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独步天下 独步天下txt下载 加入书签

独步天下无弹窗 第二卷 以武入巫 第二百零九章 周身是眼(本章有点恐怖,求票!)

    随着太阳星幡的旗面数来越大,叶旭便越难以掌控。

    这面大旗需要的材料丝毫不比旗杆少,甚至还要更多,耗费的真元更是旗杆的百十倍,让他头顶的金云越来越xiao。

    如果继续炼制下去的话,只怕再过不久,他的修为便会消耗一空!

    以大周天元化真经的修炼度,即便他修为消耗干净,也能在一天的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不过在天魔策之中,到处都是敌人,如果修为耗尽,那便没有了自保之力。

    虽然有yù笙郡主的真武七劫阵保护,但叶旭并不打算将自己的xìng命,放在别人之手。

    他当机立断,立刻停止祭炼这件巫宝。

    太阳星幡的旗面,已经被他织出方圆亩许大xiao,勉强可以凝聚太阳真火,用来淬炼元神,修炼弥罗天妖帝元神真解,勉强够用。

    而炎阳葫芦丰的炎阳雷火也所剩不多,让叶旭觉得委实可惜。

    yù笙郡主见他头顶的金云不再缩xiao,额头的冷汗也不翼而飞,顿时知道他已经从“走火入魔”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心中也觉得一阵可惜,自以为错过了收服他的最佳时机。

    叶旭心念微动,这面半成品的太阳星幡立刻从yù楼中飞出,倏忽间便没入他的眉心,驻扎在大周天星斗阵图之中。

    他的大周天星斗阵图,其中的太阳元气已经凝聚成方圆数百米的巨大火球,如同一颗袖珍版的太阳星,这面星幡刚刚进入阵图,便立刻被火球吸引,自动没入火球之中。

    这颗巨型火球立刻以rou眼可见的度缩xiao,过了一炷香时间,便被太阳星幡统统吸纳,转化为太阳真火”散出无比炎热的高温,只有不到一米大xiao。

    “不知能否用太阳真火来炼制巫宝?”,叶旭心中一动,随即取出一xiao块琅琊仙yù,丢入太阳真火之中,只听滋啦一声,那块琅琊仙yù冒出一股青烟,消失不见,却是被太阳真火彻底烧成灰烬”什么也没有留下!

    太阳真火的温度,还要远远过炎阳雷火!

    “太阳真火的温度太高,普通的材料根本无法这种高温,除非寻到极为上乘的材料。”,他打消用太阳真火炼制巫宝的念头,立刻尝试修炼弥罗天妖帝元神真解。

    “真火炼元神!”

    叶旭的那株yù树元神立刻从星斗阵图上方飞起,体积越来越xiao,最后变成一根树枝大xiao的翠绿树苗,倏然进入真火之中,无数根须挥舞,如同触手,纷纷汲取太阳真火。

    他的元神,如同一株太阳之中的yù树,根须挥舞,枝条青翠依旧,仿佛这无比炙热的高温,依旧不能损伤分毫。

    其实”以他的元神强度,在太阳真火之中,肯定会灰飞烟灭,根本无法支撑多长时间。

    而此时之所以能够如鱼得水,全要依仗弥罗天妖帝元神真解的作用。

    叶旭催动心法”不断汲取真火,淬炼元神”将真火融入到yù树之中。

    弥罗天妖帝元神真解,是妖族天帝用来淬炼元神的心法,这种心法用太阳真火淬炼元神,让元神变得无比稳固,从而达到提升巫法巫宝威力的效果。

    同样修为的巫士,元神如果更强,那么他的巫法威力便更加强大,巫宝的威力便会挥得越高,这是常识。

    其实,叶旭的元神,本身便不比他人弱xiao,甚至还在大部分人之上,只是没有达到yù笙郡主所说的“品,“的高度而已。

    他的九转元功虽然不是锤炼元神的法mén,但也将他的元神磨练得更加稳固,这一点,已经体现在他的巫法威力之上。

    不过,听蛟道人的语气,专mén淬炼元神的法mén,绝对是巫士修炼时的重中之重,修炼到后面高深的境界,达到堪比百hua宫主,乃至越她的高度,那个时候,元神如果太弱的话,便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心法中包金淬炼元神的法mén,必须是集法残篇,或者是完整的禁法。不过完整的禁法,只有九层yù楼才会出现,而禁法残篇,则最低是七层yù楼。”,叶旭睁开眼睛,瞥了yù笙郡主一眼,心道:“yù笙郡主所点明的那些五品巫士,或者元神也可以称得上一品的巫士,多半是拥有七层yù楼的天纵之才。即便不是,也拥有祖上或者mén派之中流传下来的淬炼元神之法。”

    拥有七层yù楼,可以说就是教主之资,将来的成就完全可以达到百hua宫主、五毒教主那个档次,如果加入极为厉害的mén派,越那个层次也不在话下。

    不过,百hua宫主年纪不大,比厉尚阳还要年轻二三十岁,将来的成就还无法盖棺定论。

    叶旭若非被〖体〗内的yù楼将天道所赐的七层七星青光寒yù楼轰碎,也是教主之资,完全可以和这些人一争长短。

    而他〖体〗内的这座yù楼,虽然品阶依旧很低,只是三层,但若论神妙之处,还在七层yù楼之上,因此叶旭毫不担心自己会比那些五品巫士弱。

    若非他修炼九转元功,此刻也已经是混元期的高手,说不定早就打开了yù楼第二层,成为五品高手了。

    “如果巫士的评介能够代替巫士的实力,魔宗又何必大费周章,直接选拔这些五异巫士为弟子不就成了?可见五品划分的方法,并不能完全准确的概括巫士的实力!”

    叶旭一边修炼弥罗天妖帝元神真解,一边同时运转周天阵图,源源不断补充自己的修为。

    为了炼制太阳星幡,他的修为最多只剩下三成,必须尽快恢复到巅峰境界。

    在这段时间之中,已经有数百名各派jīng英丧命,活着的巫士已经不足百人,看得黄泉魔宗山mén之中,那些mén派前来送弟子的长者,纷纷大皱眉头,心疼不已。

    他们送自己mén派中的天才弟子来,为的是加入黄泉魔宗这个至尊无上的大派”却不是让弟子送死,而如今却死了这么多人,简直就是割了他们的心头rou!

    “万老鬼,你们玄明宗的弟子,已经死了两个了,很快就要全军覆没了吧?”net易水的目光也在四处扫视,紧紧注视着天魔策的宝魂界,突然开口笑道。

    玄明宗的万长老脸sè铁青,冷笑道:“你们五毒教的两牟弟子都是胆xiao鬼,若非他们躲在yù笙郡主的真武七劫阵的阵图之中,只怕早就死无全尸了!现在便说谁能笑到最后,还为时尚早”net老头,你们五毒教的两个xiao鬼”多半是看不到那一幕了。”

    “又有一个前来送死的!”

    天魔策之中,蔡绍杰突然看到十余里外,一名又高又瘦的巫士在东张西望,搜寻对手,不由大喜,当即厉喝一声,头顶的真元长河之中叻的一声飞起一尊高达七八十米的宝瓶,倏忽间便来到那巫士头顶,瓶口向下罩去!

    如今天魔策中的巫士越来越稀少,从前遍地都是巫士”而现如今则很难遇到一个。

    那高瘦巫士的修为”仅仅是皓月期巅峰,这点修为还不被蔡绍杰放在眼中。

    玄明宗的实力还要在五毒教之上,若非如此,黄泉魔宗也不会分给玄明宗三个名额。

    而他蔡绍杰更是玄明宗的天才人物”他的这口大宝金瓶是他获得的禁法残篇中记载的重宝!

    为了炼制这口重宝,他很是hua费一番苦功”四处猎杀妖物,抢劫巫士,终于凑足了材料,他的修为也因此耽搁,若非如此,他也早就修炼到混元期的巅峰境界。

    不过大宝金瓶的威能,极端强大,仅次于镇教级的巫宝,宝瓶能收万物,即便是混元期巅峰的巫士,被吸入宝瓶之中,一时片刻间也会被炼成灰烬!

    因此蔡绍杰虽然耽搁了修为,但实力却比从前强了数舟!

    这口宝瓶几乎瞬间便跨越十余里的距离,来到那名高瘦巫士头顶,突然,只见那高瘦巫士注意到宝瓶的降临,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双手一翻,掌心之中突然鼓起两个xiao包,如同rou瘤。

    “敢向我梅踏山出手,不知死活!”

    那高瘦巫士放声大笑,掌心中的两个rou瘤突然裂开,露出两枚白森森的眼珠!

    嗡!

    两卷阵图从眼睛中shè出,将大宝金瓶卷住,蔡绍杰的大宝金瓶,威能尚未展开,便被此人〖镇〗压!

    “原来是yù笙郡主的人,你们惹谁不好,偏偏惹我!既然如此,我便统统送你们归西!”

    那高瘦巫士面带诡异的笑容,目光向叶旭等人看来,突然将身上的长袍脱去,只见他jīng瘦的上半身,到处都是一个个rou瘤,足足有数百只之多!

    他的手臂,胸膛,背后,一个个rou瘤裂开,露出一只只森白的眼睛!

    这些眼珠子,每一个都是一座阵图,足足有三百多个阵图之多!

    “糟糕,是大罗教的五品高手!夹家xiao心!”

    yù笙郡主脸sè剧变,连忙chou出头顶扎秀的龙凤簪,这根龙凤簪被她祭起,越来越大,形如一艘巨舟,溧浮在真武七劫阵的上空,一龙一凤从簪子上飞出,同绕阵图飞舞!

    大敌当前,她终于使出自己最强的手段,祭起自己隐藏的镇教级宝物!

    叶旭心中好奇万分:“这个梅踏山明明是皓月期的巫士,为何郡主说他是五品高手?”

    他刚刚想到这里,只见梅踏山赤膊冲来,周身是眼,无数阵图纷纷从那些眼睛中冲天而起,一座座阵图之中传来一股jīng气,涌入他又干又瘦的身体之中,顿时这个大罗教的弟子,身躯充气般膨胀!

    他的修为以一种恐怖的度攀升,几乎一个瞬间,他的修为便达到混元期巅峰,轰隆一声,冲破藩篱,成为一个丹鼎期的强者!

    叶旭看得瞠目结舌,这个梅踏山借助数百张阵图,将自己的修为暂时提升到丹鼎期,简直是惊天动地般的手段!

    一欢迎读者踏山人,客串梅踏山,作为一个无比凶残的角sè登场。乃让猪九点前更新,猪有怨念,所以乃会死得很惨,很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独步天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wanjuanba.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