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241章 刑场之乱

    第241章 刑场之乱

    天雪苑,慕昭月轻手轻脚的走到慕昭明身边,看着四下无人,小声道:“大哥,你快点醒来吧。”

    “二哥他欺负嫂子,还写了休书,要代你休掉嫂子,嫂子很伤心,很难过,她哭了,哭得眼睛都肿了……”

    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话后,悄悄的溜出去。

    第二天早上,帛儿小步跑进来,急急的道:“主子不好了,华夏帝国薄家的人又来了,已经证实少夫人就是他们要找的少主,他们要带少夫人。”

    “还有,二少要代你休了少夫人,少夫人很伤心,似是被那个老头子说动了。”匆匆说完,又匆匆溜走。

    第三天中午,曼宁溜进来,一脸担忧的道:“主子,最近陛下天天召少夫人和忠顺王入宫,今天忠顺王还亲自来接少夫人……”

    “属下发现,他看少夫人的目光是不一样的,对少夫人也特别温柔。你明白属下的意思的,呵。”

    说完后,做了坏事似的,飞快的跑出天雪苑。

    就花园的亭子中,上官落、慕昭月、帛儿全都在,见曼宁出来,马上无声的招招手,上她赶紧过来。

    “明月公子,我们这样做真的有效吗?”帛儿半信半疑的问。

    “死马当活马医。”上官落冷冷的道,并不多作解释。

    “去你的。”慕昭月一记白眼砸过去。

    上官落笑着冲着慕昭月做一个鬼脸,转过脸马上收起笑容,只记得那天晚上,薄情在池边哭着睡熟。

    第二天他到药池中一看,发现昨晚换的药水变淡许多,慕昭明身体对药力的吸收,比平时快了几倍。

    马上意识到一点,慕昭明虽然昏迷不醒,但对外界依然有感知。

    他一定听到薄情的哭声,急切的想醒过来,所以才会无意中加快药力的吸收,就想到用言语刺激他这一招。

    他昏迷前,最在乎的人就是薄情,所以每天都让人到到他耳边,说一件跟薄情有关的事,今天是第三天。

    结果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真的有用。

    现在,慕昭明每天对药力的吸收,是平时的近十倍。

    这样的速度,他又加重药的浓度,相信慕昭明很快就会醒过来。

    “只是,我们为什么要瞒着嫂子?”慕昭月忽然道。

    “当然是为了,让主子觉得少夫人受委屈,却不能哭出来,还要强颜欢笑。这样主子就会越来越心痛少夫人,越来越想要快点醒来,保护少夫人,不让二少欺负她。”

    帛儿不愧是跟在二人身边时间最长的人,对慕昭明和薄情的性情都十分了解。

    哦!慕昭月轻轻道:“原来是化心痛为动力,早知道我就把嫂子再说得凄惨一些,被二哥欺负得体无完肤,心力憔悴、肝肠寸断。”

    “对对……”曼宁马上道:“我就应该说,外面的人都说少夫人是最年轻漂亮的寡妇,除了忠顺王,门外还经常有王孙公子逗留,只为一睹少夫人的风采,还时不时在门口放礼物,给少夫人写情诗,送情信……”

    上官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三个女人,这些话要是让慕昭明听到,等他醒来,帝都得有多少王孙公子遭殃啊!

    长生殿中,箫谨天已经恢复如初的薄情道:“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

    薄情淡淡笑道:“已经分不清谁真谁假,我今晚再让人做点事情,后天就可以完美收官。”

    “好。”

    箫谨天一个字,看向箫遥道:“忠顺王,你朝政那边可有问题?”

    箫遥自如的笑道:“臣这边没有问题,请陛下放心。”俊颜一派温文尔雅,足以让帝都众多女子为他疯狂。

    箫谨天满意的点点头,拿起桌上的一本蓝色封面的册子。

    这是薄情昨天递上的一份计划书,箫谨天压住内心的震憾和激动道:“丞相夫人,你又一次震憾了朕,朕准了。”她又一次证明了,打仗不一定要兵戎相见

    “谢陛下!”

    薄情兴奋道,这是她见到十长老后,连日赶出来的计划书,这份计划能尽快帮慕昭明实现愿望。

    箫遥有些疑惑的看看箫谨天,又看看薄情,虽然不知那本册子内写着什么,但必然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策略。

    两人在箫谨天的御书房内,拟定行动计划后,就退出长生殿。

    通往帝宫大门的画舫上,薄情一袭白色的斗篷,银狐的围脖,戴着面纱,静静的站在甲板上,宛如水中的洛神,冰冷绝艳。

    箫遥一身黑色的蟠龙长袍,缓缓走到薄情身边,与她并肩而立。

    墨水蓝的裘衣衬得他本就魁梧的身材更加高大,整张玄狐的围脖,越发显得他面如冠玉,丰神俊朗。

    只是这一切,都无法映入薄情的眼眸,她心里有的,只有慕昭明那张人前冷漠无情,人后邪魅狭促,又温柔无限的容颜。

    想念他捉弄自己是无赖的表情,想念他咬自己时那种又痛又麻的感觉,可是……

    现在只能看着他,静静的躺在药池中,一动不动,一天又一天的沉睡不醒。

    似是感觉箫遥靠近,薄情连忙收起思绪,淡淡的道:“这些天,有劳王爷天天押送,本夫人这个朝廷要犯出出入入。”

    “替陛下办事,何来辛劳之说。”箫遥看着远方的景致道。

    其实没有人知道在他的心里,只要能看到她,靠近她,跟她说说话,无论做什么,他都会甘之如饴。

    两人一路上,像约定似的,下船、上岸,又上了各自的马车,直到慕府大门前都保持沉默没有说话。

    大门前,薄情微微一福身走入内,箫遥一直看着薄情的身影消失后,才依依不舍的走上自己的马车。

    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幕,早已经落入有心人眼中。

    薄情回府后,先回天花阁梳洗一新,再过去看慕昭明。

    每次慕昭明都在沉睡中,多多少少有些失望,只是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然后去看姜氏,自从上次后,姜氏一直住天花阁。

    因为府上的下人已经遣散,连封伯和李嬷嬷也不例外,也只能彼岸园,让帛儿他们照看,慕昭月也经常过来陪姜氏。

    现在一家人,若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算是其乐融融。

    ……

    某处酒楼,小二看着一名喝得烂醉,满脸胡蒫,却掩不住绝美容颜的客人,不停的摇摇头,转过身去听店内的客人闲聊。

    只听其中一人道:“陛上现在让忠顺王主管朝政,看来丞相大人是凶多吉少。”

    “我还听说,最近陛下经常召丞相夫人和忠顺王入宫,十有**是在商量丞相大人的后事。”

    “这帝朝建立不到一年,丞相就出事,会不会是跟御玺有关。”

    “御玺,这跟御玺又扯上什么关系?”

    “我也听说了,陛下登基,用的是九龙血玉的御玺……”

    那人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连忙回过头。

    只见一队官兵冲上来,不容分说就把那些正闲聊八卦的人捉起,众人还不明所以的,就听到大街上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

    “陛下有旨,凡散播谣言,动摇国本者,统统捉起来,关进天牢,严刑烤问。”

    再这片刻,那把声音继续道:“陛下有旨,凡有举报者,一经核实,朝廷即刻赏白银百两。”

    街道上,一时间重兵镇压,无数正在议论丞相大人一事的好事者,纷纷被捉起来,关入大牢中。

    顺天府牢中,两名牢卒正在审问捉来的犯人。

    “说,是谁让你散播谣言的。”

    “我不知道谁,人家给了我一锭银子,让我怎么说,就怎么说。”

    “银子呢?”牢卒一鞭怕在那人旁边的地上,地上马上出现一条深深的痕迹。

    那人浑身一震,生怕鞭子抽在他身上,马上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道;“在在……在这里,银子太大,小的还没舍得花掉,请大人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小的什么愿意招。”

    其他被捉进来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掏出一定银子,高高举在头顶上,大声叫道:“我们也愿意招,是有人给我们银子,让我们到处说丞相大人快死了,我们不要银子了,求你们不要打我们。”

    白花花的银子被一锭一锭的收上来,那些人也被送到一边,免去了鞭打。

    那些没有银子的人,纷纷大叫冤枉,谁也没想到,他们只是在大街上闲聊几句,也是触犯国法,一下就成阶下囚。

    “我招,我招,是郁府的管家让我们这么做的。”

    在连续的“严刑烤问”了几个人后,终于有人害怕牢卒手中鞭子抽打在自己身上,说出了一个名字。

    其他人听到后,纷纷大声叫道:“对,就是郁府,就是郁府让我们这样做,他给了银子,只是花掉了而已。”

    薄情、箫遥、甄英杰站大牢的门外,听到里面的叫声,眼中没有丝毫的意外,似是早就料到的。

    薄情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太皇太后、郁府竟然用这么愚蠢的方法跟他们斗,简直是自寻死路。

    箫谨天提醒她要以假乱真,只是所谓的以假乱真,不是假传言乱真传言,是以人乱人。

    这些被捕的人当中,有被郁府收买的人,也有薄情的人,还有喜欢聊八卦的普通百姓。

    无论是谁的人,只要当中有一人提到郁府,其他人为了免受刑罚之苦,自在跟着起哄。

    再加上那一锭锭白花花的,从郁府偷出来的,有郁府印鉴的银子,郁府造谣生事,动乱国本就是铁证如山的事情。

    翌日,箫谨天处置郁府的圣旨一下,天下一片哗然。

    慈宁宫中,莲姑姑正给太皇太后捶腿,一宫女慌慌张张的冲进来:“太皇太后,不好了,不好了……”

    莲姑姑一眼扫过去:“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宫女扑一下跪在地上道:“太皇太后,前朝刚传来消息,郁家造谣乱国,陛下下旨,查抄郁家,郁家上下明日在帝都广场当众处斩,以儆效尤。”

    “什么?”

    太皇太后猛的坐起身,盯着宫女一会儿,两眼一翻,整个人往后倒。

    莲姑姑连忙扶道:“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快传御医,快传御医……”

    慈宁宫中乱成一团……

    第二天,天空上,开始稀稀拉拉的飘起雪花。

    这可是建立帝朝以来,陛下第一次下旨抄家灭族啊!

    帝都广场上,一早就围满观看行刑的百姓,就连四周的酒楼窗口向着广场的雅间,昨日就被预订一空。

    郁家上下三百多口人,其中包括襁褓中的婴儿,全都被押跪在广场上,像是认命了一般,全都跪在那邢台上一动不动,那怕是哭也是无声的哭,众人不禁有些奇怪。

    他们哪里知道,箫谨天为了防止他们在刑场上乱说话,早就命人点他们的穴道,让他们想叫,也叫不出。

    “嫂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结果,难怪你一点都不担心。”慕昭月站在窗口前,兴奋的叫道。

    薄情没有回答慕昭月,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而这种正是来自郁家三百多口人的安静。

    跪在最前面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郁家的当家人,太皇太后的亲哥哥。

    此时正抬头看着天,欲哭无泪,都梦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让人照太皇太后吩咐,散播几实话而已,就惹来灭门之灾,简直是没天理啊!

    可惜,他叫不出来。

    因为帝宫里那个天,不给他们申冤的机会。

    就在围观的人群中,一名头发凌乱的,裹着一件破斗篷,连脸都被遮住大半的男子,正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眼内露出一丝冰冷。

    男子喃喃的道:“薄情,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封住别人的穴道,不让别人申冤,这样天理不容的事情,看你怎么收场,看你怎么被千夫所指。

    男子不顾别人的咒骂,用力挤到围观队伍的最前面,暗暗运内力,朝跪在刑台上的人,凌空弹去,刹时间,刑场响起了第一声喊冤声。

    “冤枉……”

    有了第一声,被封住穴位的人一愣,回过神后,马上大声叫冤。

    刑场上喊冤声,哭喊声,瞬间响彻广场的天空,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监斩的甄英杰,一时措手不及。

    郁家家主马上大声叫道:“我们是冤枉的……”

    “我们没有散播谣言……”

    “我们说的都是真的……”

    “……”

    郁家主的儿子,郁家大爷也大声叫道:“若我们造谣,为什么要封住我等的穴道,不让我等哭喊,不让我等叫冤。但是,苍天有眼,看到我们郁家冤屈,让我等叫了出来……”

    郁家二爷也大声的叫道:“若我们是造谣乱国,为什么不让丞相大人出来,只要他站出来,我们的谣言就不攻而破,为什么宁愿软禁禁丞相夫人,也不敢让丞相大人站出来,因为我们说的是事实,丞相大人就是昏迷不醒,丞相夫人不顾律法,擅自批阅公文……”

    郁家主对苍天大声哭诉道:“国法不公啊,丞相夫人擅自批阅公文,欺君犯上不论罪,我们郁家,只是实话实说,却要承受灭门之灾,苍天啊,你开开眼吧……”

    郁家大爷的话一出,马上引起围观百姓们猜疑,再加郁家二爷一番义愤的话,再配合上郁家主的哭诉,百姓们开始有些动摇,纷纷议论起来。

    “难怪他们一直无声哭喊,原来是被封了穴道。”

    “难道谣言是真的,不然,为什么不让人家喊冤?”

    “就是,是不是谣言,丞相大人出来一站不就知道了。”

    “……”

    场面有些失控,甄英杰一拍惊堂木道:“肃静,郁家主,你还好意思喊冤,你造谣乱国,人证、物证俱全,可谓是铁证如山。天帝陛下岂能再容你等在刑场胡言乱语,扰乱民心,逼不得已封住你等的穴道……”

    郁家大爷和二爷约好似的,齐声叫起来:“让丞相大人出来,当面对质,不然我等死不甘心。”

    郁家主也叫道:“天帝陛下是非不明,草菅人命,郁家不服,天下百姓不服……”

    “杀丞相夫人,匡正律法。”

    “让丞相大人当众对质,不然郁家不服。”

    “杀死丞相夫人,匡正律法……”

    “……”

    郁家喊冤、叫屈的声音,在广场连成一片。

    郁家已经咬定箫谨天的弱点,只要慕昭明不现身,天下百姓就会相信他们的话,就会对朝廷的决策产生怀疑。

    帝朝才刚刚建成,民心有多重要,他们郁家懂得的,他们就利用这一点,看箫谨天能拿他们怎么样。

    薄情看到这一幕,眉头不由深深的锁起,郁家已经捏冷了朝廷、捏准了箫谨天的弱点。

    以百姓的信念为威胁,煽动百姓为他们申冤,只要轻飏不现身,这次斩首示众就名不正,言不顺。

    想到这里,薄情忽然站起身,缓缓走下出雅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