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255章 太妃懿旨

    似是感觉到梵堑的情绪变化,庄周俊秀的眉心一蹙起,淡淡的警告道:“堑世子,你最好别乱来,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弄不好会身败名裂。

    “放心,我不会乱来。”

    梵堑呷着茶水道,垂下眼眸,又是另一番心思。

    回想当年那一剑,再偏一点点,她永远消失了,真是可惜啊!

    “少主,你为什么……”

    惊鸿茶庄的大门前,庄周刚送走梵堑,一直跟在庄周身边的护卫,忽然淡淡的开口中。

    庄周抬头,着窗外,初升起的明月,淡淡的道:“人生太短,不想把时间浪费无谓的仇恨中。”

    而且,从来恨由爱生,恨越多,爱越深。

    六年前,他打了她一掌,无论生死,她欠他的,都已经还清。

    两不相欠,不爱,不恨,唯有,也只剩下无情,相信聪明如她,亦是同样的想法。

    至于梵堑,他的恨,与自己无干,不过是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提醒他一言而已。

    趟若他日,薄情会杀了他,自己也不会觉得意外,因为梵堑永远不知道,他的嫉妒其实来自他的自卑。

    “好了,时候不早,我们回去吧。”

    庄周上了自己马车,护卫也随之跳上自己的马车,朝庄府走。

    “哥哥,你回来了。”

    刚回到自己的院子,走下马车,就到庄梦蝶从不远走来,似是一早就在那里等着他。

    庄周停下脚步,淡淡的道:“小蝶,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

    庄梦蝶走上前,犹豫了一下道:“哥哥,今天星华公主来过,说是给哥哥送礼?”

    “什么礼?”庄周淡淡的道。

    “是云丝锦。”说完后,故意了庄周一眼,继续道:“可是母亲到后,就说是公主被骗了,那根本就不是云丝锦,而且我听外面传……”庄梦蝶巧妙的没有说完后面的话。

    庄周淡淡的道:“我知道了,那是别人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最近外面在传什么事情,他岂会不知。

    星华公主,花了五十万两,买了一匹上等江南雪缎,这样的事情,迟早会传开,沦为别人的笑谈,也是意料中的事情,有什么好惊讶的。

    “星华公主说是薄家少主,她……”

    “我说过了,此事与我们庄府无关。”庄周冷漠的打断庄梦蝶。

    梵星华想让庄府替她出头,正如薄情当日所说,一个小小昭仪生的,连封号都没有公主,还不配。

    庄梦蝶自上次吃了薄情的亏后,就成了府中,诸位小姐取笑的对象,说不恨薄情是假的。

    恰好星华公主同样在薄情手中上吃亏,两人是一拍即合。

    星华公主已经回宫,想请太后出面处理此事,因为当时庄周也在场,就想让庄周出面,指证是薄情欺骗了星华公主,而说服庄周一事,就交给了庄梦蝶。

    庄梦蝶是满怀希望的在门外等了大半天,没想最后等到的,是这样的结果。

    自己的兄长根本不愿意理会此事,就同上次在大街上,他没有出现帮自己一样。

    “可是,星华公主,已经请示太后了。”庄梦蝶不甘的道。

    “那也与我无关,更与庄府无关。”庄周抛下一句微带警告的话,头也不回的走入自己的庭院。

    庄梦蝶正想追上去,一道身影已经拦在她面前,对方面无表情的道:“梦蝶小姐,少主不想被打扰。”

    “古如斯,你……”庄梦蝶一脸怒火的着对方,却只是敢怒不言。

    古如斯不知是庄周,从哪里找来的护卫,两人的关系亦主、亦仆、亦友,有时候连他的话,连父亲都不敢逆驳,更何况她只是小小的庶女。

    庄梦蝶冲着古如斯瞪一眼,无奈的转身往来路走,心里开始慢慢盘算。

    自己的兄长不肯出面,她应该怎么跟星华公主交待,万一星华公主已经跟太后说好,到时又如何收场。

    想想,不禁有些后悔,不应该听星华公主的怂恿,答应说服兄长出面作证。

    这回的祸,可比上次薄家那帮白吃白喝的家伙,难收场多了,搞不好还要挨太后一顿狠批。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飞快的走回自己的住处。

    薄情正在替慕昭明做衣服,灵雎忽然走进来,合上门,淡淡的道:“主子,影魅传出消息,星华公主把被骗的事情,告到东西两宫太后处,请主子小心。”

    薄情眉头一蹙,不悦的道:“传信给影魅,以后后宫里面,这些女人间小伎俩消息就不用传信,以免暴露她的身份,让她务必小心谨慎,冥帝……不好对付。”

    从娘亲口中知道梵氏的阴谋后,对梵氏一族又有了深一层的认识。

    自己已经对计划做了全新的调整,影魅是一枚很重要的棋子,绝不能用在这些女人间的无聊小事上。

    “奴婢明白。”

    灵雎也参与计划的人,自然知道计划的变动。

    新的计划,比原来的更庞大,更细密谨慎,自然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这次影魅是太心急表现。

    薄情头也不抬的道:“让影魅沉住气,没有收到指示的情况下,好好享受现在生活,什么也不用管。”

    以梵氏一族老谋深算,小心谨慎的性格,自梵星月回来后,暗中一定有不少人在盯着,她只要有一点表现得不像梵星月,就会成为别人手上的棋子,反过来对付自己。

    “是。”

    灵雎明智的没有再提及那事,因为他们什么消息也没有收到。

    到薄情正玉手秋飞,飞针走线的缝制一件衣服,忽然淡淡的一笑道:“主子,倒是有闲情逸致做衣服,有人是等得不耐烦了,正急着要见主子呢?”

    薄情正引入一根银蓝色的丝线,淡淡的道:“你说人是康明珠吧,先让她到我这里,一会儿亲自送她到娘亲那里。”

    兰姨已经不在,娘亲身边也总得有个人照顾才行。

    珊瑚是她的人,自己暂时还离不开她,帛儿目前不好露面,灵雎的事情不比她少,也不合适。

    康明珠的底,她已经让珊瑚调查清楚,背景算干净,最重要的是,康明珠的亲娘去世前,就是由她亲自照顾,照顾得十分细心周到。

    再加上她在康家人的心目,已经是死掉的人,而她在康家,也没有太多的牵挂,让她照顾娘亲,最合适不过。

    灵雎含笑道:“原来主子早有安排,是奴婢急躁了。”

    薄情淡淡的笑道:“你去安排吧。”

    康明珠忐忑不安的跟珊瑚,想着马上就要见到薄家少主,心里不由的一阵紧张。

    当日只见过薄情一面,就下定决心不再回城主府后,就随着他们一起回到帝都。

    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薄府,虽然在这里好吃、好住、好穿,而且都是以往在城府,想不不敢想的东西。

    只是这样白吃白喝,她心里总有一丝不安。

    那天刚好见到灵雎,就跟灵雎提了一声,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结果,少主竟然马上要见她。

    想到当日那一面,她至今难忘,从小至大,厉害的女人她见过,她从未见过这么强势的女子,那怕城主府里,最得宠,最厉害的女人,也不及少主的一分一毫,那时她决定要跟着少主走。

    低着头走入薄情房,恭恭敬敬的行礼道:“明珠见过少主。”

    薄情正着一份从无极城发来的紧急公文,听到她的话,淡淡的道:“起来吧。”

    康明珠依然起身,静静的站在一边,头也不敢抬,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一点声音都打扰到薄情办事。

    这些小动作,全都落在薄情的眼中。

    薄情放好手中的公文,端起珊瑚新沏好的茶,抿了一口,细细的打量着下面的女子,差不多的年纪,也很漂亮。

    基于珊瑚对她那天在广场上表现,做了十分细致的描述,得她是个有胆色的女子,所以临走那天,才会同意,她跟他们一起走。

    “康小姐,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否真的决定放弃过往的一切。”薄情的声音很轻很淡,却有着不容人抗拒的魄力。

    这种强势的魄力之下,没有人可以在她面前说半句假话。

    “是,我决定了。”康明珠虽然一直垂着并没有,语气很明确的道。

    进来皓月之前,珊瑚就跟她说过,跟在少主身边,就意味着放弃过去所拥有的一切。

    意味她不再是无极城城主府大小姐,只是听从少主调遣的,无数人员中的其中一员。

    想想自己的娘亲,辛苦一辈子都为了爹,可是后来,爹当上了城主,却嫌弃她年老色衰,小妾一个一个的娶进府中,对娘亲却连一眼都多余的。

    那些小妾欺负,爹却当作没到,甚至是娘亲死,他也没再她一眼,自己绝不要走娘亲的老路。

    扑一下跪在地上,斩钉截铁的道:“奴婢拜见少主。”

    薄情淡淡一笑,很满意康明珠的表现。

    原本这种小事,交由古叔就行,只是娘亲吃了那么多苦,自己不能亲自侍俸左右,总要给她挑一个可心的人使唤才行,才把康明珠带回薄府。

    康明珠,她不需要她有多聪明,关键是她得足够的勇气,足够的忠心,肯吃苦就行,含笑道:“你跟我来吧。”

    薄情带着康明珠来到薄言的屋内。

    薄言一身银蓝色的华服,一如既往的,端庄的坐在小几前,细心的修剪着花枝。

    此时,薄言正拿着一枝红色的美人蕉,细心的插在花泥上,到薄情他们进来,不由抬起头浅浅一笑:“来了。”

    “娘亲,我嫉妒了,你对这些花草,比对我还细心。”薄情走过去,撒娇似的,靠在薄言身上。

    “傻丫头,它们能跟你比吗?”薄言宠溺的一笑,却继续修剪着花枝,似是故意挑起薄情的醋意。

    “娘亲……”薄情整个人都腻在薄言身上。

    “好了,好了,这么大了还撒娇,不知羞。”

    薄言无奈的放下手上的剪刀和花枝,回身抱着薄情,温柔的道:“这些花花草草,是在捧娘亲手上,你是在娘亲藏心上,能比吗?”玉手轻轻理着薄情披着的长发。

    慵懒得跟小猫似的,枕在薄言的腿上,薄情一脸高兴的道:“这还差不多,不枉女儿这些日子以来,日夜为娘亲的事情操心。”

    懒洋洋的坐起来,朝门外慵懒的道:“进来吧。”

    康明珠垂下着头,从外面走进来,恭恭敬敬的跪下道:“奴婢参见族主。”

    “情儿,这是……”薄言不解的着薄情。

    薄情抱着她含笑道:“娘亲,这是康明珠,女儿不能常常陪在你身边,珊瑚和灵雎他们又各自有事,让你一个人待着,我不放心,就给你找了个人,以后让她陪着娘亲身边,你也不会寂寞,可好?”

    “是不是有了她,你以后就不用来娘亲了。”薄言假装生气的道。

    “当然不会,我一日不见娘亲,如隔三秋,吃不好,睡不香,办事不专心,走路也摔跤……”

    薄情张口就说一串肉麻话,逗得薄言笑得花枝乱颤,拧着她的小脸道:“你这坏丫头,越来越坏,连你娘我也敢调戏,说这些肉麻话,也不害臊,我不拧你。”作状在薄情身上拧了几下。

    母女二人一番打闹,让康明珠得目瞪口呆,原本的紧张也跑掉了三分,原来以为,薄情会给自己什么任务之类的,没想到仅是照顾族主的起居,不禁芫然一笑。

    两人打闹够了,相互理了下下对方的衣裳,端端正正的坐在康明珠面前。

    薄言淡淡的打量一眼康明珠,含笑道:“抬起头,让我瞧瞧。”

    康明珠缓缓抬起头,当到面前坐着的母女二人,面上不由的一阵石化,连呼吸也窒息了一般。

    之前见薄情,不是薄情蒙着面纱,就是她一直低着不头,不敢正视,乍然见眼前,坐着一对风华绝代的美女,若不是之前谈话,根本不敢想象他们是母女,分明是一对姐妹花。

    两人都有一双,能让日月星辰失色的大眼眸,如烟的黛眉,挺直娇俏的小鼻子,若要说区别,就在他们的唇上,一人是樱桃小口,一人的朱唇,是饱满似过头的徘徊花花瓣。

    明明是如此相似的两人,却因为一点小小的区别,展现出不同的风情。

    说不清谁更娇,谁更美,谁更加魅惑,谁更加妩媚动人,反正就是四个字——倾国倾城。

    薄言似是已经习惯这种目光,含笑道:“你是情儿选上来的,她放心,我也就放心。”

    闻言,康明珠知道自己过了,伏下身体道:“奴婢叩见主子。”

    随之抬起头道:“主子,奴婢有个小小的请求,请主子成全。”

    薄言和薄情对视一眼,淡淡的道:“你说吧。”

    康明珠伏在地上:“奴婢,想请主子赐奴婢一个名字。”新的名字,代表着康明珠,已经彻底死在当日的刺杀中。

    母女二人,淡淡的一笑,薄言想了想道:“以前我的丫头,大部分以花为名,现在也该改一改,你以后就唤清梦吧。”

    “奴婢谢主子赐名。”康明珠,不清梦,马上叩头。

    “清梦,娘亲是提醒我,每天不要来得太早,免得扰你清梦吗?”薄情打趣的道。

    “你这坏丫头,又编排起我来。”薄言作状打了一下薄情。

    珊瑚忽然从外走进来,小脸出现一抹凝重道:“主子,古总管来报,门外骆太妃的公公,送来骆太妃懿旨,三日后,在她的娘家齐国公府,审问主子欺骗星华公主一事。”

    薄情的眉头,微微一蹙,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