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234章 凤都宝库1

    第234章 凤都宝库1

    薄情睁开眼睛,只见清远大师手上举着一封信,似是滑看到众人一般,嘴里大声道:“丫头,丫头,好消息,好消息……”

    三步并两步走上前,一把掀起纱幔,走入到薄情身边道:“薄暮那小子来信,他听说你要找能短时间提高内力补充真元东西,突然想起,我们凤都的藏宝库内,有三四颗先辈留下的舍利子,几株千年以上的人参上,还说东西太多,他记不清楚,让我们自己过挑挑看……”

    清远大师自顾自的说,完全没有注意到客厅,众人脸上僵硬,又想吐血的表情。

    三四颗舍利子已经够惊人,还有几株千年人参,最后还来一句,东西太多记不清楚,然后是挑挑看。

    天哪!这还叫不叫活人,有钱也不带这么显摆的。

    薄情脸上一阵惊喜:“真的?”

    “当然。”

    清远大师一脸认真的道:“东西虽然少了点,但跑一趟还是值得的。”

    听到这句话,众人差点吐血,这还叫少,这还敢嫌少,你们薄家到底有多有钱啊!

    薄情来不及抱怨之前为一颗舍利子付出的努力,想都没想,就立即吩咐道:“曼珠,你留下来安排大家入帝都的事情,其他人,有兴趣的三日后,跟我前往凤都。”

    意思是,若愿意,在场的人也可跟着她一起到凤都走走。

    薄家的藏宝库,是人都想去看看,只可惜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的,众人虽然好奇,却没有敢提起。

    三日时间,眨眼即过。

    薄情一人独战十八名武林高手事情,还有精湛棋艺赢正一大师的事情,也瞬间传遍了整个东域,这也理所当然事情。

    只是考核结果出乎众人所料,凶手不是天下认定的东盟,而是夜如剑的绝剑山庄,天下一片哗然。

    据调查此事的人透露出,夜如剑为了何保住武林盟主之位,不惜一切代价谋害武林同胞,再嫁祸给东盟。

    真相一揭开,武林中马上掀起轩然大波,绝剑山庄,马上变成千夫所指,夜如剑更成了丧家犬死处逃亡。

    而这一次,薄情不论门派,不论出身,不论修为,公开为武林盟挑选人才,也得了广场武林人士的支持。

    仅用了几日时间,就稳坐盟主之位。

    在众人还在好奇这位传奇般的女子时,薄情一行人早已经出了丰洲城。

    凤都,曾经的凤麒国的皇都,此时也只是东圣帝国一座极为普通的城池,而今天这里却迎来一列不普通的队伍。

    车马劳顿一个多月,薄情他们一行,终于又回到这座阔别两年多的城池,看着外面的街市。

    这里的一切照旧,只是物事人非,薄情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心头升起,仿佛已经离开很久很久,可是算算时间,才两年多而已。

    薄情他们没有马上回到慕府,而是直接穿过另一边的城门,直接出城,一直朝离城不远的长青山行进。

    来到长青山山脚下,薄情走出马车,看着眼前的熟悉的景物,往事瞬间涌上心头。

    淡淡道:“我到上面的长青庵见一位故人,你们随意走走,一个时辰后,在山半腰的凉亭见面。”

    想到长青山上的那位故人在,薄情眼中露出一抹寒色,难得回来一趟,自然要去看看,只是不知这位故人是否过得安好。

    “是谁?”慕昭月好奇的道。

    “是太后,要去见见吗?”薄情淡淡一笑。

    慕昭月眼内闪过一丝复杂,摇摇头笑道:“我就不去了,留下照顾哥哥,替我向太后问好吧。”

    薄情知道她的心结,含笑道:“也好,慕绝、慕灭、追星、逐月,你们四人留下来保护轻飏,我很快就回来……”

    “情儿,等等我,我也去。”一声虚弱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薄情不由的惊,一个闪身跳上马车。

    车内,慕昭明已经拥被坐起,俊颜上没有了往日的冷漠无情,白发白衣,五官精致得跟仙人似的。

    薄情马上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醒了。”

    虽然顾忌他的身体,却无法拒绝他的要求,马上命人找来一乘软轿,让人抬着一起上山。

    长青庵依然宁静安然,环境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幽,在庵门外面,就听到一阵阵木鱼和念经的声音。

    薄情与慕昭明相视一眼,缓缓走入内。

    不算宽敞的大殿内,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穿着一袭缁(zi)衣正虔诚的跪在佛祖面前,一遍遍的念着涩口的经文,似是在忏悔,也似是在祈求平静。

    催姑姑站在旁边,似是感觉到有人来,回过头一看,脸上的表情马上僵住,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薄情冷冷的一笑,挑起眉道:“既然都做了,又何必祈求佛祖的原谅,换了是我佛祖,一定不会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多累啊!”

    老妇人念经的声音一止,连身体也僵硬得跟静止了一样。

    片刻后才听到一把苍老的声音响起:“南无阿弥陀佛,哀家以为,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薄情玩味的笑道:“本夫人怎能不跟您过来说一声,谨王妃流产后伤了身体,以后都不能再生育,风氏一族的血脉,马上就要断掉,所以……这佛祖拜与不拜,结果都是一样,有时间不如四处走走。”

    恨她吗?当然恨。

    薄情的回答是肯定的,她难得做一回好人,饶过眼前人一命,没想到换来的,是她差点终生不能生育。

    陈灵儿流产,虽然跟眼前人没有太大的关系,但终归是她的东西,戴在陈灵儿身上,才会导致她流产。

    “阿弥陀佛,哀家不是祈求佛祖原谅我一生的所作所为,而是祈求灵儿可平安快乐。”太后忍着心里面的伤痛道。

    哼!薄情冷冷的道:“您觉得,灵儿还能平安……还能快乐吗?”

    “丞相夫人,求求你,求求你别再折磨太后,她已经很苦了。”催姑姑跪在地哭求道。

    “苦,那也是她自作自受。”薄情冷冷的道:“我是一片好心,给她安排了一片乐土,她却是一番险恶用心,要置我于万劫不复。从我知道真相后,我就发誓,再也不与人为善。”

    薄情唇边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缓缓的到走太后旁边,似笑非笑的道:“灵儿和箫谨言的消息,我会不定期让人送来给你,让你亲眼看着,你唯一的外孙女,生活是怎样的悲惨。”

    哼!冷哼一声,薄情拉着慕昭明的手,走出长青庵。

    想到那串佛珠,想太后那番虚伪的话,还有在藏虚伪后面的险恶用心,薄情想着就不由的想杀人。

    忽然一双手臂把揽入怀中,微凉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慕昭明的声音轻轻的在耳边响起:“情儿,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不要再伤心,现在一切都好好的,将来的一切也是好好的。”

    薄情轻轻的点点头,倚在熟悉的怀抱中,闻着熟悉的味道,那分安然感又再回来,这些日子的不安和烦躁通通都消失干净。

    “走吧,我们去跟昭阳他们汇合。”慕昭明掀起薄情的手,一步一步的,缓缓走下山。

    此刻,薄情希望,路,能长一点,他们就这一直的走下去,走到老,走到死……

    长青山一处,十分隐蔽的地方,慕昭月捂着嘴巴,惊讶的道:“嫂子,你是说,这一座长青山,其实是你薄家的藏宝库。”

    嗯!薄情点点头。

    灵雎也不由的一脸震惊,当年风云弈和元帝,他们费尽心思寻找的藏宝库,原来就大剌剌的摆在这里。

    澜凌、宫乐,慕昭阳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薄情。

    清远大师却不以为然的道:“我们薄家的每一代族主,都要替薄家的后辈,留下一座藏宝库,以防不时之需。”

    众人再一次被震惊到,每一代,除了原是薄家的人,在场的人都不由张大嘴巴,就连慕昭明眼中都露出一抹不可思议。

    不以怪他们这么惊讶,薄家已经在云天大陆上存在了三千多年,那得有多少座藏宝库,只怕连薄家人自己也记不清楚。

    上官落嗯了嗯口水:“上次清远大师,你说的什么十号库的极品寒冰玉床,指的不会就是其中的一座藏宝库?”

    薄情不以为然的笑道:“是啊!十号库好像是在珞城,还是幽洲,地名太多,记得不是很清楚。”

    薄家人对钱多钱少,是没有概念的,他们喜欢的只是赚钱的过程,越难赚的钱,越想赚。

    虽然先辈留下不少财富,但是那个不里之需似乎从没有出现过。

    薄家人天生对商业,有着敏锐的触感,赚钱对他们来说,太容易了。

    闻言,慕昭明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就捡了天下最大的宝藏回家,天意啊!

    慕昭阳想到前些日子住在歌尽风华,整天抱怨薄情花银子如流水,原来人家花的全是自己的银子,他才是白吃折住的那个。

    众人正感叹不已时,珊瑚忽然暴料道:“前些日子我在逍遥山庄布阵时,发现了一些薄家的标记。我就猜想,逍遥山庄所在的那座山,也可能是其中一座宝藏,只是时间太久,我们都忘记了。”

    空气瞬间凝结,气氛也变得十分诡异,众人脸上的表情全都僵掉。

    好半晌后,慕昭阳似哭似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本公子一直住在一座宝藏上面,你为什么不早说?”

    珊瑚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好说的,身为薄家的人,时不时发现一座属于薄家的藏宝库,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这是我们血脉中的天生的。不信你问问追星和逐月。”

    灵雎有些疑惑的道:“那为什么,我却发现不了呢?”

    薄情轻轻的道:“你跟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是当年用来养植血婴人参,收上来的孩子,等他们满一岁后,血液不能再用后,就会送到你小时候待过的训练营。”

    “取血的同时,又要保住他们的性命,养植地的人会喂他们一种特别的东西,这种东西残留在他们身体内,可以让他们很轻易发现薄家留下的东西,而且他们也随时可以开启这些宝藏。”

    薄情的一番解释,让众不由的全身抽搐,慕昭阳忍不住道:“你不怕他们会把宝藏搬走吗?”

    “搬走?”

    珊瑚和追星、逐月他们惊讶的看着慕昭阳,异口同声道:“我们最恨的就是搬这些东西。”

    其他人立即做晕倒状态,居然有人搬银子,搬宝贝,搬到怕为止,薄家到底有多少财富。

    薄情看到慕昭阳他们的表情,玩味的道:“珊瑚,告诉他们,我和正一大师围弈的时候,你赚了多少银两。”

    珊瑚不好意的道:“我刚出来不久,本钱不多,只赚了这么点。”说完,抬起一只手往前一推。

    “五千两?”慕昭月尽量往大的去说。

    珊瑚眼内马上露出不屑,慕昭阳道:“五万两,不可能再多了。”

    薄情噗哧一下笑出声:“是五十万两,看来我们珊瑚已经把嫁妆,给赚到了。”东盟内可没有穷人哦!

    五十万两,慕昭阳和慕昭月的眼睛不由瞪大,宫乐和澜凌也是同样的表情,一个丫头就赚五十万两,难怪他们都不把钱当钱看。

    珊瑚不好意思的道:“其实我是赚得最少的,追星和逐月,曼珠和灵雎他们都比我多,其实赚得最多的是主子,她可一下就投了一百万两,按照当时一比一百倍的赔率,主子的银子足足翻了一百倍哦。”

    那就是一万万两,慕昭阳有种要吐血的冲动,宫乐和澜凌更是想抓狂。

    上官落深深吐了一口气,努力保持冷静,不让自己失态,看着薄情道:“那种情况下,你居然还有心情赚钱。”

    切!珊瑚不屑嗤一声,就听到清远大师道:“我们薄家的宗旨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放过赚钱的机会,不然……”

    “就是叛徒。”

    薄情他们异口同声,看到上官落下巴快要跌落地的表情。

    薄情忍不住戏谑的道:“况且,赚钱,也是一种减轻压力,舒缓心情的方法,我们走吧。”

    闻言,又有人要昏倒,慕昭阳却大声叫道:“以后有钱赚,记得叫上我。”

    “还有我。”

    “我也是。”

    “算我一个吧。”

    “……”

    随着薄情继续向走,走过一个转角,眼前出现一座,已经几乎淹没在野草中,多年未修葺的墓冢,前面一块石碑已经被青苔染成绿色,已经看不清楚上面的字迹。

    薄情走上前,只见她玉手往墓碑上一拍,众人马上感觉到地面微微震动。

    墓碑后面的坟头慢慢裂开,一股古朴、苍凉的气息,从里面扑出来。

    浓重的气息,让薄情不由的后退几步,其他人也是如此。

    过了好一会儿,气味慢慢变淡,一个幽暗的洞口,展现在从人眼前。

    薄情拉着慕昭明的手,一脸温柔的道:“轻飏,我们下去看看,一会你也挑挑,有没有你喜欢的东西。”率先走入洞口。

    洞口上窄下宽,脚下是一条长长的,大更理石的梯,却是由不同的颜色的大理石铺成,一下螺旋式的通往下面。

    待洞门合上后,薄情把长长的裙摆一撩起,扎在腰间,露出里面白色的长裤,还有一双白色,绣着金色彼岸花的绣鞋。

    “情儿……”慕昭明有些生气的道,当着他的面,她也敢裙子撩起,若是他不在场呢。

    “霸道。”

    薄情白一眼慕昭明,含笑道:“你们看着我脚步,跟着我走,如果踩错颜色,是会有生命的危险的。”

    众人不由的一滞,没想到一条看似普通的石阶,原来也是危险重重。

    ------题外话------

    孩子们,投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