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300章 无双公主

    第300章 无双公主

    “再送,梅园的梅花都要折光了。”薄情似笑非笑的道。

    帛儿和珊瑚嘴角一阵抽搐,主子这明明使的是欲擒故纵的招式,偏偏要骗着古绝玩。

    梧桐夜雨梅园里的梅花,哪有那么容易就折光。

    润城某处清静小院,一名侍女打扮的女子,站在门口上看了看,似是没看到要找东西,就退回房间内。

    “冰清,梅花呢。”

    房间内的女子,一身绿萼梅色的衣裙,头上戴着同色的纱帽,庶住了容颜,静静的坐在琴前,看到侍女空手而归,有些疑惑的问。

    冰清也奇怪的道:“主子,今天园里没有梅花,想是那人见主子一直没反应,就没有再送。”

    女子喃喃自语道:“四十九天,他足足送了四十九天的梅花,却为何不再多坚持一段时间呢?”

    冰清不以为然的道:“这才九月底的天,想是那梅花十分难得,没有梅花,他也不好意思来。”

    “或许吧。”

    女子淡淡的道:“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吧?别误了哥哥的事情。”

    冰清信心满满的道:“主子放心,已经收拾妥当,误不了。只等那惊华公主一出现,我们就动手。”

    沥城与润城相差不过几十里地,历来是都是各国使臣入都的必经之地,而沥城中,最负盛名的客栈莫过于阳春白雪。

    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过往行商、文人墨客、王孙公子,富豪权贵必入之地。

    阳春白雪名为客栈,实则是一府华贵非凡的庭院,各国使臣经往在此,洗却一路风尘后,从容入帝都。

    梵堑第一次出远门,梵风流特意派出四名古家的暗卫保护,再加上一千的精兵开路和,一路上也算平安无事,到达沥城后,直接就往阳春白雪走。

    “奴才(奴婢)参见殿下风流仕途。”

    简公公和冰凌姑姑是随薄情的仪仗来,二人早就收到主子的传信,到了沥城后直接到阳春白雪。

    薄情淡淡笑道:“起来吧。”

    看着外面走进来的人,含笑道:“堑哥哥,你这一路上还算安稳吧。”

    梵堑其实早就来到外面,看着坐在摇椅中的女子,一身家常衣裙,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上,脸上带着和顺的笑容。

    眼眸中露出一抹别样情绪,因为他知道,这女子其实一点也不和顺,而是心狠手辣。

    蓦然听到那一声堑哥哥,再看她脸上浅浅如微波轻漾的笑容,脸上没有大多的意外,只是淡淡的一笑。

    暗暗的深吸气,调整好情绪,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还好,有古家的人在,倒也没什么大事。”除了几次不上层次的暗杀,还倒真的没什么事情。

    “那就好。”

    薄情似是未注意的梵堑的小动作,轻声笑道:“我定了傲雪、凌霜两苑,堑哥哥一路上也辛苦了,不如先到傲雪苑休息,晚上用膳时,你我兄妹再聚吧。”

    清淡如菊的笑容,似是已经忘记,当年梵堑曾经刺过自己一剑,而且是穿胸而过的一剑。

    梵堑似是摸不透薄情的心思,微微的点头往外面走,忽然在外面看守的护卫走进来道:“启禀殿下,外面来了一名女子,说她家主子很喜欢傲雪这个名字,问殿下可不可以让与他们。”

    “放肆,这些小问题还要问殿下吗?”简公公马上吆喝道。

    “殿下与世子爷是什么身份,岂是她说让就让,还不去打发走。”冰凌姑姑也不悦的瞪一眼那护卫。

    那护卫犹豫了一下道:“那女子说,她家主子是苍穹帝朝的绿萼公主。”

    梵堑冷笑一声,不屑的道:“真是笑话,难道我们华夏还怕了他们苍穹不成,还不快滚出去。”

    薄情的眉毛一挑,梵堑今天有些不一样,马上给珊瑚一个眼色,含笑道:“堑哥哥说得是,如今我们华夏帝朝正国富兵强,何须惧怕苍穹,大不了我麾军北上,与苍穹大干一仗,打他个落花流水。”

    珊瑚却趁机,悄悄退出大厅,溜出外面。

    梵堑也点头,微微笑道:“惊华说得是,苍穹称雄的年代,早已是历史。你这一路也累了,也需要好好的休息,我不打扰,晚上再见!”微微颌首后,走出凌霜苑。

    珊瑚从外面走进来,轻声道:“不出主子所料,那名护卫出去后,果然一直在暗暗偷窥,我们苑内的防护布置情况,似是要对主子您……不利。”

    简公公闻言有人对自己的主子不利,马上就急了,一脸担忧的道:“殿下,要不咱们还是即刻起程,前往润城,或者是咱发信给昭明丞相,让他前来接殿下,有他一路相护,或许会安全些。”

    薄情淡淡的一笑,在她和慕昭明的地盘上,还有谁敢动她一毫,那叫找死。

    摇摇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必大惊小怪,失了华夏的声威。”

    “殿下……”

    “我累了,想休息,你们都退下吧。”薄情不容反对的道,赶了一晚的夜路,她是真的累。

    梵堑回到傲雪苑,迸退众人后,方才那名护卫马上从窗口内跳进来,冷笑道:“惊华公主也不过如此,居然没有认出太子殿下您冠冕下的荣光最新章节。”

    云天大陆上三大帝朝,箫谨天才准备大婚,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个儿子,梵风流也只有薄情这个皇太女,能称为之太子殿下的,当然只有苍穹的太子慕容无极。

    眼前人,显而易见,不是梵堑,而是慕容无极假扮的。

    无极太子顶着梵堑的脸,淡淡的笑道:“幸好有无双公主在前头,故意使计布下疑云,让惊华公主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她的替身上面,不然也骗不到惊华公主。至于那梵堑……”眼中露出一抹讥讽。

    那名护卫轻蔑的道:“自以为是的东西,就让绿萼公主,好好的陪他玩玩,时机一到再送他上西天。”

    哼!无极太子想到梵堑见到绿萼时,惊为天人的模样,自命风流,心里冷冷一笑:“吩咐下去,晚膳时动手。”

    此时,在沥城一另头的某家客栈内。

    梵堑端着碧玉碗,细心的吹了吹,温柔似水的道:“绿萼,药好了,你快点喝。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到润城的梧桐夜雨,听说那里的梅园,四季皆有梅花开放,连十分罕见的绿萼梅,亦有种植。”

    半卧在美人榻上的女子,有一双怯弱的大眼睛,面色苍白,薄薄的嘴唇没有一血色,看起十分的赢弱,似是碰一碰就会碎掉,让人看着就我见犹怜。

    闻得梵堑的话,慕容绿萼柔弱的笑了笑:“一路上有劳堑世子照料,不然绿萼这副残躯病体,怕早就在夭亡异乡,亦无人理会。”

    听闻此言,梵堑一脸愤然的道:“真没想,无极太子那样品貌,心地真是如此冷血,即便你们不是一母所出,亦是亲兄妹,他竟然会抛下你不管,一心只想着那……”

    “不要,不要这样说太子皇兄,他自见过惊华公主后,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不过是一个可怜的痴心人罢。”

    “绿萼,你真是太善良,总是处处为他人着想。”梵堑心痛的道。

    薄情这个妖女,明明已经有了慕昭明,还去招惹慕容无极,真是不知道廉耻。

    替慕容绿萼掖好被,一脸不平的道:“你身体不好,玄帝为何还要你远行,真是太过份。”

    慕容绿萼垂下眼眸,怨艾艾的道:“我母亲只是一名宫庭歌姬,出身卑微,我又人微言轻,上次我姐姐在东圣出丑,失了苍穹的颜面,父皇是希望绿萼能赢惊华公主一回,挽回些颜面。”

    “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赢惊华,到时你父皇一定会很欣慰。”梵堑柔韧安慰,绿萼公主的遭遇,跟自己实在是太相似,他的生母也只是一名歌姬,不过他却王妃抱养,比绿萼幸运一点。

    “堑世子之恩,绿萼感激不尽。”慕容绿萼勉强支起身体,微微的颌首,却马上让梵堑制止。

    “不必多礼,你还是好好休息,等你好点了,我们再入润城。”梵堑亲自服侍慕容绿萼躺,直看着她熟睡才离开,却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在他离开,一双眼睛精光闪现。

    华灯初上,夜幕初临。

    阳春白雪的一间雅间内,薄情含笑道:“堑哥哥,快来尝尝。这些菜肴,据说都是沥城最有名的招牌菜,趁热吧。”

    无极太子顶着梵堑的身份,看着坐在餐桌前的薄情,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赞赏。

    枫叶红的罗衣长裙,青丝绾朝云,髻边两血玉簪子,耳中垂明珠,简洁却不失尊华;

    眉目如画,容颜惊华艳绝,气质高贵,根本不比是寻常公主能及灭仙屠神最新章节。

    薄情见无极太子一直不动,只当梵堑不喜欢,撒娇似的道:“堑哥哥,你不喜欢惊华准备的菜肴吗?”

    无极太子唇角一扬,淡淡的笑意:“怎会不喜欢,惊华精心准备的席宴,我当然喜欢,只是太过精美,正无从下筷。”

    “这个吧。”薄情指一道菜道:“惊华记得堑哥哥,最喜欢吃熊掌,你也试试沥城的烹饪手法。”。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惊华竟然还记得这些小事。”慕容无极故意露出一抹惊讶,示意贴身的侍从,把熊掌挟一块到碗中。

    无极太子品尝着熊掌的姿态,十分优雅,浅浅抿一口清酒道:“这道熊掌,果然是很不错,惊华也尝尝看看。”

    “是吗?”薄情好奇的道,给了简公公一个眼神。

    简公公连忙挟一块,放到薄情碗中,含笑道:“殿下,这些酒菜奴才已用银针试过,请放心食用。”

    “果然是很不错。”薄情浅尝一口,由衷的赞道。

    “熊掌须得有好酒,惊华再喝一口酒看看,听闻这酒是专为配熊掌而酿制的。”无极太子指着酒壶道。

    薄情微微的饮一口,绽唇一笑:“果然是不错,堑哥哥不愧是吃熊掌的高手,惊华今天是长见识了。”一口饮尽杯中的美酒。

    薄情今天似是胃口大开,让简公公每样菜式,都给自己挟了一些,吃得十分愉快,酒也是一杯杯的喝,似是准备不醉不归。

    看到兄妹二人亲近,简公公心里也高兴,不仅不出言相劝,还给主子倒了不少的酒,最后是珊瑚和冰凌姑姑扶着薄情回凌霜苑。

    无极太子也在简公公和侍从的搀扶下,摇摇摆摆的回到傲雪苑。

    待简公公走后,确实无人在暗中窥视后,才从床上爬起来,似笑非笑道:“惊华公主中毒已深,你可以行动了。”

    从屏风后面,走出一名身穿绿萼梅色衣裙,戴着纱帽的女子,正是古绝一直在跟踪的无双姑娘无疑。

    慕容无双,慕容无极的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亦是绿萼公主慕容绿萼的孪生姐姐,她的名字即她的封号。

    “太子哥哥,你为何不直接杀了惊华公主,留下她始终是祸害。”无双公主冷漠的出声,她的名字封号皆是无双,天下无双的无双,岂能容得下别人的惊华艳绝。

    无极太子不以为然的道:“你已经见过惊华公主,模仿她,你有几分把握。”他还不想惊华公主死。

    “莫非哥哥看上她?可惜啊,人家心里,只有昭明丞相,根本没有你。”无双公主冷冷的挑衅。

    惊华公主的容颜,比自己那整天装得病怏怏的妹妹,还可恨可憎。

    “惊华公主中毒已深,已不足以为患。”无极太子的神情冰冷,语气中自有一股不容置喙的高傲。

    “哼。惊华公主做梦都不会想,我们不是直接下毒,而是把不同的药材,分别加入菜肴中,银针自然是探不出来。”

    无双公主得意的道:“只要她把每样菜都碰上一点,没有本公主的解药,她就必死无疑。而古家那个白痴,还死守着我的替身。”

    看着无双公主的得意,无极太子漠然的道:“以免夜长梦多,开始吧。”

    哼江山国色全文阅读!无双公主冷哼一声,淡淡的:“我早就准备好,不过是就缺见惊华公主一面而已。”声音俨然已是薄情的声音。

    无极太子那张俊美到邪魅的面孔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完成这个计划吗?”

    抬起手,亲自摘下无双公主的纱帽,露出一张跟薄情一模一样的面孔,还有一双聪慧外露的大眼眸。

    “冒充惊华公主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双大眼睛。”无极太子淡淡的道,冒充惊华公主,最困难的部分不是容貌,而是眼睛。

    诚然惊华公主的眼眸,是天下无双的。

    他应该 幸的是自己的两个妹妹,都有一双大眼睛。

    只是无双与绿萼相比较,无双那份嚣张、霸气、自信,更接近于她要冒充的对象,所以他选择了无双。

    凌霜苑内众人,早已经被迷倒,兄寻二人旁若无人的走入内。

    看到倒在门外的简公公和冰凌姑姑,无极太子淡淡的道:“这两人跟在她身边时间不长,不足为虑。”

    推门入内,一直走到薄情的大床前,指着靠在床沿边的珊瑚道:“这是惊华公主的贴身丫头珊瑚,对她的主子十分熟悉,为人也十分的机灵机警,你要小心应付。”

    “依本殿看,不如杀了她,干净。”无双公主口中吐出薄情微微沙哑的声音,一只玉手攀上珊瑚的脖子,想用力时突然被人制止。

    “这小丫头杀不得,没有她,你如何骗得过慕昭明。”

    无极太子拉着自己妹妹的手的道:“你要记住一,你最可怕敌人不是他们,而是慕昭明,他才是最熟悉惊华公主的人。”

    抱起大床上的薄情,近距离的看她的容颜,无极太子心里微微一漾,克制着自己道:“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惊华公主,三天后跟梵堑汇合,然后入润城,至于……”

    看一眼怀中的女子,无极太子微微笑道:“把她带在我身边,是最合适不过的。”

    就算慕昭明察觉到无双有异样,也想不到他会把人藏在身边,只等大典一结束,他就把她带回苍穹,再多的牺牲也值得。

    无双公主换下身上的衣物,施施然的躺到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帐底,慕昭明,本公主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三头六臂。

    因为怕被人看出破绽,无双公主在沥城的几天,并没有外出,而是一直懒在床上看书。

    这些举动皆完全符合珊瑚眼中,主子那懒得出神入化的形象,是以她对无双公主假扮的薄情,没有丝毫怀疑。

    此时马车,正缓缓朝润城靠近,无双公主端坐在銮舆中,有一丝丝紧张,亦有一丝丝期待。

    想着马上就要见到传闻中的昭明丞相,无双公主不禁抚一下髻角,端端正正的坐在銮舆中。

    看着这奢华无比的銮舆,暗暗感叹,华夏的殇帝对女儿真是宠爱到入骨,竟然把自己的帝王銮舆给女儿坐。

    城门前,迎接华夏使臣的礼官熙王箫谨熙,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同样是无比的震惊。

    这惊华公主果然深得殇帝的心,出行竟是帝王的待遇。

    銮舆到达城门时,部尚书大人上前道:“下官礼部尚书林枫见过华夏使臣堑世子,惊华公主,这位是熙王。”

    箫谨熙负手笑道:“本王奉天帝陛下旨意,前来迎接两位豪门迷情最新章节。”

    在箫谨熙这位王爷面前,梵堑也不敢托大,跳下马抱拳道:“见过熙王,早闻熙王风采,今日一见果然不负美名。”

    “想来堑世子、惊华公主一路上也累了,请先行到驿馆休息。”箫谨熙依惯例安排,似是完全忘记了,惊华公主本就是丞相夫人,是薄情,竟然直接就安排她到驿馆。

    没有见到慕昭明,无双公主有一丝失落,却也不由的松口气。

    正如无极太子所言,她最大的敌人是慕昭明,如此一来,自己也算是避过一劫。

    冷不丁珊瑚出声道:“熙王,为何丞相大人没有来,我家公主可是……”

    “珊瑚,不许胡说八道。”无双公主不等珊瑚说完,已经故作害羞的制止,一双美眸羞恼的瞪一眼珊瑚。

    箫谨熙自然知道,惊华公主就是薄情,却不知道眼前的薄情是假的,只当她是心急见慕昭明,开玩笑似的道:“丞相大人倒想亲自来接惊华公主,无奈陛下大婚在即,事务繁多,只好委屈公主。”

    其实心里也暗暗纳闷,以慕昭明对这个女人宠爱,怎会亲自来迎接,难道是为了避嫌。

    想到此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毕竟她的身份代表的是华夏,慕昭明自然要避一避嫌,免得落人话柄。

    没有再多想,把华夏帝朝一行人,安置在驿馆,便入宫向箫谨天交差。

    同时驿馆内,无极太子正指军人,把一个大箱子,小心翼翼的移入驿馆的浩然殿。

    让众人退出殿外看守后,才缓缓打开大箱子,露出薄情依然沉睡中的容颜。

    数日过去后,依然没有半点醒来的意思,暗暗惊叹:“这百日醉果然厉害,没有解药,竟然真的要沉睡百日。”

    而无双公主这边却发生了一个意外,差点让无双公主的身份暴露。

    无双公主正优雅的踏入宫殿时,一只白色的小狗拦在门上,冲着她呲牙裂齿,眼睛中充满敌意。

    珊瑚不以为然抱起小狗,笑盈盈的道:“一定是丞相大人怕主子寂寞,把土豆送过来给主子解闷。”

    苍穹的国兽,无双公主自然认得出来,她也知道经常跟在薄情身边的,是一只名叫蕃茄的月狼犬,当即妖媚的道:“珊瑚,你又在故意考我,这明明就是蕃茄。”

    珊瑚马上干笑两声,无双公主趁机道:“你是太无聊了,那就罚你替我照顾它,不许吵着我看书。”

    “主子。”珊瑚马上扁扁嘴,眼睛滴转转。

    “你有意见。”无双公主取出一本书,自如的躺到摇椅中。

    抱起蕃茄,珊瑚眨眨眼睛道:“主子,难得回来一趟,我们不如出去走走,霉在驿馆中多没意思。”

    无双公主头也不抬的道:“是你自己想出去玩吧。”

    珊瑚干笑两声,抚着蕃茄道:“主子就不想去见昭月小姐,去见见夫人,他们可一直很想念主子的。”

    摇摇头,无双公主不以为然的道:“不急,早晚会见的,我现在的身份,暂时不适宜见他们,以免梵堑回去后,向父皇告状。”

    冰凌姑姑听到二人对话后,也赞同的道:“殿下现在身份不同,岂能随意出行,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你这小丫头忒不懂事猎色花都全文阅读。”

    有了冰凌姑姑的话,无双公主也理所当然的待在驿馆中足不出户。

    慕昭明也似是真的在避嫌,一直没有到驿馆看望薄情,以至于润城中,关于二人恩断义绝的传言四起。

    “你们听说了,原来当丞相夫人,不,是惊华公主,是被休回华夏的。”百姓甲似是发现新大陆。

    “丞相大人和丞相夫人恩爱,我猜这也逼不得已的。”百姓乙十分同情,相信二人定是逼于无奈。

    “说得是,两人的身份摆在哪里,一个是我朝的丞相,一个是他朝的公主,在一起总有些不妥。”百姓丙迫明大义。

    百姓丁却道:“我还是希望他们在一起。”

    雅间内的几人,听着外面的传闻,轻轻的摇摇头,陶逸安慰的道:“昭月,你也不必太担心,只是传言而已。”

    上官落也安慰道:“三天后,陛下大婚的宫宴上,你就能见到她,到时一问便知。”

    哎!慕昭月轻轻叹气:“当日都是我不好,若我跟二哥说清楚,就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嫂子就不必为了保全东圣回华夏,也不用跟大哥分开。”自然也不会有今日的事情。

    上官落淡淡的道:“我相信他们的感情,不会因为身份而改变。”

    看着旁边闷闷不乐,似是有心思的宫乐道:“宫乐,你今天似乎特别安静,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啊。”

    宫乐蹙着眉,一脸担忧的道:“说来也奇怪,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澜凌,你们最近有看到他吗?”

    经宫乐这一提,上官落也骤然有些感觉,他确实是有好几天没有看到澜凌。

    慕昭月不以为然道:“是不是又在研究什么毒草毒虫,研究得废寝忘食,等研究通了自然会出现。”

    上官落和宫乐听慕昭月这么说,也觉得十分有理。

    尤其是上官落,他是有经验之人,经常会为了研究某种草药、病症闭关好几个月的,澜凌这样也不足为怪。

    三日后,箫谨天大婚,普通同庆,两大帝朝的使臣,须入宫观礼。

    无极太子看着躺在床上,沉睡不醒的薄情,神色凝重的吩咐道:“惊华公主,关系到苍穹的存亡,你们务必要小心谨慎。”只要等箫谨天大婚结束,他们就可以马上离开东圣。

    只要惊华公主在他手中,慕昭明和梵风流都要受他牵制,看到时还有谁敢反对苍穹一统云天大陆。

    这个计划,从他知道惊华公主开始,就已经开始筹谋。

    到时他一统天下,娶惊华公主为后,成为继云天大帝后的天下第一人,成就历史上最辉煌的一笔。

    甩甩衣袖,一派舍我其谁的姿态,走出浩然殿,留下秋家的近百暗卫,把浩然殿包围得严严实实。

    而另一边,无双公主换上最华贵的衣裙后,深深吸一口气走出华光殿。

    想着今天终于要面对慕昭明,还有一些故人,她马上提起十二分精神。

    帝王大婚的仪式,自古就奢华入骨,却又是繁琐。

    直到正午过后,整个仪式才结束。

    帝宫中自然也安排众人安歇之处,让众人休息好后,准备参加稍后的宫宴绝世神通全文阅读。

    无双公主把所有人都轰出外面,独自坐在梳妆镜前,她终于看到他,那个天下闻名的男人——慕昭明。

    大典上,他一身墨蓝色的官袍,站在百官之前,她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再也无人能入得她的眼中。

    慕昭明,他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夺走所有人的光芒,那怕她只是那么的惊鸿一瞥的机会,已经深深的把他刻在心中。

    浅浅笑看镜子中,自己脸上惊华公主的模样。

    原来她一直很讨厌这张脸,现在她庆幸拥胡这张脸,让她能光明正大的靠近慕昭明。

    如薄情淡淡的一笑道:“珊瑚,去打听一下,丞相大人在什么地方休息,本殿想见他。”

    珊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后,无双公主以一个最撩人的姿势躺在美人榻上,慕昭明,是她无双公主的。

    片刻后,没有等来慕昭明,却等来了一个危险。

    简公公在外面道:“启禀殿下,东圣帝朝的明月公主来访。”

    闻言,无双公主一惊,明月公主,天帝一母同胞的妹妹,想想不由有点头大。

    门外,简公公躬背弯腰,态度即便在主子看不到的地方,依然是恭恭敬敬的。

    还不到四岁的明月公主,箫止弈可没有成年公主的耐心,不等无双公主回答,就冲到门前。

    挥着两只粉嫩的小拳头,使劲的锤着门,奶声奶气的道:“丞相夫人,开门,开门,开门……”大门被她锤得啪啪直响。

    “公主,轻点,仔细手痛。”奶娘马上心痛的叫道,这惊华公主好大的驾子,半天也不开门。

    “哎哟,小祖宗,你悠着点儿,一会咱们殿下看到,该心痛了。”简公公看到明月公主的动作,也特担心这只小豆包会弄伤手。

    那知道他刚说完,就听到一把熟识的声音传出:“是明月吗?快进来,让我瞧瞧你,长高了没有。”

    门被简公公推开后,无双公主正单手支着头,半躺在美人榻上,似是沉睡初醒,目光迷离朦胧,浑身散发出有说不出道不明的诱惑。

    明月公主失神的,看着眼前的美丽无比的女子,片刻后用孩子特有的单纯真诚道:“丞相夫人,你好漂亮,你比皇嫂,比晨风哥哥还漂亮,是明月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

    无双公主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小豆包,努力挤出笑容道:“明月公主也很漂亮,长大后中一定是个大美人。”

    眼前的小豆包闻言后,马上甜甜的笑道:“真的,明月长大后会是个大美人,丞相夫人。”眼眸无比真诚的看着无双公主。

    “当然,明月现在就是小美人,长大后一定是大美人。”无双公主努力让眼前的小豆包相信自己的话,举起一只手作发誓的姿势。

    “那明月长大后,可以嫁给晨风哥哥吗?”小豆包一脸期待的道。

    “当然可以,明月这么漂亮,当然是晨风哥哥才配得上。”无双公主狡黠的笑了笑。

    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小豆包马上神秘的道:“丞相夫人,告诉你一个秘密,刚刚明月听到仁肃皇姐姐他们说,待会儿的宴会上要挑战你的茶技。”

    闻言,无双公主的面色骤然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