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209章 骇人诅咒1

    第209章 骇人诅咒1

    薄情点点头,细细的想了想道:“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在睡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阿香面上又是一愣,摇摇头道:“一年多前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只记得那天干活干得很晚,已经很累了,洗过身子后就想睡觉,阿吉哥还体贴的端过一碗茶汤,说喝了睡觉更安稳。”脸上泛出一丝红润。

    薄情眼睛一亮道:“什么茶汤?”

    “就是普通的茶水,我们村习惯叫茶汤。”阿香解释道,不明白一碗茶汤有什么值得薄情惊喜的。

    “阿吉哥是你的心上人。”薄情继续问,灵雎惊讶看了薄情一眼,在她印象中,主子不是这么八卦的人,怎会突然间问阿香这些问题。

    “不,他是我丈夫。”阿香道,想了想又马上补充道:“阿吉哥果身体弱,不能下地干活,平时就在家里做家务,空闲的时候,就喜欢读书写字。”字里行间充满对阿吉哥的甜蜜回忆。

    薄情的面容有些严肃,茶是提神的,阿吉却说吃了可以睡得更安稳,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问题就出那碗茶上面。

    抬头看着阿香,无害的笑道:“我还一件事情忘记问你,你脸上的伤,是被什么野兽抓伤的?”

    这种野兽的爪子上居然有毒,看来峡谷内也不简单。

    阿香下识意的用手摸摸脸上的伤口,面上心有余悸的道:“是阿白,是阿白它伤了我。”

    “阿白。”

    薄情眼内闪过一丝疑惑,阿香道:“阿白是只狗,不过它长得很高大,有点像狼,是大半年前被村里人追赶,无意中逃入峡谷中。它平时很安静的,那天我正带着它一起到谷口等阿吉哥,它突然就发起狂,我一时没有防着,就被它抓伤。”

    提到伤口,阿香感激的看了一眼灵雎道:“只是我没想到它的爪子上还有毒,差点连性命都掉了,幸好遇到灵雎姑娘。”

    “阿白,为什么会突然发狂,它那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薄情没有问题,阿白是被村里人追赶进峡谷的。

    “唉!”

    阿香一声长长的叹息:“想来也是跟我们一样,触犯的神灵,它身上的毛开始掉,或许是这个原因,阿白才会心情不好。我记得当时,我也是入峡谷大半年后开始丢头发。”

    薄情听完这句话,似是发现了什么好奇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所有入峡谷的人都不是掉头发,而是在里住上大半年后,才会开始掉头发。”诅咒要大年后才起作用,似乎发现了一个很趣的问题。

    阿香点点头:“是,我当时的心情也很不好,可以用疯癲来形容,几乎想死。”

    薄情浅浅的笑了笑,淡然的道:“我能理解,你就这里好好养伤,等你的伤养好,去留随你便。”

    同是女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能理解阿香当时的心情。

    珊瑚送阿香回房后,薄情噙着一丝冷笑的道:“灵雎,你怎么看此事,还相信是诅咒吗?”

    灵雎犹豫的道:“若不是诅咒,怎么解释掉头发的事情。我问过阿香,他们入峡谷后,除了不能自由出入,饮食起居跟平时有什么两样。不过阿香出现龙神庙的事情,很可疑。”

    薄情赞同的扬扬眉,灵雎会意的道:“那个阿吉哥也很可疑,奴婢会让人暗中查查那个阿吉哥,只是有一点奴婢还不是清楚,阿香若是被阿吉哥陷害的,那其他人呢?难道也是被陷害,不然怎会明知故犯。”

    “抽时间,我跟你一起到峡谷看看。”

    薄情抛出一句话,重新拿起方才的城记,细细的看起来,想要了解一座城市,就应该从它的历史开始。

    隔天,薄情就带着人,朝藏宝村出发。

    藏宝村离自由之城不远,骑马不用半个时辰,就能赶到。

    虽然只有这点路程,薄情依然还是选择了坐在马车内,原因不用说,众人心里也清楚,即便是蒙上面纱,戴着垂纱帽,这女子举手投足间也能让人疯狂。

    此次随行的,除灵雎和阿香外,还有不归楼的主事钟铭,即东盟暗阁在自由之城的堂主。

    钟铭骑马走到车窗前,指着前面的一片林子道:“主子,藏宝村就在那林子后面,他们一般很少离开村子。”

    灵雎掀起一角窗帘,薄情看了一眼那片林子,咬着手指,若有所思的道:“藏宝村离自由之城那么近,居然能相安无事,莫非是这片林子的功劳!”以她的目力和内力,居然不能渗透到里面,除非内有乾坤。

    钟名瞟了一眼阿香,眼眸内暗含精光道:“不愧是主子,属下听自由城的人提起过子,这片林子有些邪门。”

    阿香马上一脸敬畏的道:“那是因为有龙神保护,不是村子的人,是不能穿过那片林子,只有村里的人才能自由出入林子,在林子中活动,所以外人不敢靠近。”说完,就朝林子的方向叩了个头。

    薄情似有所悟的笑着点点头,难怪灵雎跟自己说,阿吉要的事情暂时不能查,原来是因为这片树林。

    马车继续前进,却是朝林子的另一个方向驶去,阿香却把脖子伸出车窗外面,一直盯着林子看,似是要看到村子里面去一样。

    冷眼瞧着阿香的动作,薄情暗暗运转真气,密切注视着附近的情况。

    自由之城内,是各种黑道势力聚居,卧虎藏龙之地,形势比较复杂,薄情也不敢掉以轻心,小心戒备。

    快到峡谷的时候,突然阵争吵声传来,薄情不由的睁开眼睛:“灵雎,你到前面看看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晨风和帛儿他们的声音。”

    眉头不由的蹙起,白晨风他们要来找她,也应该到自由之城才对,怎会跑到这里?眼里闪过一抹疑惑。

    就在离峡谷入口不远的地方,帛儿咬咬牙,涨红着脸道:“要走你走,我不走,一定要找到蕃茄和土豆才走。”

    “少夫人不见了,现在连蕃茄和土豆也跑掉,你要我怎么跟主子交待。”帛儿眼圈内一红,眼角有一丝湿意。

    白晨风翻翻白眼,没好气的道:“什么叫少夫人不见,她只是比我们先到自由之城。我刚才都问过了,那些人都说自由之城离这里不远,先找到情儿再说,她一定会有办法把蕃茄、土豆弄出来。”

    抬头一看到帛儿眼角之边的湿意,白晨风就头大,不由的跺跺脚:“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哭什么,你别哭哎……算我怕了你。

    ”不行。“帛儿一口咬定。

    曼宁也怨怪的道:”都是你,是你说跟着蕃茄、土豆走不会错,结果呢?跑到这鬼地方来,还让两只小家伙跑到峡谷里面,我们又不能进去,万一我们走后,里面的人把它们杀了,或者是拿来祭祀怎么办。“

    ”哼。现在怪我,当初是谁非要跟出来的。情儿都留了字条,让我们等几日,是你们非要出来,现在出了事情全怪到我头上。“凭什么怪他,白晨风气急败坏的叫道,又不是他的错。

    他原本可以独自逍遥的闯江湖,偏偏让有人非要让他跟着薄情,等找到薄情,他非要跟她说清楚,他要自己走。

    ”就怪你。“帛儿跺跺脚。

    ”你……不可理喻。“

    白晨风抛下话,一甩衣袖跳上马,正准备离开,就听到一阵戏谑的声音。

    薄情慵懒的坐在马车内,戏谑的出声道:”抛下佳人,独自离开,岂不有失浊世佳公子风度。“三人的对话她听到了大半,也猜到了前因后果。

    必然是帛儿他们担心自己,不愿意在客栈内等,急着出来找她。

    结果迷了路,就让蕃茄和土豆领路,结果两只小家伙把他们带到这里,还乘机跑入峡谷中。

    ”不用你管,噫……“

    白晨风刚说到一半,不由的发出一声惊讶,他居然在这里听到了薄情的声音,不等他回头,帛儿和曼宁已经叫唤着朝他身后的方向扑去。

    ”少夫人。“

    ”少夫人。“

    车内,帛儿儿曼宁眼眶内,泪水在打转,两人偏偏不让泪水流出来,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

    灵雎看到这煽情的一幕,不由的一阵哆嗦,浑身一阵鸡皮疙瘩,转身走出马车,把空间让给他们好好的”聚旧“。

    薄情见二人眼圈红了,眼眶泪水在打转,心底不由一阵感触,他们都是暗卫出身,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这回却流泪,心里不禁有一丝感动:”你们怎么找到这里?“

    帛儿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努力克制住不让眼泪掉下来,抹了一眼睛,一脸激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半晌后,动了动扁着嘴,抖出见到薄情第一句话:”少夫人,蕃茄和土豆不见了。“

    因为激动声音有些颤抖,说完这句话,眼睛再也克制不住的掉下来,几日来的担心终于可以放下。

    曼宁没有帛儿那么激动,也别过脸去,悄悄抹一下眼睛,却又忍不住一番轻轻啜泣,像是受了天的委屈

    薄情抬手替帛儿揩掉眼泪,淡淡的安慰道:”没事的,丢了就丢了。“薄情不说这话还好,一听到这话,帛儿的眼泪掉得更厉害。

    想当初为了蕃茄和土豆,少夫人还跟主子闹翻,可见两只小家伙对少夫人的重要。

    现在却还要像没事一样安慰自己,心里一阵愧疚,忍不住哭出声来,只差没扑到薄情身上痛哭。

    薄情暗里吐了一口气,分别递给帛儿和曼宁一条帕子,又安慰的道:”别担心,只要它们还没死,我自有法子让它们乖乖的走出来。“犬王还在,两只小家伙不敢走远。

    只是眼前泪眼婆娑的二人,虽然两人的身份都是自己的丫头,但放出去绝对都是美人,美人垂泪。

    薄情也不由的头大,扶着额头,声音有些硬的道:”好了,现在不都已经没事了,还哭什么。“难怪白晨风想要逃跑,真是难消美人恩。

    见两人一掉眼泪,想也问不出什么,薄情无奈的掀开帘子,冲着外面面色不很佳的绝世妖男道:”晨风小妞,到这里来一下。“唯一一个还算正常的。

    白晨风策马走到马车的窗前,吐了一口气道:”幸好你来了?“

    薄情媚眼一抛道:”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

    ”还不是因为那两小畜生。“

    白晨风没好气的叫一句,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跟薄情猜想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他不是迷路,而是看到两只小家伙反常,一时好奇的就跟着它们走,不想两只小家伙钻进峡谷里面。

    他们本也想跟着走,不想却被峡谷内的人拦住去路,说什么也不给进去,所以才有了方才的一幕。

    薄情眼眸内一凝,疑惑的道:”你是说,蕃茄和土豆好像发现了什么,一直吵着要你们跟它们走。“

    白晨风点点头:”是。“

    没想到被两只小畜生牵着鼻子走,被它们耍了不算,还让它们跑掉。

    想着就一肚子火气,偏那两女人还不肯消停,一直说过奚落不停,弄得他头都大。

    薄情忽然不理白晨风,回过头道:”阿香,峡谷为什么不准外人进去?“

    此时,帛儿、曼宁、白晨风才注意到,马车内还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刚才那些人一样,就是都没有头发。

    阿香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而且全都是俊男美女,不禁有些自惭形秽,低垂着头,一脸自卑的道:”峡谷里面也供着龙神,他们是怕惊扰到龙神,所以不准外人入内,不然我们所中的诅咒会更厉害的。“

    ”诅咒更厉害。“薄情皱起漂亮的眉头。

    ”会死人的。“阿香一脸恐惧的道。

    白晨风眉头也一皱,原本就比女人还漂亮的容颜,此时更让人心动。

    薄情不由的伸手捏捏他的脸,一脸调侃的笑道:”是啊!住在峡谷内的人,都是触犯了神灵,受诅咒的。“然后抚了抚自己的长发。

    白晨风马上明白了,诅咒会让他们丢头发,脸上有一丝不可思议的惊讶,就听到薄情道:”阿香,你真的要回到峡谷中?“

    薄情想不明白,阿香为什么还要回去,阿香微微的点点头:”是要回去的,不然诅咒会降临到家人身上,阿爹和阿妈去得早,我的亲人就只有阿吉哥,我不想阿吉哥有事。“

    阿香一脸垦切的看着薄情,生怕对方不让她走。

    薄情点点头:”你去吧,我会拦你,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阿香马上抬起头道:”阿香的命是小姐救的,小姐要阿香做什么在,只阿香能做到的,阿香一定会做。“

    红唇边扬起一抹无害的笑容,拍拍阿香的手背道:”不是什么大事,我的两只小宠物跑进了峡谷,你能帮我去看看两只小家伙在什么地方,然后到峡谷口告诉我一声,它们对我来说很重要。“

    阿香点点头,走入马车朝峡谷,刚走入峡谷口,就听到一阵叫喊声:”阿香没死,她回来了。“

    从峡谷口走出几个裸着上身,皮肤黝黑,头发脏乱成一团的男子,这些男子有老有少,此时全都围在阿香身边,问长问短的。

    阿香跟几个男子打过招呼,然后用他们的语言低低的交谈了几句,几名男子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薄情。

    就见其中一名年纪较大的男子,回过头对薄情大声道:”这位小姐,谢谢你救了阿香,那新来的两只小狗,正跟阿白在一起。“语气,似是不太愿意跟他们交谈。

    闻言,薄情马上一愣,似是想到什么,回话道:”我是小狗的主人,请问我能把它们带走吗?“帛儿和曼宁听到这句话,不由的止住了哭声,静静的看着对方。

    那上年纪的男人似乎有些犹豫,看样子是不想那两只小家伙离开,迟迟没有回答薄情话。

    阿香马上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虽然不知道阿香说了什么,那男人似乎有些动容,又过了一会后,那男人不太乐意的道:”看到你救过阿香的份上,我可以试着帮你把两只小家伙带出来,但是你们不得入内。“

    薄情眼眸一凝,那男人说的是试着,明显没有诚心要帮忙,而那两只小家伙肯定是在峡谷内发现了什么,才会不顾一切的拉着白晨风他们往这里走,岂会轻易走出峡谷。

    目光落在阿香,薄情含笑道:”阿香,你看到两只小家伙,就跟它们说三个字——狗肉煲,它们听到了自然会出来。“

    阿香点点头:”阿香知道。“转身跟那几个男人一起,走入峡谷内。

    薄情看着阿香他们,几人的身影走了一小段路后,个头忽然一变矮,没一会儿就消失在薄情他们眼前。

    帛儿担忧的道:”主子,你说他们把蕃茄和土豆送出来吗?“

    薄情含笑道:”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蕃茄和土豆他们出来的。“还是慕昭明老谋深算,没有让她带着犬王一起走。

    ------题外话------

    灵琲一直没注意看投票,钻石榜和鲜花榜,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