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212章 无法无天

    第212章 无法无天

    城主府就在自由之城的中心之地,占地不下宽广,门楼足可以与城楼相媲美。

    大门也不是常见的红色厚板木门,而是用黑铁打造的黑色铁门,看上去显得古朴厚重,只是不堪美观。

    马车就停在城主府的大门外面,帛儿掀开帘子,有些鄙夷的道:“这城主府,还没有我们慕府大,这门楼和围墙倒建得跟城墙、城楼一样高,里面的人会不会觉得是在坐牢。还有,这铁门也太笨重,真难看。”

    薄情淡淡的打量一眼,含笑道:“虽然不是很好看,不过在自由之城内,却更见的安全。”哪天若出点什么事,这围墙和大门,可是一道坚硬的防线。

    灵雎已经换回一身女装,替换了曼宁的位置跟在薄情身边,此时正站在马车外面,马上明白薄情的意思,是希望他们在就开始布局。

    冷艳的唇边,含着淡淡的笑容:“此事,奴婢会让交待钟主事,他一定会办好的,主子请放心。”

    东盟与骆之斌争夺自由之城的一战,是不可避免,若此时他们就开始布置,到时可就占尽先机,不会被动迎战。

    两人谈话间,大门内忽然响起机器转动的声音,沉重的铁门缓缓向上升起,拔起的一瞬间,空气与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一直震入到人的心里。

    从门后走出一名五十岁左右,管事打扮的中年子,灵雎马上小说道:“此人叫容荣,自由之城大大小小的拍卖皆由他负责,是骆之斌身边最得力的之一人。”

    容荣正是建议邀请薄情的容主事,从推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了站在马车外面的灵雎,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惊讶。

    灵雎他不是第一次见,不过平时见面,她却是一身男装打扮,没想到她居然是女子,见她站在马车外面心里暗暗奇怪,以她的身份在不归楼内,就连钟铭也是恭恭敬敬的。

    现在却一脸恭谨的站在马车外面,那马车里面的人的身份,岂不是更在她之上,会不会是东盟核心部的高层人物。

    门上的护卫马上上前,小声的道:“马车内有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就是当日杀人的蒙面女子,另一名女子的身份不详,不过听语气,应该是那名蒙面女子的侍女。”

    听完的介绍,容荣不由的眯点头佩服薄情的勇气,带着两个女下属就敢入城主府。

    容荣马上迎出门,抱拳行礼,态度恭敬却不卑颜的道:“在下容荣,是自由之城的一名主事,奉城主之命,前来迎接姑娘。姑娘里面请!”没有冒然打听对方的身份。

    灵雎的身份在钟铭之上,而灵雎却称马车内的女子为主子,那这女子的来头不小。

    容荣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马车里面的人,不是什么东盟的高层,也不是核心人人物,是东盟的最高统领,东盟之主。

    薄情坐在马车内,施施然的受了对方的礼,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闭眼睛,神态慵懒的道:“那就有劳容主事,代本姑娘引路。”

    语气中含着一丝讥讽和不屑,城主,说白了,就是土地主,跟那些占山为王的绿林盗菲没什么两样。

    容荣在自由之城内,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便是灵雎、钟铭见到他,也是客客气气的相互见礼。

    车内女子的年纪不大,别说是回礼,连脸都没有露一下,因暂时还不清楚薄情的身份,也不好她计较,淡淡的道声一请。

    帘子忽然从里面掀开,容荣抬眸便看到,慵懒侧卧坐在马车内的女子,一袭白色的衣裙,松松的发髻上戴着一支价值不菲的玉簪,后面长发随意散落,眼眸慵懒的眯起,眉宇间自有一股震慑力。

    就在薄情睁开眼睛的一刹那间,容荣马上感到一抹探究的寒光,仿佛能看透他的心思。

    目光中的压迫感,直教他血液逆流,好可怕的目光,后背心不由一阵冷汗,心中不敢有丝毫不恭。

    薄情冷冷一笑,扶着帛儿的手缓缓走下马车。

    三人跟着容荣来到府内的大厅,一眼就锁住坐在主位上的人,若秋生在场的话,一定会震惊得叫出声。

    因为眼前人的面容,跟藏宝村的村长,除了年龄,头发、服饰和气质外,几乎一模一样,说他们是父子也不为过。

    还好,三人皆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看到对方从门内走出,只是静静的注视。

    薄情打量了一眼大厅内的人,灵雎在她耳边小声道:“左边一列是城内几股势力的当家人,右边一列是骆之斌手下的八大主事,方才的容荣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薄情一行三人,皆是妙龄女子,在场的人却没有人敢太过小看他们。

    灵雎的超群能力,自由之城不用说,薄情虽然没有做过什么,但是就凭当日那一鞭,就足以震慑他们。

    容荣见薄情不动,代为引见道:“姑娘,这就是我们骆城主。”潜台词,还不快上前行礼拜见,到自由之城岂不能拜见主人。

    薄情直接无视掉容荣的话,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道:“骆城主,看这架势不像是要请本姑娘赴宴,倒像是准备要审问本姑娘。”暗给灵雎一个眼神。

    灵雎玉手一抬,把其中一张没人坐的椅子吸过来,往大厅中间一摆,帛儿取出帕子细细擦拭一遍。

    薄情双臂一震,施施的坐下,含笑道:“骆城主,有什么要审问本姑娘,那就开始吧。”一副准备有问必答的神情。

    大厅内众人,从薄情开口的一起,无不惊讶的看着她,再加上她的举动,分明是**裸的挑衅,众人不由的一阵石化。

    回过神后无不咽了咽口水,心里暗道:“这女子太过份了,城主府内也敢如此放肆。”但也不由的,暗暗佩服她的胆量。

    这么多年以来,从没有人敢在城主府内放肆,她可是第一人,这女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算是有东盟撑腰,也要看是在谁的地盘上。

    骆之斌此时不得不正视,坐在自己对面女子,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真是有趣啊!

    面纱上露出一双大大的眼眸,明明清澈见底,眼底下的却是风情万种,目光流转中,妩媚入骨,让人不由自主的沉沦,只是这种噬骨沉沦的背后,是一片看不到底的黑暗。

    薄情的行为,早就激怒骆之斌手下的人,见自家主子不出声,有人憋不下这口中气,喝道:“臭婊子养,你算什么东西,敢在城主府内放肆,赶紧给我们城主叩头认错,不然休想踏出……”

    话未尽,一道冰冷的目光锁在他身上,那人再说不出一个字。

    大厅内的气氛一凝,众人马上叫一声不好,只见一道薄情身边人影晃。

    帛儿已经出现在那人面前,不等那人反应过来,就连抡起手臂,啪啪……巴掌声一连响了几十下。

    巴掌声停下后,众人就看到一张满是鲜血,肿得像的猪头一样的面孔,而那被打之人,早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

    目光落在已经回到薄情身边的帛儿,不由再次咽了咽口水,看向薄情暗暗的猜测,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头,连她身边的丫头都这么彪悍,打起人来真是够狠。

    而且,城主手下的主事,就连城主自己也是以礼相待。

    这女子可是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她的丫头就动手教训人,明着是打在那主事的脸上,实际是在打城主的脸,不知道城主这回要如何挽回颜面。

    骆之斌看到属下被打,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待回过神,人已经被打得半死,不过却是自己的人有错在先,皱着眉头,保持长者的风范道:“姑娘,他是本城主的手下,本城主希望下不为例。”

    这是提醒,也是警告薄情,打狗也得看主人,他的人不能乱动。

    薄情心里冷冷的一笑,缓缓抬眼皮,一脸嗔怪的道:“听到没有,一个小小城主手下的一条狗,也直得你脏了手,还不赶紧擦干净,回家后再收拾你。”

    咳咳……

    大厅中左手边,有人不小被呛道,忍不住轻轻咳出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薄情。

    这种话她也敢说出口,特别是她那句“一个小小的城主手下的一条狗”,意思像是城主这样的,根本没放在眼内。

    再看骆之斌一青一红的面色,那一列人都有种想逃离现场的恐惧感,生怕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但是薄情的下一句话,差点让他们坐不稳。

    薄情冷眼着骆之斌的面色,挑挑眉道:“怎么,骆城主这副表情,是认为本姑娘说得不对吗?你若不信走出自由之城看看,你会发生其实自己就是一个土地主,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

    这回不仅是坐在左边那一列的人想逃跑,连右边一列城主的主事也想逃跑,全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看向骆之斌。

    那女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居然敢对城主说这种话,就不怕城主怒火上来,一剑斩了她,不想活了也不要连累他们。

    骆之斌自当上城主后,一路顺风顺水,从没有遇到过挫折,也就练就他傲慢无物的高傲性子。

    自恃是城主,连眼下城中各大势力的当家人,也不放在眼内,不想今天不仅被一名小女子一而二的挑衅,还被当众出言侮辱,他若不好好教训她,日后如何在自由之城中立威。

    倏地一掌,重重拍在跟前的席面上,桌子瞬间断裂成几块,桌子上面的茶杯,水果摔得满地皆是。

    厅内不少惊叫着站起来……

    骆之斌站起,瞪着薄情,咬牙切齿的道:“来人,把这无法无天的小丫头给我拿下,不管死活,本城主重重有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