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256章 人不如铁

    第256章 人不如铁

    骆太妃,是先帝的贤妃,育有一子——梵青凌,先帝驾崩后,封为肃敬贤太妃,梵清凌也封为凌王。

    骆太妃素日里,就与庄太昭仪来往甚密,二人的私交也颇好,齐国公府是将门,手掌重兵近百万,也养就了骆太妃好抱打不平的冲动性格。

    那日听到梵星华的一番哭诉,不由的拍案而起,连想都没想,就派人到薄府、庄府、姜府,与此事在关的三府传懿旨,命三人三日后齐国公府,由她与凌王一起公审此案。

    消息也不径而走,弄得整个龙城皆知中,百姓们纷纷在背地里讨论此事,是非对错难以定论。

    有人说,薄家少主不应该骗星华公主,让皇家颜面何存。

    有人说,星华公主不应该把事情闹在,反让皇家失颜面。

    有人说,此事让陛下十分震怒,所以才让骆太妃与凌王,同审此案……

    三日不到的时间,整个龙城已经传得纷纷扬扬,众人看待薄府的目光,是一副风雨欲来的画面,让他们得罪了公主,得罪了皇室,这叫自不力量,不知天高地厚。

    就在众人传说纷纷中,另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也悄悄的到来,一封密函送到薄情手上。

    皓月阁书中,珊瑚听着外面传闻,一脸不甘的道:“明明那星华公主强买强卖,怎么倒变成是主子在欺骗她,不要脸的东西。”

    薄情看到密函后,淡淡的一笑道:“错,他们正是因为要脸,才这样做。”却不知道越是掩饰,越是露出破绽。

    只是,帝王是不会有错,皇室是不会有错,因为他们不能有错,所以错的永远是普通的老百姓,老百姓不错也得错。

    灵雎一脸淡然的道:“欲盖弥彰之说,掩耳盗铃而已,是非公断自在人心,没有什么好生气的。”

    薄情把手中的密函递给她,灵雎接过密函看了一眼,皱起眉头道:“主子准备怎么安排,这时间可跟到齐国府的时间撞在一起。”

    “到时我自有安排。”

    薄情慵懒的伸一下腰,淡淡的道:“查一查上面提到的几个男人,事无巨细,我要了解他们的一切。”

    灵雎淡淡的应了一是,能让主子看重的事情,必然十分重要,放下手中的密函,亲自出去办理薄情交待的事情。

    薄情重新拿起密函,原来明天就是与朝廷议定,上交无极铁的日期和价钱的日子,这可是重中之重的事情,也是她给朝廷的报复。

    往年,皆是只有皇帝派出的,接收无极铁的大臣和薄家的大长老一起商议此事,今年往年多了几人,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庄周。

    庄周,薄情唇角微微扬起,想必他就是此次,冥帝跟薄家谈判的筹码,倒要看看他,有几斤几两。

    宫中,骆太妃殿内,星华公主与庄昭仪正在骆太妃跟前奉承,母女二人说说笑笑的,尽是一些恭维奉承的话。

    三人正说到开心处,梵星华忽然一脸凝重道:“太妃娘娘 ,明日一事,如今帝都中传得纷纷扬扬,只怕薄家少主,到时会玩什么阴谋花样,我们是不是应该早做准备,以防万一啊。”

    骆太妃不以为然的道:“一个黄毛小丫头,能玩出什么,本宫的话,难不成她敢不听。你放心,明天我让人亲自到薄府接她,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梵星华眼眸内微微一喜,心里暗道:“薄情,看你这回是插翅难飞吧。”

    描绘得十分精致的面容上,却温柔婉转的含笑道:“还是太妃娘娘有办法,若换成星华,断想不到这样的好法子。”不是想不到,而是没能力。

    骆太妃一派端庄大气的坐宝座中,摆弄着手上的护甲道:“你年纪尚小,又是养在深宫中,涉世未深,遇上那薄家少主,自然是要吃亏的。”

    “是,谢太妃娘娘教诲。”梵星华微微的垂下头。

    “本宫已经传话给齐国公府,让我那侄子领兵三百,镇守在薄府外面,看她如何躲避。”骆太妃自信满满的道。

    看到这一幕,星华公主更加惊喜,骆太妃果然厉害,一出手就三百人马,镇守在薄府,看来,薄情这回是在劫难逃。

    三天时间,眨眼即过。

    用过早膳,珊瑚正在侍候薄情更衣,灵雎从外面走来道:“主子,齐国公府的大公子,骆奇锋忽然带着三百人马正守在大门外面,主子要不要从后门走。”

    “不必,随他们去。”薄情淡淡的道,随手把臂钏套在手臂上。

    珊瑚又把两朵新采下来的,大红色的彼岸花,固定在发髻靠耳边的一侧。

    其余的长发如身上黑色绸缎披散在身后,再取出一块黑色的面纱,熟练的替薄情戴上。

    “主子,好了。”珊瑚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薄情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含笑道:“珊瑚真是越来越知道我的心意,今天的打扮很好。”

    闻言,灵雎不由的看了一眼薄情,眼中不由的露出一抹惊艳,冷艳、妩媚、纯净、邪恶……这几种独特的气质,融汇在一个人身上,有着无法言喻的风情,只知道自己的灵魂也为之一颤。

    “走吧。”

    薄情只是称赞珊瑚,对于是自己有多美,从不理会,也从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装饰华贵的马车,以正常的速度,缓缓的朝目的地前进。

    自出了薄府后,马车就被一队武装整齐的军队,紧密的护在中间,不知情的人,还以是朝廷在保护什么重要人物。

    看到这前后左右挟攻的架势,珊瑚不免抱怨一番:“齐国公府的王八蛋,当主子是犯人,真想出去狠狠揍他们一顿。”

    薄情只是淡淡的一笑:“让他们嚣张一下又何防。”

    由他们这样跟在身后,不必她出手,自然会有人收拾他们,很快就会有他们哭的时候。

    此时,龙城中,百姓闪清楚的知道,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骆太妃与凌王要在这一天,公审薄情欺骗星华公主一案。

    薄家少主、庄家少主,蓝山布庄的管事和掌柜,数位涉案人员,已经在三天前收到了骆太妃的懿旨,于这一日,聚于齐国公府,接受骆太妃和凌王的审问。

    龙城中的大小酒楼,茶肆、客栈中,早早已经聚满好事者。

    就等着从齐国公府传的第一手消息,却不知道与此同时,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也在这一日中进行。

    城中,某一座装修华贵的茶庄,几名锦袍华服,金冠玉带的男人聚在一起。

    以一种无比冷漠的态度,对于外面将要发生的事情,完全充耳不闻。

    甚至是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似乎世间上,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憾动摇他们无比坚定的内心。

    而就在离此茶庄不无远的十字口,薄情的马车正与骆奇锋的三百精兵却对持开,看情形,双方已经到剑拔弩张的地步,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

    原本准备围观的百姓,看到这紧张的画面,自觉躲得远远的,以免被无辜殃及。

    但是,路口四周的酒楼茶庄内,大门前、窗口上全都挤满了人,看眼前的一幕,面上充满了激动。

    薄家少主的女护卫,要跟骆将军打,睢她那小身板,行吗?众人不由的暗暗为灵雎担心。

    “骆奇锋,我家少主还有要事要办,滚开,不然我斩尽你的手下。”

    灵雎站在马车的驾座上,冲着马车前面,骑在马上的披着铠甲,一脸傲气的英伟男子一阵冷喝。

    骆奇锋跨在马上,扯着嘴角笑道:“好大的口气,斩尽我的手下,现在本将军给你们一条路,跟我们到齐国公府,不然,你们休想离开此……”

    地字还没有出口,灵雎已经一剑扫出。

    只听一阵金属跌落地上声音,离马车最近的一排士兵,手中长枪的枪头,纷纷断落在地上。

    那一排士兵看看没有枪头的长枪,又看看马车上的灵雎,面上的肌内不由猛然的抽搐起来。

    四周围观的百姓,嘴巴也张得老大,那三百名士兵也暗暗的惊讶不已。

    这女子的武功好厉害,仅是随意挥出的剑气,就能断掉他们的兵器,心中一阵骇然,不禁生出几怯意。

    骆奇锋看到后,心中也一阵惊涛骇浪,没想到灵雎的武功如此高强,一剑就震住了全场,连自己出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究竟是拦还是不拦?

    正在犹豫中,就听到灵雎冷冷的道:“这是警告,若是再不退开,断就不是枪头,而是你们的脑袋。”

    哼!骆奇锋冷笑一声:“本将军就不信,你敢杀了他们,他们可都是华夏帝国的勇士,你杀得起吗?”

    灵雎不以为然的道:“我家主子办的大事,你们却在这里阻扰,事情若办不成,他们早晚也会死在战场上面,倒不如现在我杀死他们,还能得个全尸,和一副好棺木。”

    这……

    士兵们看向骆奇峰,骆奇峰又看向灵雎,面上也是一阵犹豫。

    瞬间又想到另一事,一直镇守边城的父亲,不久前突然从边城赶回来,莫非他们有什么重要事情商议。

    薄家不是普通人家,薄少主也不是普通人,她要办的自然是大事,或许跟父亲突然从边城上回来有关,只是太妃的懿旨,他也不能不遵,心中一阵为难。

    “骆将军是明白人,应该分得清轻重。”

    从马车内飘一把微微沙哑,却异常冰冷的声音,声音中淡淡的警告,让骆奇峰心里一颤。

    灵雎冷冷的道:“骆将军,虽然你们齐国公府军功无数,宫内又有太妃,但是擅自调兵入城,现在闹得满城皆知,就没有想过其中的后果吗?”

    骆奇峰面上有些不自然,却一副不以为然的道:“这点不劳姑娘操心,他们只是府内的亲兵,不过,要我等不阻拦也行,本将军得跟着薄少主,待她办完事情后,再随本将军回齐国公府。”

    语气中,终究有一点点心虚,因为灵雎说的是实情。

    “灵雎,杀吧。”

    漠然如冰的声音,轻飘飘的从马车内传出,让在场的人不寒而僳。

    从语气中,已经听出对方没有商量的余地,薄情也不想浪费时间

    “你敢。”

    骆奇锋死死的盯着马车。

    薄家的少主究竟怎样的人,她要办什么事情,宁愿动手杀人,也不让他们跟着。

    薄情唇角一勾:“本少主有什么不敢,杀你,理所当然,陛下也不会追究,若是你再阻拦本少主,整个齐国公府也担不起。”

    闻言,骆奇锋依然不失强势的道:“太妃、凌王亲自已经驾临齐国公府,让你先办事后接审问,已经是本将军最大的让步,你不要得寸进尺。”这女子真是不好对付。

    审问?他们也配!

    薄情眼眸中内一阵讥讽,冷冷的道:“灵雎,杀无赦,一切由本少主担着。”

    骆奇锋眼眸内一紧,灵雎的剑已经如长蛇吐信般,飞快的扑来,手中的长枪本能的挥出,两人马上在路口上缠打起来,而那三百名士兵,则把薄情马车紧紧围住。

    灵雎的武功固然是厉害,但是骆奇锋这将军之名,也是在无数拼杀,实实在在的打出来,一把长枪灵活的舞起来,把自己包围得密不透风,灵雎一时也伤不到他。

    这么精彩的打斗,在龙城内可是十分罕见,不知不觉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围观的人也渐渐多起来,就连骆奇锋自己,也渐渐的沉浸到这场比拼中。

    这女子的武功,实在是太高强,自己一直苦于没有遇上真正的对手,不能提高枪法。

    眼下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不如就借她之力,突破自己的枪法,渐渐也忘记自己今天的正事。

    二人酣战,众人看得入迷,包围马车的士兵,也看得热血沸腾。

    忽然感觉到一阵风突然刮起,就没有太大的感觉,眼前的比斗实在是太精彩,谁会在意一阵无形的风。

    骆奇锋和灵雎正打得入迷,二人感觉到眼前忽然一道身影。

    还没有弄精楚是怎么事,胸前就被重重的拍了一掌,全身一阵冰冷,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同,一下子就飞出十几丈远。

    就在人们的目光,全部被骆奇锋飞走的身体吸引的时候,马车的车窗又微微动了一下,比斗现场只剩下灵雎一人,右手还握着剑,左中是挥掌的动作。

    这个姿势,让所有人都以为,骆奇锋是她拍飞的。

    但是她却很清楚,刚才自己根本没有碰到骆奇锋,而且这一掌完全是虚的,根本没有灌注内力,他怎么一下就飞走呢?

    回过神,似是想到什么,回头冲那些士兵,大声的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本姑娘刚才那一掌可不轻,你们将军是死,是活,可就看你们的表现,迟了可就没命了。”

    三百士兵们咽了咽口水,那里还敢再拦下灵雎,连将军都拦不住这女子,他们岂能拦住。

    现在将军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想都没想,就急急的朝骆奇锋的方向跑去。

    灵雎垂下眼眸冷冷一笑,飞快的跳上马车,车夫一动缰绳,马车就飞快的朝另一个方向奔去,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迅速的拐入其中一条不起眼小巷,然后驶入一家茶庄的后院。

    灵雎被拦在外面后院中,薄情依照密函上面的暗语,顺利的来到一所小院外面,轻轻的走入内,朝小院内指定的房间走。

    刚走近那间的大门正敞开着的房间,就听到一把火气、中气皆十足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薄家架子端得越来越大,都什么时辰了,人还没到,老子边关上事情多着呢。”

    薄情没有出声,悄然站在门边,淡淡的打量一眼。

    房间内总共有四人,坐在最上面的男人,不过四十岁的年纪,一袭白色的滚金边的华服,无限贵气,黑色的发长,一半束在金冠中,一半非常顺的披在身后。

    面容洁白,无比俊朗,却是龙相峥嵘,傲骨天生之势,不怒自威,眼眸中居然各有两个瞳孔,重瞳。

    随意看一眼,薄情心中一紧,好霸道的一双眼睛,好像灵魂都的震荡。

    若不是看过密函上,参加此次会吾名单,还真以为此人就是当今的冥帝陛下,可惜他不是。

    华夏帝宫中有两位太后,一位是先帝的原配,孝端母后皇太后,一位是冥帝的生母,孝康圣后皇太后。

    而眼前这位贵气、霸气十足的王爷,正是先帝原配孝端皇太后所出的,先帝的第三子,华夏帝国最具有神话色彩的逍遥王,战神王爷——梵风流。

    梵风流,没有战事的时候,日子就如他的名字一样,过得风流快活,若有战事,除非不出,出之必胜。

    战神王爷这一名号,也由此而得来,也是此番天下群起攻打东圣帝国,慕昭明列为最厉害的对手之一。

    此时,他不在前线战场,却突然出现在帝都,莫非前线有了大转变,还是此番会吾,有什么格外重要的事情。

    薄情还未来及打量其三人,上面的男子忽然开口道:“既然已经到了,就进来吧。”低沉的声音如古琴的最低声音,远长而淡泊,却自有一股震慑之力。

    房间内,另外三人的目光,刷一下落在薄情身上,随之眼眸中,全是的一阵疑惑不解,更多的是惊艳。

    庄周不是第一次看到薄情,但是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由轻轻吸了一口气,她天生就是用来蛊惑人心的。

    黑色的广袖曳地百褶凤尾裙,黑色的面纱遮住大半的容颜,黑色的长发二八分开,从头发较多一面的刘海开始编发辫,一直编到另一的耳后,然后绾成一个小打髻,冰魄玉簪固定发髻。

    整个人都裹在黑色中,却突然在耳后,怒放出两朵鲜红如火的彼岸花。

    这种视觉上强烈冲击效果,这种极端的搭配,怕也只有她这样,拥有强势气场的女子才能压得住。

    哼!片刻,房间内响起一声冷哼。

    只见一名腰身粗壮,满脸络腮胡中年大汉,不屑的道:“薄家的人都死光了不成,居然派个黄毛丫头来参加,这么重要的会吾。”

    挥挥大手,并没有也不抬的道;“快回去,让薄家能说话话的人过来,老子没时间陪小朋友玩游戏。”语气中充满不屑。

    薄情似是没听到一般,若无其事的走入内,不等上面的人开口,就施施然的在房间内唯一的空位,以最舒适的姿势坐在上面。

    抬起头,冲齐国公妖冶的笑道:“齐国公恐怕要失望了,大长老他们是不会来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齐国公开口就是一声大喝。

    薄情连忙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幽怨的道:“齐国公,你好凶,还有,你叫那么大声,人家的耳朵都被你震聋了。”

    玉手揉耳朵,无辜、幽怨的瞪一眼对方。

    其他人闻人言,面上一抽,就连齐国公自己也不由一怔。

    “我问你正经话呢。”齐国公怒目一瞪。

    “我说的也是正经话。”薄情提高音量吼回去。

    齐国公面上一滞,自己这面相,不怒而威,别说是自己的女儿,就连自己的妻子,看到也心生畏惧。

    这小丫头的胆子不小嘛。

    居然敢在自己发火的时候,捋老虎须,沉着声音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跑来闹腾什么,滚!”

    哼!薄情轻蔑的哼一声:“我们薄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看不顺眼,滚!”

    薄情三言两语,把对方的轻蔑一滴不漏的还回去,看她年纪小好欺负吗?

    谁欺负谁,还不知道呢。

    齐国公面上一僵,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被人吼,而且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小丫头,他颜面何存,高大身体猛一下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近薄情。

    薄情微微的抬起头瞟一眼,眼眸内露出一丝震惊,齐国公足足有七尺高,魁梧粗壮的身材像一座山。

    凶神恶煞的面相,似是一尊修罗,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若是换成别人,或许会被他的模样吓到。

    但是薄情嘛,其他人眼中露出一抹期待……

    七尺郎君三尺妻,

    画眉英雄竟屈膝。

    夜来并卧鸳鸯枕,

    凑得头齐脚不齐。

    噗……

    薄情刚刚念完,房间内众人,除了齐国公外,全不由的喷笑出声。

    齐国公高大魁梧的身体,石化似的僵在原地,一张满脸湖子的老脸,红得跟煮熟的大虾,第一次以自己的身高为耻。

    此时,那些初次见薄情的人才知道,这个小丫头不简单,不仅胆色过人,还很有急才嘛。

    齐国公这样,战场上号称煞神的人,竟然被这小丫头,捉弄得无力还击。

    “好了,时间有限,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梵风流收起笑容,打圆场,目角余光暗暗的看薄情一眼。

    齐国公红着脸,狠狠的瞪一眼薄情,冷哼一声回到自己的位置,薄情也不甘示弱的回他一个鬼脸。

    梵风流的目光从薄情和庄周脸上扫过,淡淡的道:“往年,皆是本王、薄家大长老两人商议此事,今年换了人,大家就彼此重新认识一番,以后见面,是常有的事情。”

    薄情心中微微一震,看来她送走长老们的事情,一早就被宫里的人知道。

    脸上依然带妩媚的笑容,微微沙哑的声音,极尽慵懒魅惑道:“密函上不是都有名字了吗,为什么还要介绍一遍呢?”

    “妖精。”齐国公不屑的道。

    “想不到齐国公英名盖世,没想这名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薄情一脸感慨的道,明知齐国公是在骂自己,却故作糊涂,把妖精说成是齐国公的名讳。

    齐国公又吃了薄情一个哑巴亏,再也不敢开口,只管拿眼睛直直的瞪着薄情。

    薄情心里冷冷一笑,微微垂下头,玉手绕着一缕发丝,故作娇羞的叫道:“齐国公,人家知道自己长得很美,你也不用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人家嘛,人家会害羞的。”玩不死你,不叫薄情。

    魅惑的声音,一下酥到众人的骨头里,而薄情,一双眼眸,人畜无害的看向齐国公。

    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其实里面包含着挑衅,不屑、轻蔑、讥讽……

    齐国公:“……”一阵无语。

    只好别过脸去,不再看薄情,这只死妖精。

    其他人不由的暗暗偷笑,齐公国一世的英明,平生无败绩,没想今天缕缕在一个小女子手中吃亏。

    庄周从容淡然的起身,透露着慧智的眼眸,淡然扫过众人,谦虚稳重的道:“晚辈庄周,见过王爷,齐国公,铁血侯,薄少主。”

    “本王早闻庄家少主,少年睿智,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梵风流淡淡的道,眼眸内没有半丝波动,似是见多不怪。

    薄情以极为慵懒,却给人一种无比端庄的姿态站起来,微微福了福,一脸妩媚的道:“晚辈薄情,见过王爷,齐国公,铁血侯,庄少主。”

    那把略微沙哑的声音,明明波澜不惊的语气,偏偏总是挠得人心痒痒,让人忍不住的一阵躁动。

    “薄少主刚回龙城不久,回府三天即夺回当家权,用一个多月时间掌控薄家所有产来,不可不谓是手段惊天,本王很是期待。”梵风流一双重瞳中,闪过一抹光彩,给人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薄情眼眸中微微一滞,含笑道:“长老们的年纪大了,本少主不忍心再折腾他们,把他们送到一处人间仙境,颐养天年,以感谢他们多年来,为薄家做出的贡献、牺牲。这也是他们的心愿。”

    庄周一脸震惊的看着薄情,自己还是小看了她,原来她的喜笑怒骂,仅是她的一种掩饰,背后的手段,连他都没有察觉到一分半毫,不可不谓是惊天手段。

    齐国公和铁血侯也不禁有些动容,连消遥王都视之为对手,可见其心智不是常人能及。

    尤其是齐国公,内心更是震憾无比,刚才还真是小看了这女子,没想到却是个玩阴谋、耍手段的高手。

    薄情脸上的笑容,妩媚让人心神荡,似娇似媚的道:“晚辈也就这点小打小闹的把戏,怎及得在场的诸位早经沙场。”心里却在不停的琢磨,逍遥王这样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华夏帝朝越是往高层接触,越是可怕。

    这里能人辈出,异人更是真是穷出不尽,看来她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才行。

    “铁血侯,吕不凡。”

    “齐国公,骆夔(kui)。”

    “齐国公,本少主要告状。”

    齐国公刚介绍完自己,薄情就叫起来,两撇浓眉一竖:“告什么状,恶人先告状,就有你的份。”

    薄情哼一声,瞪着齐国公,狠狠的道:“果然是子不教父之过,你儿子骆奇锋,今天,带着三百精兵来拦本少主路。”

    “你说什么,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齐国公面上先是一惊,随之马上摇头否认。

    自己的儿子他还不了解,怎么说也是将军,岂会明知故犯,肆自调动兵马入城,这可不是小罪。

    “什么不会,就在离此不远的十字路口,最后还打了起来,不然本少主也不会迟到,此事现在整个龙城的人都知道,本少主有什么好骗你的。”薄情面纱下的红唇,不悦的嘟起。

    齐国公想了想道:“此事,我自会查清楚,是非真假,我心里自有定夺。”心里却不由的生起一丝丝不安。

    而这一丝丝的不安,正是薄情想要的,她就是要乱他的心志。

    让他不能志心于谈判一事,解决骆奇锋的阻拦,办法有很多种,她偏偏到人多的地方才闹,就是这个原因。

    至于铁血侯,此人极为神秘,只能慢慢观察,才能找出他的弱点。

    至于梵风流的一番话,此时也算想明白了,他是在提醒二人,让他们小心自己。

    “本王梵风流,现在我们开始谈正事吧。”

    梵风流霸气的声音突然响起,一下把思路凌乱的齐国公惊醒。

    齐国公惊悚的看一眼薄情,眼中浮上一层愤怒和戒备,薄情却对他淡淡的一笑,弄得对方狼狈不已。

    这一幕被梵风流看在眼内,眼眸不由的微微眯起,心里对齐国公一阵失望,他已经被薄情完全吃死。

    “薄少主,你今年能上交多少无极铁。”梵风流淡淡的道。

    “只能上交去年一半,但是,价格……”薄情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上面的人道:“是去年的十倍。”

    “十倍,你为什么不去抢。”齐国公马上大声叫道,简直是疯子,这丫头脑子有问题。

    庄周剑眉一扬,惊讶的看着薄情,十倍的价钱,开什么玩笑。

    铁血侯也是一脸惊讶,随之淡淡的道:“这个价钱,只怕可以买好几个大活人,薄少主是不是有些过。”

    梵风流却没有任何的表现,薄情抬起看着众人,含笑道:“你们若是能回答我的问题,就知道薄家的无极铁是不是值这价钱。”

    “什么问题?”

    铁血侯的语气有些急,梵风流马上看向铁血候,显然对齐国公和铁血侯二人的先后失态,感到不满。

    薄情目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微微一笑:“知道人,为什么没有无极铁值钱吗?”语气波澜不惊。

    屋内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梵风流的眼瞳微微一缩,惊讶的看向薄情,而其他则一脸漠然的看着薄情,完全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众人皆在沉默,薄情一挑眉,缓缓的道:“知道两者的区别是什么吗?”有这么难吗?

    “我知道。”庄周忽然大声的叫道。

    “是什么?”薄情浅浅的一笑。

    ------题外话------

    抱歉,原本是想一下码万更的,结果不行,又被关在小黑屋中。

    七尺郎君三尺妻,

    英雄画眉要屈膝。

    夜来并卧鸳鸯枕,

    凑得头齐脚不齐。

    这首打油诗,是灵琲很久以前看书看到的,作者是谁忘记了。

    原来写的是一个矮子取了一个高的女子为妻。

    灵琲把前面两句修改了一下,变成一个很高的男人,取了一个身高一般的女子为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