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301章 婚宴风波1

    第301章 婚宴风波1

    殿门前,无双公主的眉宇间,蹙成一个明显的川字,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很快便消失,含笑道:“明月,走,我陪你到御花园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到御花园玩。”明月拍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手。

    拖着无双公主的衣袖,奶声奶气道:“丞相夫人,我们玩躲猫猫,好不好?”

    无双公主淡淡一笑:“好,我让你早一刻钟到御花,让你藏起来,然后我去找你。”

    豆包就是豆包,年纪小天真又单纯,听到有人陪她玩,早已经开心得一塌糊涂,没有多想带着浩浩荡荡的奶娘、宫女、太监、护卫飞奔向御花园。

    珊瑚、冰凌姑姑他们,马上张罗起替自己的主子更衣梳妆,却没有注意到镜中的人,唇边有一抹难以察觉的狡黠,眼眸中也露出一丝丝期待。

    换上淡金色的华服,戴上公主的华盛,一排水晶流苏,从短到长,一直从额前朝脑后散开,发同水珠般嵌在发丝间,眉心再一点如泪滴的珠砂,袖间凤凰翱翔,贵气逼人,凤仪天下。

    看着从容步出大殿的主子,简公公和冰凌姑姑眼中,全是欣慰,殿下之威,只有帝王能与之相提并论。

    就在他们跟随无双公主,前往御花园时,一道黑影悄悄从殿内潜出。

    无极太子正与一众使臣密议,一直跟在无双公主身边的暗卫忽然出现,在他耳边轻言几句,面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皱起眉头道:“竟有这样的事情。”有人要挑战惊华公主的茶技。

    当年东圣的丞相夫人,现今的惊华公主,茶技惊人,是天下人皆知道事情,只是现在此惊华非彼惊华。

    眉头轻轻蹙起,沉默了一会儿后,低声对那暗卫道:“让无双公主自行想办法解决,无论如何也不能泡茶。”

    宴会上的都是什么人,先不提其他跟惊华公主相熟的人,单是一个慕昭明,无双就难以应对。

    只要慕昭明稍稍留留神,一眼就能看出如今的惊华公主是假的。

    他应该庆幸,这些日子慕昭明一直太忙,没有时间顾及惊华公主,不然……后果可想而知。

    慕昭明,明轻飏,无极太子眸光一暗,冷冷的道:“同是明氏后人,本殿就不信邪,庶系真的会比不过嫡系。”

    这天下,他要,那女子,他也要。

    “惊华公主,此时在何处?”或许可以让绿萼,帮她临时抱抱佛脚。

    “回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同明月公主在御花园玩耍。”暗卫马上道。

    无极太子微微陷入沉思中,忽然道:“惊华公主闻讯时,是何表情?”

    暗卫道:“惊华公主眉宇深蹙,似是有所担忧。”

    闻言,无极太子点点头,看来是自己多心了,百日醉的解药一直在无双手中,惊华公主岂会轻易醒来。

    “继续监视,注意惊华公主的安全。”摆摆手示意暗卫退回去。

    无极太子默言坐在椅中,下面一班随行的使臣,看到这画面也不敢出言,生怕打扰上面的主。

    片刻后,无极太子一个响指,从外面进来一名随从。

    无极太子把侍从招到跟前,淡淡的道:“你告诉绿萼公主,说众公主皆在御花园,让她多出去走走,透透气,别整天一人闷在房中,于身体无益。”

    侍人闻言,恭恭敬敬的退出外面,往绿萼公主所在地奔跑。

    御花园中,绿萼公主藏身某处极隐蔽的地方,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天帝陛下还不到四岁的亲妹子,明月公主正拉着一身雍容华贵的惊华公主,神秘的道:“丞相夫人,我曾听忠顺王说,丞相夫人你当年,就是在这里,扒了苍穹帝朝紫烟公主的肚兜。”

    简公公和冰凌姑姑闻言一阵恶寒,马上看向自家公主殿下,只见她黛眉一挑,他们的心也一紧。

    无双公主一双大眼眸转了转,似是有些意外的干笑两声道:“呃!我当年太大意,没想到在暗处,还藏着一个人证,明月现在提起,意思是……”

    “明月也想干一件这样轰轰烈烈的事情,让晨风哥哥也佩服明月。”

    当明月小公主奶声奶气的说出自己的愿望时,随行太监、宫女、奶娘,侍卫,全都本能的后退一步。

    看到宫女退一步,某人尚可理解。

    但看太监和侍卫也退时,扬扬眉,一脸不解的道:“你们这些太监、侍卫怕什么,你们有那玩儿吗?”说得在场的太监和侍卫脸红得似猴子屁股一样。

    明月公主听到后,马上放声大笑起来,突然朝一众宫女和奶娘扑过去,口中叫嚷着让扒肚兜。

    看到这幕,无双公主的嘴角抽了抽,就连暗处的绿萼化主也摇摇头,她是该称赞沈太后的教女有方,还是哀叹近墨者黑。

    再看过去进,只见无双公主无奈的摇摇头:“明月回来,此事我们得从长计议。”

    幸亏,此时珊瑚不在,不然得惊叹,自己的主子终于后继有人,继续祸害天下众生,不亦说乎。

    似是听懂了从长计议,就是愿意帮忙的意思,明月乖巧的回到惊华公主身边,仰起头讨好的道:“丞相夫人,我不喜欢仁肃皇姐姐,她太坏了,扒了她的肚兜,让她没脸出来见人。”

    “明月不喜欢她,可以让你天帝哥哥把她嫁掉。”无双公主微微一笑,给她一个最简易的办法。

    “恐怕不行,仁肃皇姐姐自恃有功,说要嫁就嫁最好的,一定要嫁给丞相大人。”明月公主把无意中听到的话,全都对她最仰慕的惊华公主知无不言。

    听到她天真无邪的话,在场的人没有人会怀疑,这话是假的。

    因为孩子的话,往往是最真实的,目光纷纷落旁边,一身容华的惊华公主身上,只感到十月寒风格冷。

    绿萼公主也惊讶看着自己姐姐的表情,她居然从慕容无双的眼神中,看到了滔天的怒火。

    内里暗暗一惊,有些不对头,莫非慕容无双看上那昭明丞相,所以才会如此的怒火冲天。

    天哪!他们与他,可是不死不休的对头,死敌。

    想也没有想,旋转身就要朝来路,准备报给无极太子,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突然一阵劲风从身后扫来,就听薄情那把特有的声音,沙哑又不失魅惑的声音道:“明月,你看,这位就是苍穹的绿萼公主。听闻她最喜欢梅花,想知道她的肚兜是什颜色吗?”

    绿萼公主分明在声音中,听到无限的邪恶,自己这个姐姐一向巴不得自己死掉,她该不会是想……

    就在绿萼公主满怀忧虑的时候,无双公主已经带着明月走到跟前,似笑非笑道:“明月,绿萼公主听到我们的计划了,你说怎么办?”完全无视慕容绿萼警告的眼神。

    明月睁着一黑白分明,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向无双公主道:“我听天帝哥哥说,丞相夫人当扒掉紫烟公主的肚兜,就是为了不让她乱说话。”听得绿萼公主一阵头皮发麻,恶魔。

    无双公主唇角边,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低头对跃跃欲试的明月道:“如此重要的事情,就交给明月公主执行,我到外面帮你看风。”双手搭在绿萼公主肩膀上,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为了太子哥哥的计划,委屈妹妹了。”

    绿萼闻言,想破口大骂,却被封了穴道,一个字也说不出。

    肩膀上被慕容无双用力一压,整个坐倒在地上,领口向开的位置,正好对上一脸天真好奇的明月公主。

    无双公主在明月耳边,轻轻低语两句,转身走出外面故意大声道:“明月,这回你可要藏好,别让我再轻易的找到你。”

    绿萼公主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天真小女孩,浑身的汗毛竖起,认命的闭上眼睛,暗道:“慕容无双,此仇不报,我慕容绿萼誓不为人。”一只小手已经摸索着,解下她的肚兜。

    看一眼手中肚兜,明月似是知道自己在干坏事,东西收袖中,然后朝一个绿萼公主身后的方向逃跑。

    几个拐弯后,无双公主一行人已经在眼前,明月飞快的扑入无双公主的怀中,贴在她耳边小声道:“是淡绿色的,上面绣着一支白梅花。”

    无双公主马上反应过来,是淡绿色绣着一支白梅图案的肚兜,她得手了,微微笑道:“明月真聪明。”

    跟在二人身后的众人,心里一阵纳闷,不知道二人方才躲在那看不到地儿,究竟密谋了什么事情。

    两位公主正在闲逛着,只见一名太监迎上前道:“参见明月公主,惊华公主,奴才是慈宁宫的小福子,宴会马上开始,太后让奴才过来,请两位公主准备入席。”

    刚好珊瑚也寻了来,上前含笑道:“主子,丞相大人说,宴会马上开始,他在宴会上等您。”

    无双公主淡淡的笑道:“知道了。”

    低头对明月道:“明月先回去,跟你母后一起参见宴会,我们一会宴会上见。”

    想是终于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明月很愉快的答应,让奶娘抱着回慈宁宫。

    目送明月行人离开后,淡淡的道:“对了,珊瑚,本殿的帕子找不着,想是方才跟明月玩时,弄丢了,我们到那边找找看看。”顺便解的绿萼公主的穴道。

    “是,主子。”珊瑚应声,二人朝明月方才出来的方向走。

    想到慕容绿萼,方才鼻子都气歪的模样,无双公主微微一笑。

    那一笑淡然得如天边的云卷去舒,看得众人心跳都漏掉一拍,公主殿下真的好美,好美!

    帝王大婚盛宴,在圣宫长生殿举行,这里是东圣的政治中心,也是举行云天大陆,最高格宴会的地方。

    长生殿上,席上皆肴珍馐,美酒如琼浆,一派喜庆洋洋。

    箫谨天一身明黄的九龙帝袍,头戴金色的平天冠,也是一脸喜庆的坐在九龙天椅中,接受完百官,皇室中人,及一众家眷参拜后,就听到太监唱道:“华夏帝朝,惊华公主来贺。”

    闻言,殿内众人瞬间安静,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慕昭明的位置,有一丝丝的探索。

    天下谁人不知,惊华公主就是当年的丞相夫人,当初为东圣而远走华夏,再回来时,却已是物是人非,丞相夫人也从臣妻,成不天下闻名的华夏帝朝的惊华公主。

    殿门外面,无双公主与梵堑,还有一从随行使臣,正候在外面。

    梵堑听到太监通传中,只报惊华公主,而没有他堑世子,心里很不舒服。

    陛下明明派是他出使东圣,凭什么只报薄情一人,而没有报自己。

    但看其他人的表情,却是一副理所当然,只好继续隐忍,不知绿萼公主那边怎么样。

    梵堑正担心的慕容绿萼,却见无极太子率领着众人,正朝他们走来,绿萼公主微微垂首,跟在旁边。

    虽然已经用脂粉掩饰过,眼皮还是红肿露出一丝红肿,显然是哭过,不是用帕子掩着口轻咳,旁边的宫女连忙抚着她的背,替她顺顺气息。

    通传的声音还没传来,无双公主似笑非笑道:“苍穹帝朝的公主都死光了么,派一个病得半死不活的公主参加人家婚庆大典,真不知道是前来贺喜,还是前来送晦气,离本殿远点,本殿可不想沾上病气,落一个英年早逝的遗憾。”

    “惊华。”

    梵堑本就心疼慕容绿萼,本不想让惊华公主和使臣们生疑,但听到无双公主这样说,心里一急不由叫出声,泄露了对心中的情绪,华夏的使臣们不禁露出一丝不满。

    苍穹的使臣听到对方公主的话,心中也很不是滋味,一名朝臣站出来,讥讽道:“真是没想到,华夏帝朝闻名天下的惊华公主,如此的不识礼仪,我苍穹是云天大陆上最强帝朝,理应先入殿朝殿,何时轮到你们华夏帝朝在前面。”

    按理,苍穹建立帝朝最早,理应排在上面,华夏众臣理亏一时不敢多言。

    正不甘之时,却听到他们的公主冷笑道:“正如堑哥哥当日所言,苍穹称雄的年代,早已是历史,现如今我华夏帝朝是在前,你们又能如何。若是要为此大动干戈,本殿的三百万大军,随时奉陪。”

    惊华公主一番霸气逼人的话,让华夏众臣那份愧疚感瞬间消失无遗,皇太女就是皇太女,非寻常人能与其相比较,眼下对梵堑有些不屑。

    无极太子不以为然的笑道:“早一步迟一步恭贺也没什么差别,本殿素来信奉的是先来后到之理,既然惊华公主先到,先入殿也是应该,反正这也改变不了苍穹在天下人心目中的位置。”

    “你说是吗?惊华公主。”无极太子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眸中有一丝阴鸷。

    “目前是吧。”眼前的惊华公主漫不经心的道。

    恰好太监传见的声音传出,华夏一行人随着惊华公主的趾高气扬的走入长生殿。

    殿外的针风相对,殿内众人自然暂时无人得知,眼前整颗心都被缓缓瞳上亲爱的女子吸引。

    两年不见,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成婷婷玉立的大姑娘,让熟知薄情的人惊叹不已。

    最重要的是她那份强者气度,华夏帝朝的皇太女,不愧是将来要继承大统的人,帝王的风范威严,在她的眉宇间,已经隐隐可见。

    朝臣们经历了东圣最艰苦的一役后,还有大齐一战惊人后,再也没有人敢小看此女。

    眼前的女子连他们都自愧不如,甘愿拜服。

    殿上,惊华公主率领众人从容行礼,朗声道:“惊华代表我华夏帝朝,恭贺天帝陛下蒂结之喜,愿天帝陛下与天后娘娘,幸福千秋万世!”

    箫谨天连忙虚扶一下,含笑道:“惊华殿下免礼,请入座!”

    待华夏帝朝一众使臣入座后,太监的通传声再度响起,直至众人皆入座后,宴会才宣布正式开始。

    天帝大婚如此成盛大的庆典,自然少不了美仑美奂的歌舞,就在歌舞结束后,公主席间一名十四五岁的女子走出席道:“今日是陛下大婚之庆,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在萦绕着仁肃,不知陛下可否为仁肃解惑。”

    无双公主闻言后,淡淡看过去,这就是明月口中的仁肃公主。

    据说她曾在大战中,帝都无人之际,亲自带人剿灭某一皇朝潜伏在润城中的势力,替东圣立下一功。

    箫谨天面上含着淡淡的笑意,似是漫不经心的笑道:“哦,仁肃有什么问题,无法解决的。”

    仁肃稚气中带着几美艳的容颜,露出一抹疑惑的道:“回陛下,惊华公主原是我朝的丞相夫人,如今却是华夏帝朝的皇太女,他日惊华公主登基后,不知丞相大人当如何身兼两职。”

    闻言,在场的人微微一滞,没想到仁肃公主会这样问。

    虽然问得很委婉,其实意思已经很白,丞相大人情系他朝公主,陛下难道不担心他会背叛吗?

    上面人还未出言,就听到一把冰冷的声音道:“俗话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其实狗只要记住自己是只狗不是猫,就不会跑去捉耗子。”

    殿内超过半数以上的人,听闻此言,先是一阵面瘫,随之用力的抽搐。

    丞相大人这话真是毒辣,直剌剌的,就骂人家公主是狗,似乎很失君子风范,虽然事实如此。

    无双公主很好的扮演着惊华公主的角色,看着仁肃公主似是吃了死苍蝇再加半条虫子那么难看的表情,微微的笑道:“天天提醒自己不是狗多麻烦,本殿这里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仁肃公主想不想听。”

    天真的小姑娘,以为自己无意中发敌情,然后报个信,顺便带个路,再因此得到一个封号,就当自己是第二个丞相夫人,简直是无知得可怕。

    “本宫不想听。”仁肃公主没好气的道。

    “丞相夫人,明月想听。”一直认为仁肃公主不是好人的明月公主,趁机落井下石。

    “明月。”太后极温柔的喝斥一声。

    以无双公主的性格,岂会轻易的放过敢挑衅她的人,含笑道:“明月乖乖的,我就说给你听。”

    言出,原本一直使性子的明月公主,马端端正正的坐好,对着众人甜甜的笑道:“丞相夫人最好。”

    众人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小孩子懂什么,却没想惊华说的却是真的,竟然在下秒走出席。

    无双公主冲着仁肃公主淡淡一笑,站出席,一直走到慕昭明跟前,语气像必答题一样问:“昭月丞相,你是愿意娶本殿为妻,还是愿意娶仁肃公主为妻。”

    此举,吓得无极太子飙了一身的冷汗,紧张的看着无双公主,生怕她会被慕昭明看出端倪。

    慕昭明淡淡的笑道:“本相两者都不娶,因为本相已经成亲,本相的妻子是薄情,此生此世,除非生老病死,不然上穷碧落下黄泉,永远不离不弃。”

    听到慕昭明的话,仁肃公主面色一白,终于明白今天她站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其实是在自取其辱。

    无极太子看到慕昭明的反应,暗暗松了一口气,惊叹的看一眼自己的妹妹。

    无双身上一直有种与惊华公主很接近的东西,自信和嚣张,而且是很有底气的自信、嚣张。

    无双公主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淡淡一笑,于慕昭明是一如莲华般高贵圣洁,于他人是一如曼珠沙华般妖冶芳华。

    这种本属于惊华公主的姿态,突然盛放在无双公主身上,无极太子看着心里极不舒服。

    旁边慕容绿萼双手紧紧握在袖中,脑海中回放着无双让珊瑚替她解穴时说过话,说那件肚兜会是她一生的把柄,以后只能看她的面色行事,否则慕容紫烟的下场,就是她下场。

    想起慕容紫烟的下场,父皇把她指给一位异姓王为继室,却在不到一年后,死于难产,一尸两命。

    自此,所有公主都视那位异姓王为毒药,生怕会被指婚给他,因为算慕容紫烟在内,他已经死了三位王妃。

    梵堑在旁边,看着她面色不对,担心的道:“绿萼公主,你没事吧。”

    恰好,无双公主已回到座中,听到梵堑的话,冷冷的讥讽道:“堑哥哥,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那惊华跟昭明丞相,又算什么?”梵堑冷冷的反唇相讥。

    “你若有本事,也以江山为聘!”无双公主轻蔑的斜一眼。

    梵堑狠狠的一咬牙,忽然起身道:“天帝陛下,本世子在华夏之时,就一直听闻惊华的茶技非学好,然在路上喝过绿萼公主泡的茶后,本世子又开始怀疑这句话。”

    闻言,众人无不惊讶的看着梵堑,无不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只见惊华主微微眯起眼眸:“堑哥哥的意思是,想要本殿跟绿萼公主比试一番。”

    “回殿下,臣确有此意。”

    此言一出,无双公主身后,一众华夏朝臣无不失望的摇摇头,廉亲王府世子,果然是不堪重用。

    殿下是什么身份,岂能当众跟人竞技表演,这堑世子真是太不识大体了,竟然往华夏帝朝抹黑。

    意外的是,无双公主却淡淡一笑道:“跟本殿比斗茶技,倒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本殿是与寻常公主不同,乃是华夏帝朝的皇太女,日后若传出去不成体统。所以想要跟本殿比试,也不是不可,须得答应本殿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梵堑毫不自知的道。

    “绿萼公主若输,须向本殿三跪九叩,若本殿输了便是输了,不得有任何条件。”

    “这对绿萼公主也不太平了。”梵堑着急的道,却不知自己已在众人心中失尽人心。

    “想跟本殿比试,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本殿不勉强。”无双公主挑衅的看着一眼绿萼公主。

    无极太子淡淡的道:“本殿谢堑世子对绿萼的赞赏,但绿萼身体不适,不宜操劳,本殿就看算了吧。”

    箫谨天一脸玩味的看着无双公主,再看看旁边面容十分怯弱的绿萼公主,含笑道:“朕没有意见,绿萼公主以为呢?”

    慕容绿萼一心想找机会报复,慕容无双一直以来的刁难,哪里还记得慕容无双此时正扮演着惊华松主。

    娇弱的站起身,柔柔弱弱的道:“回天帝陛下,绿萼偶从已帮紫烟皇姐中听闻,当年的丞相夫人,即现在的惊华公主,茶技举世无双,绿萼不才,亦想请教一二。”

    闻言,众人皆是一脸期待,唯独无极太子面色铁青。

    冷冷的道:“既然如此,就好好享受此次泡茶的过程吧。”因为无论输赢,他都砍掉她的一双手,这就是违背他的下场。

    在他看来,慕容无双提出如此不合理的要求,是在努力的扮演好惊华公主的角色,助他完成计划。

    而慕容绿萼,是在不顾一切破坏他的计划,这一点让他非常的恼火。

    似是感觉到无极太子的怒火,绿萼公主身体一阵摇晃,除了梵堑外,却无一人能看到。

    箫谨天一挥手,马上有人去准备泡茶所需要的一切,众人心中马上充满期待。

    即便不能喝到惊华公主亲自泡的茶,但是能欣赏她泡茶的过程,也是十分荣幸的事情。

    绿萼公主压下内心恐惧,抬起头看向无双公主,却发现对方此时笑得十诡异,心里不由的微微一颤。

    茶具准备好后,无双公主含笑走出席,扬起眉道:“虽本殿如今贵为华夏皇太女,却长在东圣,嫁在东圣,所以……绿萼公主。请。”竟是以主人的身份,请客人优先。

    此举,华夏和东圣都没有任何意见,仿佛本就是如此。

    绿萼公主走出席,微微颌首道:“惊华殿下礼让,绿萼也不客气。”继续装吧,很快就会看清楚自己究竟是几斤几两。

    大殿中间,两张茶案,慕容绿萼、慕容无双各占一方风流。

    自始至终都未出声太后沈玥,淡淡的道:“哀家虽然茶技一般,却最会品茶,此间准备的茶叶是普通的茶叶,水是普通的井水,能泡出什么样的茶,就各凭本事。开始吧。”

    明月坐在沈玥身边,闻言后马上自信满满的道:“母后,丞相夫人一定会赢的,我相信她。”

    沈玥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未多言。

    无极太子一直担心的看着无双公主,尤其是在听到沈玥的话后,更是一颗心都恨不得揪出来捏在手上。

    两张茶案前,只见慕容绿萼先是尝了尝泡茶的水,然后又闻闻茶味,最后是看泡茶的茶具,才开始烧水。

    无双公主似是一点也不着急,直到绿萼公主做齐这一串的动作后,才开始动手,过程却是跟绿萼公主一模一样。

    看到这一幕,无极太子终于松一口气,还是无双聪明,竟然知道跟着绿萼的步骤走,即便泡出来的茶味道不好,也只能说是技艺略逊一筹而已,不会有太大的纰漏。

    只是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对,无双并不是每一步都跟着绿萼走。

    虽然是依葫芦画样,幸好似模似样,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心里渐渐的安下,直到最后一步……

    慕容绿萼幻化出的是一树梅花,而慕容无双幻化出的却是一园梅花,甚至把对方的梅花也融入到自己的幻化中,并且浓浓的茶香,已经覆盖了前者的淡雅味道,众人闻之便觉得神清气爽。

    “此茶,太后不必品,是惊华公主胜了。”不等太监下来端茶,无极太子马上出声道。

    “太后还没有品茶,怎么算惊华赢。”梵堑替绿萼公主抱不平,马上惹来众人一阵白眼。

    无极太子眉头一皱,只见无双公主淡淡笑道:“惊华当日曾在梅园中说过,茶技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无论是看是品,皆是让人心情舒畅的事情,所以除了茶技,还要照顾欣赏者和品尝者。”

    玉手拈起一些茶叶,看着慕容绿萼道:“这是隔年陈茶,如此劣质的茶叶,岂能让太后品尝,万一吃出毛病来怎么是好,所以特意把茶味提浓些,让太后闻闻,醒醒神即可。”

    闻得无双公主的一番话,绿萼公主一个踉跄,几乎摔倒,慕容无双什么时候如此精通茶技,晕怎么可能。

    慕容无双淡淡的笑道:“绿萼公主,抱歉了,三跪九叩,开始吧。”脚步微微一移,端端正正站在绿萼公主面前,一副等着受拜的姿态。

    “惊华,你太过份。”梵堑道。

    “放肆,绿萼公主愿赌服输,本殿何以过份。”无双公主冷冷的道。

    梵堑一时无语,只得着急的看向绿萼,却听到一把奶声奶气的声音道:“母后,明月知道绿萼公主为什么不敢愿赌服输。”

    听这把声音,绿萼公主的眼皮一跳,抬起头就见明月公主挣脱奶娘的怀抱,指着自己道:“她没穿肚兜,所以不敢跪。”瞬间一殿的死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