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散文诗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丞相的世族嫡妻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 正文 第337章 我也爱你

    第337章 我也爱你

    日薄西山,夕阳如血。

    画舫中,一名负伤的男子倒在明了然跟前,吃力的道:“回少主,我们秋家在大臻的暗岗,已经全部被捣毁,所有的人员不是被杀,就是被捕,能逃出来的只有少数,请明少主指示。”

    明了然坐在椅中,静静的听来完来人的话,目光落在假扮成邱会长的秋祯,祈老爷秋祈身上,淡淡的道:“你们秋家的事情,本少主不好插手,还是请两位处理吧。”别有用意的扫一眼旁边的秋枫。

    秋祯和秋祈扫一眼倒在地上的男子,并没有马上出声,而是沉默的看着对方。

    忽然,秋祈上前一步,一剑刺在来人的胸口上。

    “秋祈,你这是干什么?”秋枫不敢相信的叫道,愤怒的看眘秋祈,他居然杀自己人,实在是太可恶。

    秋祈淡淡的瞥一眼秋枫,不以为然的一脚把尸体踢入水中,对明了然恭恭敬敬道:“明少主,我们在大臻已经全部暴露,是不是马上撤离?”

    态度截然不同,似乎明了然才是他们的主子,秋枫心中顿生不满,却没有表现出来,谁叫自己还指望明了然救大姐。

    明了然似是看透他的想法,淡淡一笑道:“秋枫,照情形来看,他们确实是没有再留在大臻的意义,不如保存实力,日后再与大臻一拼到底。”

    秋家迟早是他的囊中之物,不必急在这一时。

    秋祯和秋祈二人听出话中意思,秋祯起身对秋枫作揖道:“回少主,属下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只是你从不管族中的事情,对眼前情况不明,所以我们才请教明少主,还望少主体谅。”

    秋祈也郑重的道:“属下是秋家人,一心为秋家着想,还请少主谅解。”

    听完二人的话后,秋枫一阵沉默,半晌后道:“本少主出去走走,透透气,你们不用让人跟着。”

    他是无知,但不等于愚蠢,两人是在看明了然的面色做事,明氏在觊觎他们秋家,而秋祈、秋祯分明已经站到他那边。

    明了然喝着茶,静默片刻后,淡淡的道:“派人盯着,别再出什么差错,更不要其他人靠近他。”

    薄情既然已经知道他很是看重秋岚,也知道他们的关系,必然清楚他的真正目的,若她从中挑拔,自己岂不是功亏一篑。

    秋枫漫无目的的窜行在街道上,街上人来人往,突然一双手拉他入小巷中,心中一急,喝道:“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回过头狠狠的瞪着拉他的人,一名二十出头,面容十分冷峻,作黑色劲装打扮,目光冰冷的男子,紧张的喝道:“放开我,不然休怪本公子对你不客气。”

    那人并不急着解释,而是指着小巷的入口,秋枫面上怔了怔,条件反射的看向小巷入口处。

    片刻后,就有两名普通百姓打扮的男子,出现在小巷口附近,不停的徘徊,四处张望,两人不时的以目光传递信息。

    好一会儿后,似是确认失去目标后,其中一人道:“走,赶紧回去报给少主,我们失去目标。”

    藏身在隐蔽处,目睹一切的秋枫,面色黑得不能再黑,居然有人在暗中监视他,可恶!

    蓦然想起方才是有人来拉进来的,猛的回过头,见对方还在,没好气的道:“我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跟踪本公子。”

    那人面无表情的递给他一张纸条,冷冷的道:“你暗暗跟着他们,就会知道是谁在跟踪你,如果你不想秋家灭亡,可以找我们。想好以后,可以到这里,自会有人带你去见我们的主子。明天太阳落山之前,你若不到,就当你放弃。”

    男子把纸条往秋枫怀一塞,闪身钻入人群中,很快便消失人群中。

    秋枫出了一会儿神,拿出纸条看一眼上面的地址后,飞快的朝那个人追过去,面色黑得不能再黑。

    “回少主,属下无能,请责罚。”

    跟踪秋枫的两名探子,小心翼翼的跪在地上,少主的心肠跟他优雅、平和的外表,完全是成反比,两人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明了然平静的听完两名探子的回报,唇边扬起优雅的弧度,淡淡的道:“意料中的事情。”秋枫的确不蠢,果然是起了疑心,得尽早解决他才行。

    “你可有法子,找到你的主了。”目光看到一个,从外面看不到的角落,隐约可见一道身影。

    “属下的主子只有少主一人,想要找到秋少主并不难,请少主把此事交给下属去办。”角落内传出一把稚嫩的声音。

    “很好,务必要彻底的解决他,本少主不希望多生事端。”明了然淡淡的道。

    正是如薄情所言,自己确实为秋岚而来,却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秋家的势力,只有娶了秋岚,他才能顺利介入秋家事务中。

    从衣袖中取出那个装了嘴唇玉盒,明了然唇角边勾起一抹冷笑,自言自语道:“这么恶心东西,还是扔了好。”一个毁容的女人,有个人肯娶她就应该知足,用力往远处的水面一抛。

    突然,一抹身影,扑嗵嗵的跳入水中,朝玉盒落下的地方游。

    沈府。

    “什么,那个女人是帝后娘娘!天哪!”

    沈瑞大声惊叫一声,连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刚才居然骂了帝后娘娘,还是指着鼻子骂,咽了咽口水,面色难得像抹了一层灰。

    沈麒也是一脸担忧,暗暗给沈玉一个眼色,沈玉也正为此事担心,她没想到沈瑞这么鲁莽,当面骂了帝后娘娘。

    连忙握着虞清的手道:“夫君,帝后娘娘会不会治瑞弟的罪。”帝后娘娘的脾气古怪得很,当众挨了一把马掌,脸面上过不去,没准会迁怒沈瑞。

    虞清拔着茶盖,漫不经心的道:“你放心,娘娘这几天没有时间理会他。”

    再加上,某人直接把她拎走,一日一夜的疯狂,没有三五日,她也下不了床,那时已经在前往华夏的路上。

    听闻此言,沈家众人提着的心才恢复原位,沈麒还是有些不放心,拭探的道:“贤婿,帝后娘娘真的不会怪罪瑞儿吗?”

    “岳父尽管放心,不会有事的。”虞清再次肯定的道。

    沈麒这才放心一点,瞪一眼沈瑞,喝道:“你以后给我放机灵点,别再招惹娘娘,还有,等下次见到娘娘,一定要叩头认错。”

    沈瑞无奈的应了一是,谁知道那个妖艳得像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会是当今的惊后娘娘,看她妖里妖气的作风,那里有半点帝后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只道行高深的狐狸精。

    莞城附近大运河,最华丽、奢华,最庞大无比的画舫上。

    慕昭明没有给薄情半点解释的机会,华贵的十二破广袖留仙裙,在他的疯狂和盛怒之下,也在一瞬间化为破布,飘落在地毯上。

    啊……

    从最画舫最高处的房间,传出上一声惨叫。

    画舫上,谁都知道上面两人在干什么,以往也不是听到过,只是今天有些不同而已。

    薄情感觉着身体里面那种被胀裂的痛,胸口因为用力呼吸而不停的起伏,眸海幽深如一片温柔的海,默默看着,正疯狂的撕咬自己的男人,樱唇微张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好半晌后,薄情才听到自己媚得让人心酥掉的声音:“我只想替你分忧,不是故意隐瞒你。”

    肩膀上的肌肉一松,痛楚还在,就听上面的人冷着声音,咬牙切齿道:“这任性的小丫头……我爱你。”

    薄情的心猛地一颤,抬起玉臂,玉手抱着慕昭明的头,红唇贴在他下耳边,轻轻的唤道:“轻飏,轻飏,轻飏……我也爱你。”

    闻到最后三个字,慕昭明整个人一僵,所有的动作就如动时间静止一般,静静保持着,随之一阵狂风暴雨席卷了薄情。

    画舫的甲板上,听着房间内偶尔传出的声音,帛儿和珊瑚握紧了拳头,担忧的看向上面,帛儿不放心的道:“珊瑚,娘娘会不会有事,陛下这回是真的很生娘娘气了,真的,怎么办。”

    陛下今天突然就出现在画舫上,如鬼魅一般,一直寒着脸,半点好脸色也没有露出过。

    珊瑚噘着嘴巴,没好气的道:“怎么办,凉拌,反正你不用以死谢罪,该开心才是。”她却是折白生了一回病。

    主子真是太恶了,居然连她也瞒,挨罚也自找的,冷冷的道:“你在这里守着吧,我去找明月公子要瓶玉露霜。”

    帛儿看着珊瑚的背影,怔了怔,哑然失笑道:“口硬心软,口是心非的丫头。”也不想想,那玉露霜是给谁用的。

    突然又一声吃痛的惨叫从房间内传出,画舫上熟知内情的人,本能的缩了缩脖子,打了一个寒颤,陛下这火不易灭啊!

    娘娘自求多福!

    夜色苍茫,天空上半轮明月,一切还是刚刚进入熟睡中。

    街道上,一抹身影疾驰而过,透过苍白的月光,隐约看到奔跑的人身上,是一袭红衣。

    秋枫咬紧牙关,拼命的朝纸条上的位置逃跑,他得到那男子的提示后,一直暗暗跟踪那两个人,没想到居然跟到明了然的画舫上。

    就悄悄躲在外面,听到消息居然是他要杀掉自己,他要夺他们秋家的势力,还有……水墨,居然背叛了他。

    顾不得给他纸条的人是谁,顾不得将要面对的人又是谁,他一定要保住自己这条命,只要能保护他平安回到秋家,他什么都可以不顾。

    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红枫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慢下来。

    前方,那挂着蓝色灯笼的大门,已经近在眼前,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他一定要在那些人追到他之前,赶到那扇门前求救。

    就在这时……

    突然,眼前一阵光亮,秋枫连忙刹住脚步。

    从天空上降下一顶软轿,明了然坐在软轿中,优雅的笑道:“秋枫,匆匆忙忙的,你这是要去哪里?”

    秋枫怒视着眼前的人,冷冷的道:“本少主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

    明了然是明氏一族第一人,武功高强,又睿智过人,后面又有追兵,前后夹功,他该怎么办,怎么办?

    明了然黑眸微微眯起,薄唇轻勾,唇边一颗美人痣格外的抢眼,似是关切的笑道:“本少主受秋族主所托,照顾你的安全,岂能让你到处乱闯,万一碰上坏人,做出什么不妥的决定,本少主如何向他老人家交待。”

    哼!秋枫不屑的哼一声,愤怒的叫道:“收起你这副假仁假义的嘴脸,本少主看着恶心。”眼前的男人比巴蛇更毒,得想想办法逃跑。

    想了想,忽然冷笑一声道:“明了然,你杀了本少主也没有用,别忘了你的父母还在苍穹,本少主已经让人送信回秋家,父亲看到信,知道你的真面目,他一定会出动秋家最隐蔽的力量,杀尽你们明氏一族。而且……”

    秋枫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故作镇静的道:“刚才逃跑经过霓裳阁时,本少主已经把你们明氏庶族的藏身之所,抛入其中,等到苍穹一破,就是你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明氏庶系的末日。”

    哈哈……

    “杀啊,杀我吧。”

    秋枫两眼眨红的看着明了然,他不怕死,但是现在他还不能死。

    轿中,明了然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似是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人,好半晌后才淡淡的道:“你安心去吧。有本少主一日,一定保证你姐姐能平静的度过下半生。”暗暗给旁边秋祈、秋祯一个眼色。

    两人抽出腰间的剑,缓缓的逼近秋枫,秋枫也握紧手中的箫。

    明了然淡淡的道:“秋枫,看在两家多年交情的份上,本少主劝你不要反抗,不然你死会得很惨。”

    “是吗?”

    秋枫不以为然的道,侧身看着前后,步步逼近的秋祈、秋祯,掀起一抹冷笑:“你们这些秋家的叛徒,父亲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两人闻声,动作不觉一顿。

    “杀。”

    明了然收起脸上的笑容,冷冷的下命令。

    两人听到命令,心里一横,两把剑齐齐朝秋枫砍去,其他的杀手也毫不犹豫的出剑。

    秋枫也不管打不打得过,杀了其中一名杀手,夺过剑,出手更是招招致命,当然自己也挂彩无数,却强撑住不肯放弃。

    突然,迅猛的出招,一剑刺是跟前的一名杀手,后面却给秋祈、秋祯一个空档,两人也捉紧机会,毫不犹豫的出杀招。

    秋枫也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等待致命的一击,却突然听到几声惨叫,连忙睁开眼睛时,脸上不由的震惊不已。

    秋祈、秋祯,还有其他杀手,居然全都倒地上,眉心中间一个洞洞正在流血不止,这份功力实在是骇人,暗暗惊叹不已。

    明了然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唇角勾起优雅的弧度道:“既然来了,便出来一见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丞相的世族嫡妻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