老夫人不要插手此事,没想对方既然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唐老夫人也看出了太后的不悦,连忙起身跪下道:“回太后,皇上,皇后娘娘,请恕臣妇斗胆,映儿她……配不上太子殿下,还请太后、皇上、皇后娘娘三思。”

    “放肆,太子的婚事,是朕亲赐的,唐老夫人这样说是指朕眼拙,没给太子挑一名好女子。”

    衍帝素来平和的面容上,骤然变得冷若冰霜,因为当年与皇后有心结,又有懿贵妃的事情,以至冷落了箫谨天。

    所以当年指婚的时候,他也确实不太上心,心中一直十分愧疚,幸好太子真的喜欢白映儿,才算了了一桩心事。

    “回皇上,臣妇不敢,臣妇这样说其实是有原因的,请皇上听臣妇一言。”唐老夫人连伏在地上,如今八十八岁的高龄,还要行如此大礼,让上面三人看着有些不忍。

    还是皇后温婉的劝道:“皇上,还是让唐老夫人说完以后,再做定夺吧。”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真心喜欢白映儿,不过见唐老夫人有恃无恐,肯定有什么能让他们改变主意的的理由。

    衍帝的面色才恢复正常,语气十分冷淡的道:“说吧,若然有理,朕自然会考虑,若然无理,太子的婚事,当年你们护国公府没有过问,现在也没必要过问。”

    护国公府是什么心思,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当年他赐婚的时候,太子还不得宠,护国公府可是什么态度也没有,仿佛此事与他们无关一样。

    如此他才开始看重太子,倒算计起未来皇后的位置。

    唐老夫人被衍帝这样一说,心中一沉,面不改色的道:“回皇上,臣妇此番阻止,不是臣妇的外孙女儿不好,而是这孩子,本就相貌平平,没想到两年前遇到歹徒,她为保住清白,竟然自毁容颜。”

    在场三人听闻此言,面色不由的一变,皇后眉头一皱道:“此话当真?”

    映儿的容颜毁了,此事怎么没有听儿子提起过,不过自己儿子的性格,她还不清楚吗?映儿即便真的毁容,他也会丝毫不在意。

    唐老夫人拭一下眼泪道:“臣妇原本也不相信,老身也是在前些日子,亲眼看到后,才相信是真的。可怜映儿这孩子,她怎就这么命苦,难得太子这样的人,竟遇上这样的事情。”抬起头时,混浊的眼眸中还含着泪。

    太后他们三人不由的沉默,唐老夫人趁机道:“是映儿没福气,臣妇斗胆请求太后,皇上、皇后娘娘,为太子另择太子妃人选,毕竟映儿容颜已毁,有失国体,她自己也是愿意的。”只要皇上开口放弃映儿,她就一定有办法让倩影成为太子妃。

    片刻后,皇后先回过神,淡淡的道:“此事,还是等本宫问过太子之后,再做定夺吧。”

    唐老夫人说的话,她没有全信,映儿被毁容不是小事,儿子没有跟自己提起,要么是他根本不知道,要么是他早就知道,心里已经打定注意,非白映儿不娶。

    想到这些。她故意说要问过太子,不敢让皇上和太后,冒然决定此事。

    衍帝心里早就有主意,故意想了想道:“不错,这是太子的婚事,还是先征求他的意见吧。”即便白映儿是真的毁容,太子妃的位置,也绝不可能说护国府的。

    唉!太后轻叹一声道:“既然皇上和皇后都这样说,哀家也无话可说,就先问问太子的意见吧。”

    唐老夫人的来意,她心里也猜到了几分,皇上竟然想拖缓一下时间,也一定有他的原因,她就顺水推舟吧。

    唐老夫人几不可见的皱眉头,结果跟她预想的有出入,原本以为太后他们一听到映儿毁容,再加她一番深明大义的话,必然会同意更换太子妃人选,没想到居然还要征求太子的意思。

    太子,彼一时,此一时,当年的太子不得帝心,自然不会太在意娶的是谁。

    现在今非夕比,如今他可是大权在握,心境自然不同,那个男人不爱美人,就不相信他愿意娶白映儿那个丑女。

    太后略缓了缓语气道:“唐老夫人请起!”

    唐老夫人谢了恩,刚动一下身子想站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心思一动,正想跌倒时,一双手却的扶稳了她。

    惊讶之余,不由的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宫女正含笑扶着自己,连忙堆起笑脸道:“谢姑娘。”心里黯然,她的心思竟然被人猜到。

    宫女上把唐老夫人扶起,悄然的退到皇帝身后,看到这一幕,再看看宫女的打扮,唐老夫人的心更沉,那可是皇上身边的一品女官,原本皇上早就猜到她要做什么,看来倩影的事情,还得好好谋划谋划。

    唐老夫人看出上面三人的心不在焉,陪着三人闲聊几句后,便起身道:“回太后,皇上,皇后娘娘,臣妇今天入宫还有一事,就想拜见云贵妃,希望太后、皇上,皇后娘娘恩准。”只字不敢再提唐倩华的事情。

    太后想了想也不挽留,道:“云贵妃是你的女儿,你去看看她,是应该的,去吧。”随即吩咐吕公公送唐老夫人到咸福宫,出宫也不必来拜别。

    唐老夫人走出慈宁宫后,蓦然想起一件事情,她竟然没有看到薄情。

    薄情明明比她先入宫,还说急着要见皇后娘娘,如今皇上,皇后皆在慈宁宫,那薄情又在什么地方。

    想想心里不禁有些不安,不知道这小丫头,又要玩什么花样。

    此时,慈宁宫正殿内,衍帝冲着后殿道:“出来吧。”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一道袅娜的身影从后殿走出来,一直走到三人跟前,盈盈下跪道:“臣妾参见太后,皇上、皇后娘娘!”

    眼前姿态如轻柳,唇边的带着淡淡笑容的人,不是薄情又是谁。

    薄情听到白晨风的话,就猜到唐老夫人会跟太后更换太子妃的人先,她若想说动太后,一定会以白映儿毁容的事情为理由,所以便匆匆赶到凤仪宫,想办法让皇上、皇后出面阻止。

    太后惊讶的道:“丞相夫人,你何时入的宫,怎会在这里?”然后看向皇上与皇后。

    衍帝眼中深不可测的道:“母后,是朕让丞相夫人过来的,母后还是先听听丞相夫人在凤仪宫中说的事情吧。”

    原来薄情赶到凤仪宫,恰好皇上也在,就把白晨风请她帮忙,还有当日唐老夫人以卢氏威胁白映儿,让出太子妃位的事情,先跟皇上和皇后说了一遍,故意假装一切听从皇上的安排。

    没想到皇上和皇后竟然先一步到慈宁宫,故意当着唐老夫人的面,提起箫谨天的白映儿的婚事,果然那老太婆出声阻止。

    薄情把事情说了一遍,太后听完面色一沉,猛的一拍椅子的扶手道:“好个护国公府,不过是仗着祖上的功勋过日子,竟然敢干涉起皇室嫁娶的事情。”但凡有损皇家权威和颜面的事情,太后绝不轻饶。

    衍帝却看着薄情,不假思索的道:“丞相夫人,你觉得护国公府的小姐如何?”

    薄情的心一动,略一思虑后,马上明白皇上话中意思,他是想问护国公府的小姐,是否适合当太子妃。

    细细的想了想道:“回皇上,护国公府上的小姐,臣妾只见过唐倩华唐副统领,其他的小姐,臣妾与他们未曾谋面,不好评论。”

    若论感情,自然不合适,因为箫谨天喜欢白映儿。

    若论家势出身,是否会影响时政,就不是她区区一介女子能左右的,毕竟这牵涉到前朝政事。

    “别跟朕打太极,你是明白朕的意思的。”衍帝那会看不出薄情小算盘,这丫头又在跟他打马虎眼,他问的是若太子跟护国公府结亲,对政局有没有影响,她却故意扯到另一边。

    薄情垂下头,心里狠狠发骂了衍帝一句,表面恭顺的道:“回皇上,此事牵涉到前朝,臣妾一介女流,不敢妄议朝政。”

    “你只管说,朕恕你无罪。”衍帝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薄情,这丫头的脑子那么聪明,不好好利用可惜了。

    “回皇上,外戚不宜过强。”

    过了好半晌后,薄情知道自己躲不过,终于挤出一句简单的句话。

    当初在凤麒国,就是因为外戚傅家的权力太大,功高盖主,元帝的皇权屡屡糟到威胁,才让慕昭明有机可乘。

    薄情一针见血的话,让三人面上皆不同的表现。

    衍帝似是早就想到到这一点,面容没有丝毫的变化。

    皇后眼内有一丝惊讶,似是没想薄情会说出这样的话。

    太后则是一脸恍然大悟,外戚不宜太强,原因就是怕外戚会干政。

    现在太子还没娶护国公府的女儿,唐老夫人就敢出面,干涉太子的婚事,若真娶了他们家的女儿,日后必然会干涉政事。

    护国公府的小姐,是万万不能娶。

    太后想了想道:“只是,白家小姐毁容了,难道真的任由太子娶一个毁容的太子妃,日后还要登上后位,事关国体,兹事体大,哀家还是认为此事,需从长计议。”

    东域五国一统后,若大的一个帝国,怎能有一个丑颜皇后。

    薄情心里冷冷一笑,面上却含笑道:“太后无须多虑,不过是唐老夫人的一面之词,白家小姐是否毁容,尚不得而知,太子殿下的心意也未明,还是依皇后娘娘的话,不如先听听太子殿下的意思,再行决定也不迟。”看来映儿姐姐的顾虑,不是全无道理。

    即使箫谨天不在意,皇室又怎能容许有一个丑颜坐正中宫,看现在太后的态度就知道。

    白映儿的容颜若不能恢复想当皇后,只怕还得一番周折,更何况还有一件更严重的事情,摆在哪里,那是不能回避的问题。

    “这……”太后面上有一丝犹豫。

    “母后放心,臣妾心中已经有主意,白家小姐是否毁容,一试便知道。”

    皇后忽然开口道,面上从容自若,轻抚着高隆起肚子,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相信自己一定能探出事情的真假。

    薄情的心微微一沉,白映儿毁容一事,未能瞒得住,不过她答应白晨风的事情,算是完成了一半,至于另一半,虽然皇上他们已经决定,不娶护国公府的小姐为太子妃,但难保护国公府会另有计较,他们得小心防范。

    想了想,故意露出一丝内疚的表情道:“太后,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的病因臣妾而起,把云贵妃那样坚强的人吓成这样,臣妾心里过意不去,想过去探望,或许贵妃娘娘见到臣妾,就能解开心结,病马上就能好了。”

    这话中有话,自然说给眼前三人听的,三人是什么人物,自然听出其中的意思。

    云贵妃出自护国公府,素来不是胆小怕事的人,怎会如此的不经吓,再不济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必然有小鬼作祟。

    衍帝拈着胡子,眼中露出一丝狡黠道:“沐月,你陪丞相夫人走一真没咸福宫,顺便代朕看看云贵妃。”

    “奴婢遵旨。”

    “臣妾告退。”

    薄情走出凤仪宫后,并不急着往咸福宫走,而是缓缓的走在通往东六宫大门的长巷上。

    坦然的打量一眼前面带路的沐月,沐月似乎比瞬华再更安静,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没有半点要攀谈的意思。

    上次若不是沐月的出现,想要搬倒众人心中好人瞬华,怕还需要费些精力。

    只是经历了那一次的事情后,衍帝丝毫没有怀疑她,真是让薄情惊叹不已。

    刚才就是衍帝的一个眼神,她马上就出去,扶住假装要昏倒的唐老夫人,比起瞬华,只怕她更不简单。

    走出东六宫的大门,串过中间,当初处置瞬英和瞬槿的广场,就是西六宫的大门,云贵妃的咸福宫,就在懿贵妃长宁宫的斜对面,中间隔着一个小小的花园。

    刚到走到小花园,薄情不由的停下脚步,因为在小花园的亭子中,箫谨瑜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回想当日,箫谨瑜在皇后宫,不顾一切的与自己大打出手,在他走后,自己“巧遇”云贵妃,然后云贵妃一不小心就让自己吓疯了,真真是好计谋。

    此时此刻,她倒有点相信箫谨天那句话,大皇子被皇上教导得很完美,这边刚刚处置完瞬华的事情,他马让就能想出另一个计划对付自己。

    唇角旧,扬起一抹笑容道:“大皇子,这是在检验自己的劳动成果吗?”当日,若非他故意跟自己大打出手拖延时间,自己又怎会云贵妃巧遇。

    巧遇的结果是,无论她当时有没有用血瞳恐吓云贵妃,云贵妃都必然会昏倒,醒来后一定会疯掉,箫谨熙一定会把账算到自己头上。

    其实箫谨熙仅是一个引子,他真正的目的,是云贵妃身后的护国公府。

    让护国公府跟她对上,亏他想得出,却不知道他在利用护国公府的同时,护国公府早就另有打算。

    思及到此,薄情不由的勾起唇角,就听到箫谨瑜含笑道:“丞相夫人此番光临西六宫,是来探望云贵妃?”

    薄情一脸云淡风轻的道:“云贵妃因臣妾而得病,过来看看是应该的。”顺便捉小鬼,让云贵妃清醒清醒,后面的事情才好玩。

    箫谨瑜心里冷哼一声,面上笑道:“只所有人会不欢迎你。”

    薄情不以为然的道:“这就不劳大皇子关心。”说完,转身往咸福宫走。

    走到咸福宫大门前,马上看到大门贴着两张巨大的符,细细的看了看,不由惊讶的道:“天哪,谁在这里贴了两张招鬼符在上面,难怪云贵妃会疯掉,果然有鬼啊!”

    此言一出,正准备走开的箫谨瑜,脚步不由的一滞,回头狠狠的盯着薄情,这个女人真是小看了她,竟然连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她也懂。

    咸福宫的大门,嚯一下打开,箫谨熙与薄情面对面站在里面,一双桃花眼看着薄情,怨恨中多了一丝震惊,不敢相信的道:“你说什么,这是招鬼符。”怎么可能?

    ------题外话------

    再过一会,就是农历7月15,传说中的中元节,鬼节,也就是灵琲的生日。

    生在鬼月鬼日,让灵琲连过生日都不敢,更别说跟朋友庆祝,真杯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